却说这一日是端午节的前一天,燕京城里粽子飘香,外面龙舟赛也都在准备得热火朝天的。阿烟拽过来这调皮的糯糯,将她好一番打扮。

小姑娘家四岁多了,又生来个子高,亭亭玉立站在那里,跟个大姑娘一般了。

一旁两个软乎乎的弟弟如今说话也是有模有样了,左右护法似的一边一个,像两个白嫩的包子。

阿烟看着自己这三个儿女,满心里都是喜欢。

想着萧正峰那人虽然有时候混账,不过这儿女是十成十的满意啊。

而此时萧正峰在和一群同僚商议着政事,商议完之后,一群人因想着明日就是端午佳节,皇宫里德隆帝自然别有节目,今日大家无事,干脆出去痛饮一番。

萧正峰点首同意了,当下大家出了宫中来,抛却了政事,来到了金悦楼,看着一旁的靖江河岸风光,点了一桌子的好菜,在那里高谈阔论。

萧正峰因得罪了阿烟,这几日非常谨慎,想着这是端午节,这酒里都是有雄黄的,怕冲撞了她,于是就没敢喝酒。

同僚们都知道萧正峰是说一不二的,又怎敢去劝呢,少不得让他以茶代酒了。

谁知道萧正峰几杯茶下肚后,便觉得有些疲惫,因这茶楼也有供客人歇息的雅间,于是萧正峰便在下人的扶持下来到雅间歇息。

可是他躺下后,越发觉得不对了,小腹那里火烧火燎的。

他已经有半个月之多忍着了,阿烟那里根本不让碰,早已经忍得犹如干柴一般,如今更是仿佛被什么点燃了似的,眼看着就要烧起来。

他咬牙,忍不住发出痛苦而渴望的低叫声,想着这到底是谁人给他下套,竟然让他着了这种不入流的道。上一次女大夫的事是自己故意上套,这一次可真不想啊!

正想着间,门开了,一个姿容绝美妩媚无双的女子摇曳着走进来。

这女子身上衣衫单薄,褪下罗衫后,更是香肩半露。

恍惚中,他觉得来人好像是他的阿烟。

来人走到了他的榻边,抬手轻轻抚了下他的发,开始帮着他宽衣解带。

萧正峰开始的时候真有些入了迷,后来骤然间闻到她身上一股香味,便觉得不对劲了,暗暗咬牙,努力让自己清醒,睁目看过去,却见来人是南锣郡主。

这个时候萧正峰裤子都不在身上了,满身的炙火汹涌而来,落在这女人眼里。

南锣郡主抿唇笑:“你本就天赋异禀,如今喝了这茶汤,一定想得厉害吧?”

纤细柔媚的小手抚过他的肩头,带给他一股清凉和舒适。

南锣郡主满意地笑,笑里有着渴盼:“当你从乱军之中将我救出,你就是我的英雄,今生今世,我是你的女人。”

她忽然发现了什么,凝视着他那炙热汹涌的眼睛,不免惊喜,纤细的手滑过他的脸颊:“将军,你的眼睛竟然是蓝色的呢……”

说着这话,她俯首下去。

她手底下的这个男人,已经无从逃脱。

今日,他就是她的。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萧正峰一咬牙,抬腿,狠命地一脚踢过去。

南锣郡主被踢了一个仰面朝天,狼狈地倒在地上。

萧正峰力道是极大的,南锣郡主一个弱女子哪里受得住,当下心口闷痛得厉害,脸色惨白,几乎晕厥在那里。

萧正峰挣扎着下炕,大口呼气,拿起一旁的茶水狠狠地往脸上一泼。

南锣郡主见大势不妙,上前就要去扯萧正峰,媚声道:“将军,别走!”

萧正峰冷笑,抬腿又是一脚,却是迎头踢上了她的脸颊,顿时南锣郡主那绝美的一张脸几乎毁掉。

“贱人!”

说完,他提起裤子,抬腿奔出。

而客栈内,却是响起了女人压抑的惨叫声。

阿烟这边将几个孩子打扮妥当,让嬷嬷带着他们出去玩耍,而她自己则是留在房中随意做一些活计。虽然府里并不缺了针线上的丫鬟,可是有些事她还是喜欢亲自做的,特别是糯糯的贴身之物。

正做着的时候,就听到外面有惊呼之声,以及杂乱的脚步声。

紧接着呢,门被狂猛地踢开,一个男人如风一般卷了进来。

萧正峰眸中炙热汹涌,整个人犹如雷霆火炬一般,直直地盯着她不放。

她微惊,放下手中活计,挑眉道:“你这又是发什么疯呢!”

看这个样子,和半个月前有点相似,可是又略有不同。

看上去实在是不对劲啊!

萧正峰此时也等不及解释了,上前一把揪住,就将她带上了床。

阿烟大惊,拼命扑腾挣扎,口中骂道:“你这是犯了什么混账,难道惹我还不够么!”

萧正峰嘶哑的声音颤抖着响起:“烟儿,我,我又中了药。”

阿烟握着萧正峰的手,只觉得那手热烫得厉害,她顿时也发现这实在是异常。

萧正峰不及多解释了,上前风卷残云起来。

平静了半个多月的锦帐大动特动,动得天崩地裂。

等到一切平静的时候,萧正峰疲惫地趴在那里,暗哑的声音委屈地道:

“这次就别生我气了……”

阿烟娇哼一声,没说什么。

她实在是没有任何力气说话了。

萧正峰半抬起头来,刚毅的脸去蹭她娇嫩的脸颊:

“为了能够保住命根子的清白,我简直是差点没命。”

他这么蹭着,跟个小狗一样,偏生说出来的话,实在是让阿烟差点喷笑出来。

阿烟这么一笑,萧正峰僵了下,眼中又冒出蓝光:

“好像这药性还挺大的。”

阿烟身子一躲,萧正峰忙去捉住不放:“快帮我。”

几次三番后,萧正峰总算是消停下来,沉沉睡去了。

阿烟已经是累得脚趾头都不能动弹了。

她抬起手来,轻轻抚摸他高耸的鼻子,想着他刚才风卷残云一般出现在房里的情景。

其实不用他讲,自己就隐约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事。

意料之中的事儿,就他如今的权势来说,以后说不定还会发生呢。

不管以后如何,至少这一次他的处理自己是分外满意的。

再次想起他刚才说的那句话,越发忍不住笑起来。

她满意地拿手指头去戳他的额头,张牙舞爪地道:

“你人是我的,心是我的,那个也是我的,一切都是我的,都不许别人染指半分!”

其实吧,他们两个人这日子也过了七年了,当初的激情已经渐渐褪去,有时候甚至觉得这男人就好像自己的父母兄弟或者儿女,两个人相互偎依,相濡以沫。

这么一想,她就觉得这个男人便是做错了什么,都是可以原谅的。

有时候爱也是一种包容,包容他的各种错事,包容彼此的不成熟。

不过呢,包容的前提当然是他保住自己的命什么什么的清白!

而就在金悦楼里,由于萧正峰的那一番动静,以及最后那一脚踢下去,南锣郡主惨叫一声在,自然是吸引人周围的人。

刚才的一群文臣武将们都意识到了那是萧正峰所在的房间,也是担心萧正峰,哗啦啦一群人冲过去,都要看看他们的辅国将军没出什么事儿吧。

结果他们冲过去,看到了什么,看到了狂奔而出的萧正峰,还有屋里地上破碎的茶壶,还有一个女子捂着脸痛苦地颤抖打战。

那个女子香肩半露,实在是狼狈不堪。

大家震惊,不免面面相觑。

都知道萧正峰往日宠妻如命,也是矢志不会有什么妾室的,如今总不能在这里招惹什么女子?

其中一个成辉,皱眉,忽而想到了什么:“啊,刚才将军感到不适,难道是中了什么药?”

他机警地盯着那破碎的茶壶,上前去抓这香肩半露的女子:“你这贱人,快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一群人顿时反应过来,是了,一定是有人要陷害将军,勾搭将军!

实在是用心险恶啊!

这群人都扑将过去,几下子将这女子拿下了。

成辉揪住这女人的头发,命她露出头脸,大家一看之下,震惊万分。

一时都吓傻了。

这不是德隆帝最宠爱的南锣郡主吗?

大家都知道的,南锣郡主心里记挂着萧正峰,一心想嫁给人家当平妻的。

难不是萧正峰不愿意娶,所以使出这个下三流的手段来?

成辉皱眉,连连摇头,故意大声道:“郡主啊,你也不能这样对待我们将军啊!不过幸好我们将军意志力坚强,没让你得逞,就这么给跑了!”

他这大嗓子震天响,顿时楼下楼上所有的客人都听到了……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