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里后,阿烟好生教训了一番糯糯。

教训完后,面对糯糯不解的目光,其实她也有一丝迷茫。

为什么会这样呢,只是一种直觉吗?

有时候她觉得沈越依旧是自己那个侄子,心里把他当儿子一般的侄子。她对沈越有一种无力感,想管束,可是无从管束。

没办法,她只好让糯糯远离沈越,好像这样,她就能管好糯糯?

一时有些发愣,让糯糯先出去了,她坐在窗子前,努力地回忆今天的沈越。

当他看到自己以及糯糯的时候,好看的黑眸里仿佛盛满了阳光,后来阿媹长公主过来了,阳光一下子没了,她觉得那个黑眸一下子黯淡起来了。

她怔怔地坐在那里,忽然想起上一辈子。

上一辈子,假如他肯听自己的话,和当初冯家的姑娘成亲了,以后好好过日子,或许到了最后的最后,她也只会在乡下太阳底下懒洋洋地晒着,帮他照料着儿女,看着他子孙满堂吧。

明明是一眼能望到的幸福,眼前是平凡的坦途,他却非要去固执地走一条她无法理解的路。

她有时候也明白,明白他是想让自己重新过会以前锦绣富贵的日子,想让自己不要受那些贫穷的苦,可是她需要那种日子吗?

什么日子不是过呢,然而那个时候的他就是不懂。

如今的他,仿佛依旧在走一条固执而没有尽头的路。

阿烟这么想着的时候,萧正峰进来了。

萧正峰一看阿烟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仿佛在沉思什么,顿时弯腰在那里,柔声哄道:

“怎么了,该不会是在头疼南锣郡主的事吧?”

阿烟抬头看了他一眼,见那刚毅的眉眼含着笑意,映着阳光,分外的温暖。

她娇哼一声:“是又如何,这事儿你什么时候摆平?”

萧正峰笑得白牙发亮信心满满:“放心好了,再过几日就有眉目了。”

阿烟点头:“行吧,我等着。”

挑眉笑看了他一眼:“别到时候你把人接进家门就行。”

萧正峰听到这话,“呸”的一声,不屑地道:“你男人做事,你就放心吧!就那么个玩意儿,我接回家,你不膈应,我都看着碍眼!”

端茶递水好歹要个手脚干净的呢!

阿烟看他那一脸的嚣张,忍不住抬手去掐他:“少在这里贫嘴,反正你若让她进咱家门,我自然有的是办法!到时候我让她竖着进来,横着出去!哼,别看我平时心软,这个时候我可不会留情。跟了你这么多年,别的没学会,心狠手辣我也会了。”

她说着这话的时候,依然眉眼柔软,只为了虚张声势,故意咬牙切齿了一番。

萧正峰笑看着她那故作张牙舞爪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看着就跟个小螃蟹似的,还在那里装出一副横样儿!

一时他想起自己早些年的猜测,以为她是什么山间精怪。

如今想来,不由轻叹,这么没有战斗力的精怪,也是天底下头一份啊!

当晚萧正峰不知怎么兴致大增,弄了半响。

到了完事后,萧正峰在她耳边低声道:

“敢觊觎我家烟儿的男人,我也会让她竖着来,横着走。”

这话说得阿烟当时迷迷糊糊的,他家烟儿的男人,他家烟儿的男人,那是谁呢……

阿烟当时也是被他弄得实在累了,恍恍惚惚地就这么睡去了,梦里还在琢磨这个人问题……

过了几日,阿烟忽然被萧正峰叫着,说要进宫,给她看一场好戏。

她睨了这人一眼,心想什么好事儿呢,让他笑得这么高深莫测。

不过她也没问,想着既然进宫,那就进吧。

刚走到拢秀宫这边,就是萧正峰说要在这里看好戏的地方,却见大家都到齐了。

人还挺齐的,有德隆帝,莫妃,玉妃,还有南锣郡主,甚至连沈越以及阿媹长公主都到了。

除此呢,孟聆凤成洑溪并成辉等几个亲信也都在。

德隆帝坐在主座上,萧正峰陪在身旁坐着。

阿烟过去见了驾,德隆帝忙命起来了,又赐了座位。

阿烟的座位就在莫妃的下首。

看起来莫妃等人也不明白今天是怎么回事,疑惑地看了阿烟一眼。

阿烟摇了摇头,意思是她也不知道。

一时大家都到齐了,萧正峰这才开口:

“皇上,南锣郡主给臣下了药,想和臣有床榻之欢,不过当时南锣郡主确实只摸了臣的胸膛,其他我们什么都没干。”

当庭广众的,萧正峰直言不讳,在座的女眷顿时都有些脸红——除了孟聆凤。

孟聆凤听到这个,点头:

“是了,将军既然说没摸,那一定是没摸!”

一个南锣郡主而已,萧大哥想来也不稀罕!看南锣郡主那个傻样,摸起来肯定不如她家阿烟嫂嫂!

成洑溪低下头,无奈地“咳”了声。

这种男女之间的事儿,当着面敞开了说已经够那个啥了,为啥他家这个女人还要凑上去掺合一脚呢?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南锣郡主身上。

南锣郡主咬牙,绯红着脸站起来:“就算是只摸了胸膛,那又如何?男女授受不亲,难道你就不应该对我负责吗?”

众人一想,也是,心中暗暗觉得这事儿还是难办。

萧正峰点头:“皇上,要说起来,南锣郡主说得没错,摸了胸膛也是摸,按理说臣确实应该负责。”

这话一出,大家都有些诧异,阿烟也蹙了眉,心想萧正峰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德隆帝也有些疑惑:

“正峰,这么说,你是愿意娶南锣进门了?”

如今南锣公主已经成为朝野上下的一个笑柄,他也实在是头疼。

谁知道萧正峰却话锋一转,淡道:“我刚说的,只是按照常理而已,可是世间之事,总是有个例外。”

大家越发纳罕,纷纷等着他的下一句。

德隆帝皱眉:

“正峰,有话你就直说吧。”

萧正峰当下起身,单膝跪地,拜向德隆帝道:

“接下来的话,唯恐冒犯君王,还请皇上恕罪。”

德隆帝哪里跟他计较这个,当下摆手道:

“正峰,你直说就是,恕你无罪。”

萧正峰点头,这才道:

“皇上,按理说既然南锣郡主帮臣脱了衣衫裤子,把臣看了个干净,还摸了臣的胸膛,我是应该娶她进门的,这是为了清白名声着想。”

萧正峰这些话说得是如此的直白,又是扒衣服又是脱裤子的,听得在场女眷脸红不已,可是她们又实在是好奇萧正峰打算如何圆这个场子,于是都竖起耳朵去听。

萧正峰一个大转折,却是淡定地道:

“可是这世上有一种女人,是没有什么清白名声可言的。这种女人,脱男人的裤子那是家常便饭,摸男人的身子那是恪尽职守。”

他这么一说,顿时在场的人脸都变了。

他这么描述,显见得是在说一种女人,那就是风月女子!

可是他如今说得可是南锣郡主啊!

德隆帝便是再宽宏大量,当下也变了脸:

“正峰,不可胡说!”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