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众人都变了脸色的时候,萧正峰却沉下了脸,陡然起身,冷盯着南锣郡主:

“郡主,我没说错吧?其实你之前可是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红唇万人尝,不知道经过多少男人,又替多少男人脱过裤子!这样的你,有何清白可言,又有什么脸要我为你负责?”

南锣郡主直直地瞪着萧正峰,脸色苍白,浑身颤抖:“你,你怎可如此污蔑于我!”

德隆帝听到此言,厉声谴道:

“正峰,你简直是胡闹!有你这样说话的吗?”

南锣郡主忽然捂嘴哭了起来,噗通跪到了德隆帝面前:“皇表兄,南锣流落北狄贼人手中十几年,还不知道受了多少苦楚,萧将军怎么可以如此羞辱于我!”

德隆帝此时心里也是生气,其实便是南锣郡主真有过这样的经历,那又如何,那也是他舅父的唯一血脉,是燕王同父异母的妹妹,也不能这样侮辱于她!

阿烟也是惊得不轻,不敢置信地盯着萧正峰,想着他素来处事小心的,如今怎么会这样胆大妄为?

谁知道萧正峰却跪在那里,抱拳道:“皇上息怒,其实对于南锣郡主的身份,臣早就有所怀疑,只是一直苦于没有证据。近日大理寺成洑溪一直在彻查此事,如今总算是有了个眉目,臣不敢隐瞒,特来将此事公之于众!”

身份?

德隆帝疑惑地望着萧正峰:“什么意思?”

萧正峰笑:“皇上听听就知道了,也许南锣郡主的来历别有一番故事。”

德隆帝看了下脚底下哭泣的南锣郡主,忽而间感觉到了,萧正峰说得确有其事。

不过他也只是一犹豫而已,沉吟间,还是想着,便是萧正峰说得是实话那又如何,南锣郡主做了天大的错事,他也得保下南锣郡主的命。

这是舅父唯一的骨血了,他害了舅父的儿子燕王,必须为舅父保下这个仅剩的女儿。

不过他也不想因为这事儿而治萧正峰的罪,于是便故意沉下脸:

“正峰,你今日是不是醉了?我们改日再谈此事!”

萧正峰却坦然地望着德隆帝,挑眉道:

“皇上,您还是听一听吧,如果听了,或许您就改变主意了?如果末将说的是假的,到时候再治末将的罪也不迟。”

这件事,其实早就在暗地里查着,只是一直投鼠忌器。

德隆帝凝视着萧正峰坦然的双眸,略一沉吟,紧紧皱着眉头,最后还是咬牙道:“好。你说。”

这个时候大家都已经僵在那里了,事实上莫四娘双鱼等人,简直是恨不得自己当场消失。

唯独孟聆凤,抱着膀子,有滋有味的看戏。

却见成洑溪上前:“皇上,现在臣需要请一个人上来,等你见到这个人,真相自然大白。”

德隆帝勉强点头。

片刻之后,一个身穿红色劲装的女子低着头,缓缓地走入了殿内。

从那个女子走进来的时候,南锣郡主浑身就犹如筛糠一般,脸上早已没有了血色。

这个女子一身劲装,脚踩鹿皮靴,眉眼间颇为坚毅,站在那里干净利索。

旁人看到这个人也就罢了,唯独德隆帝看到了后,微诧。

因为这个女人实在是眉目间和他舅父贺骁云有点相似!

德隆帝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巨变,骤然起身,望着萧正峰,厉声道:“正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正峰单膝跪地:“皇上恕罪!当初孟聆凤护送南锣郡主去祭拜父亲,中途遇到袭击,身受重伤,当时臣就心中起疑,奈何投鼠忌器,一直不能查个水落石出。后因废帝一事,聆凤和拙荆再次遭受袭击,当时聆凤便恢复了记忆,记起这些人隐约和当时袭击她的是同一伙人!”

南锣郡主忽然起身,嘶声大喊道:“萧正峰,你血口喷人!”

萧正峰却冷笑一声,不疾不徐,继续道:“洑溪,你来讲吧。”

成洑溪当下点头:

“最近臣一直暗地里查探此事,终于近日得到结果,这才明白,原来那一批人是西蛮人。可是为什么废帝会和西蛮人有了牵扯,这其中又是谁在牵针引线呢?”

南锣郡主忽然冲过来扑向了成洑溪。

孟聆凤看准了时机,一脚起来,将南锣郡主踢翻在那里。

南锣郡主痛苦哀嚎,犹如杀猪一般。

可是这个时候,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去扶起她,甚至连往日最疼爱她的德隆帝都没动一下,只是皱眉望着成洑溪。

成洑溪淡定地望着地上的南锣郡主,继续道:

“经查,臣这才发现,原来南锣郡主一直和逃往西蛮的北狄将领沄狨有私情,就是她一直在勾结沄狨,让西蛮高手为自己卖命。”

成洑溪鄙夷地望着地上的南锣郡主:“可是堂堂镇北侯,英武忠烈,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勾结沄狨的女儿呢?于是臣继续查,终于得到了真相,原来这个女人,根本不是什么南锣郡主,只是北狄军营的一个军妓罢了!这位军妓备受军中将领喜爱,原因无它,只因她有两长,一是貌美如花姿容绝艳,二是擅长演戏,谁也不知道这位军妓本性是什么,因为她每天都在把自己当做不同的人来演,投军中诸将之所好。”

其实大家都已经隐约有所猜测了,不过成洑溪这话一出,所有的人都傻了眼了。

成洑溪跪在那里,朗声道:“原来北狄王为了防止镇北将军有二心,其实一直将真正的南锣郡主软禁在北狄王宫中。因镇北侯仓促赴死,这个军妓的相好之一竔飏便将她假作南锣郡主威胁于皇上和萧将军,当时我们一时情急,又根本不曾见过南锣郡主,就此上了他的当!”

其实这事儿说白了是先入为主,贺骁云死,然后南锣郡主被困,又是军中唯一的女人,谁也不曾想到竟然是假的!

成洑溪冷盯着地上颤抖的女人:“这个女人生来妖媚无双,又最擅长演戏,是以竟然骗过了我们众人。”

萧正峰点头:“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等派人前往北狄都城探查消息,终于找到了真正的南锣郡主。这位南锣郡主知道自己父亲身死,矢志要逃出北狄王宫,吃尽了万般苦头,总算找到了我们。”

这个时候,那边身穿劲装的女子上前,冷声道:

“不错,我才是真正的南锣郡主。没想到有人在我父亲死后,竟然冒充我的名讳,在这大昭干出不齿于人的事来败坏我的名声!”

德隆帝激动不已,一步上前:“你真是舅父的女儿?”

真正的南锣郡主单膝跪地,行动间铿锵有力,双眸清朗,不亢不卑地望着上方的德隆帝:

“是,皇上,我父贺骁云,因他有言,心中有憾,终生不娶,是以在北狄多年一直不曾娶妻。我母乃北狄虏获的大昭女奴,侍奉在父亲身边,这才生下我。”

德隆帝伸出颤抖的手扶起了南锣郡主,激动地道:“对,对,这才是我舅父贺骁云的女儿啊!”

一时之间,表兄妹相认,德隆帝心中感慨万分,回首去看那假的南锣郡主,自然是勃然大怒。

南锣郡主却是道:“此贱女冒充于我,败我名声,请皇上允我亲手杀她!”

德隆帝自然是同意,当下南锣郡主上前,手起。

假南锣君主跪在那里,泪流满面:“郡主饶命,我也是受鹍敳胁迫,无可奈何,我本浮萍,万般做不得主!”

南锣郡主冷笑:“你受鹍敳逼迫,本怪不得你,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意图勾引萧大将军,弄得满城皆知,坏我父王声誉,今日今时,我怎能饶你!”

假南锣郡主听着这话,知道无望,祈求的眸子看向萧正峰:“萧将军,我纵然是假,可我爱慕你的心,却从来不假。当日你在万军之中救我,我这低贱之身,从不知道天底下竟有你这般男儿,从此一心仰慕,你当初既救我,如今又怎可如此待我?”

萧正峰挑眉,鄙夷地道:“你错了,我救的是南锣郡主,不是你一个冒牌货!”

假南锣郡主望着萧正峰,却是惨白着脸一个冷笑,挑眉道:“将军,你的眼——”

可是谁知道她话刚说到这里,真南锣郡主却不想听她做哀求之状,抬手下去,劈头打在假南锣郡主的天灵感上,一时南锣郡主天灵感碎,就此倒在那里。

跌倒在地上的她口吐鲜血,两眼暴突,就那么犹如鬼怪一般盯着萧正峰,两唇在那血色中颤动,仿佛还要说那未曾说出口的话。

她死了,也不想放过萧正峰。

不过此时,她却根本说不出什么了。

南锣郡主颓然倒地,就在彻底摔倒在地上的那一刻,她唇角掀起一抹诡异的笑来。

假的南锣公主死了,至此,这场闹剧算是告一段落。

德隆帝得了真正的南锣郡主,自然是恩宠交加,要诸般赏赐,怎奈这位真正的南锣郡主却不愿意做宫中豢养着的金丝雀,想游走于大昭各地,以弥补她父亲的平生遗憾。

德隆帝自然答应下来。

这件事最高兴的其实莫过于阿媹公主了。

那个夺了她宠爱的南锣郡主终于没了。

而对于德隆帝来说,他回忆这事儿,不免感慨万分。其实南锣郡主实在是疑点重重,可是他因舅父死得惨烈,对这个可怜的表妹疼爱有加,以至于根本不曾去怀疑过,最后才造成了这么一场闹剧。

后来德隆帝把萧正峰叫过来:“这件事,我也有错。”

萧正峰低首,恭声道:“不怪皇上,我等都被她蒙蔽了。”

德隆帝看了看萧正峰,叹了口气:“经此一事,正峰你算是永绝后患了。”

估计再也没有哪个女人敢扑过去想嫁萧正峰了。

前面一个假南锣郡主就是例子,这都横下了。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