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年,糯糯渐渐大了,十二岁的孩子,看着亭亭玉立,已经是大姑娘的模样了。她比大部分燕京城的姑娘都长得高。

糯糯的爱好是打架斗殴,没事跟着孟聆凤到处乱转。

阿烟有时候觉得,自己生得这个女儿,其实是为孟聆凤生的。

反过来呢,孟聆凤也觉得自己生了一个女儿,其实是为阿烟生的。

孟聆凤的女儿叫团团,这是成洑溪给起的小名。

团团性情柔顺温和,笑起来非常文静,平时最喜欢来找萧伯母,没事跟着萧伯母学学绣花儿弹琴啊什么的。

孟聆凤有一次说:“咱两换换女儿吧!”

阿烟笑着道:“我怎么觉得咱两已经换了呢?”

孟聆凤想想也是。

因为糯糯爱习武,没事就跟着孟聆凤学,时候一长,萧正峰有点不乐意。

他觉得自己的女儿嘛,就算不想跟着她娘学点读书弹琴这种阳春白雪的事儿,好歹也得跟着自己学点正儿八经的剑法啊功夫啊的。跟着孟聆凤,她除了会大刀,也没其他本事了吧?

于是萧正峰把女儿提了回来,耳提面命,好一番教导。

萧糯糯回到家里后,也觉得无聊,于是把家中那些年纪差不多的侄子孙子的都召唤来,让他们陪着自己玩。这么一来,可算是成了气候,一群半大的小子跟在糯糯屁股后面喊姑姑,还有好几个得叫姑奶奶的。

糯糯指东他们就往东,糯糯指西他们就往下,真是一呼百应威风八面,小孩子一多就容易惹事,糯糯带领着这一帮侄子孙子的,横行霸道,顿时惹了几桩不大不小的事儿。

萧正峰怒了,把她骂了一通,糯糯哪里是经得住骂的,两脚一蹦,又找孟姑姑去了。

孟聆凤这几年喜欢往外跑,出去游山玩水什么的,糯糯也跟着她往外跑,两个人搭伙作伴几乎走遍了大江南北。

阿烟想想,也就反过来劝萧正峰:“孩子四处走走看看,长点见识也挺好的,比在家里死读书强。”

阿烟既然都这么说了,萧正峰也就不说什么了。

大家都知道,所有的人都得听萧将军的,可是萧将军其实是听夫人的。

这一年已经是延康九年了,年近不惑的萧正峰,如今威势日盛。

这个时候的他出门去,已经很少说话,但凡他开口说话,便没有人敢再说话,都会站在那里恭敬地俯首听耳。

朝中的很多事儿,都需要萧大将军决策,没有人敢说个不字。

这几年他也出外征战过几次,扫平四方,可以说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神威莫测,仿佛所有的人都忌惮这位萧大将军。

只要他出去征战,阿烟就会提心吊胆,不过好在这几年终于太平下来。三十九岁的他年纪不小了,子侄后辈都培养出来了,再有什么事儿,或许就让小辈们去了。

值得一提的是,阿烟的弟弟顾清如今在朝中也颇有出息,算是年轻一辈颇受天子信任的。

父亲顾齐修早已经退隐,如今年纪大了,头发胡子花白的,不过是当一个闲云野鹤,喂喂鸟看看花罢了。

如今对于阿烟来说,日子实在没什么遗憾,唯一的遗憾也许是后来又生了一个孩子,如今也八岁了,只可惜这个孩子依然是个儿子,不是个女儿。

阿烟希望生个女儿的,生一个如自己这般性情的女儿。不过当家里的老四竟然是个儿子后,她有点失望了。

萧正峰安慰她说:“没关系,咱们继续努力,以后再生一个。”

可是阿烟不想生了,如今蹉跎了这么几年,也是三十岁的女人了。上辈子自己早早地没了,还没活到这个岁数呢。

萧正峰反过来笑她:“当初在万寒山,是谁急得跟什么似的,整天想着生孩子,如今让你多生,你又不愿意了。”

阿烟低哼一声:“我又不是母猪!”

其实有时候阿烟心想,自己是不是也算得上徐娘半老了?

当她这么对萧正峰说的时候,萧正峰一口气险些噎在那里。

阿烟这些年生活富贵悠闲,保养得宜,乍一看过去,和她十七八岁的时候也没什么差别,不过是多了一点成熟的风韵而已。

她是依旧眉眼精致,肌肤嫩涓,伸手轻轻一掐,仿佛都能出水儿的。

看着这个情景,萧正峰忍不住看了看铜镜里的自己。

如今的萧正峰,一身暗紫色图纹缎袍,高冠,坠有红宝石的腰封,举手投足间都是让人不容小觑的威严。他走出这个屋子,但凡咳嗽一声,都可以令燕京城震三震的。

眉眼硬朗的他这些年变化并不大,只除了眼角有了一点轻微的细纹,不过这反倒越发为他增添了成熟稳重的气势。

此时望着自己依旧娇美如花的夫人,他忍不住皱眉:

“我是不是老了?”

他是朝中的泰斗级人物,绝大多数人见了他都要低着头,有许多人都要喊他一声四爷爷,甚至喊他祖爷爷。

他平日里不苟言笑,大部分人见了他都会开始紧张,有的人连说话都结巴起来。

萧正峰摸了摸下巴,他在别人眼里,应该是那个严肃冷厉的长辈吧?

阿烟起身,转首笑看了他一眼:“你老了。”

她是毫不留情地下了这么一个定论。

一边抹着价值不菲的润肤膏,一边笑道:“前几日咱们出去踏青,不是还有人以为咱们是父女吗?”

萧正峰想起这事儿来,颇有些不悦,淡道:“是这个人眼瞎。”

阿烟点头:“对,他是眼瞎。不过呢你别忘了,你比我大九岁呢。如今我保养得宜,老得慢,你呢,平时里整天朝政朝政的,干的就是老头子才干的事儿,自然是显老。所以咱两看上去差个十几岁还是有可能的。十几岁,可不就是差了一辈吗?”

阿烟一番巧言善辨,活生生把萧正峰说大了一辈。

萧正峰颇有些失落,上前捏了捏阿烟的脸蛋:

“这又是抹什么呢?”

阿烟笑:“这是雪花膏,抹了后脸上滋润,可以美容驻颜。”

萧正峰默了下,忽而道:“别抹了。”

阿烟纳罕:“为什么?”

平时他忙得很,脑子里都是他的国家大事,哪里操心她这点琐事呢!

萧正峰上前笑:“都四个孩子的娘了,要那么美干什么呢,再看着这么年轻,不真就像个妖精了?”

阿烟不免瞪他:“你还巴不得我显老啊?怎么也不盼着我点好?”

萧正峰笑了下,没说话。

阿烟拧眉,却是很快明白了这男人的小心思。

估计是怕自己看着年轻,等哪天真两个人出去走在街上像是父女两,他心里自卑?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

萧正峰挑眉。

阿烟越发忍不住哈哈大笑出声。

夫妻二人正说笑着时,那边几个儿子从书院回来了,一个个都上前见了。

阿烟对这三个儿子是十分满意的,文韬武略也算是样样精通,平时学什么都聪明得很,最难得的是大儿子乖巧听话,二儿子虽调皮,可也算本份守己,三儿子嘛,虽然不太爱说话,不过也十分上进。

反正哪一个也比没事儿跑出去瞎野的糯糯好啊!

几个儿子都过来见礼了后,一家人说笑了番,萧正峰便吩咐他们下去了。

他还有话要和阿烟说呢,私密话,当然要把几个儿子都支走。

谁知道他刚凑过去要说什么,外面柴管家却急匆匆地过来,说是有要事禀报。

萧正峰绷着脸,不悦地道:“进来吧。”

柴管家上前拜了,擦了擦汗,这才忙道:“将军,刚才得了消息,说是如今孟将军和咱家糯姐儿如今正在宣阳呢。”

阿烟挑眉:“在宣阳,那又如何?”

她是知道自己那女儿没事跟着孟聆凤到处跑的,宣阳如今正是牡丹花开的季节,估计她们看花去了。

可是萧正峰却知道怎么回事,他听到这个消息的,脸顿时沉了下来。

昨日接到快报,说是宣阳一带今年遭了灾,前几日发现几例病死的事件,地方官怀疑是瘟疫,便快马加鞭让人报了上来。

朝廷已经派了人马前去仔细探查,虽然还没确定,但是大家都已经有了判断,猜着这果然就是瘟疫了。

柴管家看阿烟的脸色,顿时明白阿烟是不知道的,一时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阿烟见柴管家和萧正峰这个神色,便预感到有什么不对,过去抓住萧正峰的手:

“糯糯怎么了?宣阳出什么事了吗?”

萧正峰知道瞒不过她的,当下直言道:“宣阳疑似有了瘟疫,不过现在消息并不确切,也许没事呢。”

阿烟听着,顿时想到了什么,脸上血色尽失。

她记得上辈子她遇到过一次瘟疫的,不过那次的瘟疫,比这个要早好几年,也不是发生在宣阳。

阿烟印象中,那次瘟疫死了很多很多人的!

阿烟后来生活艰难,其实也是因为这个所致,后来才不得不前去燕京城投奔当了驸马的沈越。

她拧眉,郑重地对萧正峰道:“不,这次就是瘟疫,就是瘟疫!你赶紧的,想办法让糯糯和聆凤回来!”

萧正峰看她这样,也是有点担心,忙安抚道:“别怕,没事的,我这就命人赶紧把她叫回来。”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