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正峰虽然安抚了阿烟,可到底是关系到自己的亲生女儿。尽管平时阿烟仿佛对糯糯的调皮任性总是诸多言辞,可其实只有他知道,糯糯对她太重要了。

她后来又生了三个儿子,可是却再也没有当初生糯糯时的艰辛和惊心。糯糯出生于战火连天中,为几乎陷入绝境的她带来生的希望,也是多少人的性命换来的。

母女连心,糯糯身在可能爆发瘟疫的宣阳,她就无法安心。

可是她现在也没什么能做的,只有耐心地等着萧正峰的消息而已。

第二天,消息就开始接二连三地传来,然而每一个消息都让阿烟越发担心起糯糯来。

现在已经可以确定,宣阳的就是瘟疫,这场瘟疫悄无声息席卷了整个宣阳城内外,目前宣阳的老百姓全都已经控制住了,有许多疑似病例爆发涌现出来。

至于糯糯和孟聆凤,她们没有走出宣阳城,就在里面。

阿烟听到这个,血往上涌,几乎昏厥过去。

她的糯糯,生死未卜。

阿烟咬咬牙,吩咐齐纨和鲁绮:“收拾一下,我马上出发去宣阳!”

她上辈子跟着王居士读过许多医书,也是知道瘟疫的救治和防治办法的,她去了,或许能顶上一点用。而最重要的是,即便去了毫无作用,她也必须去看看糯糯。

作为一个母亲,她无法容忍自己的孩子在遥远的地方遭受自己未知的灾难而撒手不管。

这边阿烟仓促间就要出发,那边萧正峰已经得到消息,快马加鞭回了府中。

一把抓住她的手,沉声道:“你疯了,那里正闹瘟疫!”

阿烟挣脱了他的手:“那又如何,我的女儿在哪里,你要我在这里傻等吗?”

萧正峰便是在外面多么的威严,可是在阿烟面前却是从来温和以对的,他的权势威仪从来不是对着自己的女人。

不过此时的萧正峰,沉下脸,冷声斥道:“你给我冷静下!”

阿烟却坚持:“我没法冷静!”

萧正峰皱眉:“不可理喻!”

阿烟听闻,瞪他:“那你自己在这里慢慢等消息吧,我要去宣阳,就算是死,我也要和我的糯糯死在一起!”

她还有三个儿子,不过儿子都好好地呢,她死了,萧正峰也会照顾!

说完这个,阿烟带人就要越过萧正峰往外走。

萧正峰越发皱眉,脸色铁青。

他平时纵着她宠着她,可不是要她这个时候做这种在她看来不可理喻的事情!

“给我站住!”萧正峰厉声喝道。

阿烟听了,回头,狠狠地瞪他一眼:“你是辅国将军,你运筹帷幄,你智谋无双,可是我只想亲眼看看我的女儿,看看她是不是好好的。我知道你认为我傻,认为我不可理喻,可是那又如何,这个时候要我干等在这里听你那从几百里外传过来的所谓消息,简直比一刀一刀割我的肉还要煎熬!”

说完这个,她仰脸:“我也不是莽撞地过去送死,我知道如何防止传染瘟疫,也知道一些缓解瘟疫的法子,我去了,也许能帮上忙。”

她是有上辈子的经验的!

萧正峰看着她仰起脸来自信满满的样子,忽而就笑了,无奈的笑。

他叹了口气,走上前,牵住她的手,放柔了声音哄道:

“等我一天好吗,我把朝中的事安置下,然后总是要准备下,明天我陪你去。”

既然他的女人可以为了女儿生死不顾,他何妨陪之。

阿烟沉默了下:“你别去了……”

她就算自己傻,多半去送死,可是却不想让他也跟着去送死。

萧正峰看着她那犹豫的样子,冷哼一声:

“哟,现在总算脑袋清楚了点?知道去哪里多危险了,怕了?早干嘛去了!”

尽管萧正峰对阿烟勇猛赴死可是后来却又犹豫不想让萧正峰去的行径表示了彻底的鄙视和嘲笑,不过他还是迅捷地下了一堆命令,命人准备了各样物事和药材,同时安顿好了朝中事,向皇上亲自请命想去宣阳赈灾。

当下满朝皆惊,大家都知道这个事儿危险得很,让谁去也不能让萧正峰这等人物去冒风险啊,德隆帝更是当场拒绝,不让他再提此事。

不过也不知道萧正峰用什么办法,和德隆帝聊了半响后,总算让德隆帝改变了主意。

就在这么小半天的时间里,萧正峰已经把诸事安置妥当,第二日带着心急如焚的阿烟,就这么出发前往宣阳。

一路上阿烟倒是冷静下来了,也反思了自己好像确实鲁莽了,看看萧正峰的各样安排,不免羞愧。

萧正峰回头看阿烟,见她一脸沉默,也不说话,绷着脸在那里,不免笑:

“是不是恨不得飞过去?”

阿烟咬唇:“没翅膀,飞不过去!”

萧正峰一把将她搂过来,亲她的脸颊:“没事的,咱们的糯糯福大命大,一定会好好的,再说还有孟聆凤呢。”

阿烟点头。

一行人刚走了一天的路程,那边成洑溪也追过来了。

他得到的消息晚,如今知道了,硬是也要跟着萧正峰他们过去。

这几年孟聆凤带着糯糯出外游玩得多,成家的孩子也大了,成洑溪一直放外任,听说他如今名声很大,走到哪里都有人叫青天大老爷,断案如神的。

如今青天大老爷擦擦汗表示:“一定要带着我!”

车马行了又两日,后面急匆匆又一队人马追过来了,却是二皇子文瀚。

二皇子如今也眼瞅着是英姿勃发的小少年了,翻身下马,上前拜见了萧正峰,这才道:

“我已向父皇请旨,前去宣阳安抚灾民!”

萧正峰顿时眉头皱得很难看:“你知道那里在闹瘟疫吗?”

二皇子恭敬地道:“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才去。”

萧正峰沉下脸,就要命人将二皇子送回去,可是二皇子却拿出一个圣旨来。

“这是父皇的旨意。”

萧正峰接过那金黄的圣旨,看着上面的朱笔,顿时无语。

想着德隆帝怎么在这个关键时刻犯这种糊涂?小孩子家不懂事,怎么可以如此纵容!

阿烟拧眉,却是参悟到了。

二皇子年纪虽然小,可是却倔强得很,平时他要做的事,真是死也要做到的性子。

之前二皇子多和糯糯一起玩,两个小家伙玩得挺好,这几年每每糯糯回来,二皇子都是会来找糯糯,看上去他对糯糯很是记挂的。

以前只觉得小,没在意,如今眼瞅着都大了,看起来倒是有了别的心思。

不过阿烟却没说出,她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和皇室扯上关系。

这边二皇子拿出圣旨,要求跟着去,萧正峰也就随他了,不过却是特意把二皇子叫过来,吩咐了诸般注意事项,又提前将口罩等物拿给他,以防万一。

此时这所谓赈灾的队伍是越来越大了,浩浩荡荡地到了宣阳。当地的官员是早已听说了消息的,知道当朝顶级大员,权势熏天的辅国一品将军,平西侯萧正峰要过来赈灾,这简直是比宣阳闹瘟疫还要让人震惊的大事啊。

车马还没到宣阳呢,早有官员守在城门外十几里的地方翘首以盼。

萧正峰接受了诸位官员的拜见后,带着二皇子等人,径自入了宣阳,并迅速召来了朝廷派来的御医,仔细询问了如今的情景。

这才知道,此时宣阳已经出现了上百例的瘟疫病人,现在所有可能被传染的人员都已经被隔离起来。

萧正峰点头,目前看起来一直都在控制之中。

当下他命人将自己带来的各样药草熬煮了,阿烟则是将口罩等物分发给大家,并开始组织人手向大家传授如何避免瘟疫等。

因为百姓惶恐,他们就架了几个大锅在街头,给百姓分发防治感染瘟疫的药汁。

大家排着队去领那药汁,每个人都感激涕零。

他们知道如今宣阳遭了这种难,一般人都不敢来的,如今这么大的一个官来了,甚至连他的夫人都亲手帮着大家分发药汁,觉得这简直是活菩萨啊。

阿烟知道大家对自己感激敬仰,不免羞愧。因为她其实更大的精力放在找孟聆凤和糯糯上面了。

之前只知道糯糯就在宣阳,如今才发现宣阳这么大,往哪里去找呢。

萧正峰命人寻了两日,并不见踪迹,当下在那里不免冷骂:

“真是不孝女,知道爹来了,也不赶紧过来见!”

阿烟却疑神疑鬼起来:“该不会她已经病了吧?”

说着这话,那声音都颤抖了。

萧正峰默了下,摇头坚定地道:“不可能!糯糯身子非常强壮,一定不会染病的。”

话是这么说,萧正峰其实心里也没底气,因为是否沾染瘟疫,有时候还是看运气,和身体底子是否强壮没有什么关系的。

那边沈洑溪和二皇子早就急疯了,一起组织人手到处在城中寻找,将那些收拢隔离的染病人员都看了一个遍。

如此忐忑不安地等了又两日,总算是得到了消息,原来糯糯果然是病了,孟聆凤抱着她躲到一处照料着呢。

听到病了,阿烟险些就晕倒在那里,不过硬撑着打起精神,爬起来就要往外跑。

萧正峰硬生生将她禁住,厉声道:“在家等吧!”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