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聆凤和糯糯这边的情势都逐渐好转了,宣阳城的局势也基本控制住了,看起来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萧正峰这边的打算是先把孟聆凤糯糯还有阿烟都送出去,让二皇子也跟着,他呢则是在这里断后,处理一些后续杂事。

谁知道他算盘打得好,却还没等实施,一个让他难以接受的事情发生了。

这一天早上,阿烟并没有如往常一般早早地起来忙乎着给糯糯做好吃的,反而是一直沉睡。

这边侍女觉得不妙,忙过去查看,这一看之下顿时吓坏了。

阿烟脸色蜡黄,看着就不是正劲儿啊!

这消息很快禀报给了萧正峰,萧正峰快马加鞭地回来,这一段时间他是见多了闹瘟疫的人,如今一看便知道怎么回事。

当下他脸色就变了,一边吩咐众人将院中各物烧毁,隔离和阿烟接触的众人,一边命人熬煮早已经配好的药草给阿烟吃,同时请了御医过来给阿烟看。

这么一番折腾下来,诸事妥当,御医也给阿烟看过了,确认是瘟疫。

阿烟的病情蔓延得很快,脸上脖子上很快起了红色的小疙瘩。她本来肌肤如雪,细腻光滑,如今这么一起,红疙瘩犹如白雪中的猩红腊梅一般,分外的显眼,看着实在是触目惊心。

那边糯糯听说她娘病了,急得恨不得扑过来,可是萧正峰早已经下了命令,根本不让她过来。

二皇子上前握住糯糯的手,愣是不让她动。

糯糯急了,挥手就去打二皇子,甚至用脚踢。

然而二皇子之前说的武艺有所长进,看起来也不是吹的,糯糯闹腾了半天,愣是没能挣脱。

后来糯糯急得眼睛都红了,喊道:“我娘病了,我娘病了!”

二皇子从后面抱住糯糯的腰,温声道:“萧伯父会照顾好她的。”

糯糯咬牙,恨恨地道:“你根本不懂!”

她说他不懂,于是他也就只好不说什么了,只是默默地搂着她不放开。

萧正峰将情势稳定下来后,把一切事情都交托给沈洑溪处置,而他自己则是去亲自照料阿烟了。

当他帮着这个女人擦拭身体,清洗伤口,并喂食汤汁的时候,忽然想起来这些年两个人一起走过的年月。

其实以前都是她伺候自己多吧。

自己累了疲了受伤了,她总是温柔似水地上前,含笑将早已经熬好的家常粥羹奉上,再帮着自己洗漱,伺候自己脱去衣冠鞋袜,细心体贴地照料着自己。

因为怕自己受伤留下病根,将来受老年苦楚,她煞费苦心地帮着自己调理身体,弄了各样滋补的汤药搭配好了伺候自己吃。

有时候其实自己不耐烦吃,不过她总是数月如一日,耐心地几乎是哄着逗着自己坚持。

如今萧正峰也是步入壮年的男人了,他的一些同袍战友,诸如成辉,甚至当今天子,因为早年落下的伤病,如今已经是饱受病痛折磨了,可是他却并没有,依旧是精神抖擞,身体强壮。

这些都离不开这女人多年以来的悉心照料。

如今满腹感慨的萧正峰,望着躺在床上病弱的小女人,心里想着,其实除了早些年刚嫁给自己那会儿她得了一场病,这些年基本身体还好,也根本没有给自己机会照料她吧。

怀了三次孕,生了四个孩子,前两胎生的时候他都不在身边的,最后一个才算是留在身边照料了一次,也亲眼见证了女人生产的痛苦。

他当时就想着,再不让她受生育之苦了,他们三儿一女,也够了。

萧正峰看着阿烟痛苦地皱紧了眉头,不免心疼,抬起手摩挲了下她的唇:

“好好的怎么让你染了病。”

他是宁愿自己染病的,代她受这份苦。

这个瘟疫的病情其实是反复折腾的,如今纵然有了成熟的配方来遏制这个病情,可是阿烟依旧是受了不少苦楚。好在她几乎是天底下最配合的病人,再苦的汤药,她眉头都不皱一下就这么往下喝,看得萧正峰都不忍心。

这么些年来,他一直是把她当做一个娇女儿一般宠着的,如今却这样看她吃苦。

阿烟喝完汤药后,虚弱地笑了下,却是安慰萧正峰:

“当初你不让我来,我非要来,现在也是自作孽,遭报应了。”

不过也并不后悔,糯糯生病了,她照顾糯糯,挺好。

如果她不在,她的糯糯也许不会恢复得那么快,甚至也许引发并发症,就此染上瘟疫,这都是有可能的。

现在糯糯身体康健,她就知足了。

萧正峰拍了拍她的脑袋:“乖乖养病,等好了,咱就回家了。”

其实宣阳这边的瘟疫都已经接近尾声了,除了个别的病人,其他都是该好的好,该死的死,死了的烧,好了的安抚,又发了赈灾的银两补贴,整个宣阳情势控制得非常好。

也因为这个,萧正峰和二皇子在宣阳的口碑大好。

阿烟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可以感觉到那里凹凸不平,一时她忽然有些情绪低落。

“我会留下疤痕的吧?”

其实遭了瘟疫的人她见过一些,死了的人就死了,侥幸活下来的,就留下疤痕了,凹凸不平,看着怪吓人的。

萧正峰盯着阿烟脸上那红痕,柔声安抚道:“我的烟儿这么美,怎么会留下疤痕呢,等你病好了,这些自然就长好了。”

话虽然这么说,阿烟却是根本不信的。

这一日,孟聆凤过来看阿烟。

同样遭受了瘟疫之苦的她,如今已经好了,因为她染过病的,如今她是不怕再被感染,神清气爽毫无压力地来看阿烟了。

她仔细地观察了下阿烟脸上脖子上的红痕,最后郑重其事地得出结论:

“你这比我严重多了啊!”

说着,她指着脸上留下的小疤痕:“看,我只有这几个,你比我多太多了。”

这话一出,阿烟顿时摸了摸自己的脸,明显有点难过。

萧正峰脸都黑了,瞪了孟聆凤一眼。

爱哪凉快去哪里呆着,没事来打击他的阿烟?

孟聆凤却毫无自觉,认真地道:“你这个看起来太严重了,这如果都留在脸上,岂不是毁容了?”

阿烟此时已经呆了,示意萧正峰拿过铜镜来,她要赶紧看看。

萧正峰的眼眸犹如刀子一般割在孟聆凤脸上:“你是要滚出去,还是要我把你踢出去!”

孟聆凤猛然一回头,看到几乎把她当仇人的萧正峰,吓了一跳,忙往后退,退出去后撒腿就跑了。

回去后,她把这事儿给沈洑溪说了一遍。

沈洑溪也有点无语了,望着她很是不可思议地道:“你去找打,怨谁呢?”

糯糯知道孟聆凤被允许去看自己母亲了,跑过来追问孟聆凤。

孟聆凤被萧正峰那么一瞪,有点蔫,就把当时的情况都说了。

糯糯跺脚:

“我娘可不像你,她平时最爱美了,这下子如果不美了,她得多难过啊!”

而那边的阿烟,却是不被允许碰镜子的。

可是萧正峰越是这样,她越是担心,在喝了两三天药汤,病情逐渐控制后,她的脸上被抹了一层药膏,并包扎起来了。

她心里暗暗祈祷,等那层药膏去除后,她就能恢复以前的肌肤了。

萧正峰安慰她说:“其实我觉得你的脸上种一些梅花也挺好看。”

这话一出,阿烟就哀怨地瞪了他一下,恨不得让他马上滚远点。

他照顾了自己这些时候,也算是任劳任怨,可是对于一个普通女人来说,这句话足以抹杀他所有的好,所有的好!

阿烟的病算是彻底已经好了,只除了脸上脖子甚至身上那些痕迹。

她这几天有点烦躁,连萧正峰都不爱看,糯糯来看她,她也有点无精打采的。

等到脸上的那些药膏要去除的时候,她特意命人关了门窗,自己偷偷地去除,然后让侍女打了水洗干净了。

紧接着呢,她颤抖着手拿过来铜镜照了一照,一照之下,心都凉了。

镜子里的女人满脸的红痕,看着实在是难看,跟个女鬼似的。

这样的自己,比起上一辈子那个脸上一道狰狞疤痕的女人,又有什么不同呢?

阿烟回想起其他染了瘟疫的人,他们都没这么严重的,唯有自己这样了!

她不懂这是为什么,握着铜镜的手颤抖得厉害。

到了这个时候,仿佛有一种宿命般的无力感。

兜兜转转,你依旧是那个形容可怖,小孩子多看一眼都害怕的女人吗?

哪怕你为了逃避这命运,实在是已经煞费了苦心。

这一刻,阿烟的心被沁入了冰水中。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