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貌这个事儿,萧正峰觉得其实这是无所谓的事儿,他倒是盼着她别每天还娇嫩嫩得跟个小姑娘似的,没事出去人家会误会他们是父女的。

可是萧正峰不在意,阿烟在意啊,在意得跟命似的。

萧正峰为了哄自己女人开心,开始让御医一定要设法找出恢复肌肤的好办法来。那些御医们哪个敢不听萧正峰的,当下只好埋头钻研。

阿烟经过萧正峰那一番话后,其实已经不像最开始那么在意了。不过能恢复容貌总是比不恢复好啊,她也盼着呢。

御医那边没办法,先钻研出几个美容养颜的方子来,却是有薏米当归等常见药材做的方子。萧正峰命人熬煮了给阿烟喝,一时半刻也不见什么效果。

这边宣阳的瘟疫总算是告一段落了,宣阳官员们擦了擦汗,开始琢磨着巴结萧正峰了。

萧正峰是大昭朝燕京城里好大的一尊神,谁要是能攀附上这么一位,从此后飞黄腾达指日可待了。

一时之间大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都是想着怎么巴结上萧正峰,给萧正峰留下一个好印象。

那些不太开窍的就跑过来送金银,自然是连萧正峰的面都见不上,有些聪明的,便送上各样美容养颜的药材,萧正峰命人拿过来看了看,留下了一些。

其他人都纷纷激动起来,继续送药材,送各样药材,还送丫鬟,体贴周到的丫鬟,甚至还有送嬷嬷的,擅长调理女子肌肤的嬷嬷。

萧正峰想着如今阿烟身子弱,左右朝中也没什么大事,还要在宣阳盘恒几日呢,于是便收下了宣阳知府送过来的丫鬟侍女。

临时借用一些,回头再还给他呗。

他家夫人在家奴仆成群的,如今身边怎么可以缺了伺候的人呢。

谁知道不过是几个丫鬟罢了,却就此出了个意外。

以前阿烟在家里用的那些丫鬟,那都是郝嬷嬷一手调理出来的,一个个守规矩的很,哪个敢多看萧正峰一眼啊,大家都知道要想长久,还是得老实伺候。

可是如今送来的这些,有的却是分明存了点小心思的。

林园就是其中的一个了。

林园从小生得好颜色,家里孩子多,父母穷,把她买到了大户人家当婢女。她生得机灵好动,说起话来又甜,哄得主家开心。不过她却是很有心机的,知道当家夫人善妒,所以早早地就苦求当家夫人,坚决不愿意给老爷做妾的,这倒是让当家夫人另眼相待。

到了后来这位宣阳知府恰好和那个当家老爷是好友,知府大人一眼看中了林园,就把她要过来了。

宣阳知府其实并不是一个好色的,不过是放着这么一个林园在身边,能吟诗作对,人又机灵聪明,带着这么个侍女体面而已。

林园眼瞅着十五六岁了,知道自己怕是很快要被知府大人收了房的,便开始忐忑着思谋出路。谁知道也是她运气好,就这么被知府大人送过来伺候权倾天下的辅国将军,平西侯萧正峰了。

尽管被送过来的时候,她是用来伺候阿烟的,不过她在见过阿烟的样貌后,不免叹息。

想着这位夫人或许以前生得好颜色,如今却是不行了吧?

听说她已经有了三儿一女了,年纪看着不小了。其实像辅国将军那样的人物,哪里可能守着个糟糠之妻呢,便是个尊重发妻的,好歹身边也该放几个妾吧。

林园寻摸着这位辅国将军身边也没什么人伺候,自己倒是得了个绝世好机会。于是到了这一晚,她瞅着那边萧夫人早早地歇下了,而这位辅国将军呢则是出来到了书房,翻着一些公函,看上去是在处理些公务。

她对着铜镜再次检查了下自己,特意把领口那里扯了扯,露出一点雪白,又在身上洒抹了一点香粉,这才端起一个托盘来,摇曳着来到了书房。

萧正峰刚才伺候着阿烟睡下了,他自己则是想起点公事没料理,便出来书房看看。

谁知道刚坐下没多久,便听到敲门声。

他处理公务,向来不喜人打扰的,当下便微沉下脸来。

待到那女人进来了,一股香风,矫揉造作的,当下越发不悦了。

紧接着呢,这女人凑上来,柔声笑道:“将军,夜里处理公务,奴婢想着将军实在是劳累,便做了点宵夜,还请将军尝尝,看看奴婢的手艺如何。”

其实她长得还真不错,那精致的脸蛋迎上颈子下面的雪白,又做出红袖添香的贤惠模样,若是一般男人,怕是或许禁不住就这么从了。

可问题是她面对的是萧正峰啊。

萧正峰连头都没抬,便淡道:“出去。”

声音不大,可是却颇具威严。

这些年来,他是皱一下眉头就能让燕京城震三震的人物,已经很久不喜欢冷厉的言语了,根本不用,只冷淡的沉下脸,足以威慑所有的人。

此时他这么一说,那位林园姑娘浑身顿时打了一个哆嗦。

她咬了咬牙,想想自己这多桀的命运,想想幼时家贫自己被父母卖掉的情景,她深知人必须努力往上爬,不爬是不行的,含羞忍耻也得往上爬。

而眼前的男人,乃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顶级人物,是本来她这辈子都无法接触到的高贵,她如果错过了这一次,生生世世都将后悔不已。

于是林园大胆地过去,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更加娇美柔软,放低了声音,充满了挑逗地笑道:

“将军,你为何不抬头看看呢?”

她低垂下颈子,轻而缓地逗弄道:“堂堂大将军,连看都不敢看一眼?”

萧正峰此时正提着笔批阅一个公文,当下他缓慢而有力地写完最后一个字,放下笔,抬起头来。

深沉的眸子轻淡地扫过眼前的女人。

看着年纪倒是不大,也就比糯糯大上三四岁吧,可是眉眼里已经都是风骚了。如今更是不知廉耻地将领口往下扯,几乎是呼之欲出了。

脸蛋确实不错,不过也就是不错而已。

绝色女子萧正峰还真颇见过不少,平时他也没多看一眼的。

燕京城里的官员,但凡留意打听的,都知道美色对萧正峰来说是没什么用的。

当下萧正峰不免嗤笑,想着也真是远离燕京城的地方,消息闭塞见识浅薄,这种货色还敢跑到他面前来玩弄风骚?

林园见萧正峰笑了,以为自己放手一搏取得了他的欢心,当下紧张地哆嗦着,越发挺起胸来,压低了声音道:

“将军,你喜欢吗?”

萧正峰摇头,无奈笑:“你让我抬起头来看什么,看你这张平淡无奇分不出男女的一张脸吗?”

林园顿时一愣,怔了半响,琢磨着分不出男女是什么意思,待到明白了,脸一下子就白了。

她哆嗦着唇,眼泪就往下落,可怜兮兮地道:

“将军,园儿,园儿……”

萧正峰冷道:“你确实长得够园,没事少吃点肉吧,都胖成这样了!”

林园面上毫无血色,踉跄着后退了几步。

萧正峰挑眉淡道:“念在你年纪不大,只罚你出去跪上一夜,滚吧。”

林园此时已经明白,自己计划全部落空,当下踉跄着爬出去,她也不敢多说什么,乖乖地跪在那里了。

当下很快便有驿站的总管过来请罪,颤抖着跪在那里。

发生了这种事,若是成了还行,没成的话,就怕萧正峰要追究责任,到时候不光是他,就连知府大人都逃不脱的。

萧正峰却没多说什么,只是斥道:“出去吧。”

在萧正峰看来,刚才那个小侍女根本不曾看在眼里,年纪又小,他都觉得是个小孩子晚辈。再说过几天他也就带着阿烟糯糯等离开了,哪里在乎这小侍女是个什么货色呢。

可是这件事后来不知道怎么传到了糯糯耳中。

糯糯皱了下眉,很是不悦地拉着二皇子道:

“以前有个假的南锣郡主和我抢爹,如今又来了这么一个不入流的玩意!”

也是萧家家风好,她很少见识这种事儿,所以才把这么个小丫鬟的行径看在眼里烦上了。

二皇子何等人也,长于深宫内院,自然早已经见多了这种把戏,于是便温声劝道:

“糯糯,这算不得什么。”

过眼就忘记了。

糯糯却不满,冷道:“我娘性子好,我却不是那好说话的。我爹不是罚了那个侍女跪一夜么,当时我爹从她跟前走过去,她还可怜巴巴地抹泪,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

她昂起脸来,脆生生地道:“再说了,我娘如今正病着,脸上也不大好,我瞧着这驿站里不知道多少丫鬟在那里蠢蠢欲动呢,就打我爹的主意。我要杀一儆百!”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