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一儆百?

二皇子从旁默默地望着她。

其实有那么一刻,他很想说,这种事你干不了。

在后宫里,他是亲眼看着他的母妃和玉妃三个人怎么着暗潮汹涌,明里是姐妹一般,暗地里却斗得个你死我活。

她们除了三个人会互相斗,还要提防着各种爬床的丫鬟宫女,还有那些不知道哪个角落里冒出来的大大小小的妃嫔昭仪美人宫女,当然也包括外邦献上的各色美女。

只是杀人不见血的斗争,二皇子见多了,早已经不看在眼里了。

如今他看到这个骄傲得犹如小公鸡一般的糯糯,他心坎里最纯净美好的存在,竟然要开始斗丫鬟了。

他默了好半响后,终于动了动嘴巴:“你打算怎么办?”

糯糯无奈地瞪了他一眼,理所当然地道:“这还用问怎么办呢,当然是揍她!”

二皇子微诧,诧异过后,想想也是,直接拉过来揍一顿,确实符合我们糯糯小姑娘的风范。

于是他帮着出主意:“这总是要拉到没人的地方吧?”

她堂堂辅国将军的女儿忽然去揍一个丫鬟,尽管大家知道这丫鬟做错了事儿,可是万一揍出个好歹来,总归传出去于名声不好听。

糯糯想想也是,当下挽起袖子,吩咐二皇子道:

“胖墩,你去把她逮住,用麻袋套住拉到后花园的墙角,我来打!”

二皇子没想到自己瞬间成了帮凶,他抿了下唇:“这样好吗?”

如果萧伯父萧伯母知道,一定会生气的吧。

糯糯鄙夷地看了下他:“你不想帮我?”

二皇子忙摇头。

他恨不得自己能帮她什么让她喜欢呢,更何况她还叫自己胖墩呢。

胖墩是二皇子小时候的外号。

于是出身高贵处事从容,气度非凡的二皇子,挽起袖子,拎了一个麻袋,在这夜色中将那个跪了一夜的丫鬟逮住,狠狠地扔进了麻袋,交到了糯糯手上。

麻袋里的女人咿呀呀的说不出话来,在里面胡乱踢腾。

糯糯伸出一脚,开始当沙包踢。

一边踢一边道:“肖想我爹,凭你?我看你就是一猪头!”

左一脚右一脚,糯糯毫不客气!

糯糯年纪不大,可是从小跟着孟聆凤练武的,也跟着萧正峰学过几个正儿八经的武艺,此时几脚下去,麻袋里的林园哪里禁得住,没几下就这么没了声响。

二皇子一看不好,忙拉住了糯糯。

一个小丫鬟的命而已,他倒未见得放在眼里,但是他知道如果真就这么死了,萧伯父萧伯母未必放过糯糯,说不得要重罚。

糯糯此时打了个痛快,拍拍手:“这下子好了,估计成猪头了!”

二皇子解开麻袋一看,里面的人出的气多,进的气少了。

这件事自然很快被萧正峰知道了,此时早有人请了大夫过来看,算是把个小丫鬟的命捡回来了,不过躺在床上怕是要修养好长一段时间。

萧正峰没敢让阿烟知道,他是怒得不轻,当即叫来了糯糯。

糯糯小心翼翼地进去,瞅着脸色难看的父亲,噗通一声跪在那里:“爹——”

萧正峰冷笑,手中握着鞭子:“小小年纪,你竟如此歹毒,如果我再不好好管教你,以后还了得?!”

说着,一鞭子就要下去了。

二皇子就猜到是这样的结果,当下一步上前,直接挡在了糯糯身旁。

萧正峰这一鞭子下去,见二皇子扑过来,连忙收鞭,也是他速度快才没伤了二皇子,可是任凭如此,二皇子还是被鞭尾摔倒了,胳膊上顿时一条红痕。

糯糯盯着二皇子胳膊上的红痕,知道这下子如果打在自己身上必然了不得,不由委屈叫道:“爹,你这是要我命啊!”

萧正峰挑眉:“二皇子,我在教训小女,麻烦让开。”

二皇子连看都没看胳膊上的伤,抬头:“萧伯父,痛打一顿那个丫鬟的主意是我出的,若要罚,请萧伯父罚我好了,这件事和糯糯无关。”

萧正峰冷笑:“胡说八道,让开!”

二皇子挺直脊背,皇族贵胄的风范毕现,尽管眼前的是权倾天下的平西侯,可是他倒是也没有惧色,当下只是不亢不卑地道:

“萧伯父,请恕文瀚冒犯之罪,我是绝不会看着任何人打糯糯的。”

即便那个人是糯糯的亲生父亲,也不行。

萧正峰冷眼盯着二皇子半响,忽而挑眉,对他身后的糯糯道:“滚出来,自己受罚!”

说着,将鞭子扔到了地上。

糯糯眼珠滴溜溜转了一番,连滚带爬地跑到了萧正峰面前,拾起那个鞭子高举过头顶,朗声道:“父亲,孩儿知错了,请父亲责罚!”

二皇子咬牙,还欲上前,然而糯糯却回头,清亮的眸子瞪他一眼:

“不许你对我爹那样说话!”

二皇子顿时没音了,抿着唇,默默地望着萧正峰的鞭子落在了糯糯身上。

糯糯被痛打一顿的消息,阿烟很快就知道了。

作为母亲她当然是心疼。

不过当知道糯糯被打的原因后,她倒是没说什么。

即使不喜欢一个爬床的小丫鬟,有的是办法去对付,拉出去卖了,最惨的是卖到不干净的地方,甚至于她什么都不做,只让知府把那个小丫鬟带走,这样小丫鬟的下场怎么也好不了的。

也只有她这个傻女儿,才会跑过去揍了人家一通。

于是阿烟下了定论:该打。

因为糯糯被打的事儿,这行程又被耽搁下来了,谁知道没几日,沈越那边赶来了。

沈越其实也是才得到的消息,他听说过跑去向皇上请旨特意赶过来,用的理由是要看顾好二皇子。

沈越来的时候,糯糯本来正趴在床上,欢快地啃着一块甘蔗,二皇子则从旁负责帮她收好那些啃下来的皮。

糯糯从窗子里看到沈越,清脆欢快地叫了声:“越哥哥!”

说着时,就要跑出去。

二皇子见了这情景,什么都没说,默默地跟出去了。

如今的沈越,掐指一算,也有二十七了。

他一直没有什么子嗣,阿媹长公主一直不孕,后来请了大夫过来看,大夫查来查去,也没查出什么问题来,只说阿媹长公主体寒,不易受孕。

阿媹长公主颇吃了一些补药,拜佛烧香的,各种办法都使尽了,根本没用。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着,阿媹长公主要给沈越纳妾,这一纳还是好几个呢。德隆帝心疼女儿,他是怎么也没想到,他堂堂一个帝王,只有两个女儿而已,阿媹又是皇后所生的嫡长女,也是他唯一的嫡女,如今怎么沦落到这个地步?

当朝女子地位其实比起前朝要高的,三代女皇下来,大部分女子都并不喜给夫君纳妾,更何况她一个尊贵的皇家长公主!

可是阿媹长公主却一意孤行,跪在那里哭求德隆帝,只说沈越待她极好,她不忍心让沈越就此绝后。

最后德隆帝被阿媹长公主哭哭啼啼闹得心烦,也就撒手不管了。

德隆帝现在不是以前的齐王了,好几个儿女呢,还有几个让他很是喜欢的宠妃,至于齐王妃,他虽然念着旧情,可到底是作古许久了。

这么一来,德隆帝看待女儿的心越发淡了,算是眼不见心未净吧。

沈越的一个妾室后来有过一胎,谁知道没几个月就滑掉了,听说因为这个还闹腾过呢,阿媹长公主简直是恨不得以死明志,又是哭得跟什么似的。

后来大家伙听说,这位长公主亲自去给那个妾室说了好话,这件事才算完。

德隆帝这几年是越发不待见沈越了,沈越也有自知之明,便一直远着。

阿媹长公主知道自己做的事让父皇丢了脸,慢慢地也就越发和宫中的父皇疏远了。

知道这事儿的人不免感叹,想着当初德隆帝还是个齐王的时候,这阿媹不过是个郡主,那时候也是个天之骄女啊。如今她的父亲登基为帝了,她竟能把日子过成这样,也是天下奇闻。

鉴于沈越和阿媹长公主这名声实在不怎么样,二皇子出去的时候,看似淡然的眼神,其实颇有些提防的意味。

记得糯糯小时候,沈越就对糯糯总是表现得异乎寻常的关爱,如今糯糯都十几岁了,是越来越招人喜欢,满燕京城里不知道多少人觊觎。

二皇子怕沈越起了狼心。

沈越自然感觉到了二皇子这个内弟提防的意味,不免轻笑了下,并不在意。

其实他这次来,最主要的目的是带了王居士过来。

王居士的药膏,可以救阿烟的容貌。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