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烟听说沈越的到来,默了下后,没说什么。

沈越纳妾的那些事,其实也就是最近的事儿罢了。这几年他做事是越来越出格,总看着让她觉得哪里不对劲。有时候想和他说说话,他也根本是躲着,从来不给她机会。

如今倒是个好机会。

只是当下人多口杂,她也一时找不到时机和他聊,倒是那位王居士,开始帮着阿烟治疗脸上的伤痕。

王居士其实是对阿烟非常敬仰和感激的:“当日夫人在锦江城曾用大棚来栽培蔬菜,此法甚妙,在下从中得了启发,便开始用此方法种植一些极难养活的珍稀药草,果然养成了。虽说那些药草药性比起山间野生的要弱,可到底也是有用,夫人此法,实在是让在下佩服!”

阿烟听了这话,倒是羞愧难当,只因为这个办法其实是上辈子王居士用的啊,自己还曾跟在王居士身后学习呢。

如今重活一辈子,她提前用了他的办法,反倒引来他的敬佩?

阿烟羞愧之余,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口中赞了王居士一心研究药草,这才使得这个办法能够种植药草,是王居士之功。

王居士见阿烟平易近人,分明有大功却并依旧谦逊,越发的敬佩,便有心要好生为阿烟脸上伤痕,帮助她恢复容貌。

王居士看了阿烟以前的药方后,命马上停了,他重新开了方子,方子却用的也不是什么珍惜药草,而是极为寻常的几样东西。

第一个是蚕茧,第二个则是仙人掌。原来这一次阿烟脸上留下痕迹,其实都是瘟疫在体内造成的热毒散发向外,最后淤积在肌肤表里而造成的。

蚕茧性甘,温,无毒,可以治消渴,反胃,疳疮,痈肿,当下王居士的办法是烧灰酒服,同时取一部分放在水中烧煮,之后用其蒸汽熏蒸患处。

而仙人掌呢,味淡性寒,能够消肿止痛,行气活血,祛湿退热生肌,此时王居士的方子是将外皮捣烂,敷在伤处。

这个办法实在是没什么复杂的,通俗易懂,开始的时候随行的御医还颇有些不服,想着这样就能让夫人恢复容貌吗?可是既然这个人是公主驸马带来的,又是将军和夫人都信服且敬重有加的,他们也就没敢多说。

而阿烟遵照王居士的吩咐用了这个法子后,不过三五天后,便觉得脸上痕迹仿佛有减淡的样子,当下心中大定。王居士那边说要坚持月余方能彻底消除红痕,阿烟自然是遵从。

这边阿烟肌肤开始逐渐恢复原来的样貌,萧正峰糯糯等也都放下心来。

阿烟心里牵挂着沈越,这桩心事怎么也放不下,恰好这几日糯糯来跟前,偶尔间提起沈越的事儿来,却是又说了小妾流产公主请罪的事。

她听了后,不免越发震惊。

震惊之余,她坐在那里,平心静气将这些年沈越做的事儿说的话都过了一遍,细想之后,一个可怕的念头渐渐地在心间成形。往常都是身在其中不得窥全貌,如今腾出身来纵观他这半生,忽而便体味出了什么。这事儿想来匪夷所思,可是依着沈越那个偏执的性子,若自己猜的没错,倒也不是不可能。

况且这些年沈越的行事,越来越让人看不懂,若是如自己所猜,那竟是一切都能解释得通了。

她细想之下,越想越觉得可怕,一时之间后背都是冷汗,湿透了衣衫。

这一日因孟聆凤带了糯糯和二皇子出去玩耍,萧正峰则是忙于视察宣阳一带民生恢复情景,便顺便监督视察下秋收。阿烟看院中无人,知道沈越还在,便赶紧命人将他唤来了。

沈越过来的时候,却见阿烟早已经不是当初那般脸上狼狈不堪的情景了,疤痕淡去,她多少恢复了昔日的容貌。

沈越行礼。

阿烟从他进来后就一直盯着他看,此时看他神情清淡,便温声道:

“越儿,你做的那些事,我都听说了。”

沈越却是并不在意,淡笑。

阿烟不动声色地试探道:

“越儿,咱们真得不能好好谈一谈?”

沈越挑眉:“夫人,难道越儿不是在和夫人好好谈一谈吗?”

阿烟捧着茶盏,氤氲的茶香在鼻端萦绕,隔着这热气,她有些看不真切对面那个清俊的男子,微微眯起眸子,她扬眉道:

“我只问你一句,当初到底是谁杀了我?”

对面的沈越乍听到她提起这个,眼睑微动,随即垂下眼睛,缓声道:“难道夫人还要记着上辈子的仇恨吗?”

他停顿了下,淡声道:

“夫人,我说过,是我的生身母亲所杀,我纵然想为夫人报仇雪恨,可是总不忍心亲手弑母,求夫人宽容。”

话音刚落,他听到茶盏轻轻扣在桌子上的脆响,再抬头看过去时,便见阿烟忽然起身,来到了他面前,唇间隐约泛着嘲讽的笑。

猝不及防间,她狠狠地给了沈越一巴掌。

这一巴掌来得太过突兀,以至于沈越都愣了。

他白玉一般的脸上凸显出一个红色的掌印,就那么有些狼狈地望着阿烟。

阿烟望着这个前世至亲之人,紧咬牙,豆大的泪水就那么落下来:

“越儿,到了现在,你还在骗我!”

她打过沈越的手肿痛的厉害,打在他脸上,也是痛在她手上心里。

这一巴掌,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以至于现在她几乎无法抑制住地浑身颤抖。

泪眼模糊中,曾经沈越说过的话犹在耳边。

“十年温柔,红袖添香,我们夫妻和睦……”

“婶婶,是我愚钝无知,错估了人心,这才连累了婶婶……”

“这辈子我总是要娶她,陪她一生……”

如果说之前的她没能参透这些话的意思,现在却是在沈越的孟浪和荒唐之中渐渐地明白过来。

阿烟咬着唇,仰起脸,凝视着沈越。

沈越的手轻轻抖了下,不过眸中依旧是平静淡漠。

阿烟忽然想起,上一辈子,那个从少年之时便被自己养在市井之间,后来远赴燕京城,踏入皇室贵胄之地的沈越,后来到底成为了什么样子?

那个时候他面对的阿媹公主,不是今日这个失去了母亲教导又自小被他骄纵养坏了的阿媹公主,而是一个固执坚韧地从十三岁一直等到了二十岁的受尽宠爱的金枝玉叶。

以沈越的聪明,十年时间都没能查出自己被杀的真相,这其中的原因,如今看来是不言而喻了。

沈越看着泪流满面的阿烟,颤抖的手缓缓握起,他深吸口气,后退一步,逼着自己低下头去,恭声道:

“夫人认为,沈越骗了夫人什么?”

阿烟却哭着走上前,伸出胳膊将身子微曲的他紧紧抱在怀里,就好像抱一个小孩子般。

沈越只觉得脑中“嗡”的一声,眼前耳边都是馨香柔软,他恍惚间不知道身在何处,仿佛自己又回到了上辈子的那一夜。

当时他们穷困交加走投无路,躺在破庙草席上的他病得只剩下半条命了,她就那么一直抱着他,告诉他一定能挺过去的,用熬了不知道多少时候的米粥一点点地喂他。

那个时候,她的怀抱是那么的温暖香软,几乎是他所有的依恋。

不过此时的沈越,缓慢而僵硬地伸出手来,倔强地推开了阿烟。

他没有去看阿烟的眼睛,只是抿唇低下头,轻声笑道:“夫人这是哭什么?”

阿烟手握成拳捂住嘴巴,压下喉头的哽咽,哑声问道:“沈越,如果,我是说如果——”

她深吸一口气,仰起脸,想起当年她刚生下糯糯,沈越抱起糯糯时那种满心的喜欢。

她颤声问道:“如果当年我把糯糯生下来后许配给你,你会不会放弃阿媹公主?会不会愿意等着糯糯,等她十几年。”

沈越早已经料到了阿烟的心思,不过他是怎么也没想到阿烟会说出这番话。

他眸中显见得有些震荡,沉默了好半响后,终于缓慢而坚定摇头:“不会。”

他别过脸去,有些艰难地道:“夫人误会了,一直以来我是很关注糯糯,总是忍不住想看看她,想看看她长得如何,也忍不住想接近她,可是对于我来说,心里把她当成一个妹妹一个孩子。”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了,低得轻柔而带着颤音:“在我心里,她还是十二年前那个戴着红毛绒帽子的小婴儿。”

其实他懂阿烟的意思,分明是最疼爱糯糯的,舍不得她受半分苦,可是她看到自己就这么沉沦在阴暗之中,恨不得舍出自己的骨肉来救他。

只是他真的已经走上了一条没有办法回头的路,只能平静地看着前方,继续走下去。

阿烟痛苦地闭上眼睛,低声道:“越儿,我们能够重活一次不容易,刚开始活过来的时候,我总觉得自己在做梦,活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总怕一切美好会在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就消失掉。这么十几年过去,我才觉得心里踏实下来。”

她双唇止不住的颤抖:“难道好不容易得了这次机会,我们不应该把上辈子所没有得到的幸福全都捡回来吗?难道你要抓着上辈子的恨就那么不放开吗?”

她摇头,紧紧攥着他的胳膊柔声劝道:“越儿,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去恨谁,也根本不想知道是谁杀了我,这些都是上辈子的事儿,对于我来说,一切根本不重要。我更关心我的家人亲人是不是活得平安顺遂。”

她伸出手来,试图去包住他的手:

“当然我也更盼着你,盼着你能好,娶一个或者贤惠或者不贤惠的女人,一心地好好过日子,生几个儿女,就这么平凡地过一辈子,这样不好吗?为什么非要去招惹阿媹公主?为什么非要踏入和上辈子相同的泥潭?”

她就用那双一直颤抖的手紧紧握住沈越的手,低声求道:“越儿,可以吗?听我一句劝?放开阿媹公主,忘记上辈子的事儿吧!”

沈越低着头,见她的手握着自己,她那手软糯温柔,纤细玉白,带着丝丝暖意,和自己那干冷犹如白色石头一般的手截然不同。

不过他终究只是苦笑了声:

“婶婶,今生今世,我们本无关联,你我各有自己的路要走。可笑的是,你总是试图拉着我,去走你自己想要走的路,但事实上我一点不想。”

“你的心是生在阳光下的百合,可以光洁透亮,可是我的心却是长在阴暗之中的苔藓,注定不见阳光,从上一辈子就是这样了。当年你让我娶冯家的姑娘,我不肯,从那个时候,我就不是那个会遵从世间礼法的沈越了。”

他无情而坚定地推开了她的手:

“我和阿媹公主,谁是谁非,是否恩爱,也不必他人来评说,子非鱼,安知鱼之乐,或许我和她都乐在其中。”

从沈越离开后,阿烟一个人坐在窗前,一直不曾说话。

其实从重新遇到沈越,解开上辈子的那些遗恨后,她就开始对沈越感到怀疑了。

事到如今,今日的一番话,算是彻底解了心中的疑惑。

她这才发现,或许自己对沈越的了解还是太少了。

从很久前,她就明白,她的那个侄子在她死后,怎么可能不为她报仇雪恨呢?

只是从来不敢去细想。

如今一想之下,真是鲜血淋漓犹如割肉挖筋一般的痛苦和绝望。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萧正峰回来了。

萧正峰一回来就觉得不对劲,阿烟神情沉郁,坐在那里,犹如老僧入定一般,又如一尊沉浸在伤悲中的泥塑。

萧正峰心中震撼,担忧不已,不过此时并不敢惊动她,只是故意笑道:

“今日怎么这么安静?难道是坐在这里对镜欣赏自己的花容月貌?”

她自从开始用了王居士的方子,容貌逐渐恢复后,便喜欢对着镜子看看这里瞧瞧那里,观察那些痕迹是否下去了。

当然了,最近一些时候,她仿佛有点心神恍惚,看着没什么心思了。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