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烟听到是萧正峰,僵硬地抬起头来,勉强扯出点笑:

“糯糯跟着聆凤二皇子出去了,我觉得有些无聊,便随意坐在这里,也没什么事。”

萧正峰眉毛动了下,显然是不信的,不过也没拆穿她,只是挨着她坐下来,抬手握住她的手:

“这两天天气凉快些了,等我公务稍微清闲些,就带着你出去走走,散散心,可好?”

阿烟摇头:“身上倦怠,也没什么心思。”

萧正峰听了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扬眉笑道:

“莫不是这几日频了,让你又怀了身子?”

这话一出,阿烟心思总算是从刚才的事里牵扯出来一些,别了他一眼:“没有!”

其实他倒是说得没错,以前他总是忙,两个人的房中之事难免减了,再说她也是想着年纪大了,儿女眼看着都要成人了,也就能少则少。如今呢,虽说他来到这宣阳依旧是忙,不过到底比在燕京城少了许多要操心的,这样倒是省出一些时间来陪着她。

他原本就是个贪吃的性子,更兼那一日两个人一番交心后,越发觉得彼此之间情意绵长,他便开始一发不可收拾,总喜欢陪着她在榻上胡混,而且他如今越发长了能耐,一夜最多一次,可是一次却要很久很久,有时候都到后半夜了,他自己第二日精神百倍的,跟吃了补药似的,倒是把她弄得疲惫不堪。

萧正峰其实是看她不高兴,特意逗逗她而已。没敢说的是,自从她生了第三胎,说是实在不想生了,自那之后,他服了不会让女子孕育的药物。特意问过御医,对身体倒是没什么妨碍,只记得三个月再续服一次就可以了。

当下萧正峰抬起手,替她擦了擦脸颊上的泪痕,啧啧地道:“好好的,一个人在家哭鼻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怎么委屈了你呢。”

阿烟知道他是变着法逗自己呢,当下心里松快了一些,干脆就那么偎依着他。

他身形宽厚,这么靠着就觉得舒服。

萧正峰看她情绪好多了,便随口提起来:

“我瞧着这几日糯糯还挺喜欢和沈越一起玩呢,倒是把二皇子弄得不快。”

阿烟想起这个,拧眉道:

“二皇子性情内敛,平时也只是看着,嘴上并不说,不过那意思里,倒是对沈越很是提防。”

萧正峰朗声笑了:

“糯糯还个小孩子呢,倒是引得个二皇子这般牵挂。只盼着长大了后,别跟你年轻时候似的。”

阿烟白了他一眼后,却是不免问起:

“你觉得沈越对咱糯糯抱着什么心思啊?”

萧正峰唇边笑意渐渐收敛,冷道:“管他什么心思呢,反正得离我糯糯远点!”

阿烟轻叹,其实也只是问问罢了,她哪里不懂这个呢。

当年沈越的眼神那么阴暗,可是看到糯糯的时候,就仿佛阳光照进他的眼睛里。那个时候她曾经有过冲动,想着向萧正峰提起来。

糯糯的命其实是沈越救的,糯糯能让沈越摆脱心底的阴暗,如果沈越肯等,那么将糯糯许配给他,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可那个念头真得只是转瞬即逝罢了,作为一个母亲她到底是自私的。

她也没有权利去为那么小的糯糯决定什么,更不能强求沈越什么,顺其自然地看着,看了这么些年,沈越已经是她怎么用力都无法拉回来的了。

时至今日的沈越,自然更是不可能和糯糯有什么了。

她坐在那里,遗憾一下,想着当年如果如果,也许现在就不一样了。

萧正峰仿佛看破了她的心思,却是忽然道:

“沈越对你有恩,救了你和糯糯,这个我知道,也记得。如果有机会,我也想报答他,不过他现在这样,我们也没法帮他。路都是人自己走出来的,他心里有执念,自己看不破,凭着执念非要如何,难道你我从旁就能替他改变吗?”

人如果自己想不通,那外人怎么劝说也白搭。

如果沈越性命有危,他自然是义不容辞,可是这男女夫妻之事,他却是无能为力。自家糯糯才多大,还是个小娃呢,难道就将她许配给那个能当爹的二手货?呸!

阿烟苦笑:“我何尝不明白你说的话,他也说,我和他道不同不相为谋,本是歧路,为何我偏要去扯他。可是你也应该明白,我和他自有一番渊源,他若不好,我心中终究是牵挂,不能自在。”

萧正峰叹了口气,拍了拍阿烟的脸颊:“你哪里知道人家,也许人家乐在其中。”

要他说啊,现在满燕京城找不出第二个像沈越这样让人羡慕的人。

你看那个尊贵的公主阿媹,简直是恨不得跪在他面前去添他的脚丫子呢。

你见过哪个公主主动帮着自己的夫君纳妾了吗?又见过哪个正妻主动去看望流了孩子的妾室吗?

燕京城的所有男人几乎都在敬佩沈越的训妻有方呢!

阿烟听着这话,不免无奈,想着他倒是和沈越说出同样一番似是而非的道理来。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可是阿烟却知道,沈越那个样子,又有何乐之有?

这几日宣阳诸事已了,萧正峰命人收拾行囊,准备离开宣阳回去燕京城。谁知道这一日忽然有边疆快马前来,却是萧正峰心腹左庆南派来的。

这个左庆南昔日也是跟着萧正峰征战的,当初并不显眼的一个校尉,这些年被萧正峰一路提拔,如今在西北边疆戎守。

这样的人物,他得了消息,特意先行一步来报给萧正峰知道。

阿烟看到这个,便回避了。

其实她也明白,这几年萧正峰虽离开了西北边疆,可是那一带的兵权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边疆大将有事,不报天子,却先报萧正峰,这传出去是大逆不道的。

不过这些年她也习惯了。

萧正峰的权势滔天,也是其来有自。

或许上面的那位也习惯了吧?

谁知道萧正峰这一次看了那信后,却是双眸微眯,脸上冷沉。

阿烟和他做了这么十几年夫妻,早已经是知道他的,最近几年他可真是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还有什么事儿能让手握重权的萧正峰皱一下眉头呢。

于是她不免关切地上前:“怎么了?”

莫不是又要打仗了?

萧正峰拧眉,沉声道:“出了点意外。”

他不说明白,她反而越发担心了,当下暂且将沈越的事儿抛开,担忧地看着他。

萧正峰将那个信函胡乱装回去,拿到了一旁点燃了火烛,就此烧掉。

看着那个在烛火下迅速卷曲发黑并很快成为灰烬的信函,阿烟气息有点窒。

她总是盼着能够平平顺顺地过日子,可是仿佛萧正峰的人生中总是充满了跌宕起伏,他注定在一次次的征战和杀戮甚至争权夺位中一步步往上爬。

萧正峰默了半响后,苦笑道:“有人要找我的麻烦了。”

如果处理不好,这是一个大麻烦。

阿烟看他眉眼间竟有一丝无奈,眼前忽然就闪过一点火花:“和你的身世有关?”

萧正峰抬头看向阿烟,缓缓点头:

“西北边疆有人在传,我是西越人。”

阿烟脑中轰隆一声,只觉得大大的不妙:“怎么好好的会这样?”

她也是想下意识问的,问完之后又觉得萧正峰必然也不知道的,当下皱眉道:

“我们现在该如何?”

萧正峰稳下情绪,拧眉沉吟片刻后道:

“这么多年来,按理说当年的事应该没几个人知道的。这件事必然事出有因,少不得是有人背后给我设下圈套,我总是要亲自过去查一查。”

这也就是戎守西北边疆的都是自己的亲信,对自己忠心耿耿的,要不然这个消息直接通报到德隆帝耳中,便是德隆帝对自己信任有加,也难免起疑的吧。

阿烟点头:“是,去看看怎么回事。”

萧正峰笑了下,安抚地搂着阿烟的肩膀:

“你也别担心,不过是些小鬼使坏罢了,我还不放在眼里。再说我离开西北多年,如今回去看看也好。正好向皇上请旨,前去督军,视察军务。”

阿烟想想也是,略松了口气;“是了,离开这么多年,说起来我还挺想念那里的。”

其实锦江城算是她和萧正峰幸福生活的起点吧,也就是在那里,她跟着这个男人同甘共苦,怀下糯糯,夫妻二人水乳交融,相濡以沫。

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那里是否还是老样子。

萧正峰见她脸上有向往之色,便干脆笑道:

“这几年你都闷在燕京城,总是说带你出去走走,可是总不得便。这一次我向皇上请旨过去,干脆你也跟着过去吧。”

阿烟听了,倒是有些期望,不过想想他是去做万千要紧的大事的,不免问道:

“我跟着去,不会耽搁了你的正事吧?”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