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依古人在看得眼花缭乱目瞪口呆之后,却见烈烈风中,黑袍男子衣袂翻飞,长发狂野,彪悍的身姿斩钉截铁地立在那里,双手中捧着的是他们大长老的那块白色裹布。

纳达尔认出了萧正峰,忙道:

“这是锦江城的萧大将军,特意应邀来参加大长老的葬礼。”

说着上前抱拳道:

“萧将军,多谢你出手相助!”

这个时候其他人都反应过来,一时那位老人家感激地伸出双手,接过了那块白色裹布。人们纷纷对萧正峰投来敬佩和感激的目光。

萧正峰点头:“可否让我向大长老告别。”

纳达尔自然应允。

一时萧正峰回头,让阿烟过来,牵着阿烟的手,跪在了大长老面前,磕了三个响头。

因这一次前来吊唁的不光是只有萧正峰,还有锦江城的知军大人以及守城将军。

纳达尔那里为了掩人耳目,是向周围相邻的官员都下了邀请的,知军大人等本来有点犹豫,要不要过来,如今看萧正峰来了,也觉得应该赶过来。

此时他们几个也都骑马到了,在纳达尔的指点下,纷纷也拜了,拜完之后,就站在萧正峰身后。

萧正峰本来想看看大越王会不户下来吊唁,不过在等了片刻后,却被告知说,像大越王这种身份尊贵的,在长老遗体送出九箭之前,都已经在内室告别了。

听到这个,不免有些失望,想着看来要另想办法见到大越王了,或者干脆以自己大昭将领的身份前去拜访。

此时只是深秋而已,可是谁也没想到,就在刚才一阵飓风后,天空中竟然满满洒下了雪花。

人们都有些震惊,震惊之余纷纷跪在那里,说这是老天有眼,知道大长老今日要下葬,特意来送行的。

埋葬的土坑并不大,四四方方的一个,只是正好将那个蚕茧状的囊埋下去而已。

阿烟遥遥看过去,只见零散飘落的雪花中,彪悍的汉子握着冰冷的铁铲,将混有枯草的泥土撒下去,渐渐盖住了那白色的裹布,掩盖了那蚕茧状的囊,最后眼前什么都不见了,只剩下冰冷的泥土和零星的白色。

人死万事空,活着的时候便是拥有再多,到头来不过是这一方天地。

若干年后,茫茫草原上,又有谁知道这里的地方曾经埋葬过一个德高望重的老人家。

一点雪花落在阿烟指尖,引起她一阵沁凉,她将自己的手放在萧正峰手中,回首低声道:

“等我们老了后,你一定要比我晚死,不能死在我前头。”

萧正峰低首,脸上竟是苍茫的温柔:“嗯?”

阿烟柔婉一笑,轻声道:“我不想参加你的葬礼,不想看着你被黄土掩埋。”

萧正峰默了片刻,眸中微有湿意,点头道:“好。”

他缓缓补充道:“要死,也让你先死。”

葬礼结束后,萧正峰领着阿烟以及知军大人前去纳达尔那里说话,纳达尔的妻子老实而勤恳,将家中最好的奶酪肉干拿出来招待客人。

这个时候林姑也来了,帮着纳达尔妻子一起干活。

说话间,阿烟知道这就是林姑,不免有些诧异,当然面上并没现出什么来。

在阿烟的想象中,林姑应该是娇俏的姑娘家呢,如今却是现在的模样了。

一时她想起上辈子的那个自己,自己死的那会儿比林姑现在还小吧?却是狼狈不堪,惨不忍睹的。

知军大人其实也是和纳达尔熟了的,彼此之间有通商,而且如今这通商都是经了朝廷批准的,哪里能没点交道呢。

当下彼此说着通往阿拉商路,以及以后如何合作的问题。

正说着的时候,外面过来一个背了弓箭的锦衣男子,看样子应该是个侍卫,上前道:

“大越王有请大昭的萧将军以及夫人。”

阿烟听了,看向萧正峰,萧正峰起身,点头应了。他又特意回首问知军大人:

“既然大越王在此,且已经派人来请,我们不去拜见一下,倒是有些说不过去,知军大人以为如何?”

这位知军大人哪里能以为如何呢,便点头道:“萧将军说的是,理该去拜见!”

于是萧正峰牵了阿烟的手,跟着纳达尔等出去,来到了大越王临时所居住的帐篷。

这个帐篷显然是比部落中其他帐篷要宽敞和华丽许多。

远远地刚走到呢,那边大越王亲自出来迎接。

萧正峰看过去时,却见这位大越王眉浓鼻阔,高大魁健,头戴幅巾,擐甲戎装,腰间是貂鼠的扞腰,此时阔步走来,实在是器宇轩昂,尽现塞北王者风范。

阿烟看到,却是不免惊讶。

她竟觉得这个大越王和萧正峰有点像。

其实萧正峰和萧家人非常相似,一看就是一家人。

可是他同时也和这个大越王有点相似的味道。

这就比如,一个小孩子,别人看到她的父亲会说这个孩子像极了父亲,可是如果看到的是母亲,又会觉得果然是母女,确实很相似。

尽管也许她的父亲和母亲长得完全不同,可是这个孩子却可能糅合了父母的一些特征,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她心里明白,此时见了,是越发肯定萧正峰和大越王之间存在血脉关联了,他们至少应该是表兄弟的。

此时萧正峰和大越王已经见礼了,因为萧正峰在大昭乃是一品辅国将军,又是封的平西侯,地位尊崇,而大越王不过是边塞的王罢了,此时为了表示对萧正峰的敬重,也是为了感谢刚才萧正峰徒手找回大长老的裹布,在萧正峰向他请了拱手礼后,他也回了礼。

宾主分别坐下后,先是彼此寒暄了一番,大越王又谢过了萧正峰夺回裹布之恩,最后却是提道:

“我久闻大昭都城燕京城乃是繁华之地,一直未曾见识,又久闻大昭皇帝治国有方,萧大将军雄韬伟略有千军莫敌只能,正想寻机一见,不曾想今日凑巧,竟能够得见。”

萧正峰并不知道这位大越王是否曾听了长老提起自己的事情,当下不动声色,抱拳笑道:

“我大昭皇帝也曾提起过,说大越王励精图治,子民安乐,恰这些年大昭边境多有经商之人取道大越国土,便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和殿下一叙。”

双方叙说一番后,宾主言及边境通商一事,都颇有些感慨和想法,彼此一说,竟是有惺惺相惜之感。

于是大越王留下客人,命人摆了酒席,招待萧家夫妇并知军大人等,并提及要修书一封,派使者前往燕京城拜见大昭皇帝,以促成两国之间更好的合作。

萧正峰听到这个,自然是深表赞同。

酒席行至一半,阿烟忽感到有点头晕。

萧正峰低首间看她,却见她两颊酡红,眸中有迷离之色,不免柔声道:“你往日饮酒,但凡这酒不曾饮过,便容易醉酒。今日应也是如此。”

阿烟疑惑不解:“我只是喝了一盏奶茶,并没有饮酒。”

大越王在主座上望过来,却见萧正峰身旁女子柔美温婉,当下朗声笑道:

“嫂夫人有所不知,这奶茶中本有我大越特产的奶酒,怕是嫂夫人不胜酒力,是以如此。”

萧正峰当下起身向大越王请罪:

“殿下恕罪,拙荆不胜酒力,怕是有些醉了,如今不敢扰了殿下雅兴,请允许在下带着拙荆先行告辞了。”

大越王此时正和萧正峰喝得尽兴,不免摆手道:

“醉了又何妨,我后面帐篷中亦有女眷,不如将嫂夫人送去那里,你放心就是,自会有人照应的。”

出门在外,萧正峰自然不愿意让阿烟离开自己的视线,总是不放心的,当下正要推辞,谁知道大越王却道:

“母后此次随我而来,正在后面帐篷,你将嫂夫人交给她,她必帮你照料周全,放心就是。”

这话一出,萧正峰心中不免微动,一抬首间,却恰见大越王眸中真诚,眼底深处,竟有蓝光乍现。

阿烟此时也看到了,心中不免震撼。

其实听说过是一回事,亲眼看到是一回事。

如今亲眼见到了和萧正峰眼底一般无二的蓝光,她不免有些激动,当下忙握着萧正峰手,柔声道:“既是太后在此,我们何必一起拜见了?”

萧正峰凝视着大越王的眼睛,缓缓点头道:“也好,总该拜见下太后。”

大越王却对于萧正峰和阿烟的异状仿若未闻,豪迈一笑,当下起身,亲自引领了萧正峰前往后面的帐篷,却见这个帐篷和大越王的帐篷并列而立,装饰一般无二,只不过帐篷外守候着两个英姿勃发的侍女。

当下大越王求见了太后,说明了来意,一时只听得里面一个妇人的声音道:

“既是贵客来了,还不请进。”

阿烟因醉酒,整个人是被萧正峰半抱在怀里的。

当她听到这位太后的声音的时候,只觉得那声音温和慈爱,可是这个时候,她却猛然发现不对。

仰脸看过去时,却见萧正峰整个人僵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盯着前方。

此时她紧贴着的胸膛,仿佛石头一般僵硬,僵硬得仿佛在颤抖。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