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烟看他那个神情,忽然觉得很是好笑。

要说这个男人,也是久经风霜的,他吃过的盐怕是都比寻常人吃过的米要多呢!如今却竟然是不知道脑子翻到了哪里去,又是怎么个胡思乱想了!

她咬着唇,憋下几乎忍不住的笑意,眼珠儿一转,却是故意道:

“其实你猜得没错,我确实异于常人。以后你可是要当心,哪一日你让我不快,我就带着几个孩子走了,把你孤家寡人地扔在那里,看你这日子怎么过!”

往日总是把她拿捏的死死的萧正峰,听到这话,脸上倒是颇为凝重,盯着她那要笑不笑的顽皮样子,不免皱眉:“你说的是真还是假?”

阿烟转过脸去,低哼一声:“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反正你仔细着点吧,我是最恨男人胡乱招惹女人的,心眼也比麦芒还小呢!”

萧正峰想起这一上午胡思乱想的事儿,当下一步上前,从后面紧紧环住她的身子,抱紧了她后,俯首下去,温热的鼻息在她耳边磨蹭:

“烟儿告诉我,若真有上一辈子,你可是嫌弃我有其他女人?”

尽管萧正峰实在想不明白,除了他的阿烟,对女人一向清心寡欲的自己,怎么好好地竟有好几个女人,可是他却明白,若自己真是那样的混账,他和阿烟是绝无可能了。

事到如今,他这么问起,阿烟也有些犹豫。

她仰靠在他颈子上,默了好久后,才勉强道:

“算是吧……”

说谎这个事儿,她并不是在行,幸好她是背对着萧正峰的。

上一辈子的事儿,实在不想提及,还是想着这辈子吧。

这辈子,她是要将这男人牢牢把在手里的。

此时的萧正峰,已经是彻底将这个事儿想叉了。

他大手犹如钳子一般箍住阿烟的腰,低声在那里承诺:“早给你说过,我这辈子只有你,别的女人看都不看一眼,这十几年过去了,你看我哪里做错过半分。”

他几乎是讨好地亲她的脸颊:“你可不许不声不响地离开我。”

说着这话时,他搂着她的手越发用力了,像是一个害怕被母亲抛弃的孩子。

阿烟低头看那紧搂着自己的大手,心间忽而一酸,竟是有些心疼他。

或许三十多年前,他的母亲骤然离开,一个小孩子家,心里其实是无助和凄惶的吧?

如今自己竟然坏心眼地拿这个逗他。

她一下子有些绷不住,忙回转身,反抱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去亲他:

“傻瓜,但凡你乖乖的,我哪里舍得离开你呢!”

梦话都是骗人的,她离开他,还能去哪里呢……

这一日萧正峰搂着阿烟几乎舍不得放开,以至于晌午时分的饭菜都是他抱着她吃的,甚至看那个样子,简直是恨不得拿着筷子去喂她呢。

阿烟脸上羞红,老夫老妻了,却腻歪成这个样子,实在不像话。不过考虑到如今子女也不在身边,她也就认了。

现在糯糯也都长大了,平日里行事没个顾忌,时不时会往正屋里走,如果在家这样,难免被糯糯看到,倒是让小姑娘家的学坏。

当然了,阿烟不知道的是,别看是十二岁的小姑娘,由于天天东跑西颠的,又是跟着孟聆凤这么一个不靠谱的,该知道的东西人家样样都知道,不该知道的也了解了个八九不离十。

也就是这当娘的还以为自己姑娘是三四岁的小女孩,傻儿巴叽什么都不懂的。

到了喂完饭,洗漱过后,萧正峰到底没忍住,又抱着到了榻上,好一番浓情蜜意。

这边还没完事呢,就听到外面侍女来报,说是成大人那边有急事,要大将军过去一趟。

这倒不是如今丫鬟们胆大了,敢来打扰这夫妻的雅兴,而是上一次差点耽搁了事儿,阿烟就吩咐她们了。天大地大也没外面的正经事儿大啊,哪里能因为这个而耽搁呢。再这么下去,她都觉得自己是红颜祸水了。

萧正峰正在兴头上呢,此时知道了,不免扫兴。不过想着来日方长,当下急赶下去,匆匆弄完,稍作清理,穿戴整齐,这才坐在榻前拍了拍她的脸颊:

“乖乖在家歇着,我过去看看就回来。”

他话说得好听,不过这一去,到了深夜时分才回来。

要说起来成洑溪也实在是能干,特别是身边还跟着孟大将军这么一个人物,两个人一文一武,通力合作,不过两日的功夫,已经巧妙地抓获了那些暗杀富户的人。那些人倒是颇有些武功,蒙着面。

孟聆凤一见到他们,便觉得形势不对,他们的功夫颇为眼熟,杀人的手法倒像是哪里见过。

到了后来,猛然醒悟,不免冷斥道:“这是西蛮人!”

当下早已经埋伏在那里的人马将这批杀人凶手一网打尽,尽皆拘拿起来。谁知道这群人倒是有些骨气的,见不敌被抓,纷纷咬舌自尽。

孟聆凤一看这个情景,恼了,上前一把掰下仅存的那个人的下巴,咔嚓一声,那个人下巴都歪出老远来,在那里圆瞪着眼睛痛苦地煎熬,口水哗啦啦地顺着合不上的嘴巴往下滴答。

孟聆凤冷笑:“落到姑奶奶手里,还想死?未免想得太美了!”

她手里掂着那大刀,半人高的大刀被她玩得跟个小匕首一般虎虎生风,阴森森地在那里笑:

“怎么也得割你个三百刀。”

一时回头,问成洑溪:“相公啊……你说今晚你要喝肉汤,喜欢薄片的还是肉块的?”

成洑溪被那声难得的“相公”吓了一跳,真是肉麻啊,不过他还是不敢说什么,上前陪笑道:

“还是肉片的吧。”

孟聆凤满意点头:“好,那就给你割个三百片来!”

这话一出,那个呲牙咧嘴歪了嘴巴的顿时吓得不轻,他并不怕死,不过想着一刀刀割下自己的肉来做肉片汤,真是浑身抽搐的疼啊。

成洑溪笑呵呵地上前,捏了一把他脸上的肉:“到底是太瘦了,估计不好吃。

说着还看了看他的牙:“牙口也不好,年纪也不小了。”

那人看着这夫妻两一个阴森一个笑面虎,两腿都软在那里,颤抖着挣扎,眼中有祈求之色。

成洑溪看看火候差不多了,这才哄道:“好好地招供,把该说的都说了,免你受苦。”

此时这个人吓得已经犹如筛糠一般,当下连连点头。

孟聆凤帮他正好了下巴,他这才浑身松懈在那里,一股脑把自己知道的都招了。

“我本是西蛮武士,这一次是被沄大将军派过来的,也没说为什么,只说让我们听令行事,看准时候,杀几个人,而且一定要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

成洑溪这边还要再问,却是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了。

正在这个时候,萧正峰赶过来了,一听这些供词,不免皱眉。

默了片刻后,他心中一震,陡然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件事!

孟聆凤见他这样,关切地问:“萧大哥,你这是怎么了?”

萧正峰哑声道:“我们怕是中人别人的调虎离山之计,此次西蛮国前往大昭送上贡品,护送人是沄狨,他怕是有心害我,这次亲自前去,又怕我坏他计划,所以特意将我骗到了这里。故意用流言以及凶杀案拖着我。”

成洑溪此时大惊,皱眉沉思道:“可是那件事分外隐秘,沄狨如何得知?”

萧正峰越发皱眉,却是想起假南锣公主一事。

南锣公主是见过自己眸底蓝光的,那么她会告诉谁呢?

南锣公主以前是北狄军中的军妓,和鹍敳是姘头,那么作为军中副帅的沄狨,和这么一个美人儿勾搭上的机会并不是没有。

所以一直以来,大昭内出现的让人起疑的西蛮武士,其实都是假南锣公主和沄狨勾搭所致。

假南锣公主一定是偷偷地将自己的消息传递给了沄狨,所以沄狨才对自己怀疑,定下了这个计划。

沄狨这个老对头,此时做的就是釜底抽薪,将自己的一切汇报给德隆帝。

等到自己回了燕京城,怕是德隆帝对自己已经起了疑心!

到时候德隆帝会来到西北边疆,调查自己的身份一时,到时候结合这曾经的流言,德隆帝怕是越发对沄狨的话深信不疑!

当下萧正峰将自己的猜想一一说出,成洑溪听了,脸色也是微变,点头道:

“萧大哥说得不错,你我一世精明,却险些中了别人的诡计!”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