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这一段西越和大蛮使者前来燕京城,孟聆凤这个大将军负责燕京城外的防守,是以一直不曾归家。如今一切安定下来,萧正峰顺利过了这一关,那个沄狨也被萧正峰折腾得丢了性命,孟聆凤总算是松了口气,当下回家来了。

回到家后,先看了夫君和女儿,成洑溪如今年纪大了,名声大,脾气却是越来越好,夫妻二人感情甚笃,至于女儿嘛,在阿烟那里被教导得自然是聪慧温良,她很满意,点头。

之后呢,她就跑过来看看好久不见的糯糯了。

听说糯糯受了伤,她还真有点担心,如今是马不停蹄地跑去了萧正峰府上。

谁知道一看到糯糯,便见糯糯头上包着一个锦巾,看上去脸上也不像以前那么好了,她一把将那个锦巾揪掉了,就看到了丑得要死长短不一的头发。

孟聆凤顿时怒了,气得鼻子都有点歪,挑眉问起来:

“这是那个阿媹公主害的?”

糯糯坐在窗前,默默地将锦巾重新拽过来,小心地包住了自己丑兮兮的脑袋:“嗯。”

孟聆凤摸了摸大刀,眉眼都要竖起来了,怒火冲天:

“这都什么玩意儿,这个贱人!平时里作践自己也就罢了,如今竟然欺负到我们糯糯头上来了?什么狗屁玩意儿,她以为她每天围着个沈越把沈越当宝贝,难道全天底下的人都该围着沈越转吗?以为谁能看得上呢!咱们才多大,小孩子家家的,还是清清白白的小姑娘家呢,竟然就把脏水往咱身上泼?她以为她自己心是黑的,就铁定天底下全都是乌鸦?我呸!”

“还有那个沈越,也真不是东西,亏我当初害拿他当人看,咱们才和她一起玩的,不曾想如今竟然和那个贱人蛇鼠一窝欺负人!”

说着这话,她拔出刀来,气势汹汹地就要去公主府找麻烦。

阿烟知道她就是要惹事,忙拉住她:

“别了,你真是和糯糯一样的,如今糯糯已经把她痛打了一顿,在床上也躺了好些天。”

天泽和天佑从旁道:

“是啊是啊,听说她还被马蜂蜇了呢,蜇得脸上可丑了,前几日皇上设宴,她都没敢出去见人!”

孟聆凤挑眉:

“马蜂?这是怎么回事?”

于是天泽上前,一本正经煞有其事地将这件事说了一番,末了还叹了口气,纳闷地道:

“而且也怪这阿媹公主倒霉,听说那马蜂蜇了人,一般三五日也就消肿了,可是她却一直不好,想来是她这个人坏心眼,于是遭了报应。”

孟聆凤这才怒火渐渐平息,和阿烟说了一会话后,又陪着糯糯玩耍了一番。

而阿烟这边,听了这些话后,再联想起昔日沈越所做的种种,却是心中生疑,于是略一打听后,便明白了。她此时心中有了主意,便命人送去了一瓶药膏给沈越,让人传话,就说是消肿止痛的。

其实那不过是普通的药膏罢了,可是沈越看到这药膏,应当明白自己的意思。

果然,这药膏送过去两日后,那边阿媹公主的病情就见好转了。

得到这个消息的阿烟,坐在窗前发呆了好半响。

她忽然想起上辈子的那个夜里,自己那么固执地要求,甚至是求着沈越,不要前去燕京城。

然而一向听自己话的沈越,却固执而倔强地离开了。

她上辈子拉不回来那个前往燕京城的沈越,这一世,也拉不回来这个执着地要陪着阿媹长公主一生一世互相折磨的沈越。

在十二年前,本来她有一个机会去将他拉回来,只可惜,那个稍纵即逝的机会,她终究不去抓住。

萧正峰在外面看了一会儿比划刀法的孟聆凤和糯糯,便撩袍进屋来了。

进屋后,便见阿烟呆呆地坐在这里,不知道想着什么心事。

他不免哑声失笑:“今日这么好的天儿,在这里发什么呆呢?”

阿烟抬头,见是他,猛然间竟是喃喃地道:

“答应我,若是有一日沈越出事了,便是他十恶不赦,你也要护他性命。”

萧正峰微愣,不过片刻后,他点头道:“好。”

他也没有问为什么。

且说宫中几个皇子因陪着招待外来时臣一事,自有官员向德隆帝禀报了几个皇子的作为,其中特意提到了二皇子小小年纪,处事从容,颇有昔日德隆帝的风范。

德隆帝听了,分外满意。其实这几个皇子中,他最喜欢的也是二皇子,虽然年纪不大,可是性情沉稳,处事进退有度。

双鱼听说了这个消息,急得跺脚,想去见阿烟,可是阿烟那边却忙着,一时不得空,她不免心中焦虑万分。

而莫四娘听说了这个消息,却是分外宽慰。

她特意来看自己儿子,却见儿子这些日子也不曾外出,只在宫中苦读功课,练习武艺。听那师傅说,他最近这些日子上进很快。

莫四娘细看之下,仿佛他个子都窜出一截子呢。

她这辈子,最满意的就是这个儿子了。

不过她今日来,却是有一件事要问他。

“你往日总是喜欢去找糯糯,如今糯糯就在燕京城里萧府里,怎么也不见你去找她了?”

二皇子此时正低首读书,听到这个,连头都没抬一下,淡道:

“她如今并不需要我去找她。”

莫四娘皱眉:“怎么,可是闹别扭了?”

二皇子笑:“谈不上。”

莫四娘诧异,觉得自己的儿子仿佛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她挑眉,笑望着二皇子道:

“你不想去找糯糯了?”

二皇子却忽然抬起头来,安静幽深的眸子看向自己的母妃:

“母妃为什么想让我去找糯糯?”

莫四娘哑然,半响后笑了下:

“文瀚,母亲让你找糯糯,自然是觉得糯糯这个姑娘好,将来她若是能够嫁给你,母亲心里会很欢喜。”

二皇子却淡道:“母亲是看中了糯糯,还是看中了糯糯的家世?”

莫四娘万没想到儿子竟然问起自己这个,不免脸上有些尴尬,她默了一会儿,笑道:

“看中了家世,也是看中了人。你从小比较呆木,只有遇到糯糯后,这才跟在糯糯屁股后面跑,慢慢地活泼起来。这几年你渐渐大了,更是一心想着糯糯,母亲想着,若是你和糯糯成了好事儿,对你也是好的,母亲以后就放心了。”

二皇子垂目,望着手中的书,那是一本兵法书,以前糯糯挺喜欢看的,每每拉着他一起看。

他苦涩地笑了下,淡道:“不过萧家却未必看中了我,糯糯也未必就中意我。”

莫四娘闻言拧眉,低头想了一会儿,却是喃喃地道:“这个娘是早已料到的。”

二皇子看向莫四娘:“是吗?母妃能懂她的心思?”

莫四娘轻叹一声:

“想来是糯糯不想当皇家妇,萧夫人也不想让女儿当皇家的儿媳妇吧。”

二皇子将手中的书缓缓地合上:

“母妃觉得,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什么才是幸福?”

莫四娘微怔,其实往常并很少和儿子谈起这个,不曾想才十几岁的儿子,问出的问题却是如此扯心扯肺。

她坐在那里,闭眸想了好一会儿,才幽幽地道:

“其实要说起来,天底下最幸福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你萧伯母。我有时候想想,心里真是羡慕她呢。”

二皇子默默地望着母妃。

他的母妃三十多岁才生下他,如今已经四十有五了,比起双鱼等人,到底年迈了。不过这些年父皇对母妃一直敬爱有加,前年更是封了她做皇贵妃,俨然凌驾于双鱼之上,这当时让那个女人咬牙切齿,不知道恨成什么样子。

二皇子微蹙起眉:“母妃,难道你不觉得自己幸福吗?”

其实这些年来,除了玉妃总是会试图挑衅母妃,其他时候,母妃几乎是事事如意。

莫四娘低头间,却是一个叹息。

“身为女人家,有时候这些荣华富贵并不是那么重要,心里头总惦记着一个情字。”

她苦笑道:“这些年,说起来你父皇实在是待我极好,纵然我年华逝去,容貌不在,你父皇却依旧尊我敬我爱我,或许可以说,他这辈子最心爱的人就是我吧。”

“可是那又如何呢,他这辈子却不可能只有我一个。我是他最初的刻骨铭心,以至于多年之后他依旧不能忘,可是逝去的齐王妃陪着他十年风雨,却是他最敬重的原配发妻,是我不能比的。而玉妃娘娘年幼,又曾经救过他的性命,平日里最得她怜惜,这也是我不能比的。”

她默了下,想起了李明悦。李明悦自从被送到庵子里去后,整个人就呆傻了,每天不吃不喝也不睡的,就在那里发傻,听说别人问她什么,她嘴巴动一动,却发不出什么声响的。

就这么过了些年,如今皇长子也大了,倒是个孝顺的,亲自去看过后,特意请命,说是想开府后把她接过去,也好照料。此时的德隆帝见自己儿子一片孝心,再想起那个李明悦这些年又聋又哑又傻的,也就允了。

莫四娘叹了口气后,轻声道:“明妃娘娘,是你父皇最不喜欢的,不过那又如何,还不是一样后宫封妃,还不是一样为你父皇生下了皇长子,如今皇长子孝顺,她其实也算有福的。”

她含笑闭上眸子:

“这些都是我的痛,其实说出去,别人会认为我太过伤风悲月,享受着天子的宠爱和锦绣荣华,却来想这些有的没的,简直是如同一个怨妇般面目可憎。这些话我也永远不可能在你父皇面前提及,可是呢,我心中终究是意难平。”

二皇子无声地望着他的母妃,其实他从来不知道他的母妃心中有这般苦楚。这么多年来,他的父皇多母妃最为宠爱,甚至母妃和父皇的故事都传为佳人,流传于民间,那是一个动人深情的版本,十几年等待,矢志不渝,在多年后登上皇位,不忘旧人,册封贵妃,同享荣华。

可是没有人看到,这个美丽动人的故事背后,却是一个深宫女子隐藏在心无可奈何的一声叹息。

莫四娘依旧是在笑,只不过眸中却是苦涩:

“所以我说,这世间最幸福的莫过于你萧伯母,她今生得一良人,相濡以沫互相扶持,你萧伯父爱她疼她,两个人之间再无其他。只是我没那个福分罢了。”

她虽然年纪大了,可是声音却依然柔美动人,此时略显沙哑的声音说到最后,仿佛一声余韵袅绕的嗟叹。

一生一世一双人,也是她所期望。

若可选择,她甚至宁愿做乡间妇人,只一个人陪在自己夫君身旁。

二皇子低头,声音萧瑟:

“是的,糯糯自小看萧伯父和萧伯母十分恩爱,萧伯父位高权重,可是这些年来从来不看其他女子一眼。糯糯耳濡目染,所期望的自然是夫君的独爱,万万容不下他人的。”

是以那一日她听说沈越的事儿后,才会十分不能接受,因为这在糯糯看来,已经失却了一个男人做他人夫君的资格,是无法容忍的。

二皇子一言不发地在那里坐了很久,一直到了光影慢慢地挪移,夕阳西下,他才陡然仿佛醒来。

他握了握拳头,低声对自己道:“可是我只想要糯糯。”

而糯糯这边呢,脑袋上的头发也长得差不多了,眼看着快过年了,她又长了一岁,都十三岁了。

十三岁的糯糯仿佛一下子长大了。

阿烟想想也是,经历了不少事儿了,再不是原来那个疯疯癫癫的小丫头了。

不过左看右打量,总觉得小丫头没以前活泛了,一时阿烟有些心疼,倒是怀念起那个把她气得恨不得跳起来的小捣蛋了。

阿烟帮着糯糯梳理那已经齐肩的头发:

“这几日是不是在家里闷得慌啊,要不出去玩玩?”

糯糯却没什么兴致,摇头道:“没劲!”

阿烟噗地笑了出来,打量着她道:“那什么事儿有劲儿啊,要不让二皇子过来一起玩?”

谁知道糯糯听到二皇子,马上一蹦三尺高:“才不要呢!”

阿烟诧异:“这是怎么了,好好的竟然彻底不搭理人家了?你昨天不是才偷偷向天佑问起二皇子吗?”

糯糯低着头,将桌子上的什么绣花的花样子拿在手里玩耍:

“他一定是嫌弃我头发短了,丑得要命,这才不来找我玩的。”

阿烟纳闷,故意挑眉道:“当初是你不让人家来找你,赶人家走,说看到人家心里就觉得压得慌啊。”

糯糯也觉得很不好意思,却很快想到了道理。

“以前我也说你别跟着我,怎么他都没往心里去呢?怎么我受了伤没有了头发,他一听就往心里去了呢,还是嫌我头发难看!”

阿烟无奈笑,这几天她偶尔间以言语试探,倒是觉得糯糯其实心里还是记挂着二皇子的。只不过这心思到底是深是浅,她这做母亲的也不好说罢了。

于是私底下,她和萧正峰商量起来:

“若是糯糯真得想嫁二皇子,那可怎么办?”

她是明白的,自己这女儿那眼睛里容不下沙子的性子,若是真嫁给二皇子,那怕是根本看不得二皇子有别人的。

萧正峰听到这个,回答倒是简单明了:

“糯糯嫁二皇子,可以。”

他面上有些泛冷,却是又继续道:“不过如果那样,二皇子只能当一个亲王,这辈子也只能有一个王妃。”

当了皇上,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时不时还有人奉上美人,是没办法只守着他女儿一个人的。

他是不会让自己的糯糯受什么委屈,在那深宫里消耗自己。

阿烟听了却是拧眉:

“怕只怕,二皇子这个人野心极大,眼里看着看着那个位置的。”

萧正峰嗤笑:

“既如此,那就放弃糯糯吧。糯糯和江山,他只能选一个。”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