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糯糯受了伤,而萧正峰那边着急赶回燕京城,是以萧正峰召来了精卫,在这里保护阿烟和糯糯,从后面慢慢行走,而他自己,则是先行回去燕京城了。

说到底不光是阿媹长公主挨打的事儿,还有一个沄狨即将抵达燕京城,这是一场恶战。若是稍微一个不谨慎,自己多年经营便可能毁于一旦。

待送走了萧正峰后,阿烟带着二皇子和糯糯一边养身子,一边慢慢赶路。

不过看起来他并没有带着阿媹公主回去燕京城,而是去了附近的一个山庄修养。

阿烟听到这个后,多少明白了沈越的心思。

堂堂一个公主被打成这样,总不至于就这么带回去,总是要在外面养养,等这件事看起来不那么严重了再回去。

而在阿媹长公主被带离前,阿烟曾经去见了阿媹公主,并开诚布公地说了一番话。

“我,还有我的糯糯,从来不会对沈越有什么想法。”

她凝视着阿媹的眼睛,诚恳地道:“无论过去发生什么事儿,我心里都是把他当做一个亲人看待,完全不会对你造成什么威胁,你能明白吗?”

阿媹长公主别过脸去,根本不看阿烟。

不过阿烟还是继续说道:“至于糯糯,她不过是个小孩子罢了。”

阿媹长公主咬牙,想起沈越用那么温柔的眼神对待糯糯,不由苦涩地道:

“小孩子又如何,越哥哥对她好。”

阿烟轻叹,其实一直以来,她能感到沈越对自己的歉疚。

有时候觉得上辈子的一切其实都是命罢了,他没必要,可是如今,她越发深刻地明白这是为什么。

是沈越为自己召来了无妄之灾,所以多少次,沈越一直在说,是他太年轻太无知了。

这个阿媹公主对沈越情根深种,或许是求而不得,或许是生性占有欲太强,也或者是沈越确实对自己太过牵挂,这些都引起了她的不满和嫉恨。

像阿媹公主这样的人,是没有办法容忍自己的夫君对其他女性好的吧,不管那个人是不是已经丑陋不堪,也不管那个人其实不过是个几岁的小姑娘。

从以前,她就隐约感到了阿媹公主对糯糯的反感。

只不过当沈越看到糯糯后,眼中的那点阳光,让她不忍心自私地强制糯糯断绝和沈越的关系。

事到如今,倒是酿成祸端。

阿烟笑望着阿媹公主。

上辈子她连见都没有见过这个阿媹公主,不过现在她可以猜到了,猜到了是这个人造成了自己和沈越之间的误会和隔阂,以至于她临死前,是没有办法原谅沈越的。

甚至她也一度怀疑过是不是沈越害了自己的性命。

如今才知,一切只不过基于一个偏激的女人心中那个疯狂的占有欲罢了。

她温和地笑看着她:“你很爱沈越,可是有时候爱并不是非要牢牢地抓在手里。”

阿媹公主警惕地望着她:“你到底要跟我说什么?”

阿烟笑着道:“曾经有人给我说,当手里抓着一把沙,越是用力,越是从手心里往外漏的。沈越的性格你应该比我清楚,他并不是女人能够试图去掌控的。”

阿媹公主听到这话,却是冷笑:

“你的意思,是要我试着放手了?可是我为什么要放手呢?如今他是我的夫君,只要我不放手,他就永远属于我的!”

她防备地看着阿烟:“你到底打得什么主意?”

阿烟见她执迷不悟,当下也就不再说了。

当下淡道:“是我多事了,当我什么都没说。只是今日来,我再次告诉你,我和我的糯糯,以后都会离沈越远远的,再也不沾染半分。”

说完这个,她起身告辞离去。

推门走出的时候,恰好看到沈越过来。

沈越脸上没什么表情,也并没有多看阿烟一眼。

阿媹公主见此情景,探究地看沈越的神情,似乎想从他脸上挖出一丝一毫的异常。不过她到底没看出什么来。

她心里一下子放心了,忙伸出手:“越哥哥,我脸上有些发疼,你快帮我看看。”

沈越走上前,来到了榻边。

阿烟叹了口气,径自离开了。

沈越说,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她原本其实是愧疚的,愧疚沈越的疯狂是源于自己。

不过如今,她忽然觉得,或许也并不全是。

她想起沈越提起阿媹公主时的神情,轻轻磨着牙齿说,十年温柔,相濡以沫。

当他发现那个万分依赖信任十年相濡以沫的枕边人,正是杀害自己的凶手,他又是怎么样的心境。

沈越是一个偏执的人,他走不出去那种恨。

又或者,上一辈子的阿媹没能活着让沈越把这种恨宣泄出来,这才让他今生施展了最耸人听闻的报复,用自己的一生来陪着她,一点点地折磨她。

可是对于阿媹公主来说,这种折磨,安知不是一种乐趣?

至此,阿烟明白,有些事不是自己能插手的。

如萧正峰所说,若有一日,沈越有性命之忧,自己和萧正峰自当竭尽全力。可是此时此刻,阿烟却是再也不会去看他们两个人一眼了。

糯糯半靠在床上,正在悠然自得地吃着二皇子递上来的甜瓜。

二皇子这个人处事谨慎,凡事细心,此时从旁照顾受伤的糯糯,真是体贴入微。

二皇子笑看着糯糯,一时有些无言,前几天才哭得天崩地裂,如今倒是已经把这事儿抛到了脑后。

对于她来说,受了委屈,也打了对方,吐一吐,恶心过去了,也就算了。回头还是该干嘛干嘛,凡事儿往前看嘛。

而她对于这件事唯一的感慨是:“陷入情网的女人真可怕!”

二皇子听到这话,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小小年纪,前几日还痛打一番,如今却出这番感慨。

可是紧接着糯糯的一句话让二皇子心都凉了。

糯糯继续感慨说:“等我以后,要一个人过一辈子,当一个女将军,也不嫁人了!”

男女之事太可怕,她看不懂执着的沈越,也看不明白疯狂的阿媹公主。

她想起自己的父亲和母亲:

“像我父亲这样的好男人,世间难寻,我不像母亲那般性情柔顺,也难以找到一个像父亲那般的夫君,还不如独自过活,也落得耳根清净。”

她已经开始进行美好的计划了:

“等我到了十三岁,便自请入红巾营,做我孟姑姑手下一员猛将!”

二皇子听得低头无话,半响后才淡道:

“比起萧伯父,我虽然自愧不如,不过将来也必会对我的妻子忠贞不二,绝不敢让她伤心。”

糯糯停下啃着甜瓜的动作,拿起一旁的帕子抹了抹嘴上的汁液,斜瞅向二皇子。

她的眼睛如同阿烟一般好看,如今那清澈的眸子这么望着二皇子,只望得他心跳如鼓,不由低声喃道:“糯糯……”

糯糯却笑了下:“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想和你好好聊聊呢。”

二皇子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时竟有些呼吸急促,点头道:“你说。”

糯糯的视线落在了那块甜瓜上。

其实他对自己真得很好,从小就对自己好。

不过在经历了沈越和阿媹公主的事儿后,她倒是看透了一些东西。

男女之间的事儿,实在是有点恐怖,她如今是避之唯恐不及。

更何况,二皇子绝非良配。

于是她深吸了口气,望向二皇子,坦诚地道:“文瀚,你别老是跟在我身边,也别对我那么好了,我受不起。”

这话一出,二皇子原本的脸红心跳顿时消失殆尽,他意识到了什么,黑眸安静地凝视着糯糯:

“你这是赶我走?”

糯糯点头:“是的。”

她小大人一般地叹了口气,双手托着下巴望着二皇子,眨着眼睛煞有其事地道:

“咱两是没有将来的。”

二皇子依旧静静地望着她:“为什么?”

糯糯掰着手指头给他算:

“如今你的父皇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你们兄弟三个人中,早晚要有一个被立为太子,并且登上那个位置的。”

二皇子眸中闪过诧异,他是没想到糯糯原来早已经在想这件事了。

糯糯却继续道:

“文瀚,你我自小要好,莫娘娘对你的期望,我多少也是知道的,而你自己也是有这个想法,眼里看着那个位置的吧。”

二皇子面上此时没什么表情,淡声反问:“那又如何?”

但凡生在皇家,有机会问鼎那个位置,谁不想?

如今后宫两位妃子彼此勾心斗角,大家谁都明白,胜利者只能有一个。

一旦落败,谁也不知道会落得什么下场。

先帝三个皇子争夺帝位,自己的父亲最终登上大宝,而另外两个皇叔又在哪里呢?

生于皇家的二皇子心里比谁都清楚,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自己若是不争,下场谁也不知。

糯糯倒是依旧在笑,那笑和阿烟有几分相似。

她望着二皇子道:

“文瀚,咱两自小要好,你对我的好,我也明白,反过来我也希望你好啊。”

二皇子默然,他抿唇淡道:“糯糯,你有话就说吧。这么拐弯抹角的,我倒是有些不适应。”

糯糯嘿嘿笑了下,继续道:

“我只是想提醒你,你这样子跟在我身边,不但不会让我父亲喜欢,反而会让我父亲反感。如果以后长大了,你想和我在一起,那么你就是根本没有机会问鼎那个位置了。”

糯糯心里是清楚自己父亲在决定立储这件事上的分量的。

父亲能够做至少一半的主,这就是权利。

而父亲却绝对不会喜欢自己嫁入帝王家的,他更喜欢自己自由自在,做自己想做的人,干自己想干的事儿,而不是像宫里的莫妃玉妃甚至那个早逝的皇后一般,陷入深宫之中,围着一个男人打转。

糯糯昂起头来,平静地道:

“胖墩儿,如果你想要那个位置,放弃我吧。”

二皇子深幽的黑眸中渐渐渗透出失望委屈和愤怒。

他唇边泛起一抹笑,那笑里带着点嘲讽的意味:

“糯糯,难道你会认为,我平日对你的好,是为了讨好萧伯父,从而得到那个位置吗?”

糯糯有点不好意思,脸红了,她别过脸去:

“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提醒你,这样对你不利。”

二皇子咬牙,站了起来,面无表情地俯视着卧在那里的糯糯:

“你以为我傻吗,难道我就不知道我和你亲近了,反而会让萧伯父不喜吗?”

糯糯听到这个,不由耷拉下脑袋:“你生气了?”

二皇子深吸口气:“你今天说这样的话,我能不生气吗?难道咱两从小的情意,竟让你这样误解和糟蹋,还是认为我用心险恶,一切都是为了那个位置!”

他平时很少生气的,总是对自己言听计从,如今看他这样,糯糯眼珠转了转,到底还是道:

“文瀚,你还是冷静下吧,想一想什么才是对自己有利的。”

二皇子抿唇,一字字地道:“我不管什么对我最好的,我只知道,那个位置我想要,可是你,我也不会放弃!”

他挺直背脊,坚定而不容怀疑地道:

“我不会向萧伯父请求帮助,只要萧伯父不帮着他们,让我们之间公平竞争,我便能有必胜的把握!”

说完这个后,他默默地看了她片刻,淡声道:“我先走了,你如果累了,先躺下睡会。”

阿烟回来的时候,便见自己的女儿犹如霜打了的茄子一般蔫蔫的,半躺在那里。

她摸了摸她的额头,笑着道:

“这是怎么了,和二皇子吵架了。”

以前他们两个玩得好,不过到底性子不同,有时候也会吵架,一般二皇子都是让着糯糯。

糯糯皱着好看的眉头,小大人一般地叹了口气,靠在她娘怀里道:

“要是一辈子都不长大就好了!”

阿烟忍不住扑哧笑出来:

“人哪能不长大呢,长大了,你才能去经历更多的事儿啊。”

糯糯眨眨眼睛:

“更多的事,是成亲生子吗?”

阿烟顿时有些噎住,或许在糯糯眼里,自己这个当娘的实在是个没本事的,一辈子所做的事情就是相夫教子了?

她点点头,又摇摇头:

“是的,但是并不全是。”

她的糯糯是个倔强的小姑娘,性子上像萧正峰,从小也受了孟聆凤的熏陶。她或许以后会成为一个女将军?

一时阿烟倒是想起绿绮来,这么多年了,其实一直没放弃过寻找,但是如今就连蓝庭也已经绝望了。

战乱之中,尸骨都不见了,如今唯有立一个衣冠冢。

糯糯愁眉苦脸地叹息:

“娘啊,二皇子生我气了。”

阿烟早已经意料到了,不过却故作不知,问道:

“为什么?”

糯糯越发叹气:“其实我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了。”

她想了想,这才琢磨着道:“也许是因为他已经要长大了,而我却不想长大吧。”

阿烟忍不住扑哧笑起来:

“你早晚也会长大的。”

糯糯摇头:

“也许吧,只是现在,我实在不想去想这件事。如今我捉摸明白他的心思,有时候会觉得有点累,特别是在沈越和阿媹公主的事儿后。。”

阿烟此时已经明白了女儿的心思。

她其实是被阿媹公主那种疯狂的情感给吓到了,男女之情竟然能把人逼到这么一个地步,逼得疯狂。她或许还没做好这个准备,而早熟的二皇子把这份期望放到了她身上,这让她有些压力重重,透不过气来。

阿烟抱住了女儿,轻轻安抚道:“糯糯,假如你心里实在不喜欢,和他说清楚也没什么不好。至于他如何做,那是他自己的选择,至少你说清楚自己的想法。”

“以后再过几年,你长大了,或许会改变自己的想法。”

尽管她并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嫁入帝王家,可是二皇子如果对糯糯有足够的耐心,而糯糯心里也有他,那也不是不可以。

糯糯难得乖顺地靠在母亲怀里:“好吧,不过以后的日子里,我尽量少和他来往吧。”

这么说着时,她忽然想起一件事,还是忍不住小声地问她娘:“娘,你说爹更属意谁当太子啊?”

阿烟听到这个,神情微顿,她忽然想起萧正峰临走前的那个晚上,曾经提起白天的事儿,中间这么说了句:“这个二皇子,小小年纪,倒是聪明得紧。”

阿烟明白,二皇子在这件事义无反顾地选择护着糯糯,这让萧正峰心里其实是满意的。

不过此时她也没多说什么,毕竟这是朝堂上的大事儿,很多话轻易说不得的。

当下她也只是安抚地笑了下:“这些事,娘哪里知道呢。”

糯糯听说,也就不问了。

接下来回去燕京城的路上,二皇子果然不再围绕在糯糯身边了。

糯糯有点怅然若失,想着他果然是生气了。

不过这样也好吧,至少最近这段时间她也不太想看到他呢。

男女情感这种事儿,对于她来说还是有点遥远,她还不想去思考这件可怕的事情。

燕京城里,萧正峰已经私底下见过了沄狨。

他望着和自己在沙场上拼杀数次,也是数次败在自己手底下的人:

“沄大将军,好手段啊!”

沄狨当年兵败之后,不敢回去北狄国,就此投靠了西方大蛮国,如今已经成为了大蛮王身边倚重的大将军。

大蛮王投降了大昭成为附属国,于是沄狨如今已经算是附属国的臣子前来觐见德隆帝。对于这么一个使者,萧正峰自然不能再用昔日的手段了。

不但不能用,反而必须得护着他的安稳,若是他出个什么事儿,怕是引起大蛮王的不满。虽说这大蛮国是被萧正峰打得投降了的,可是到底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谁不想过个太平日子啊。

显然沄狨也是深深明白萧正峰的顾忌:

“萧大将军,别来无恙,我们又见面了。不曾想,你竟然早早地回来了,真是出乎意料你呢。”

萧正峰眯起眸子,沉声道:

“沄大将军,你费尽心思,就为了对付我萧正峰?”

沄狨笑叹,笑得无可奈何:

“咱两数十次交锋,我沄狨无一胜绩,我已经被你逼得走投无路,只好叛了我北狄王,去投奔了大蛮王,你说作为丧家之犬的我,心里能怎么想你萧大将军?”

他冷冷地盯着萧正峰,这还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和萧正峰如此接近,以前都是远远地在沙场上看到。

他盯着他的眉眼,半响后忽然道:“仔细看,你还真是有点大越人的样子呢,怪不得……”

既然他话都挑明了,萧正峰也直接问道:

“你和假南锣郡主是什么关系?”

沄狨笑:“她原名红锦,不过是军中的一个玩物罢了,不成器的东西,不过好在一个是好玩,可以随便玩,二个是对我忠心。”

萧正峰听着他那语气,不免心生厌恶:

“沄狨,不要想着耍什么花招了,你信不信,但凡多说一句话,你就没有办法活着离开燕京城。”

如今有所顾忌,是还想着在这数年征战后,让老百姓过几年太平日子。可是一旦自己的事情暴露,那么他还有什么顾忌呢?

燕京城外的兵马,都不过是听他一句话罢了。

沄狨听了,却是哈哈大笑,边笑边道:

“萧大将军如此在大昭位高权重,跺一跺脚能够震响半个大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只是你越是爬得高,就怕将来摔得越狠!”

萧正峰闻言冷笑:“你可以来试试,看看能不能让我摔下去。”

沄狨眯眸,眸中狠厉:

“我们走着瞧吧!”

他就算身首异处,总是也不能让萧正峰过这太平日子!

而接下来的日子,沄狨作为大蛮时臣的身份,向德隆帝进献了大蛮所带来的各样异宝以及贡品,这让德隆帝自然龙心大悦。德隆帝将那些贡品赏赐了一些给身边文臣武将,萧正峰这边自然得到的赏赐分外丰厚。

而此时真正的南锣郡主早已经游历大昭各地归来,跟随在德隆帝身旁。德隆帝见这位表妹功夫了得,心中颇有大志,很是喜欢,便颇有委以重任的意思,同时封了她为南锣公主。

这位公主性情却比较奇特,平日里对德隆帝虽然敬重,可是却也绝不阿谀奉承。

其他人如李明悦等,都不喜欢这位公主,不过德隆帝却越发喜欢。

他认为南锣公主有他舅父的风骨,这才是他舅父的亲生女儿,血脉传承。

于是德隆帝也颇赏了南锣公主,南锣公主谢恩。

与此同时,恰好阿媹公主也回到了燕京城,她见到一个南锣竟然也被封了公主,而且得父皇那么多赏赐,心中不免恨极,越发觉得母亲走后,她竟然是连父亲都没有了,于是越发依赖沈越。

不过阿媹公主却很快遭遇了一件不幸的事儿,让她颜面尽失。

原来糯糯自从回到燕京城后,因头上的乌发被剪去了不少,如今包着一个丝帕,看着怪模怪样的。她打小儿长得美,父亲地位尊崇,又是受尽宠爱的,来往之间不是贵家子弟就是皇子皇孙的,也是燕京城里屈指可数的风云人物。

可是如今不过是出游一年,回来竟然成了一个半秃子?她纵然并不在乎容貌,可是也不愿意这么寒碜地出去惹人笑话啊,是以一直在家养伤闭门不出。

阿媹长公主过了一些时候也回了燕京城,看起来她的伤势也养得差不多了。

这件事自然是回禀了德隆帝的,不过事情到了德隆帝面前,双方都是各自轻描淡写一番罢了,于是德隆帝只以为公主和糯糯闹气,小孩子打架,当下不免斥责阿媹公主道:

“多大年纪,却和糯糯计较,她小,你也小吗?”

说着这话,便赏赐了糯糯许多玩意和珍稀药材,要糯糯好生养伤。

这几日萧家大伯母过来,她素来对糯糯分外疼爱的,看到此情此景,也是心疼的不行了,摸着糯糯的头发道:“咱一个女孩子家的,以后若是长不出来,可如何了得!”

倒是阿烟安慰了一番大伯母:

“太医说过的,没什么大碍,还是能长出头发来的。”

大伯母这才放心。

这几年老祖宗没了,大伯母年纪也大了,阿烟是打心眼里当母亲一般孝顺,平时也经常走动,如今大伯母看糯糯真如自己的亲孙女一般呢。

当下糯糯滚到大伯母怀里撒娇了一番,又说了一会儿子话。

此时恰好糯糯的三个弟弟过来,分别是双胞胎天泽天佑以及小弟弟幺儿。

天泽天佑如今都是十岁的少年郎了,长得像萧正峰,不过眉眼间又有点阿烟的清秀,从小勤奋好学,跟着萧正峰学武,如今已经有所成。

小幺弟如今才八岁,长得像极了阿烟的,清秀俊逸,平日里沉默寡言,不爱习武,倒是喜欢读书。阿烟每每说起,最让她放心的就是这一对双胞胎,平时实在是乖巧听话,又最是上进,是她的骄傲。至于小幺弟吗,因为最像她自己了,她也是格外疼爱的。

当下她看着自己三个儿子鱼贯而入,过来请安了,又问候起姐姐的伤势来。

糯糯不愿意见外人,不过在自己的几个弟弟面前却是依然威风又随意的,当下扑过去揪住两个弟弟的胳膊嚷道:

“这几日我不出门,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你们都给我送上来,没事别往外跑,多在家陪我玩!”

两个双胞胎含笑点头,恭敬地说是,小幺弟素来也不爱出门,就知道在家读书,当下听到长姐这么说,也只是点头称是。

一时几个兄弟陪着说了一会子话,总算是出去了。

等到三兄弟出去,到了外面游廊拐角没人处,天泽才笑着问天佑道:

“知道是谁把糯糯打成那个样子吗?”

私底下他都不想叫姐姐了,不就比他大两岁么!哼!

天佑撇了撇嘴,冷哼道:

“可不就是那个阿媹公主么,往日里看她骄纵蛮横,不曾想竟然欺压到我们萧家头上了!”

天泽嘿嘿一笑:

“这事儿吧,父母虽然能忍下这口气,我却忍不下,总是要让那个阿媹公主好看一下,让她得个教训!凭啥糯糯如今憋在家里连门都不能出,她却是毫发无伤!”

其实天泽小朋友不知道的是,阿媹公嘴巴里都少了两个牙齿,这都是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不能为外人道也!

天佑深以为然:

“这件事需要从长计议,要让他们既不会怀疑到我们萧家头上,又让她落个难看!”

天泽眯起好看的眼睛,莫测高深地道:

“弟弟言之有理!”

一时天佑转首看向一旁默然不语的幺弟:

“小幺儿,来吧,咱们兄弟一起筹划筹划?”

幺弟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们两个一眼,没说话。

天泽无奈,拉着天佑道:

“罢了罢了,他肩不能担手不能提的,咱们还是自己商量,不带着他!”

于是两个小家伙私底下跑到一处,好生一番商议,为了这事儿,还特意跑到了公主府外面仔细勘察了环境,用天佑的话说就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还有什么“天时地利人和”。

如此一番探讨后,他们两个在幺弟那沉默安静的目光中,开始了报复阿媹公主的伟大计划。

总算是某一天,沈越正在书房里看书,阿媹公主呢正在屋内忐忑纠结,愁肠百结地等着沈越过来看自己一眼,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团子马蜂忽然飞过来,乌压压地顺着半开的窗户往里面钻。

阿媹公主花容失色,大怒,忙让人去驱赶,可是周围都是小丫鬟们,一时都是吓得脸上发青,哪里知道该如何办呢。

阿媹公主捂着脸往外跑,谁知道马蜂却捉住她,好生一番欺负。小丫鬟们反应过来,纷纷过去护住,大家都蜇得哎呀哎呀,鬼哭狼嚎,痛苦不堪。

那边沈越听到动静,开始的时候还以为阿媹公主又在作怪,根本不过来,到了后来听着惨叫声实在奇怪,过来远远一看,这才赶紧让人用烟熏过去。

一番烟雾缭绕后,马蜂是被熏跑了,阿媹公主那边也咳得够呛。

沈越过去将趴在那里头发凌乱的阿媹公主翻过来,却见她脸上红肿,已经起了几个大包。

沈越眯眸:“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

阿媹公主睁开眼睛,见沈越满眼的嫌弃,一下子吓得捂住了脸,可是她这么一碰脸,却觉得脸上蜇疼难忍,心间都一下下地抽着的疼,不免哭泣起来。

滚烫的眼泪滚过那被蜇伤的红肿,却是越发疼痛。

沈越见此,少不得请了大夫,命人过来医治。

大夫诊脉一番后,却说没什么大碍,好生将养就是了,只是这红包却是要过一段时间才能消退。

于是那一段时间,阿媹公主每日在家含泪叹息,根本不敢出门。她自知此时容貌难堪,更不敢去沈越面前,每日只能看着沈越和妾室在一起。

沈越有一次甚至道:“阿媹,我也想陪着你,不过有时候看着你这个样子,实在是让我心里难受,我明明爱你,却又忍不住犯恶,你能原谅我吗?能理解我吗?”

阿媹公主咬着唇,有苦往肚子里咽:“我能,我明白的,这都怪我。”

怪她自己,好好的招惹了马蜂,竟把自己弄到这步田地。

于是沈越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好好养伤,等你好了,我再过来看你。”

阿媹公主自听到这话,日日对着铜镜看脸,只盼着自己的脸能够恢复以前的花容月貌,不过也不知道怎么了,这脸上红肿竟然一直不曾消去,到了约莫一年后消去了,脸上却是留下难以磨灭的疤痕,怎么看怎么难看。

她捂着脸痛哭不已,这个时候沈越又过来道:

“你别哭,便是你成这般模样,我依然不会嫌弃你的。”

阿媹公主感激不尽,自此后,把沈越看得比天还重,每每尽心服饰,真是折损了自己作为公主的所有尊严。

甚至有时候沈越和妾室笑闹,她还会忍辱含悲地过去,奉上茶水,劝他注意身子。

也有阿媹公主身边的嬷嬷,实在是有些看不过去了,偷偷地道:

“公主以皇室公主之尊,何必自甘被辱至此?此事不如禀报给皇上知晓?”

可是阿媹公主却含泪摇头叹道:“你哪里知道,父皇如今心里怎还有我,他如今疼着宠着的不过是那个表妹南锣公主,还有玉妃所生下的安然公主罢了。我若过去,少不得又被痛骂一场。”

嬷嬷心中觉得诡异,心道好歹是父女情深,怎会如此?只是她家公主如此执拗,仿佛钻了死牛角尖般,她也不敢劝慰罢了。

谁知道这事儿很快被沈越知道了,竟是阿媹为了讨好沈越,将此事告知了沈越。

沈越听了,面目阴冷,斥阿媹公主道:“你何不听这刁奴之言,去你父皇面前告我!”

阿媹公主吓得浑身发抖,哆嗦着去讨好沈越,抱住他道:“你莫气,莫气,我马上将这刁奴打杀了!”

而那边天泽和天佑两位,干了这件坏事后,开始的时候还有些忐忑,怕公主那边大闹一场,万一被人发现踪迹就麻烦了。谁知道等了几日,根本是毫无动静,那个公主府竟然是根本连查查的意思都没有?

两个人暗自窃喜,不免得意:“就你还想害我姐姐?呸!”

谁知道这两家伙正得意讨论着这事儿,就那么一回头,恰好看到了他们的爹……

两个小家伙顿时一个哆嗦,僵在那里,之后呢,赶紧冲着他们爹笑:“爹——”

“跪下!”萧正峰冷声斥道。

尽管他也对于阿媹公主险些害了糯糯的事心中不喜,不过阿媹公主已经被打成那个样子了,况且如今正是多事之秋,凡事儿总是要小心谨慎,谁知道这两个兔崽子,竟敢如此胆大妄为。

再说了,小小年纪,如此心计,自作主张!这像是十岁小孩子干出来的事儿吗?

可怜的双胞胎兄弟就这么被他们这个严厉的爹抓了一个正着,就这么狠狠打了一通,只打得屁股重得老高,叫苦不迭。

萧正峰冷笑:“你们再叫,我就把这事儿告诉你们的娘,让她来罚你们!”

谁知道这话一出,两个人简直是痛哭流涕,上前扑过去跪在那里道:“不要啊不要啊!”

天泽哭泣道:“爹啊,我们可是娘心目中乖巧懂事,勤奋好学,上进聪明的好孩子啊,你不要毁了我们啊!”

天佑叹息道:“爹啊,我们两个自小不易啊,你要知道我们上有姐姐,下有弟弟,就是那个最被父母忽略的中间那截儿,若是娘知道了,怕是从此后更是爹不疼娘不爱了!”

萧正峰自然早已看透这两个小家伙装模作样的脾性,又好气又好笑的,不过依然黑着脸道:“你们两个,好自为之吧!”

说完,撩袍走人,背影洒脱。

兄弟两个人摸着屁股哎呦哎呦地起来了,那叫一个可怜兮兮。

这个时候,幺弟就在他们旁边,蹲在那里,两手拄着下巴,默默地看着他们。

“幺弟,你就不知道同情下我们吗?”

幺弟拧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既然干了,那是一定要受罚的。

其实打打屁股也没什么,不过是疼几天而已。

而萧正峰这边回到房中,却见阿烟正忙碌着缝制什么,过去一看,原来这是双胞胎兄弟的一对黑玉,当初偶尔得的,阿烟觉得实在是好,恰好是两块玉能合二为一相辅相成的,便干脆给他们一人一个。如今阿烟见那个络子有点旧了,便想着亲自做个新的来。

糯糯呢最近性子倒是收敛了很多,半趴在那里,拄着下巴,眨着黑亮的眼睛,安静地在阿烟身边看她穿针引线的。

萧正峰想起刚才的事儿,不免头疼,想着子女大了,如今管教起来实在是头疼。要说小时候也没觉得他们有这么多心眼,就算有个心眼也看着十分可爱,如今呢,大了,干起这调皮捣蛋的事儿,就不免让人担心。

其实两兄弟做的这事儿,他也明白,是看不过自己姐姐受了欺负,所以给她出气去了。可是身在朝中,做事不能凭一时之勇,是以还是要教训下的。

他坐在那里,摸了摸糯糯慢慢冒出来的短发,却是笑问阿烟:

“最近天泽和天佑两兄弟功课如何?”

阿烟听他提起天泽和天佑,不免满足地笑道:

“他们素来自然是好学上进的,平日里也最是受规矩。”一边说着,一边无奈地看了眼糯糯:“哪里像这当姐姐的,半点没个大家闺秀的样子,那两兄弟一看便是恭谨守礼的性情。”

恭谨守礼?

萧正峰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不过看着阿烟唇边那满足的笑容,他还是决定憋回去了。

有时候不知道真相也是挺好的。

沄狨几次三番设法想单独见德隆帝,可是却是备受阻扰。有时候他去求见德隆帝,根本无法通报进去,只是听说德隆帝身旁的大太监刘勇说皇上已经休息了了,有时候他想去求见德隆帝,连宫门都没进去,便被招待的官员拒之门外。

甚至有时候他想去门去到处走走,还能遇到个将士正好跑马,将他阻扰在那里不得动弹。

有时候他甚至去喝口水,都能吃得拉肚子,偏生太医还检查不出个一二三!

慢慢地他也看清楚了,这一切都是萧正峰背后捣鬼!

萧正峰自然不敢明目张胆地要自己的命,不过他却以另一种方式在向自己宣告,他萧正峰在大昭的地位是无可动摇的。便是他将一切告诉了德隆帝,那又如何,萧正峰也有办法来化解,而他沄狨自然是根本没有机会活着走出燕京城的。

如此三番五次后,沄狨想了一个办法,设法写了一个辞呈,请人呈献给德隆帝。

他想着德隆帝如果见到这封信,那必然会召见自己的。

可是谁知道,非常不幸的是,这封信石沉大海,再无音讯了。

反而是德隆帝有一次问起他最信任的大太监刘勇:“那位沄狨这几日在忙什么?”

刘勇皱眉道:“这个人东跑西颠的,一会去拜见这个大臣,明日又要拜见那个武将,到处和人称兄道弟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德隆帝顿时不悦:“他以前为北狄将时,不知道屠杀了我大昭多少子民,如果不是看在他如今乃是西蛮的时臣,朕绝对会让他身首异处,如今倒好,竟在我燕京城搞这些勾当!传出去,查一查他要和谁交好,把名单给朕列出来。”

刘勇赔笑:

“皇上,咱们大昭的官员,一个个恨着他呢,哪里敢喝他来往啊,不过是让他吃个闭门羹罢了。”

德隆帝这才点头:

“如此也好,你去宣辅国将军进宫,朕好好和他商议下沄狨的事。”

萧正峰见了德隆帝,自然是不着痕迹地又将沄狨抹黑了一遍。其实也不用特意抹黑,昔日沄狨和大昭是对头,不知道多少次带兵侵略大昭边境,德隆帝如今听萧正峰提起,想起以前,也是对沄狨极其厌恶。

“他也停留了不少时候,也该是回去了吧?”

德隆帝不好下手杀人,便想着让他赶紧滚走。

萧正峰同意,恭声道:“皇上英明,他也确实该走了。”

沄狨得到消息,知道自己要被赶走了,咬牙切齿,无奈至极,他眉头一耸,计上心来,便坚称一定要见到德隆帝,有要事禀报。

这个消息,自然不是传到德隆帝那里,而是事先有人禀报给萧正峰。

萧正峰冷笑:“他还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

当下吩咐道:“让他去见就是,到时候本将军一起陪同。”

于是这一日,沄狨面无表情地拜见了德隆帝,一抬头间,便看到那个位高权重坐在德隆帝下首的萧正峰。

富丽堂皇的宫殿中,萧正峰一身紫袍,虽坐在下首,却依旧尊贵无比,笑见他看过来,不免笑了,笑得从容淡定。

沄狨深深叹了口气。

如果说这辈子他最恨谁,那真是非萧正峰莫属。

可以说萧正峰把他三十多年的自信毁于一旦,让他今生今世都不能扬眉吐气。无论他现在在大蛮混得多么风生水起,可是一旦提起他沄狨来,人们首先想到的是那个被萧正峰打败了多少次的手下败将。

这是一个为将者无法咽下的耻辱。

沄狨闭上眼睛,沉默了好半响后,终于面色肃穆地上前。

他其实最初的主意是设法让萧正峰离开燕京城,这样只要自己说出真相,德隆帝自然会去查。德隆帝一查之后,发现一切,到时候下旨捉拿叛将萧正峰,萧正峰即使有再大的权势,他也乏力回天了。

那个时候的萧正峰得知德隆帝下旨拿他,他身在西北,到时候说不得就会被逼造反。只要萧正峰敢反,那他就是个身败名裂了。

这如意算盘本来打得极好,怎奈萧正峰比兔子还精,就这么跑回来了。

沄狨明白,此时此刻自己说出真相,德隆帝可能不信,就算心里有疑惑,萧正峰就在他身边,他也没法去查。

有萧正峰在,他也查不出来的。

不过此时的沄狨想起自己多年来的耻辱,竟然生出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大胆念头。

他知道,自己此时不说,就没有机会了。

一旦自己回去后,便是在燕京城散播这个消息,那消息也未必能传到了德隆帝的耳中。就算传到德隆帝的耳中,萧正峰也会毫无痕迹地化解掉。

如今自己就在德隆帝面前,自己还有机会说出真相。

于是他深吸口气,视死如归地睁开眼睛,陡然间走到大殿正中央,噗通跪在那里,嘶声道:

“皇上,末将有十分重要的事禀报!”

德隆帝一看他这番异动,不免皱眉:“有事请说便是。”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