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皇子陷入了几乎疯狂的痛苦中。

他实在是不明白,糯糯到底怎么了。

那一天两个人本来是多么的浓情蜜意,他甚至能感觉到糯糯对自己的热情,她用那菱形小口亲上自己,还用尖厉的小狼牙咬了自己的唇。

如今唇上的红肿伤痕还在,脸上依旧留着一个痕迹,可是她却突然间不搭理自己了。

二皇子素来是一个让德隆帝和莫皇贵妃省心的孩子,什么事儿都不用操心,他自己就能安静地把一切都安置妥当。

可是如今呢,他好像有点不太对劲,红着眼睛,坐在那里一句话不说。

德隆帝隐约猜到了,便问莫四娘,莫四娘摇头叹息。

德隆帝皱眉道:“若你实在心仪糯糯,那可以把你萧伯父叫过来,商量下这门婚事。”

二皇子艰难地道:“谢谢父皇,只是这件事儿臣自己来处理吧。”

糯糯如果真不喜欢,难道他还会强迫她不成?

他说过自己永远不会骗她,也永远不会欺负她的。

莫四娘不放心地看着二皇子:“到底怎么了?”

二皇子摇头:“父皇,母妃,你们让我静静吧。”

看着自己的父皇和母妃离开,二皇子眼中渐渐透出绝望来。

其实他也不知道到底怎么了。

糯糯本来和自己好好的,忽然间就性情大变,再也不想见自己了。而且那种冷漠,他可以感觉到,是彻底地对自己的拒绝,毫无半点回旋的余地。

这和之前同自己斗气的那个糯糯完全不同的。

她甚至打算跟随孟聆凤离开燕京城。

他跑到了萧府,跑到了糯糯面前,几乎是疯了似的去问她为什么,可是她却冷漠以对。

“糯糯,你是不是生我气?嫌我欺负你了,那我以后再也不会了好不好?”

他几乎是惶恐地猜着各种原因:

“你是恨我太过孟浪吗?是嫌我弄疼了你?还是嫌我抱了你亲了你?”他胡乱猜着:“这是我的错,我轻浮,我孟浪,我以后再也不会了可以吗?”

他一双幽深的眼睛里挣扎着诚恳的歉意,甚至带着点卑微的祈求。

他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忽然之间为什么变了,于是只能渴求地望着糯糯,希望眼前的这一切都是梦。

然而这一切当然不是梦,眼前那个姿容秀美的糯糯,眉眼清晰,嘴角仿佛隐隐还有他留下的痕迹,可是她神色却是那么的冷静,仿佛根本不认识他一般。

她清冷淡定地道:“二皇子,我们根本不合适,你以后不要来找我了,我爹娘看到会不高兴的。而且我也要离开了,以后几年内咱们都见不到了。”

她的冷漠犹如一盆冷水般兜头浇过来,二皇子从头凉到了脚。

他一下子恢复了冷静,幽黑的眸子紧紧地盯着糯糯,捕捉着她每一个神情:

“为什么,就算死,也给我一个理由。”

糯糯看了他一会儿,忽然笑了,难得笑得就像小时候那样,她轻轻地道:

“在你亲了我一下,我又亲了你一下后,忽然觉得有点接受不了你。”

她叹了口气,好看的小嘴儿吧嗒吧嗒说出的却是能把人伤死的话语:

“咱两还是适合做朋友吧,我想想咱两在那里亲,有点不舒服。”

二皇子黑眸定定地望着他,背脊冰冷,四肢僵硬。

她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他还能如何呢。

过了很久后,他努力地让自己笑,扯起唇来,抿起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好,萧糯糯,我明白了。”

从那天后,二皇子仿佛变了一个人般。

他以前眼中总是带着优雅的温和,可是如今却开始一点点冰冷起来。

这么十几岁的少年,其实是俊美的,莫四娘和皇家子弟的血统相融合,在他身上缔造出的是高贵从容的俊美。可是他的俊美却犹如一块冰冷的石头,雕刻出来的石像一般。

优雅沉静,淡定从容,高贵得几乎没有温度。

糯糯走了,临走前,到底是给他来了一封信,信上说,祝他得偿所愿。

他拿起来,就要把这张纸撕得粉碎!

她走了,却还祝自己得偿所愿!他还怎么得偿所愿!

不过撕到了一半后,看到上面熟悉的字迹,他到底是没舍得,压在了一本角落的书里,仔细地放好。

今生今世,他不想看到那几个字!

到了二皇子十五岁的时候,他到了结亲的年纪了。

莫四娘催了一次又一次。

如今德隆帝的病越来越严重了,时常连上朝都艰难,朝中的事儿便满满地开始交给三个皇子打理。

其实德隆帝也有要考验几个儿子的意思,他也着急想从中选一个继承大宝。

莫四娘暗地里听德隆帝提起过,说是自己成亲早,可是子嗣却要得晚,以至于如今年纪一把了,孩子还小着呢,竟要仓促挑选一个。

莫四娘感觉到了,要想得到那个位置,就要投其所好。朝堂上的事儿有辅国大将军呢,便是一时不能接过来也没关系,可以让辅国大将军先辅,德隆帝这辈子最倚重的人就是辅国大将军。

可是这成亲的事儿,却是耽搁不得。

就算是个做个样子,也得赶紧成亲,好让德隆帝放心。

于是莫四娘三番四次地催,后来甚至都哭出来了,让二皇子赶紧成亲。

此时的大皇子已经成亲了,是安阳侯家的嫡长女。

大皇子有了这门外家的帮助,隐约间已经有如虎添翼的势头。

至于辅国大将军萧正峰,人家早早地表明了立场,不参与夺储之争。德隆帝的决定就是他的决定,德隆帝定下来,他就辅佐。

双鱼那边也急得都流汗了,真恨不得让自己的儿子拔高了赶紧成亲,后来自己一琢磨,三皇子也是眼瞅着十五岁的人了,可以成亲了,于是硬成了一门亲事。

三个皇子,如今竟只剩下二皇子了。

莫四娘催来催去,二皇子却不疾不徐:“我不想成亲。”

莫四娘急了,哭骂道:“你当我不知道吗,你不就是忘不掉萧糯糯吗?可是那都是小时候的事儿了,你傻啊!如今辅国大将军摆明了根本不管这一摊子事儿,你巴上萧糯糯有用吗?再说人家走了,早走了,两年了都没回来过,去了西北边疆!人家根本对你没有半分挂念!”

二皇子一向是个孝顺的孩子,不过人都是有逆鳞的。

此时的他脸一下子变得阴沉难看起来,冷道:

“母妃,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萧糯糯!”

说完这个,撩起袍子走人了,只给莫四娘留下一个背影。

莫四娘都是快五十的人了,见此情景,悲从中来,嚎啕大哭。

那一天,二皇子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一夜。

第二日,形容憔悴的他,去拜见了辅国大将军萧正峰。

他来拜见辅国大将军,并不是为了什么太子的位置,也不是为了探听消息。

他只是平静地问道:

“听说萧伯父昔年不过是四品武将,伯母当年却是左相之女,伯父身份不足以匹配,请问伯父当年又是如何求娶到伯母的。”

萧正峰望着这两眼泛着红血丝的少年,品着盏中香茗,淡道:

“也没什么,不过是坚持罢了。”

坚持?

萧正峰想起曾经,威严冷硬的面容有一丝软化:

“当年我被家中逼婚,险些就娶了别人。”

不过他自然不能说,险些娶的那个人如今已经是大皇子之母明妃。

如今这明妃已经被大皇子带出去养在府中了。

他沉声道:“不过后来我还是坚持了下,因为那个时候我意识到,假如我娶了别人,就一辈子和她无缘了。只要我不娶别人,就那么等着,总是有一丝希望。”

二皇子低头,拜道:“谢萧伯父。”

待到二皇子离开后,阿烟从旁边过来,皱着眉头望着二皇子远去的背影:

“他一心想着帝位,不会为了糯糯改变想法的。”

萧正峰淡道:“那又如何,能不能做到在他。”

在萧正峰看来,他的女儿就是天上的仙女,就算你是个二皇子,那又如何,到底能不能够上还得看机缘呢。

你如果连这么点坚持都做不到,想娶他家女儿?没门!

阿烟想起远走边疆两年的糯糯,不免叹了口气。

其实这两年里她是去看过女儿的,她不如以前白嫩了,不过倒是没变,脸上红扑扑的,活蹦乱跳的,跟个小老虎一样。

就是她总觉得,糯糯心里也是难受的。

之前她看着那情景,分明糯糯也是喜欢二皇子的啊,怎么好好的就要远离燕京城了呢。

萧正峰却不以为意:“小孩子家,吃点苦也应该的。再说了,她就在西越一带,有阿图尔照应着呢。”

糯糯在边疆一带,其实已经去过一次大越都城,并拜见了那位太后奶奶。

太后奶奶非常喜欢糯糯,简直是恨不得将她留在大越。

阿图尔和南锣公主生了两个儿子,不过都还小呢,身边又没女儿,这时候几次说是要让糯糯过去当他女儿。

如今南锣公主也是知道了萧正峰的真实身份,不过嫁给了大越王的她,自然选择了帮着萧正峰隐瞒。

她在北狄的时候明白自己是大昭血脉,对北狄并没有任何归属感,后来回到了大昭,纵然那个皇帝表哥对自己格外疼爱,她也觉得自己和燕京城格格不入。

如今来到了大越,这里是她熟悉的环境,又有她亲爱的夫君,这才算有了落地生根之感。

南锣公主致力于大越国的经济民生,偶尔间会请求表哥帮助自己,甚至求他派来工匠读书人还有大夫等,德隆帝都一一答应了。

萧正峰把那份自己藏起来的财宝交给了糯糯,糯糯取出相当一部分送给了大越王。

大越王凭着这些金银,以及南锣公主求来的工匠艺人读书人大夫传授的技能,开始发展大越国,如今的大越国,已经渐渐繁荣起来。

让萧正峰没想到的是,二皇子的婚事竟然很快敲定了。

萧正峰听到这个消息,阴着一张脸,特别难看。

阿烟不免叹息:“原本还想着这孩子能坚持多久,谁曾想,人家一转身就娶别人了。”

说白了,阿烟和萧正峰都有考验下的意思,心里也都在举棋不定,知道自己闺女心里怕是也有这二皇子,于是如今算是替女儿考验下人家,谁曾想,人家根本是连一点犹豫都没有,直接娶别人去了。

现在定下的这个,听说是娶进门当侧妃的,可是侧妃也是妃啊!

萧正峰冷哼:“他娶了更好,省的我糯糯还得记挂着!”

话虽然这么说,萧正峰的脸色却依然特别难看,一时之间侍女们看到都不免心惊胆战,不知道如今是朝中出了什么事儿,竟惹得大将军不悦,当下府中前后众人都小心伺候,唯恐一个不小心惹了祸事。

谁都知道,如今辅国大将军威势日盛,他皱一下眉头就能要人命的。

阿烟见此情景,越发叹息,本来这几天就心情不好,如今看他这样,实在是堵心:

“不就是人家二皇子心志不坚,放弃了咱糯糯么,你干嘛脸色难看成这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喜欢二皇子的是你呢!”

整的那张脸啊,好像他被戴了绿帽子!

萧正峰听到这话,那双黑眸直直地射过来,凌厉如剑。

阿烟无语,这老夫老妻的,冲她发什么火,当下只好道:

“算了,知道你心里也不高兴,不说了。”

阿烟暗暗地琢磨,这当父母的也实在是操碎了心,眼瞅着二皇子和糯糯的事儿,又是提心吊胆怕二皇子会辜负糯糯让糯糯伤心,又觉得二皇子这个孩子是真好,若是糯糯和他在一起也不错。如此思前想后,打心眼里便觉得,纵然糯糯再胡闹,也是我们捧在手心里的女儿,你二皇子若是包容点,我们也就将就你。

她当然不知道的是,她的想法和萧正峰其实半斤八两,都是认为天底下自己女儿最好!

怎奈人家二皇子娶了个侧妃进门了,一切都是自己这做父母的一厢情愿罢了。

接下来二皇子大婚,萧正峰自然也该去的,然而到底是心里不舒坦,只匆匆露了个面就走了。因为这个事儿吧,朝中也都不免猜测起来。

现在几个皇子年纪都差不多,十五六岁,那边德隆帝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也该是立储君的时候了。谁都知道辅国大将军那是德隆帝最倚重的人,萧正峰这边的态度其实就映射了德隆帝那边的心思吧?

这一日成亲的二皇子却不管外面的人到底在想什么,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袍子,负手而立,就那么立在喜窗之下,一双沉静的黑眸盯着外面的月色。

窗子是开着的,清冷的月高高悬挂,红色的喜烛映照在他俊美无俦的脸庞上。

他脸上毫无喜色,仿佛今日成亲的那个人根本不是他。

远处的喧闹和鼓乐之声对于他来说非常遥远,满室的喜庆和他这一身黑色格格不入。

这个时候,门开了,侍卫叶谦上前,见了他那略显阴冷的背影,不免一愣,不过还是上前恭敬地回禀道:

“叶忍已经代殿下拜了堂,新娘这就进洞房了。”

二皇子点头:“好。”

叶谦看看二皇子身上那身黑,犹豫了下,终究是道:

“殿下要不要换身衣服?”

好歹换身红色的吧,大婚的日子里他穿一身这个,传出去德隆帝那边难免不悦,怕是要气得多喝几碗药了。

二皇子却漠然道:“不必了。”

叶谦见此,实在是不敢说什么了,便默默地退下去了。

少顷之后,新娘被人拥簇着入了洞房,那些嬷嬷们见了二皇子这身装扮,也是一愣,愣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按说那套流程这位嬷嬷早不知道演练了多少次,可是这一次,她竟然忘得一干二净了。

二皇子走上前,拿起一杆龙凤秤来,挑开了新娘的红盖头。

红烛映照下,新娘倒是长得极美。

可惜二皇子却毫无心情,他冷瞥了一眼嬷嬷:“还不开始?”

嬷嬷吓得一哆嗦,原本在脑子里无影无踪的那些喜庆话儿顿时蹦了出来救命,当下她僵硬地开始背起来。

新娘也是有些发怔,她原本是满面羞涩的,可是不曾想竟然遇到了这般情景,红唇微张,她呆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

二皇子过去,冰着脸,和她饮了交杯酒,算是礼成了。

这个时候,嬷嬷们使使眼色,都退下去了。

饮完交杯酒,二皇子就低头看了眼新娘。

新娘也低下头,羞涩地咬了咬唇,想着该说点什么。

二皇子开口:“天晚了,好好歇息吧。”

说着这个,他从床上抱下一床被子,铺到了一旁矮榻上,淡道:

“你睡床上,我睡矮榻。”

新娘此时已经彻底呆了,不过她倒是个软弱良善的,当下点头:

“嗯,好……”

第二日,二皇子早早地起来,拿了一把匕首,割了自己的手腕放了点血落在那个白色的喜帕上。

二皇子抬眸看了眼自己的皇妃:“不该说的,别乱说。”

可怜昨夜里还羞涩期待的新娘,如今已经是如坠云雾之中,想起临出嫁前父亲那语重心长的嘱咐,她才恍悟,隐约明白,父亲其实早就知道了的?

此时她低下头,不敢说话,只能连连点头。

二皇子起身,依旧穿着昨夜里那身黑袍,就这么走出了喜房。

新娶进门的皇妃这才敢抬起头看过去,却见二皇子生得挺拔伟岸,肩宽腰细,如今阔步离去,黑袍微动,自有一股皇室子弟的尊贵之气。

只是看起来这二皇子对自己并不中意的?

二皇子的手段能瞒得过别人,可是却瞒不过莫四娘。知子莫若母,莫四娘开始恨得简直是想给二皇子一巴掌,可是后来时候久了,一年过去,两年过去,她看着眼瞅着病入膏肓的德隆帝,哀声求二皇子道:

“你也该有个血脉了,如今大皇子都有了儿子,前几日带着进宫,你父皇逗着那孩子,别提多喜欢了!”

二皇子坐在案前,正看着一封信函,此时听到他母妃这么说,却是淡道:

“我不需要用这个向父皇来证明什么。”

莫四娘不免抹泪:“我知道你在等糯糯,可是她根本心里没有你,你就是白等啊!这都两年了,人家在西北都已经风生水起地升成了副将军,可是你呢?你等来了什么!今年过年那会儿,人家特意回来拜见父母呢,如果人家想着你,心里有你,根本不可能连见都不见你一面。”

二皇子摇头:“母妃,你错了,我其实也不想见她。”

在他没有办法向她做出什么保证前,见面不如不见。

莫四娘见此,越发急了,她是真怕了,怕她儿子这辈子连个子嗣都没有,不由急怒交加:

“你父皇当年心里也是想着我,可是那又如何,回过头来人家就娶了皇妃,生了阿媹公主。我虽心里不喜,可这才是做大事的人呢,哪里像你,沉湎于儿女情长,你这个样子,又如何能成大器?”

二皇子听到这话,眉眼泛冷,抬头看了他母妃一眼。

只这一眼,看得莫四娘心冷如冰。

她这儿子,眼睛里根本没有什么温度,冷得仿佛千年寒冰一般。

二皇子望着他的母妃,淡道:

“母妃,父亲对你的情,是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纵然怜惜,却终究不能全心全意。而你对父皇的情,是从最好的年华一点点地煎熬,一直等到花开。”

他转首看向窗外,春日里柳絮飘飞,有些许落在窗上,黏在那里翩翩如蝴蝶一般扫之不去。

他轻笑了下:“而我的情,则是从蹒跚学步,可以一直等到白发苍苍。”

“我知道她心里也是有我的,那一天我亲了她,她的睫毛颤得像蝴蝶在飞,她心里就是有我的,一定有。她只是不愿意接受我,不喜欢我野心勃勃,不过没关系,我可以等。”

“她就算是飞上天的鹰,可是总有一天会累了的,她累了,回头一看,我就在这里等着她。”

二皇子说完这个,望向怔在那里的莫四娘:

“当日皇妃嫁过来,也是她家里的主意。如今她们家里得偿所愿了,我虽说有些对不住她,可那也得先怪她父亲。如今你好歹和她透个话,以后随便她怎么样,只要别传出去什么丑事就行。”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