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一出,倒是把糯糯逗笑了,她半躺在那里,笑得声音分外爽朗好听,一边笑着一边道:

“你说你如今也不是以前了,留在我府里,传出去总是不好,明日你搬出去吧。”

睿信帝这些日子一直留在糯糯这里,白天出去忙他身为一个天子该干的事儿,晚上则是随着侍女们一直陪着糯糯,甚至还会亲自照料糯糯。

糯糯仰脸看他,依旧笑道,好声好气地商量:“你回去吧,好不好?”

睿信帝一怔,他低头凝视着她,却见她眉目清朗,澈亮的黑眸中倒映着那个自己。

三年过去了,她依旧是她,那个让他无法把控的她。

他不动声色,淡笑道:“那你跟我一起回去?”

糯糯拧眉,倔强地摇头:“才不呢!”

睿信帝收敛了笑,坐在她旁边,端起一盏温热的淡茶来递给她:

“你既不走,为什么要让我走?”

糯糯别过脸去不看他,也不接那茶:

“你和我不一样。”

睿信帝递出去的茶举在那里,半响都没人接。

他收回手,抿唇不言,好半响后,他放下那茶盏,低声道:

“糯糯,咱们年纪也都不小了,如今我若回去燕京城,每天收到的奏折都有桌子高,一个个都是要我充塞后宫的,真是眼瞅着要被逼死了。”

糯糯咬唇:“那你就赶紧充塞后宫吧。”

睿信帝盯着糯糯姣好的侧颜,笑着问道:“真的?”

糯糯点头,认真地道:“嗯,我知道你来锦江是为了什么,也知道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咱们都这么熟,没必要拐弯抹角。”

睿信帝呼吸微窒,他放在箭袖下的手握紧了,指骨发白:“好,你继续说。”

糯糯深吸了口气,继续道:“可是皇上,末将真得没有那个想法。咱两根本不合适,你需要的是一个皇后,能为你打理后宫的人,而我——”

她有些艰涩地道:“我不行的。”

睿信帝袖子下的拳松开又收紧,呼吸急促,脸上微微泛白。

他盯着糯糯,哑声道:

“糯糯,你错了,我需要的不是什么皇后……”

他走近一步,去捉住她的手,牢牢握在自己手心里:

“我需要的是一个妻子,一个能相伴到老的妻子。”

糯糯挣扎着,她要从他手心里逃开。

可是睿信帝这些年也并不是每天只读书打理政事,他请了数个高手,每天练习武艺的,如今的他牢牢攥着糯糯的手,就是不放开,糯糯竟然怎么挣扎都不行。

睿信帝咬牙道:“糯糯,我来的时候告诉自己,假如你如今已经心里有了别人,那好,我走,我转身就走,再也不来骚扰你。可是没有,你心里也没别人,身边也没别人,既是如此,为什么不好好想想,为什么我不可以?”

糯糯怎么也挣不脱,她这时候才发现他早已经不是小时候任凭她使唤欺负的胖墩儿,他果然已经是一个万人敬仰的帝王。

她有些羞恼成怒,大声道:“放开我,我和你没什么关系!”

睿信帝听到这话,依旧不放,反而冷笑:“没什么关系?谁说的,当年你咬了我亲了我,如今倒是说没关系!”

糯糯原本正怒着,此时听到这个,脸都红了,又气又无语:“是你先亲我的……”

睿信帝看她难得脸红的样子,一时竟觉得百爪挠心,不知如何是好,一拉她的胳膊,顺势将她搂在怀里,灼烫而低哑地道:“糯糯,我不管谁先亲的谁,反正当年我们是亲了,我清白已失,你不能赖账,更不能说我们没关系!”

清白已失……!

糯糯只觉得脑门雷轰轰的。

她咬牙切齿地望着睿信帝:

“胡说八道,我不过是咬了你一口而已,你后来还有王妃呢,你去找你的王妃去吧!”

她并不知道那个王妃到底怎么回事,没人告诉她,她也没太关心过,只隐约知道他是成亲了的。

睿信帝抱紧了她,气息灼烫,眼神汹涌,可是口中却是恨极:

“萧糯糯,我如今告诉你,我娶那个侧妃纯是做给父皇看的,那个女人原本心里就有别人,后来人家更是和宫里太医打得火热,如今已经被我放出去和太医私奔了!我和她清清白白,从来没有碰过她一根手指头,你爱信不信!”

糯糯拧眉,惊疑不已,不过转念一想,顿时明了:“你心思太深,竟然拿着婚姻大事当儿戏,你太坏了!”

睿信帝气得无言以对:“我就是不够坏,才纵容你跑这么远的地方来!”

说着这话时,他也不管不顾了,低首就咬上去,咬的是糯糯的耳根。

毫不客气地咬,一点不心疼了,咬出血来最好!

糯糯嗷呜一声低叫,两个人一番挣扎和气喘吁吁后,糯糯捂住耳朵,忿恨地望着睿信帝。

“疼。”

睿信帝低哼:“你也知道疼?”

糯糯无言以对:“你到底要怎么样?”

睿信帝:“糯糯,嫁给我。”

糯糯扬眉:“你这是在威胁我?”

睿信帝抱着她不放:“是,你不答应,信不信我还咬你?”

糯糯抹了抹耳朵上的一点血迹,利索地抹到了睿信帝脸上,将他抹成了一个花猫。

睿信帝依旧淡定如初:“你有什么意见可以提,有什么想法可以提,除了必须嫁给我,其他什么都可以。”

糯糯歪头:“如果我偏不呢?”

睿信帝淡道:“那我就赖在这里不走了。”

他从容地坐在炕头,看了看这屋内的布置:

“这里布置得挺好的,后院还有废弃的菜地,倒是适合长久住下去。等过个三年五载,你的清白没了,我的名声也没了,也许孩子都出来了,到时候嫁不嫁也没什么大不了。”

糯糯直接一个巴掌过去:“你跟谁学得这么不要脸!”

睿信帝原本脸上是有血的,如今糯糯直接在他脸上印了一个红掌印:

“不要脸是学的萧伯父,忍辱负重是学的成大人。”

糯糯顿时无话可说,她盯着睿信帝看,看了好半响后,最后终于喃喃地道:

“你真是变了好多。”

变得脸皮好厚!

糯糯开始的时候还很无奈,后来也听之任之了。如今大越王带着王后也来到了锦江城。糯糯如今和这位大越王叔叔以及南锣婶婶是极为熟稔的,她就躲到了这两位身边去,死也不想搭理睿信帝。

睿信帝见此,毫不客气也跑过去。

慢慢地南锣公主和大越王都看出苗头来了,大越王笑呵呵地拍着糯糯的肩膀:“糯糯啊,其实大昭皇帝对你极好,不行你就认了吧!”

糯糯娇哼一声:“不要不要才不要呢!”

南锣公主私底下劝道:“如今你年纪也不小了,我看身边便是有爱慕你的,也被你吓跑了。他是唯一没被吓跑的,也只有他能配你了。”

糯糯抿着唇不言语。

后来她跑回自己的将军府,在那里生了半响闷气。

当初坚决地离开,是因为发现了自己的不同寻常,而胖墩儿是一心要登上那个位置的。她清楚地记得当初父亲大费周章在先帝面前瞒过自己身世的事情。如果自己嫁给胖墩儿,胖墩儿一定会发现的。

胖墩儿发现了会如何呢,会不会对自己父亲不利?

虽说如今大昭和大越两国交好,可是帝王心难测,将来的事儿谁也说不清楚。

她坐在那块菜地旁,伸手胡乱地拔着上面的枯草,满心里觉得无可奈何。

其实他不来,自己也不会特别想这件事,可是他来了,自己竟是心猿意马无可奈何,要不然怎么就恨不得给他一巴掌,然后走得远远的呢!

她正在那里拔着草呢,便觉面前的菜地仿佛一片阴影,抬起头来看过去,是睿信帝,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定定地望着自己。

糯糯赌气扭过身子,背对着他。

睿信帝的目光从她的背落到了那片菜地上。

“虽然废弃多年,但是可以看得出,这块菜地当年也是被人好生打理过的。”

糯糯听到这个,便胡乱道:“那当然了,这是我爹娘当初住过的地方。”

睿信帝忽然笑了:“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岳父母当年在锦江城开荒辟地,发展经济民生,如今你我留在这里,种地守城,这日子也挺逍遥。”

糯糯听得“岳父母”只觉得耳中再次轰隆隆的,就跟晴天打雷一般,她不敢置信地望着这个胡说八道的睿信帝:

“你不要败坏我的名声,小心我爹打你!”

睿信帝笑道:“你那亲堂侄子已经派人八百里加急把信函送到了燕京城岳父大人手里,岳父大人已经决定把你许配给我了。”

糯糯此时连刚才那轰隆隆的雷声都仿佛听不到了,周围万籁俱寂。

她拧眉望着眼前的睿信帝:“你,说什么?”

睿信帝蹲下来,抬起手,怜惜地将她头发上粘着的一根什么枯草摘去,柔声道:

“岳父大人已经允婚,把你许配给我,糯糯。”

糯糯一屁股蹲到了地上。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