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帮人,怎地一个个儿跟饿狼似的,家里媳妇不给饱饭吃嘛?”

张嫂子捏了条帕子出来收拾桌子,口中哭笑不得地嘀咕了一句,又侧过身子来看了看花小麦,揣着手笑容满面道:“花家小妹,没成想你这厨艺还真是了得,瞧你这副小身子板,怎么就能有这么一手绝活儿?我们在厨房里给你帮手,虽没亲口尝着味道,单是闻那股子香气,今天也算是赚了!哎,看着自己做出来的饭菜被吃得一干二净,你心里肯定特高兴吧?”

“嗯!”花小麦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使劲点点头。

“嘿,我也是在厨房做了许多年活计的人了,你这份心思,我懂!”张嫂子语重心长道,又冲着纸扎铺子里扬了扬下巴,“快去吧,我们东家在那儿等着你呢。”

花小麦谢过她,依言从后门走进铺子里,果见乔雄和孟郁槐站在门口说话。离得太远,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但那乔雄脸上意气风发的笑,简直藏也藏不住。

“乔大叔。”花小麦远远叫了他一声,乔雄立刻回过头,嘴角几乎要扯到耳根子。

“花家小妹,来来来,你快来!”他热情洋溢地招了招手,“今儿这顿饭,吃得可真是痛快啊!我这团年饭的席面摆了这许多年,还是头一回,饭菜吃得一丁点都不剩!听说方才你在厨房里睡着了,兴许是没听见,我那些个伙计们,还有请来的客人们,对今日的菜色是赞不绝口哇,尤其是那道虾油豆腐,还有那草菇煀禾花雀——我自觉也算是见过些世面的,今日却直想将舌头也一块儿吞进去!郁槐,你说说,头先儿大伙儿是不是都满嘴里夸赞来着?”

他一边连说带比划的,一边拿手肘撞了孟郁槐一下。

“确实不错。”孟郁槐微露笑容,点了一下头。

“乔大叔,你们能喜欢我做的菜,那就很好了。”花小麦抿了抿嘴唇,眼角一弯,“说实话,菜刚上桌的时候,我就在厨房里留神你们的反应,却一点动静都没听见,心中还真是七上八下的呢!”

“咳,好容易遇上这等美味,谁还有功夫说话,不都狠命往嘴里塞,生怕被人抢了吗?”乔雄哈哈大笑,从怀中掏出四吊钱,格外又数了一两百文,送进花小麦手里,“来,这是之前答应你的工钱。我知道你挣了这四吊钱,是打算都交到花娘子手上的,但你一个小姑娘,身边不能不多留两个钱,倘或看上甚么喜欢的物件,也不至于囊中羞涩是不是?这二百文,算是叔额外给你的,你就自个儿收着,啊?”

花小麦连忙朝后退了一小步,摆了摆手:“不用了乔大叔,您一出手就给我开了四吊的工钱,这已经算是很高的价码,我怎好再多要?再说,我平常也花不了什么钱的……

乔雄出手很大方,这一点,从他肯花十五两银子来置办酒席便可见一斑。谁会嫌钱多?乔雄额外给的这一二百文虽然算不得甚么,但蚊子腿也是肉,在火刀村,也是很能买上许多东西的,只不过……

再怎么说,这也是她做下的第一笔买卖,得厚道些才行,省得给旁人留下一个贪财的印象。

“这丫头,跟我还客气甚么?”乔雄不由分说就把那钱往她手里一塞,“多亏你想得周到,今日的菜,给老爷子那边也送去了一份,他吃了之后虽没说什么,但看那神色表情,也是相当满意的。往后咱们也就算是熟人了,再遇上置办酒席之类的事,少不得再请你来掌勺,想必到那时,老爷子也不会再拦着。要不……这钱就算是我提前跟你落个定,只盼你到时不要推拒才好,拿着吧,拿着吧!”

花小麦有点手足无措,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抬头飞快地瞄了孟郁槐一眼。就见那人一脸淡然,沉声道:“给你便拿着吧。”

她这才把钱接过来,小心翼翼地收好,再度跟乔雄道了谢。

“客气话就别说了,真要说‘谢’,也该是我谢你才对。”乔雄和颜悦色地道,“赶紧回家去吧,耽误了你这大半天,花娘子那边,只怕不好交代呢。”

可不是吗?花小麦心头苦笑,和他二人告了别,走出两步,又回过头看了孟郁槐一眼,然后快步朝村西头跑去。

离景家小院离得愈近,花小麦心中便愈加惴惴不安。

此时已是下午,为了给乔雄的纸扎铺子做这顿团年饭,她招呼也没没打一个就偷跑出来,也不知上午那顿,花二娘和景泰和吃了些什么。这两人的嘴如今可挑剔得很,自家二姐那糊里糊涂一锅炖的厨艺,怕是连她自己都满足不了了吧?

站在家门口,她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裳。因着知道今日要在灶台上忙碌,只怕不会轻松,她特意穿了一件旧袄子,此刻袖口和前襟都沾上些许油污,黑黑黄黄的,瞧着着实有些狼狈。她踮起脚尖,心惊胆战地朝东屋的方向翘首张望,见那边没甚动静,便蹑手蹑脚往里一点点蹭,预备趁花二娘没发现,先回房将衣服换过再说。

事实证明,这种偷偷摸摸的小行径,永远都是无法得逞的。花小麦像只耗子似的溜到西屋门前,眼看着那扇落了漆的木门就在面前,伸手一推便能闪身进去,成功脱险,偏生正在这时,身后传来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怒吼。

“花小三,你找死!”

花小麦头皮都快裂了,后背猛然一抖,哆哆嗦嗦转过身,愁眉苦脸看向正对自己横眉立目的花二娘:“二……二姐……”

“你别叫我,我没有你这样的妹妹!”花二娘大手一挥,简单粗暴地打断了她的话,蹬蹬蹬走上前来,一把揪住她的胳膊,不由分说照着屁股狠狠给了她一下,“你说,这大半天跑去什么地方了,知不知道我有多着急?这么大的人了怎么一点分寸都不懂?你这些年真是白活了,白活了!”话音未落,又是两记老拳招呼过去。

花小麦疼得龇牙咧嘴,从牙缝中倒抽一口冷气。幸亏这是冬天啊,身上穿得厚,还能抵挡两分,如若不然,她这可怜的屁股,明天非肿起来不可!

“二姐,你听我说啊!”她挣扎了两下,没能从花二娘的钳制中挣脱,只得费力地从怀中掏出那四吊钱,扯着喉咙道,“你看,你看呀,我没四处瞎玩,是做正事去了!”

“哪里来的这许多钱……你偷东西?”花二娘当场就是一惊,眼睛都瞪圆了,“好你个花小三……”

“我说二姐,你能不能靠点谱?”花小麦简直哭笑不得,“这钱,是村东乔记纸扎铺子的乔大叔给的,我今天帮他做了一顿饭。”

这时候也无谓再隐瞒,她少不得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详细说了一次。花二娘一听更是了不得,戳着她的脑门子大发飙:“谁让你去挣这个钱,啊?你跟我商量了吗,啊?我短了你吃还是短了你穿,养不起你吗?我当姐姐的,让自家未出阁的妹子出去给我挣钱,那我跟花大山那臭不要脸的还有什么区别?”

她忽然想到什么,一把将花小麦拉到近前,逼近她的脸,气势汹汹道:“是不是村里人说你什么,让你给听见了?你趁早告诉我,老娘去跟他们拼过!”气焰虽然高涨,嗓子里却有些发颤。

“不是的二姐,你冷静一点,好好听我说不行吗?”花小麦忙抬手安慰地在她肩上抚了抚,“我知道你心疼我,姐夫待我也很好,我来了这么些日子,他从来没有对我表现出一点不耐烦来,整日都是笑嘻嘻的,可咱们有一句说一句,家里的确是日子过得紧张,不是吗?这四吊钱虽说不多,却也够花使上一阵的,我一方面,的确是想给你们减轻点负担,但更重要的是,我是真的很喜欢做菜。”

“屁话,你这小胳膊小腿儿的,在那灶台前一站便是大半天,能受得了?还说什么喜欢!”花二娘啐了她一口,却是不似方才那般凶神恶煞了。

花小麦微微笑了一下:“你是没瞧见今天乔大叔有多高兴。整整一桌席面,被吃得干干净净,一点儿都不剩,他们坐在桌上,连说话都顾不上,一门心思只知埋头苦吃。这种场面,会让我产生一种成就感,觉得自己是个有用的人。既能挣钱,我心里又高兴,何乐而不为?我承认没事先跟你商量是我不对,可我也是怕你不答应啊。”

“你真这么喜欢做菜?”花二娘有些迟疑了。

有门儿!花小麦心中一动,忙使劲点了点头:“真的,比珍珠还真!”

“那……”花二娘低下头思忖许久,终究是叹了一口气,“我也知道家里困顿,泰和成天在铁匠铺忙着,一个月到头也挣不了两个钱……往后若再遇上这种事,你愿意的话,我便不拦着你就是,但你事先得告诉我一声,再这样偷偷摸摸让我着急,我会打死你的!”

“嗯!”花小麦心里一松,忙一口答应下来。

这晚在饭桌上,花二娘像献宝似的将那四吊钱来来去去在景泰和面前晃。家里多了收入,景泰和自然也是高兴的,回头对花小麦道:“小妹真是能干,只是也别太累着自己,光是这四吊钱,就够咱们用上许久的了。”

花二娘拉了他一把,甜蜜蜜地道:“我的意思,小妹如今也大了,这四吊钱,咱们留下三吊,余下那一吊,便让她自己保管,姑娘家手上有些钱,腰杆也硬气一些。我……”

她话还没说完,院子里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一个苍老的女声就响了起来。

“泰和,泰和啊,快来接我一把!”

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