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说……”关蓉惊讶地张了张嘴,“小麦妹妹,你想做这笋脯的买卖?”

“也不算是正经做买卖吧。”花小麦笑了一下,“我就是瞧见你买的这筐冬笋挺好的,想来,现在应当正是冬笋出产的季节,便打算趁着临近过年,大伙儿手中都比较宽松的时候挣点钱。方才你说本地附近并不流行笋脯这种吃法,我想着,这东西又没怪味,反而很鲜甜,一般的人,应当都不会讨厌,卖到饭馆儿酒楼里,可给菜色添几个花样,即便是老百姓买回家,也能尝尝鲜。”

“可是,万一没人买怎么办?”

关蓉自小身子就弱,父母一直将她保护得很好,吃穿用度之事一概不要她操心,对于做买卖,委实没有丝毫概念。听花小麦说这笋脯或许能挣钱,她本能地便觉有点心动,只是终究从未做过这种事,脑子里一片懵懂。

花小麦快速在心里盘算了一下,一丝不乱地道:“的确,不论是谁,做买卖总不想赔本的,蓉姐你看这样行不行?这头一回,咱们先少做一些,拿到县城里去试试,若是无人问津,咱们两家分了就是,反正这笋脯只要存放得好,直到明天夏天都还吃得;但倘若县城里的酒楼和百姓对这东西很欢迎,下一次,咱们就多做一点,赚得的钱,咱俩对半分。”

“不行不行,这怎么行呢!”关蓉听见前半段还连连点头,后来听说花小麦要和她均分利润,忙使劲摆了摆手,“这制笋脯的法子,在认识你之前,我根本连听都没听过。你会厨艺,到时候,难免事事都由你来张罗,我至多能给你打打下手,怎好……”

“蓉姐,你就别多说啦!”花小麦笑着晃了晃她的胳膊,“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知道火刀村附近,都没有笋脯这种吃法呢?县城里的情况你比我熟,要做这买卖,缺了你可不行,咱们就只当是给自己挣两个零花钱,若还像城里正经开铺子的人那样事事计较,就真要笑掉人家的大牙了!你不是说,我既然来了火刀村,往后就是自己人了吗?你跟自己人还客气什么?”

关蓉半晌没有说话。

她从小就是被药罐子给喂大的,家里并不富裕,甚至称得上穷困,这些年为了给她买药治病,不知花了多少钱。假如这笋脯的生意真能赚到钱,或多或少,总能给家里减轻些负担啊!

“那好,这买卖,我跟你一块儿做,只是我手脚笨,到时,你可别嫌我给你帮倒忙才好。”她思量许久,终于下定决心,“还有,前些天我遇上那个卖冬笋的不是火刀村人,他住在左近的山上,时不时拿些山货来村里卖,我也弄不清楚他多久来一回。这两天我注意一点,要是遇上他了,就让他多带些冬笋来……”

“不用。”花小麦心中早有计较,微微一笑,眨了眨眼,“咱们不买他的笋,咱们自己挖。”

……

花小麦不愿瞒着花二娘行事,当天晚上,等景泰和从铁匠铺回来,她就在饭桌上,将想和关蓉一起卖笋脯挣钱的事说了一遍。

她心下猜度花二娘十有八九是要反对的,预先在心中准备了一大套说辞,不管是撒娇耍赖也好,软磨硬泡也罢,反正最终非得让自家二姐同意不可。然而她没料到的是,花二娘竟破天荒地没有任何意见,反而举双手赞成。

媳妇都同意了,景泰和就更是说不出一个不字,他甚至表示,可以在自家房后砌一口灶眼供花小麦使用,让她不必再跑到关蓉家去干活儿,方便之余,也省得来回奔波劳累。

花小麦无暇顾及是什么原因令得花二娘如此爽快,连夜便将事情的细节在脑袋里一一琢磨好,来来回回过了三遍方才安心入睡,翌日清晨,她也不用花二娘招呼,手脚麻利地迅速起了床,背上一个半人高的大竹筐,揣着两个麦饼就出了门。

火刀村南边出去,不过三里路之外的地方,就有一大片竹林,花小麦前些日子闲来无事曾去看过,竹子生得十分茂密,埋在泥土中的嫩笋更是长势喜人。只因冬笋这东西卖不起价,村里甚少有人愿意专门花功夫去挖,家里若是想吃,倒宁愿花两个钱买上一点,是以,满林子的冬笋竟是无人问津,随便挖上一锄头,就能翻出不少来。

关蓉从小就有气喘病,行不得远路,更干不了体力活,连家里做饭油烟重一点,都得躲得远远的,便没有和花小麦一块儿去。花小麦孤身一人来到竹林中,也不含糊,把竹筐往地上一放,立刻便忙碌起来。

她此番可算是下了狠劲儿了,心中被赚钱的喜悦所充斥,丝毫不觉得累,专拣那个儿大饱满的笋往筐里丢,一挖就是一整天,满手都是泥,带去的麦饼也顾不得吃。等到日头西斜,竹筐已经被塞得满满当当不留一丝缝隙,这才心满意足地回了村里。到家之后将潘太公家的秤借来一称,居然有五十六斤之多。

花二娘愕然了,她实在弄不明白,自己那又瘦又小,一看就营养不良的妹子,是怎样将这么一大筐冬笋给背回来的。晚上花小麦去了沐房洗澡,她死说活说非挤了进来,抱着胳膊不容置疑地道:“快点,脱衣服,让我看看。”

“二姐你干嘛?”花小麦一惊,条件反射地抱住胸口朝后退了三大步。

“让你脱你就赶紧脱,废什么话?”花二娘就翻了个白眼,“小时候尿布都是我给你换的,你跟我有什么不好意思?动作快点!”

花小麦拗不过她,只得扭扭捏捏地脱了衣裳,花二娘赶上来扳住她的肩膀一瞧,立时倒吸一口凉气。

那只剩下一把骨头的肩膀,被竹筐上的麻绳勒出两条血痕,深深陷了进去,边缘却坟起两指高,又红又肿,触目惊心。

花二娘心疼得险些落下泪来,忙取来干净帕子沾了热水轻手轻脚地给她擦拭,一面小声道:“姐今天让你一个人去挖笋,不肯陪着你,你不会在心里怨姐吧?”

“说什么呢,犯糊涂了?”花小麦倒是觉得无所谓,回头安抚地冲她一笑。

要想挣钱,自然得尽量降低成本,不付出点辛苦怎么行?这点小伤,就只算做是历练了。

“你哪里明白我的心思?”花二娘幽幽地瞥她一眼,声量突然提高,“我就是想让这火刀村里的老老少少看看,我妹子,可不仅仅只是个家里家外的好帮手,她什么苦都能吃,什么活儿都能干,是可以独自扛起一头家的好姑娘,打着灯笼都难找!”

“他们怎么看我,我是不在乎的。”花小麦摇了摇头,“咱们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理他们干嘛?”

“不是!”花二娘有点着急地跺了跺脚,“你是已经满了十五岁的,别的姑娘在你这年纪,个个儿都订了亲,有那着急的,说不定已然嫁了出去。你既然来投奔我,我怎么也得给你寻一门合心意的亲事,对方有钱没钱那得另说,最要紧的是婆家心善,不至于欺负你。我得让他们知道,我家小妹可是千里挑一,无论谁娶了去,都只有赚,绝不会赔!”

***********

求收藏求推荐,谢谢大家~~O(∩_∩)O

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