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不是?”女人愈加得意,笑得整张脸上的肉全都挤到了颧骨上,“其实我也刚来半个月,我那些街坊邻居,听说我如今在连顺镖局做厨,都羡慕得不得了呢!”

有那么夸张吗?花小麦暗地里撇了撇嘴。

古往今来的书本戏文中,哪个镖局的名字不是响当当,如雷贯耳的?什么“振威”、“龙腾”、“虎啸”……一听之下就让人觉得特有气势,可眼前这间呢?叫什么不好,偏生叫“连顺”,字里行间充斥着一股不思进取、得过且过的味道,一点都不大气上档次!

“别愣着,快跟我一块儿进去,看看东家在不在。”女人拉住花小麦就往门里迈,嘴里喋喋不休道,“你也别大姐大姐的叫我了,我的名字是左金香,你就跟这儿的人一样,叫我一声左嫂子就行。”

花小麦被左金香扯着,不由自主进了连顺镖局的大门。

院子很宽敞,栽种了些高大的树木,左手边停着几辆拉货的大车,几个打扮精干的男人在院子里活动手脚,时不时三三两两凑在一处聊个几句。见左金香回来了,纷纷敞着大嗓门跟她打招呼。

“哟,左嫂子回来啦,今儿中午给我们吃什么好东西?”说着,又看看她身边的花小麦,“这姑娘是谁?嘿,左嫂子莫不是觉得我们连顺镖局阳气太重,特意带个女人回来帮着调和调和?”

“扯你娘的臊!”左金香冲那几个男人啐了一口,“这小妹子是给咱镖局送好菜来的,把你们的嘴给我放干净点!东家在不在,我找他有事哪!”

一面回过头压低了声音对花小麦道:“镖局就是这点不好,出出入入都是男人,三教九流都得结交,一个个儿学得嘴上没个把门儿的。他们也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其实人是不错的,没坏心。”

花小麦摇了摇头表示并不计较,就有一个男人越众而出,扔下一句“东家好像在屋里说事儿,我去给你叫”,一溜烟地跑进厅中。

没一会儿的功夫,便从那前厅之中走出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留一把尺来长的胡子,头发和胡须皆是花白,瞧着总有五十来岁,却行动带风神采奕奕,仿佛比年轻人还要精力旺盛。

“左嫂子,你找我有事?”他站在厅前的石阶上,神色和蔼笑容可掬,看上去更像个做普通生意的商人。

“那便是连顺镖局的东家,柯震武。”左金香在花小麦耳边轻声道,示意她在原地等着,走上前去与那男人低语了两句。

“笋脯?”柯震武捋了捋下巴上的长髯,似有回味之意,“这东西咱们芙泽县倒是少见哪!还记得——大概是五六年前吧,我走镖去了一趟锦乐府,在当地的酒楼吃饭,点了一样鸡茸金丝笋。在咱们本地,这道菜往往是用鲜笋烹制而成,而那间酒楼用的却正是笋脯,味道当真不错呀!”

他一边说,一边回过头,冲厅中高声叫道:“郁槐,你可还有印象?那时候,你还是我的趟子手哪!”

孟郁槐?花小麦闻言,眉间微微一挑。他不是说要去那什么平山府走镖吗,怎么还在芙泽县?

不等她抬头去看,耳边已传来一阵沉稳的脚步声,紧接着便是一声略带讶异的低唤:“花小麦?你在这里干什么?”

孟郁槐从厅中一出来,就发现院子里多了一个葱黄色的身影。

她身后背着的竹篓又高又大,将那瘦骨嶙峋毫无美感的身段衬得更加弱小。许是走了远路,她额头上微微冒了汗,头发也有点蓬乱,脸色看着倒比平日里红润些。她站在牛高马大的男人堆里,身板挺得笔直,然而却仍像是一只束手就擒的小鸡崽儿,毫无还手之力。

花小麦抬起眼皮轻轻瞟他一眼:“孟家大哥,我卖笋脯。”

“咦,郁槐你认识她?”柯震武哈哈笑了起来,“怎么,难不成是你的相好?这可巧了啊!”

孟郁槐脸色便是一冷,沉声道:“柯叔,这话胡说不得!她是我同村兄弟的亲戚,见过两回罢了。”

“哈哈哈,你这孩子,开个玩笑罢了,这么认真做甚?”柯震武笑得胡子都跟着抖,冲花小麦招了招手道,“来,姑娘你过来,听左嫂子说你这笋脯好得很,你打算卖多少钱一斤?若是价钱合适的,我连顺镖局就全要了!”

花小麦依言走过去,在心中快速盘算了一番,抬头对他笑了笑:“这笋脯是我自家做的,原本打算以三十五文钱一斤的价格卖给县城里的饭馆儿,今天左婶子帮了我的忙,我就算便宜一些,三十文一斤好了。”

柯震武眼珠子都瞪圆了,似乎不可置信:“我说姑娘,你这价钱也太贵了!你别打量着我一个开镖局的不知道市价,这新鲜的冬笋,在市面上不过卖七八文钱一斤,就算你做成笋脯,有少许抛费,花了些人工,加了点调料,也不能卖三十文一斤哪!姑娘,你这笋脯我是真有心要买,这样吧,每斤二十文,我全包了,行不行?”

二十文?那就是没得聊了呗!花小麦咬了一下嘴唇,摇摇头,竟是掉头就走。

天色不早了,她可不想一直在这儿浪费时间,还得再去饭馆儿里问问呢!

“哎,这姑娘,怎么……”柯震武有点愕然,孟郁槐眉头立刻皱了起来,站在原地略经思忖,终是大踏步赶上来,轻拉了花小麦一把,却又很快把手收了回去。

“你干什么?”他压低了声音道,“做买卖,原本就是要讨价还价的,你一文钱都不少,怎么能卖得出去?”

他身量极高,站得又太近,花小麦抬头看他的时候就有点费力。她沉默片刻,垂下眼皮道:“……这里三十来斤笋脯,用了五十多斤鲜笋制成,是我一个人从村外竹林子背回来的。我姐和我姐夫为了帮我,一宿都没有合眼,还有关家姐姐,她身子那样弱,也跟着忙了整整一天。这些都还罢了,最关键的是,我并没有漫天要价,我的笋脯,值这个钱。”

孟郁槐一怔:“即便是这样,这第一回打交道,你也该适当的便宜一点,若镖局里的人喜欢,往后自然还会找你买,这不就是回头客吗?”

“不。”花小麦小声却清晰地吐出一个字。

“啧!”孟郁槐将眉头锁得愈紧,“你怎么这么倔!现成的生意摆在眼前,你偏是不做,这芙泽县你又不熟,这会子出去瞎撞,岂不白耽误工夫!”

花小麦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道:“孟家大哥,我知道你是好意,但我说过了,我的笋脯值这个钱。其实没关系的,我原本就打算着把它卖给酒楼食肆,今天天色不好,眼看着要下雨了,我得赶紧再去四处转转……谢谢你。”

说罢,又抽身欲走。

“你……”孟郁槐突然觉得有点头疼,心中略一思忖,咬了咬牙,“等等,你站一下!”

**************

新人榜上要被挤下去了(说不定已经被挤下去了_)……急求收藏和推荐票,走过路过的少年们,求支持!!

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