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雨滂沱,将芙泽县城的大街小巷每一块石板路都冲刷了一遍,热闹的市集倏然一空,摆摊的商人们忙忙地推着车往家疾奔,双脚在地上溅起无数水花。雨势太大,不少店铺也将门板阖上了,以免雨水渗进屋子里。

听说与孟郁槐同村的一个姑娘不见了,柯震武很上心,立即便打发了几个伙计帮着出来一块儿找,花小麦手忙脚乱地套上蓑衣,跟着孟郁槐再次跑出连顺镖局的大门。

天色黑得吓人,墨荼荼的,几乎一个行人也看不见。花小麦看着空荡荡的街,心中像擂鼓一样跳个不停。

好端端的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说不见就不见了?

“我让他们几个去了南边和东边,你和我先去北边看看。”孟郁槐回过头吩咐了一句,再顾不得多说什么,径自抬脚大踏步朝前走去。花小麦赶紧跟上,一溜小跑追在他身后,一步也不敢拉下。

芙泽县城说大不大,但光靠着一双脚,想要寻遍每一处角落,还是颇需要花些力气。孟郁槐一路疾行,领着花小麦在北边的各个街道巷弄兜了个圈,花了一个多时辰,问了不少还开着门的店铺,却始终没有一丁点关蓉的消息。两人失望之余更是片刻不敢耽搁,掉头又去了城西。

花小麦已经有点走不动了,只能勉力强撑着,身上那件过大的蓑衣不见得严丝合缝,冰凉的雨水顺着脖子直往里灌,浑身都跟掉进冰窟窿里一样,冷得实在有点受不了。见孟郁槐脚下仍是一点也不见放慢,她便咬了咬牙跑上去,在他身后小声道:“孟家大哥,咱们不能没头苍蝇似的乱撞吧,你跟蓉姐认识的时间比较长,你知不知道她在县城是否有什么亲戚,或者平常喜欢去哪?”

“我不大清楚。”孟郁槐茫然地摇了摇头,顺手拉住一个挑着担正快步跑过的老头,“老伯,请问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年轻姑娘,身量挺高,瘦瘦弱弱的,相貌……”

“没有没有,你赶紧撒手!”老头不耐烦地回了一句,撇开他的手,瞬间跑得无影无踪。

孟郁槐心中也是发急,回身看了花小麦一眼,眉头就又皱了起来。

她撑着膝盖弯腰呼哧呼哧喘气,鞋子完全是淹在水里的,裤脚也湿透了,紧紧黏在小腿上。

他赶紧收回目光,这才想起之前她已经在市集和城外茶寮之间跑了两个来回,忽然就觉得有点心软。

“你过来。”他走过去将花小麦拉到一处窄窄的房檐下站好,“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去附近看看,我没回来之前不许离开,听明白了吗?”

花小麦略一愣怔,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赶紧点头:“好。”

她之前那样着急,孟郁槐心中思忖着她必然不肯一个人留在原地,却没料到她这么痛快就答应了,倒觉得有些意外,忍不住又瞟她一眼,转身冲入雨幕之中。

天就像漏了一样,狂风夹着雨水噼里啪啦直往墙上和地上砸。花小麦老老实实站在屋檐下,不时抬头看看阴沉沉的天空,真觉得想哭。

关蓉那身体弱得很,长得又挺好看,万一遇上歹人,又或是被拐子捉了去,那可真就麻烦大了!

早知道,今天就真不该让关蓉跟自己一块儿来县城,就算需要人指路,家里不现成的还有个花二娘吗?像自家二姐那泼辣凶悍的性子,走到哪儿都是不会吃亏的!这下可好,回去了该怎么跟关蓉的爹娘交代?

她越想越觉得恐怖,心中各种乱七八糟的念头都冒了出来,膝盖也软得站不住了,贴着墙根蹲在了地上。

孟郁槐回来的时候,就看见花小麦在房檐下缩成小小的一团,被斗笠遮掉大半的脸颜色煞白,肩膀还在不住地瑟瑟发着抖。他心中一惊,心道姑娘家的身体跟自己可比不得,忙几步跨过去,低头道:“你怎么样?”

花小麦霍地站起身来,往他身后一瞧,脸立刻皱成一团:“孟家大哥,还是没有蓉姐的消息吗?”

“没有。”孟郁槐摇了摇头,略经考虑道,“再这么找下去也未必就能有音信,我看不如这样。我先带你回镖局,你要是信得过我,今天就暂且在那里住一晚,我会让左嫂子替你安顿,然后我沿路回火刀村找一找。”

花小麦脑子有点转不动,直愣愣地望着他。

孟郁槐以为她是有顾虑,又耐着性子解释:“雨太大了,走路回去既耽误时间,也不安全,我骑马往回赶,实在不方便带着你。你不用担心,左嫂子晚间也是在镖局歇的,有她陪着你,不会出纰漏。顺便我也正好回村里跟你姐姐姐夫说一声,免得他们担心。”

“好,那就这样办吧。”花小麦总算回过神来,立刻答道。

孟郁槐今天第二度觉得讶异,蹙眉道:“你……是不是没弄明白我的意思?我让你留在镖局,你没意见?”

花小麦不假思索地摇摇头,“我想过,我若是一直跟着你,给你添麻烦之余,还会把你的脚程拖慢,反而耽误事儿,你一个人只怕还便当些。没关系的,有左嫂子在,我不害怕。”

孟郁槐深深看了她一眼:“既这样,那你就先跟我回去吧。”

……

两人回到天胜街的连顺镖局,孟郁槐让左金香先带着花小麦去换了一身衣裳,又叮嘱她帮忙煮一碗姜汤,然后立刻马不停蹄地出了门。

花小麦喝了左金香熬得浓浓的姜汤,又跟着她在厨房里吃了点东西,回到房中怎么也坐不住,站在窗前眼睛都不敢眨地朝外张望。

“小麦姑娘,你过来歇一会儿。”见她这样心神不宁,便走过来搂了搂她的肩膀,“孟镖头是个做事很有交代的人,他既然答应了你帮忙,就必然不会敷衍了事。再说,那个走失了的姑娘,不也是你们的同村吗?即便是看在这个的份上,他也会尽力的,你安心等着就是。”

花小麦回头勉强冲她笑了一下:“我知道孟家大哥不会敷衍我,我是担心我那个姐姐……”

“嗐,没啥可担心的,咱们芙泽县太平着呢!”左金香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背,“我得去张罗着做晚饭了,你要是觉得困,就睡一会儿,你的衣裳我给你晾起来了,要是明天一早还干不了,你就穿我的衣裳,回头让孟镖头给我送回来就行。呵呵,我的衣裳颜色不鲜亮,穿在你身上也大了点,你别嫌弃就行。”说罢,开朗地笑了两声,转身走了出去。

花小麦对着她的背影道了谢,实在也是累了,倚在床头,迷迷瞪瞪睡了过去。

这一觉不知睡了多久,再醒过来,镖局里已是灯火通明,前院的厨房飘来一阵阵饭菜香。花小麦揉揉眼站起来,正打算去前院给左金香帮帮忙,房门却忽然被敲响了。

“小麦姑娘,是我。”

是孟郁槐的声音。

花小麦一个激灵,赶紧冲过去打开房门,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孟郁槐一身都是雨水,脸上也有点疲惫之色,微微笑了一下:“我跟你姐姐姐夫说了,下大雨,你回不去,今天就暂时留在连顺镖局,你姐姐让我给你带了一身衣裳。”

花小麦现在哪有功夫跟他说这些?迫不及待问道:“找到关蓉姐了吗?”

“……她回家了。”

“什么?!”

孟郁槐深吸一口气,望着面前那张不可置信的脸:“她在雨下下来之前,就已经回火刀村了。”

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