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回来的路上,花小麦曾暗自细细地盘算过,虽然觉得不舍,但内心深处却也明白,这卖笋脯的生意,怕是只能扼杀在摇篮中了。正因为如此,在听见花二娘的话之后,她并没有多么激烈的反应,只轻轻地“嗯”了一声。花二娘却是会错了意,还以为她只是单纯地不甘心,又不敢当面反抗,于是索性拉着她在门前的石阶上坐了,将她冰凉凉的手揣进自己怀里,语重心长道:“小妹,不是姐不讲理,你想多赚些钱贴补家里,这一点姐心中清楚得很,但许多事,不是那样简单的。”

“我知道,姐你不用多说了。”花小麦对她笑了一下,就要站起身来。

“你知道个屁,还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了?”花二娘力大无穷,一伸胳膊差点将她拽个趔趄,“这可不是小事!”

“好好好,你说你说。”花小麦无奈地扁了扁嘴,可怜兮兮道,“我就是想去喝点水,一路上那孟家大哥走得风一样快,我又不好管他要水喝,都快渴死了!”

“你事儿怎么这样多?在这等着,我去给你倒水!”花二娘满脸不耐烦,进屋斟了一碗温热的水,往花小麦手里一塞,复又坐下了。

“咱们就说那关蓉吧,她这次撇下你独自先回了家,姐也怪不了她,毕竟,咱全村人都知道她自小就病病殃殃,三不五时就要闹个头疼脑热,她身上不舒坦,总不能强逼着她还在市集等着你。可下一回你打算怎么办?你还敢让她再陪你一块儿去县城吗?”

“当然不行了!”花小麦使劲摇头。

吃一堑还不知道长一智?那滂沱大雨中东奔西跑,又累又饿的滋味,她可不想再经历一回!

“可不就是?”花二娘一拍大腿,“在家做笋脯的时候,关蓉就已经帮不上什么忙了,若是连去卖笋脯她都不出力,今后赚的钱,你是分给她还是不分?若是不分吧,当初你俩是商量好的,赚的钱各得一半,不给她,显得有点不厚道;可要真次次都分她一半……说句实话,我心里头觉得亏得慌!左思右想,还是把这盘生意尽早丢开的好,虽说少挣了个挣钱的门路,但总算能清净些啊!”

她平常习惯于以武力解决问题,花小麦从来没想过,原来自家二姐还有如此心思缜密的一面,当下便抿唇笑道:“二姐,你说的都在理,我听你的,往后不再张罗这笋脯的生意就是了。这也不要紧,我厨艺那么好,还怕赚不着钱吗?”

说着,就将那一吊钱取了出来,数出一半递给花二娘:“连顺镖局的柯叔很大方,将咱们那三十多斤笋脯都买下了,这五百文你收好,剩下的,我过会儿给蓉姐送去。”

见她这样听话,花二娘心中的忧虑一忽儿消掉大半,喜不滋滋地把钱摊在手心里数了两遍,伸手一刮花小麦的鼻子:“行,这钱咱们留着过年吃几天好的,看能不能把你这瘦猴儿给养胖点,回头宰了卖个好价钱!”语毕,笑呵呵小腰一扭,转身进了屋。

花小麦回房小歇一阵,养足了精神头,又将那腌着猪肉和白菘的大缸打开来瞧了瞧,往里添了些盐,眼看着过了午时,便揣上余下的五百文钱,去了火刀村南边的关家。

关蓉的爹娘都出门去了,只她一人在家,花小麦走门口,趴在门框上朝里一张,就见院子里坐着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人,拉着关蓉的手正哀哀直哭,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往下滚。关蓉凑在那妇人耳边,神情很是温婉地低声说着什么,看她的表情,多半不过是一些安抚之语。

“蓉丫头你评评理,哪有他这么当儿子的?一个月里倒有大半个月都不见人影,好容易回来了一趟,居然连家门都不进!他爹走得早,我累死累活地把他拉扯大,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他是一点都不记着我的好哇!”那妇人一头哭,一头含含糊糊地道。

花小麦原是打算抬脚进去的,听那妇人言语间似在诉苦,又觉得自己好像不应该这么贸贸然地打扰,正拿不定主意,关蓉不经意间一抬头,正好瞧见了她,扬声就叫了起来:“呀,小麦妹妹,你来了?怎么不进屋?”

那妇人也跟着掀起眼皮,目光颇有些凌厉地往花小麦身上扫了扫。

花小麦连忙扯出一个笑容,跟关蓉打了招呼,又道:“我见你们在说话,所以……”

“不妨事,不妨事。”那妇人立刻站起身来,理了理有些发皱的衣裳,顺手将面上的眼泪鼻涕一抹,“我们不过是聊些闲篇儿罢了,你们有事,那我就先回去了。”说完,又回身冲关蓉点了点头,从花小麦身边闪了出去。

关蓉三两步赶上来,一把就将花小麦的手给攥住了,满面歉疚地道:“小麦妹妹,昨儿我连个交代都没给,就自顾自回了家,害你在县城里四处寻我,真是太对不住你了!我还以为你生了我的气,往后都不会理我了呢!”

“怎么会?”花小麦微微笑了笑,伸手将那五百文钱掏出来递给她,“你身子觉得不舒服,想早点回家,那不是很正常吗?只要你没事就好,别的都好说,喏,昨儿那笋脯一共卖了一吊钱,我留下一半,这五百文是你的。”

“我哪还有脸收这个钱?”关蓉的手在衣襟上蹭了又蹭,仿佛非常犹豫,但最终还是把钱接下了,“小麦妹妹,你一定要听我解释,我真不是故意丢下你的!昨日你离开市集之后,我在原地等了一会儿,没多久,就觉得心口堵得慌,一口气提不上来,生怕又犯了气喘病,正不知怎么办才好,碰巧就遇见了咱们村儿的李三哥和他媳妇。他们见我脸色不好,二话不说,当场就拉着我上了他们家的牛车,我是真拗不过他们!回家之后,我原打算让我爹再跑一趟县城,在茶档迎一迎你,可偏生又下了大雨,我实在是……”

“好了好了,我不是说了吗,真没生气。”花小麦笑着拍了拍她的肩。

“不是的,我听郁槐哥告诉我,昨天你跟他在外头找了我整整一个下午,我生怕你因为淋雨着凉,心里后悔得不得了!”关蓉手上的力气又大了几分,死死攥着花小麦不松,“你放心,下一回咱们去县城卖笋脯,我肯定不会再这样了,真的,你信我好不好?”

“唉,别提了。”花小麦扁了扁嘴,蔫头耷脑地道,“今天早上我回到家,我姐把我骂了个臭头,说我不懂事,不分轻重,万一若是害得你遇上危险,心里怎么能过意的去?不管我怎么求她,也咬定了不松口,无论如何,不许我再做那笋脯的买卖了。”

“啊?”关蓉的手蓦地一松,“那……那这事儿……”

花小麦将脑袋垂得更低:“就因为这个,刚才在家我还哭了一场,可我二姐就是不答应,我是实在没办法了。”

关蓉好像也觉得有点失望,沉默了一阵,勉强笑了笑,抬手拍拍花小麦的肩:“没事的,这买卖不做就不做了吧,你这么有本事,再想别的赚钱法子就是。对了,我还有个好事儿要告诉你呢!”

“嗯?”花小麦抬起头来。

“昨儿我不是跟李三哥他们一块儿回来的吗?他们家最近正盖新房,眼看着就要盖好了,想赶在除夕之前上大梁。咱们火刀村的规矩,上梁那天,不但要酬神,还要摆宴席请街坊邻居吃饭,他们两口子如今正为了这宴客的事情而发愁,我就跟他们推荐了你。你等着,不出两日,他们肯定会去你家找你的!”

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