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这个表情?

花小麦心中疑窦顿生。

相处了这么些时日,她也算将花二娘的性子给摸熟了。她这个二姐,虽然疼她护她,但像眼下这种千娇百媚的神情,只有在面对景泰和时才会出现,绝对不可能在她面前露出一丝一毫。

无事献殷勤……唔,大大有问题啊!

“二姐,你也还没歇着?”花小麦不动声色,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床铺,“过来坐呀。”

花二娘也便袅袅婷婷进了屋,挨挨擦擦地挤着花小麦坐下了,顺便就将她的手揣进怀里,软声道,“还不睡觉,一个人坐这儿发什么呆?”

“何曾发呆?我是想着过两日要去给连顺镖局办春酒,就在脑子里过过菜单。”花小麦微微抿了一下嘴唇。

花二娘一只手便抬了起来,在她头发上抚了抚:“我家小妹啊就是能干,瞧瞧,你才来了没多久,就帮着家里挣了那许多钱,果然有门手艺,走到哪里都不心慌!就今天晚上你做的那野菌包子,你姐夫一个人,足足吃了六个!我看他这段日子人都胖了些……”

说着,便又拉着花小麦上上下下打量一回:“嗯,我瞧着,你好似也长了点肉,小脸圆润不少,不像刚来那阵儿似的,尖嘴猴腮,我看着都替你觉得寒碜!”

“是吗?”花小麦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面颊,伸手就要取镜子。

她也觉得自己现在拥有的这具身体实在太瘦了些,简直毫无美感,若真能长胖点,好像也不错?

“哎呀大晚上的照什么镜子,我还能骗你不成?”花二娘三两句话就原形毕露,不耐烦地打掉她的手,“小妹,我有事要跟你说,就是今天早上跟你提的那件好事。”

连夫君都不陪,那事也不做了,巴巴儿地跑来,果然是为了这个吗?

花小麦忽然无来由地觉得有点紧张,咬了咬下唇,平淡地点点头:“哦,好啊,你说,我听着。”

“呵,就是那个耿婶子,昨天我在田埂上遇见她,拉住我将你好一通夸。”

花二娘好似十分不惯这样正儿八经地谈话,低头笑了一下,摆弄自己的手指头:“她说,像你这样又能干又吃得苦的姑娘,即便是在火刀村,现下也是难找了,又跟我提起她一个远房表姐的儿子。那小子今年十八岁,就住在隔壁村子,祖祖辈辈都靠种地为生,家里有十几二十亩田呢。”

花小麦:“……”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前些日子花二娘在她面前说起,要给她“找一户好人家”的时候,花小麦的心就悬到了嗓子眼,只盼着村里没人能瞧得上自己才好。却不想,这才过了多久,竟真的有人寻上门来!

这哪里是什么好事,分明是个大麻烦!

她早就已经想得很清楚,既然穿越来到了这个时代,要她尊重当地人的风俗习惯,她当然一万个愿意,但若想让她与这火刀村里的其他姑娘一样,莫名其妙就嫁给一个根本不认识的男人……抱歉,那简直难如登天。

绝对不可能。

见她迟迟不开口,花二娘便有点着急,推了她一把:“你怎么不说话?”

“我说什么?”花小麦掀起眼皮瞟她。

“啪!”花二娘老实不客气地一巴掌扇在花小麦背上。

“你又不是个蠢的,我话都说得这么明白了你还能不懂?少跟我打马虎眼!”她呼地跳下床,掐着腰气势汹汹道,“我告诉过你,咱不图人家境有多殷实,过得去就罢了,最要紧是得对你好,不欺负你。那小子从前来咱村串门子的时候我见过,人极敦厚老实,年纪跟你也合适,家里又不愁吃穿,哪点入不得你的法眼了?”

花小麦的心狠狠往下沉了沉。看花二娘这情形,竟是千情万愿的,可是……

“二姐,现在说这个,会不会太早了点啊?我现在帮人做厨掌勺,能挣不少钱,潘太公家的平安叔,每个月还要买我做的蜜饯果子……我、我暂时还不想嫁人。”

“早?早个屁啊!”花二娘下死劲剜她一眼,“你出去打听打听,整个火刀村,像你这么大的姑娘哪个没定亲?又不是让你立刻就嫁过去,亲事定下之后,不还得花上一年半载的时间准备啊?你喜欢做菜,喜欢张罗厨房里的事,就只管忙你的去,其他全不要你操心,两不耽误呀!”

“那关蓉姐,不也没定亲吗?”

“哈,她倒是想定,可她那病病殃殃的身子,也得有人敢娶才是啊!再说,你和她认识这么久,她那点小心思,你还瞧不出来呀!”

花二娘咆哮了一通,又叹一口气,拖过花小麦的手,切切道:“小三儿,你是我亲妹,你担心什么,姐心里有数——你是不是怕那小子长得不好?人家周周正正的,一点不难看,再说,男人要那么好相貌有什么用?”

少来了,花小麦偷偷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若景泰和不是长了一张唇红齿白干干净净的脸,你即便嫁了他,只怕也不会如现在这样,整天逮着空儿便跟他腻在一块儿不撒手吧?

“二姐,你现在这样子……”好像个老鸨啊!

后面那半句话,她终究是不敢往外吐,只觉得还是趁早把话说清楚比较好,于是深吸一口气,真诚地望向花二娘的眼睛:“二姐,我现在真还不想嫁人,要不这事就算了吧,你也别替我操这个心了。”

“屁话!”花二娘彻底怒了,瞪起眼睛来像是要吃人,“爹娘都不在了,我就你这么一个妹妹,我不替你操持,还有谁会管你?难道你还指望花大山那个不要脸、不靠谱的替你张罗?那你就是进了火坑,永远也别想出来!你不嫁人,还想赖着我和你姐夫一辈子不成?”

花小麦知道自家二姐是好心,也明白她说的不过是气话,然而此刻,那股子倔脾气偏生又冲了上来,嗓门也大了:“总之我现在就是不想嫁,我真心的,二姐你别逼我好不好?”

景泰和被姐俩一声高过一声的吵嚷惊得翻身从床上坐起,忽然觉得很忧伤。

小妹,你二姐也是为你好,你不要跟她吵哇……

二娘啊,小妹若实在不愿意,就算了,何必两姐妹弄得乌眼鸡似的?

当然,这些话,他只肯在心里想想,万万不敢这会子走去西屋,惹火烧身。

花二娘很想揍人,拳头都捏得咯吱作响,咬牙切齿道:“反正明天耿婶子要亲自来家里说这个事,你……”

“我没空。”花小麦不等她说完,便将脖子拧去一边。

“哼,你可以试试,敢出门,我打断你的腿!”花二娘冷笑一声,摔门走了出去。

***********

说话算话,打完收工~

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