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然是跟你一条心,可是……”花二娘嘴唇嗫嚅,陡然间目光一闪,盯牢了面前的花小麦,用一种掺杂了疑惑与惊异的口吻道,“你想做甚么?……我虽性子强硬些,但这坏人,却也不该次次都由我来当呀!”

是是是,反正你就只会对着你亲妹子凶神恶煞,一到关键时刻便往后缩!

花小麦半含怨怼地在花二娘胳膊上拧了一下,撇撇嘴:“谁让你当坏人了?我只不过是想确定一下你的想法,你该不会还心心念念……想让我嫁给耿婶子的外甥吧?”

花二娘便皱了眉:“我不是告诉你了吗,你若不肯的,我自是不会再强逼于你。你是我亲妹子,我当然盼着你好,这不情不愿的,能成什么好事?”

她这两句话,总算是令得花小麦放下心中大石,长舒一口气:“二姐你听我说,我是这么想的。姐夫从早到晚都在铁匠铺里忙碌,家里就只有咱们两个女的,那耿婶子的外甥似眼下这般,成天在咱们院子里出出入入,短时间内或许还好,时间一长,难保不会有人说出难听的来……昨晚我回来的时候,恍惚看见有个人在房后忙碌,那就是他吧?姐夫也该是见过他才对,难道就没有什么说法?”

哼,那耿婶子,真是出得一条好妙计!将他外甥打发到景家小院来成日进出,被村里人瞧见了传出闲话来,那就是活生生的舆论支持!这个年代的女人,果然也都是不容小觑的,真真好奸猾!

花二娘打了个唉声,愁眉苦脸道:“你姐夫那性子,你还不知道?什么事都无可无不可的,说句难听话,三棍子也打不出一个屁!昨日见了那陈火生,他也不过是暗地里跟我叨咕了两句,笑了两声,也就罢了,还能有什么说法?”

“这不行。”花小麦思索着摇头道,“我觉得,这事还是得男人家出面处理才好。二姐你留在家里,莫在那陈火生面前露出形迹,我这便去铁匠铺把姐夫叫回来,温言软语也好,疾言厉色也罢,反正,非得让那陈火生离了咱家不可,今后也别再来了!”

“好,好好好。”花二娘听得连连点头,想了想,又愁绪万千地添上一句,“那你和你姐夫两个,可一定要快些回来。我瞧着那陈火生,倒委实是个勤快肯干的,昨儿一天,便已将咱们房后那块地翻了大半。若是等他把活儿都干完了,咱们这才让他走,就愈加显得咱们不厚道了……”

“知道了。”花小麦没好气地应了一句,往门口跑了两步,又若有所思地回过头。

“二姐,我一直想不明白,那天左嫂子究竟跟你说了什么,令得你一下子就转了心思?”

花二娘垂头搓衣角,从未有过地吭吭哧哧道:“……她拢共也就说了两三句话,最要紧的,便是那最后一句。她说,我一门心思给你谋亲事固然是好的,但她看咱家目下的情形,只怕暂时还拿不出像样的嫁妆……我细想想,好像的确是这样。”

“这么简单的一件事,你还要人提醒啊!”花小麦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无可奈何地摇摇头,拔脚冲了出去。

……

这日风大得很,吹得人面皮发紧,春寒料峭,寒风似乎能透过衣裳,直钻进骨头里。

花小麦甫一扑出门外,立时便被一股寒冷的气息给裹住了,周身打了个冷战,忙不迭地紧了紧衣领,缩头缩脑地往村子南边跑。经过一片旱田时,眼梢里带到不远处的田坎上,似乎站了一个人影。

许是因为天气太冷,再加上又未到春种时分的缘故,这日在田里劳作的人并不多,也正因为如此,那个人影就显得格外醒目,身段纤细高挑,身上穿着水红色的厚袄子,手里捏一块手帕,似正在迎风拭泪。

是……关蓉吗?

花小麦蓦地想起自己昨日从县城回来时,花二娘好像提了一句,说是关蓉曾来找过她,下意识地就要上前招呼,正要迈开步子,却猛然停住了脚。

看关蓉那模样,似乎是在哭啊?现在去找她,肯定会让她觉得很尴尬吧?

再说,花小麦自己这会儿都满头包,实在也是没精力再去管别人的闲事了。

花小麦站在原地斟酌了片刻,终于还是觉得自己那件事更紧要些,狠了狠心,掉头跑开,脚下生风似的一径冲到村南铁匠铺,抬脚就要跳进去。

屋里传来一阵男人的说笑声。

“……所以我看哪,这一回那孟大娘,可真是铁了心了。听说昨天已经将那姑娘的母亲请到家里喝了茶,两人聊得那叫一个火热!只等郁槐哥从盛州回来,恐怕就立刻要定下了!”

这声音听上去有些耳熟。

“那孟大娘……就真不管郁槐哥愿不愿意了?”

此番说话的,却换做了景泰和,嗓音一如他的性格,虽温吞了些,却透着良善。

”嗨哟,她哪里还能顾得了那么多?”另外那人好像拍了一下大腿,再度发声道,“咱们和郁槐哥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比他还小上一些,都纷纷成家立室,他却仍孤家寡人一个,他娘能不眼红着急吗?我瞧着,孟大娘也是实在没了法子,好话说了个尽,这一回,是要硬起心肠来动真格的了!”

原来这日,是那曾找景泰和补锅的孙大圣来到了铁匠铺。

他俩连同孟郁槐原本就是发小,感情非同一般,闲来无事,那孙大圣便喜欢跑到铁匠铺逗闷子打发时间。他又有些嘴碎,听说了这一桩有关于孟郁槐的大新闻,当场便等不及地跑来跟景泰和絮叨。

花小麦站在门外,将两人的话听了个一清二楚,心内微微有些吃惊。

莫非那孟郁槐,也正处于被家里人强迫定亲的境地?同病相怜,真是凄惨啊!

不过……若真是这样,那方才关蓉在田坎上的那副情状,也就有法儿解释了吧?

花小麦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在心里叹了口气,一脚踏入铁匠铺中,笑着同孙大圣打了招呼,便将景泰和拖过一边,把陈火生又跑到景家小院干活的事说了一遍。

“我本想帮着二姐一块儿翻地,那陈火生一来,我连房后都不敢随意去。”她可怜兮兮地望着景泰和道,“二姐跟我也是同样想法,现在正愁得不知怎么办才好。姐夫,你可一定要帮帮我啊!”

**********

二更~

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