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中,身畔是潺潺流动的清浅河水,晚风虽凉,但手里捧着一碗甜滑柔润的糖水,腾腾的热气扑面而来,抿上一小口,唇齿间的香浓滚热顺着喉咙一直流向脚底,竟丝毫也不觉得冷。

花小麦被自己脑子里突然蹦出来的想法弄的情绪高涨,睁着圆眼睛死死盯住孙婆婆的糖水摊档。

哪个厨师不想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饭馆?铺面用不着多大,装潢也不需怎样华丽,甚至就算做不到宾客满堂也没关系。只要能亲眼看见前来吃饭的食客,美滋滋将自己精心准备的菜肴吃下去,这本身已经足够令人产生一种愉悦的满足感。

而且,只要厨艺好,便不愁无客上门,长此以往,收入也会更加稳定吧?

以花小麦眼下的财力,自然暂时还租不起店面,但用那十两银子,摆这样一个小小的摊档,应当是绰绰有余。

她越想越觉得激动,脸颊和耳朵红成一片,片刻间在心中转了好几个念头,一时拿不定主意。坐在她身旁的关蓉原本还想再与她诉诉衷肠,偏过头来,却见她正在傻乎乎地发呆,不知怎的,那到了嘴边的话竟说不出来,只得满心失落地又吞了回去。

两人各自怀揣着心事默默吃糖水,周遭来买吃食的村民们也大都很安静,间或小声聊个两句。就在这一片祥和之时,糖水摊子前,忽然起了一阵骚动。

……

文华仁觉得自己很凄凉。

十三四岁上就中了童生,原本以为自此便平步青云仕途顺畅,谁晓得连着两次秋试,皆是名落孙山。爹娘去得早,长姊又远嫁,生活无人照管不止,自己还手无缚鸡之力,眼见着生活一日比一日更加困顿潦倒。

这漫漫寒夜里,村中大多数老百姓都暖暖和和享家庭之乐,唯有他,不得不临窗苦读,因为没钱买炭,连火盆子也不敢点,手脚冰冷僵硬得好像不是自己的。

最重要的是,他已经好几天只靠粗面饼和小咸菜果腹了,嘴里淡出鸟来,只盼着能喝上一碗热腾腾的汤水,让自己浑身能舒服一些。

卖糖水的孙婆婆又来火刀村摆摊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文华仁的居所离河边不远,透过窗户,轻易就能看见河边上那年老佝偻的身影,和她面前热气腾腾的大锅。他当下便是一阵心动,脑袋里被“吃一碗糖水”的想法给占满了,一个字也读不进去,干脆跳起身,忙忙慌慌跑了出来。

“婆婆,我要一碗红豆薏米汤。”终于站在糖水摊子前,文华仁心中一阵激动,狠狠吞了一口唾沫,又忙不迭地去抓钱袋,“多少钱?”

“六文呐。”孙婆婆笑眯眯地看他一眼。

“六文……”文华仁将钱袋打开来抖了抖,只倒出可怜巴巴地五文钱,心中不甘,又周身一通乱摸,最终没能再找出一个铜板。

“可是婆婆,我只有五文……”他心中一阵酸楚,满面无辜地对面前的老太太眨巴了两下眼睛,小声嗫嚅道。

偏生孙婆婆的耳朵不灵光,一时没听清他在说什么,皱起眉来凑近了些:“你说什么?五仁?那是月饼馅,八月十五才有的吃哪!”

“我说我只有五文钱!”文华仁鼓足勇提高声量,又苦着脸道,“要不您卖给我一碗行吗?我是真想吃啊……”

正是这一声大喊,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无论是坐在桌边的,还是立在树下等待的,都纷纷转过身去看他,低声议论起来。

花小麦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回过神来,一抬头,恰巧就看见文华仁在和孙婆婆磨嘴皮,那张脸皱得像是要滴下苦水来。

“怎么了?”她回头问关蓉道,“他不就是那个‘自挂东南枝’吗?”

想到那天在矮林子里看见的一幕,关蓉也觉得有点好笑,噗一声喷了出来,忙清了清喉咙,将事情始末说了一遍。

“这怎么行?”花小麦闻言,立刻挑了挑眉,“孙婆婆大晚上的还要出来做买卖,多不容易啊,若人人都像他这样厚着脸皮占便宜,非得亏本不可!”

站在炉火旁的孙婆婆却是没说什么,仍然和善地笑着,从身后大桶里舀出一碗红豆薏米汤,倒进锅里热了热,预备递给文华仁。花小麦看不过,呼地一声站起身来,三两步跨了过去,一把摁住了文华仁正要端碗的手。

“你这人怎么这样?”她抬头理直气壮地望着面前的年轻秀才,想也不想张口就道,“还真好意思接!”

文华仁稍稍一愣,低头看了看她的手:“那个……姑娘,男女授受不亲……”

花小麦顺着他的目光垂下眼皮,立时像是被火烫了一般缩回手来,哼一声道:“你当我想摸你啊?孙婆婆这么大年纪了,天气又这样冷,摆摊做点小买卖,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连一文钱的便宜都要占?!”

“不是,不是的……”文华仁有点尴尬,赶紧摆手解释道,“姑娘,我不是要占孙婆婆的便宜,是真没有那么多钱!你看,我就、我就只有这五文……”说着,真个摊开手板给花小麦看。

花小麦丝毫不为所动,冷冷地道:“你可以选择不吃。”

“不妨事的,姑娘,不妨事的。”旁边,孙婆婆伸过一只手来,轻轻在花小麦肩上拍了拍,“不过就是一文钱,谁还没有个困难的时候呢?这后生手头如此紧张,还能想着来吃一碗我做的糖水,我心里挺乐呵的。”

一边说,一边冲文华仁挥了挥手:“快去坐着趁热吃吧,若凉了可就不香甜了。”

摊主都发了话,花小麦也不好老扯着人不放,狠狠瞪了文华仁一眼,转身走回关蓉身边,悻悻坐了下来,捏起勺子来在碗里胡乱翻搅。

“小麦妹妹,你别生气了。”关蓉见状,便晃了晃花小麦的胳膊,软声道,“我明白你是好心,可那文秀才,日子过得也是不易。既然孙婆婆都允了,咱们也都别废话了罢。”

花小麦没有回答,只舀了一勺芋泥塞进嘴里,抬起眼皮,就见那文华仁坐在靠近河岸的桌边,也正将一勺红豆薏米汤送入口中,满足地发出一声感叹。

“唉,大如苋实白如玉,滑欲流匙香满屋啊!”

他……他居然还好意思吟诗?

花小麦气愤地将勺子丢回碗里。

倘若将来,她真的也摆了这样一个小摊档,可千万不要遇上这种食客才好!

这晚,关蓉没有再和花小麦提起有关于孟郁槐亲事的话题,两人吃完糖水便各自告别,花小麦回到家时,花二娘已经将那蒸南瓜的大锅从灶上搬了下来。

花小麦把带回来的两碗糖水递给自家二姐,让她早些回东屋歇息,自己却在厨房中又忙活了大半宿,将蒸得极烂的老南瓜剁碎煎浓,又加上少许乌梅汤、红花汤和面粉,经过反复熬煮之后,用湓盛出,放在屋外冷却。

被染成紫红色,又冻硬了的老南瓜,切片之后再撒上白糖,看起来与那真正的山楂饼没有丝毫差别。三天之后,潘平安过来取货时瞧见了,喜得满面春风,连说花小麦这假山楂饼做得足以乱真,拿到省城的饭馆去卖,肯定受欢迎。

酥黄独、酥杏仁和假山楂饼各三十斤,再加上十斤鸡肉松,总共是一千六百文钱。潘平安痛痛快快地掏了钱递给花小麦,却不急着走,笑呵呵地道:“花家小妹,那各种酱料的市价,我这两日也打听得差不多了,这会子若是你有空的,要不咱们再商量商量?”

花小麦料定他不会轻易放弃此事,当下便笑着点点头,两人在院子里坐了,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了大半日,终究是将那价格定了下来。

豆豉酱每斤二十五文,一料酱每斤三十二文,这两种酱料,潘平安各要四十斤;至于那芝麻酱和仙酱,因为多数用于凉拌菜蔬,潘平安便以三十文的价格只定下二十斤,算下来一共三千四百八十文。

这样的价格,虽然仍然无法和省城老字号酱园的上好货色相提并论,却也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了。花小麦心中还算满意,也就无谓再和潘平安多费口水,痛痛快快地痛快应了,两人照旧立了字据,并约定好,眼下先付两吊钱,等交货之时,潘平安再支付余下的一千四百八十文。

眼瞧着家中今后又多了一笔大收入,花二娘与景泰和都非常高兴,花小麦也忍不住长舒了一口气。然而她心中明白,买卖做成,意味着接下来的每个月,自己都将会非常忙碌,不单得尽快把酱料做好,还得拨出空来好好盘算一下摆摊的事。

置办锅炉桌椅得花多少钱,摊子摆在哪里最为合适,又应该售卖什么样的吃食,这些事情既琐碎又繁杂,得一一仔细考虑清楚了才好。况且,她也不知自己的这个念头花二娘会不会同意,只怕到时,又免不了费一番口舌。

不过,在此之前,有一件她已经琢磨了许久的事,似乎,应该先办了才对。

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