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孙婆婆煮的糖水,味道是真真儿不错,前儿就你带回来的那两碗核桃糊,连你姐夫这不喜甜食的人,吃了都说好。”

花二娘从那白胡子老神仙大夫处得到了鼓舞,满心里都是喜悦,正笑呵呵地与景泰和憧憬那儿女抱满怀的美好未来,耳朵里只听到“糖水”两个字,想也不想张口就答。待得回过神来,方觉有点不对劲,忙转过头去。

“你要干嘛,再说一次我听听?”她唇边的笑容有些发僵,语气也不那么友好了,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家小妹。

二姐,你这反应可有点慢啊……

花小麦无奈,只得耐着性子道:“孙婆婆那糖水摊子生意挺好的,无论大人孩子都喜欢,那日我亲眼瞧见,前来买糖水的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的,由此可知,咱们火刀村虽不富裕,但只要东西做得好吃,大伙儿也都并不在乎多花两个钱。所以,我就想依葫芦画瓢,也摆一个卖吃食的小摊子,如此一来……”

“你是不是一天不闹幺蛾子就过不得啊?”

不等她说完,花二娘便没好气地开口了:“你一个姑娘家,好端端的,出去摆什么摊儿?人家孙婆婆是因为家中生活窘困,不得已才四处卖糖水挣钱,可你呢?咱家现在是饿着你了还是冻着你了?又是替人做席面,又是卖蜜饯果子和酱料挣钱,一个月到头就没个消停的时候,你还想摆摊?我看你这条小命是彻底不想要了吧?今日那邢大夫,是怎么说的来着?”

“是不曾挨饿受冻,可归根结底,也不过勉强温饱罢了。”花小麦抬头望天小声嘀咕,“再说,一个家里使钱的地方本就不计其数,难道你还嫌赚得多了不成?”

“嘿你……”花二娘凭空生出一口恶气,抬手就要打人,景泰和忙将她拦住了,打圆场道,“你看你,好好儿的怎么又发起脾气来?”

又对花小麦笑了笑:“小妹你莫怕,倒是说说,预备摆摊卖什么吃食?”

“其实,我也还未能想得太周全,打算同你们商量的。”花小麦早躲得老远,心有余悸地瞟了花二娘一眼,撇撇嘴道,“不过我琢磨着,这冬日里,可多备一些暖烘烘的粥汤面饭,令人吃了身心舒畅;夏天时,夜晚出来纳凉的人格外多,做两样适合下酒的小菜,肯定受欢迎。至于春秋两季……”

“行了行了行了,叨叨个没完,烦死人了!”花二娘立起眉毛来,双手叉腰,摆出招牌式的茶壶造型,语气中带了点嘲讽之意,“一年四季,你还安排得挺妥当的,整天围着锅台打转,你还嫁不嫁人了?!”

又是这档子事,还没个完了吗?

花小麦现在是一听到“嫁人”两个字就觉得头疼。前不久才将那陈火生赶走,甚至为此和耿婶子闹得很不痛快,刚刚清静了两天,花二娘怎么又提起这一茬了?

她实在是有些发烦,生怕花二娘哪天想不开,又给她弄出来个什么张火生、李火生、邓火生,一时情急顾不得细想,张嘴就道:“嫁人嫁人,你脑子里是不是只有这一件事啊?我把话搁这儿,你要能拿出像样的嫁妆来,我立马就嫁!”

想了想,又补上一句:“嫁谁都行!”

她不过是觉得,当初左金香正是靠这句话令得花二娘回心转意,如今旧话重提,应当也最为有效,却不想捅了大篓子。

“这话是你说的!”花二娘立时就炸了,一张脸气得通红,咬牙切齿道,“打从明儿起,咱家就节衣缩食,饭桌上不许见到一丝肉星儿,不做新衣裳,不是必要的东西一律不准买!啊对了,今天邢大夫给我开的那药也挺贵的,与其浪费钱,不如干脆不要吃。老娘就是从牙缝里往外抠,也要把嫁妆给你攒出来!”

说罢,转身就回了东屋,砰一声摔上了门。

花小麦傻了。

她好像闯祸了……可是,方才不是在讨论那摆摊子卖吃食的事吗,怎么就闹到这地步?

身畔的景泰和静静坐了片刻,长叹一声缓缓道:“小妹啊,有些话旁人说得,你却说不得,你这不是让你二姐心里难受吗?”

花小麦皱着一张脸去看他:“姐夫,我真不是那意思,我只不过……”

“我明白,相处这么久,你是什么样人,我心里有数。”景泰和安抚地冲她笑了一下,“你和你二姐性子都急,脾气一上来,就管不住自己的嘴,明明都是好心,偏偏办了坏事。唉,行了,你二姐那边由我去劝,这两日你暂且别招惹她,也莫再提摆摊的事,等她气消了再说吧。”

花小麦老老实实“哦”了一声,抬眼看了看桌上的饭菜,暗地里也叹了一口气。

……

自这日起,花二娘算是和花小麦彻底杠上了,早上不叫她起床,更不同她说话,干完了家里的各样杂事,便关门回屋,看都不看她一眼,只当她不存在。

更要紧的事,从县城抓回来的药,她竟果真一口也不肯吃,哪怕景泰和把药煎好了端到她面前,她也不闻不问,只管由着那药变凉。如此两回,景泰和害怕糟践东西,也不敢再熬药了,只长吁短叹地发愁。

花小麦自知犯了错,也不敢轻易去招惹自家二姐,在房中闷了两天之后,想到下个月还要将做好的酱料交给潘平安,只得打起精神往矮林子里跑了几趟,采回来五六筐新鲜的嫩桃叶。

最后一次从矮林子里回来,天色已近黄昏,花小麦没精打采地跨进院子里,一抬头,就见花二娘正在墙角给鸡喂食。许是听见了身后的动静,她头也没回,扔下手里的簸箕就往屋里走。

再这么下去可不行啊!

花小麦苦恼地挠了挠自己的太阳穴,眼看着花二娘就要走进东屋关门了,忙壮起胆三两步赶上去,叫了一声“二姐”。

花二娘既没回头也没应她,只脚下却是一滞。

花小麦走到她身后,用手指头戳了戳她的肩膀,小心翼翼道:“二姐,你还生气啊?我错了还不行吗?”

就听得花二娘好似叹了口气,然后转过身子来,横眉立目地盯着她瞧了许久,终究冷声冷气地道:“你错哪儿了?”

肯搭腔?这就好办多了!

花小麦连忙摆出低眉顺眼的模样,一门心思地数落自己:“我不识好赖,好心当成驴肝肺,你满心里只为我打算,我却还乱说话伤你的心。”

花二娘哼了一声,将脑袋别过一旁。

“可是,你也该理解一下我啊!”花小麦接着道,“我自小就处处不如你,脑子笨,活了这么大,也只有厨艺能拿得出手,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又漂亮又冰雪聪明?”

“嘁!”花二娘望天翻了个白眼。

……拍马屁好像不管用啊!

花小麦略作考虑,干脆朝前又走了两步,踏上石阶,轻轻拉了拉花二娘的袖子:“你明知道我说那话,根本没有别的意思,说到底,我不过是害怕你着急忙慌地又给我说亲。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这事儿不着急……”

“敢情儿这里头还有我的错儿呢?”花二娘冷笑着道。

“没有没有,你绝对没错,问题完全出在我身上。”花小麦赶紧使劲摆手,又叹口气道,“我给你句实话吧,我之所以打算摆摊,除了想赚钱之外,也是想利用自己的厨艺多做些事。你不知道,看着别人将我做出来的菜美滋滋地吃个精光,那种满足感,比别的任何事,都让我觉得高兴。”

顿了顿,她又接着道:“这摆摊的事,你若是不答应,我也不会胡来,咱们可以慢慢商量啊,可你老是不理我,这让我怎么办才好?”

花二娘仍是不说话,脸色却比之前柔缓了些。

花小麦趁热打铁:“你再怎么生我的气都行,那药却是不能不吃。买都买回来了,你一口不喝,那才真是浪费钱呢,你即便真不吃,好歹也等下个月再说啊!还有还有,我今儿虽是把桃叶采回来了,但那豆豉、一料酱和芝麻酱三样,却非得花钱买食材不可。钱都攥在你手里呢,你不管我,再这么下去,可真来不及了!”

“你……”花二娘张了张嘴想说话,却被花小麦一抬手给打断了。

“况且,咱家房后那块地不是都翻好了吗?我瞧着,这两日天气逐渐暖了起来,村里好多人都已经在田地里忙活起来了,咱是不是也该赶紧买些菜种子种下?我那番椒,也是时候播种了,等结出果来你就会知道那东西有多好!”

“你……”花二娘看怪物似的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皱着眉道,“你脸皮怎么这么厚?”

花小麦扑哧一笑:“谁让我是你妹子呢?”

“我呸!”花二娘啐了她一口,“我看你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皮痒痒了!罢了罢了,那嫁人的事,我暂且不给你张罗就是,摆吃食摊子,你也容我再好生想一想……说到底你今儿也是想管我要钱罢了,明天一早,咱们就进村去买食材,这总行了?”

“那你不生气了吧?”花小麦松了一口气,眼巴巴地瞅她,“既这样,今晚咱家饭桌,添点肉行不行?我都快馋死了!”

“你就那点出息,我事事跟你置气,那可就没个完了!”花二娘瞪她一眼,脸上终于露出点笑模样来。

这一场闹腾,总算是揭过去了,隔日花二娘便领了花小麦,买了做酱料的食材,又挑回几样菜种子。

房后那块菜地,特意留出来一角种番椒,花小麦亲手掰开那晒干的番椒,将辣椒籽倒出来浸泡了小半天之后,小心翼翼撒进土里,然后严格按照孟郁槐留下的“种植须知”勤浇水,满心里盼望着它能尽快发芽,每日里除了做酱料之外,几乎将所有时间都花在了菜地里。

也算是天公作美,接下来这天气一日暖过一日,很快村里的老百姓们就都换下冬衣,穿上了春衫。六七天之后,花小麦早晨一起床便冲到房后,惊奇地发现,一颗颗幼嫩的小芽,从土壤里钻了出来。

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