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喜和腊梅两个在景家小院坐了许久,吃了好些瓜子蚕豆,又说了那许多话,眼瞧着嘴皮都肿了起来。花二娘先还觉得兴味,时间一长,便有些不耐,因着平日里关系好,又不能将人生往门外轰,只得勉强在旁陪坐,唇边的笑容却是愈来愈僵。

花小麦被赶回了西屋里,无事可做,只得坐在桌边掰手指头玩,闲着无聊,便在脑子里默记菜单。

话说,那两位嫂子什么时候才肯走哇,眼看景泰和就要从铁匠铺回来,该准备着做晚饭了。家里还剩下一块半肥半瘦的猪肉,是剁碎了塞上一团猪油做空心肉圆好呢,还是用炒米粉和面酱拌了上锅蒸成粉蒸肉?

她越想就越觉得饿,到头来害得自己口水滴答,肚子里馋虫乱叫,忙转开念头,想了想春喜和腊梅说过的那些话。

看情形,孟郁槐此番还真是跟他娘闹翻了,昨夜他们家那样不清静,不知有没有惊动了隔壁的关蓉?她现在是心下窃喜呢,还是愈加愁肠百结?

咳,算了吧,人家的事,想来做什么?

花小麦的思绪只不过在这件事上打了个转,立时便飘得远了。

眼见得日头西沉,坐在院子里的两个小媳妇终于意识到今日可是太晚了些,一个嚷嚷着“我得赶紧回去给娃喂奶”,另一个满嘴直呼“糟糕,误了做饭时辰了”,忙忙叨叨跟花二娘告了别,一溜烟地跑走了。

花小麦这才算是重获自由,从西屋里钻出来,冲着站在院子中间一脸无奈的花二娘嘻嘻一笑,转身钻进厨房里。

晚饭后,花二娘照常喝了景泰和给她熬的药,一面刷碗,一面就将今日春喜和腊梅跟她说的事,慢慢讲给景泰和听,小心地略去了那二人有关于“身材”的议论,只说这一回,恐怕那母子二人都气得不轻,让景泰和得空的时候,多少劝劝孟郁槐。

“别人家的事么,与咱们自然不相干,但那孟家大哥与你向来交好,又帮了小妹好几回,你去同他说说,也算是尽了咱们的心意。他怎么想是他的事,但无论如何,他娘总是真真切切为了他好,替他打算,母子俩相依为命这么多年,何苦闹得乌眼鸡似的?”

景泰和笑着应了,说只要遇见孟郁槐,必定要跟他说上两句。只是自这天起,孟郁槐却是许久都没有再回火刀村。

房后那一块菜畦里播下的菜种,陆陆续续都发出嫩芽来,花小麦视若珍宝的番椒,更是已经抽出好几片新叶,看着越发茁壮。花小麦虽不至于还像第一次看见番椒发芽那般亢奋异常,却仍是一点不肯懈怠,拔除弱苗,剪去坏叶,忙得不亦乐乎,不两日,又弄了些豆饼渣回来浇进土里,照料得十分精心。

摆放在景家小院里的大缸小坛,逐渐飘出浓郁的酱香,日子如水一般的平静。这天清晨,花小麦起床之后,正要按照惯例去房后瞧瞧自己的番椒,却被花二娘给叫住了。

“你姐夫昨晚睡下之后才告诉我,关家妹子病了。”她缓缓道,“她爹昨儿个去铁匠铺修农具,跟你姐夫闲聊时顺嘴说了出来。你姐夫说,瞧他那样,好像挺发愁。”

“蓉姐病了?”花小麦倒是真有两分惊讶,皱了皱眉,“病了多长时间,严重吗?”

“总有十来天吧。”花二娘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听她爹说,春日里她那气喘病原本就尤其要严重些,有天夜里不当心,又着了凉,自此便躺在床上没起来,一直也不见好,这两天还发起烧来。我想着你俩平日里关系挺好,你是不是该去瞧瞧?”

花小麦低头思索片刻,咬咬嘴唇道:“我是得去瞧瞧,不过,这两日她发烧,家里人肯定手忙脚乱,我去了帮不上忙,还得要她爹娘拨出空来招呼我,反而给她家添乱。索性过两日,等她好一点了,我再去瞧瞧,陪她说话解解闷。”

“那也行。”花二娘思忖着也的确是这么个理儿,也便点头赞同,顿了顿又笑着道,“既如此,反正你在家闲着也是白淘气,不如趁着这会子还早,随我一起去趟河边。你姐夫昨晚跟我絮叨,说是那天潘平安在咱家时,你做的那碗鲢鱼豆腐汤特好吃,他又犯了馋了。”

景泰和这个人,真算得上正经吃货。从前是没那个条件,花小麦来了之后,立刻勾起他对饮食的浓厚兴趣,每日里变着法儿地提要求,而且对于花小麦做的菜,永远十分捧场。给这样的人做饭,对厨师来说,实在是身心愉悦的一件事。

“行啊。”花小麦也跟着笑了,“回来的时候,顺道咱们再去买块豆腐。”

姐俩挎了篮子立刻出门,很快去到河边。

天气暖和,河水也渐渐涨了起来,冬日里只有一两个摊档卖鱼,这时候,却足足有五六家,整整齐齐排在河岸上,面前的大木盆里,一条条肥美的鲜鱼活蹦乱跳。

花二娘领着花小麦找到经常光顾的摊档,选了一条三斤多重的大鲢鱼,转头正要走,却被花小麦拽了一下。

“二姐,孙婆婆的糖水摊子,夜里就是摆在这儿的。”她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棵大树,转过头去对花二娘道,“我觉着这里挺好的,从早到晚都是人来人往,无论往村里哪个方向走,都算是必经之地,地方也宽敞,孙婆婆挺会选的。”

“干嘛?”花二娘睨了她一眼,“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话说在头里,那事儿我可还没答应呢,你再跟我废话也是白搭。”

花小麦心中有点小失望,却又很快笑了笑:“谁跟你提那个事儿了?我是想说,孙婆婆的糖水真的挺好吃,反正最近咱家也不忙,要不今晚叫上姐夫,咱们一块儿再来尝尝?”

“哼。”花二娘似笑非笑地撇撇嘴,“你既喜欢,咱们再来一趟就是了,那日你端回家的那两碗,虽味道不错,到底是凉了些,想必在这摊子上坐着趁热吃,会更香甜。”

话音未落,身后那卖鱼的徐二顺便偏过头来搭腔:“景大嫂,你们说那卖糖水的孙婆婆?咳,她早几天前,就已经没在这儿摆摊啦!”

“咦,她已经走了吗?”花小麦张了张嘴,“那么快啊?”

“可不是,说是又去了隔壁村子了。”徐二顺就点点头,“每次只摆半个月,到时候立刻就走,你们若还想吃,就得再等上三四个月咯!唉,要我说啊,她一个老太太,还四处折腾什么?咱火刀村的老老少少那样照顾她生意,她就在咱们这儿扎下跟来得了!”

花二娘本就无可无不可,听见说孙婆婆已经走了,就推了花小麦一把,满不在乎地道:“走了就走了,这对你来说,算是什么大事?家里芋头、芝麻、核桃都是现成的,要是真想吃,自己动手做不就完了?”

“二姐,我偶尔也想偷个懒啊,自己做太麻烦了!”花小麦垂头丧气地道。

那徐二顺闻言,立刻点头称是:“景大嫂,你妹子说得没错!咱们每天干活儿已经够辛苦了,累了一天,晚上想吃点啥,还得自己烧火洗菜,想想都觉得烦,原本想吃点好的,到头来,也不过糊弄一顿罢了。孙婆婆在这儿摆摊的时候,晚上我们还能出来打打牙祭,她这一走,又是没指望喽!”

花二娘听了他的话,沉默一阵,扯着花小麦转身走了。

买了豆腐回到家,花小麦将鱼拿到厨房,搁进水盆里,然后立刻便跑到房后瞧她的宝贝番椒。

花二娘在堂屋里坐了一会儿,盯着桌子角也不知在琢磨什么,过了许久,也跟着跑到菜畦里。

“花小三!”她叉着腰气势汹汹地叫了一声。

花小麦冷不丁被她这一嗓子吓了一跳,回头哭笑不得道:“二姐,说了一万次了,我都这么大人了,你别再‘小三小三’地叫了行不行?回头人家都笑话我!”

“你别打岔!”花二娘一挥手,抬着下巴道,“花小三我问你,那摆摊卖吃食的事,你是真的想做?”

“你当我跟你开玩笑吗,我既然说了,自然是真的想试试,可你不是不答应吗,我有什么办法?”花小麦垂着眼皮嘀咕了一句,忽然脑子里灵光一闪。

呀,今天太阳打从西边出来了,花二娘竟主动提起这事——难道有门儿?

她蓦地抬起头,死盯着花二娘的脸,双眼之中全是神采:“二姐,你突然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别拿你那狗眼睛看我!”花二娘啐了她一口,磨蹭了一阵,方十分不甘愿地道,“那摊子你若真个想摆,我也不拦着你,只不过,你给我记好了,我至多只给你三个月的时间。若这三个月里你光赔不赚,把自己累得半死还一文钱都拿不回来,那从今往后,你就再也不许跟我提这茬,你记住了?”

“真……真的啊?”花小麦有点不敢相信。花二娘这是哪根筋搭错了,忽然通情达理起来?

“什么蒸的煮的,你只说肯不肯!”花二娘很不耐烦地“啧”了一声。

“肯,当然肯!”花小麦笑得见牙不见眼,扑上去使劲搂了搂她的脖子,然后毫不客气地摊开手板心,“嘿嘿,拿钱来吧!”

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