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二娘被花小麦的胳膊勒得喘不过气,下死劲在她背上狠狠拍了一掌,然后横眉立目地翻了翻眼睛,一屁股将她撞开,仿佛万般不情愿地回到东屋,从床边箱笼的最底层翻出一个蓝布小包袱,小心翼翼捧了出来。

花小麦打开一瞧,见里面正是连顺镖局的柯震武给的两锭银,白花花,亮闪闪,沉甸甸,当场便笑了:“哪里需要这许多?二姐你也太大方了!”

“滚你的吧!”花二娘毫不含糊地赏她一枚白眼,掰着手指头嘟囔:“锅碗瓢盆、炉灶桌凳,还有各色菜肉,哪一样不得使钱买?这些银子原就是你挣回来的,你既死活都要摆那劳什子摊档卖吃食,手头宽裕些,心中好歹也能有个底。这两锭银留在我手里,平日里又用不到它,难道还指望它给我下小崽儿不成?!”

语毕不由分说就把那蓝布包袱往花小麦怀里塞。

“二姐你先别慌。”花小麦又是好笑,又觉得感动,忙拦住她的手,“即便是处处都要花钱,我一时也用不到十两这么多。要不这样吧,我先拿一锭,剩下的五两,照旧先放在你那里,若是钱不够,我再管你要,也省得我丢三落四,再把银子给弄丢了,你说呢?”

花二娘犹豫地拧了拧两道柳眉,手上的动作却是慢了下来。

“那……也好。”她想了一下,也便点了头,将花小麦推回来的另一锭银子照旧收回箱笼中,出来见花小麦仍站在院子里冲她笑,便扯了扯嘴角。

“哼,你别只顾在那儿傻乐,我丑话可说在前头,这十两银子你爱怎么用就怎么用,我不管你。但倘若你犯了蠢,一股脑儿将钱给我赔个精光,老娘就把你往死里揍,横竖也算是不亏了!”

不亏……吗?这账算得还真真儿离奇!

花小麦愈加忍俊不禁,也无谓与她在这个话题上瞎扯,只笑嘻嘻地乖巧应了,自去了房后忙活不提。

黄昏时分,景泰和从铁匠铺回来了,见到饭桌上那一锅香气四溢的鲢鱼豆腐汤,乐得直搓手,匆匆跑去洗了手脸,立刻在桌边坐下。

花小麦今日心中自然也十分欢喜,饭桌上便将花二娘终于应允她摆摊的事,兴高采烈地说给景泰和听。

“唔,你二姐终于答应了?”景泰和嘴里叼着半块豆腐,闻听此言,嘴角也多了一丝笑意,转过头去看了看花二娘,含糊不清地道,“怎么,想通了?”语气中颇有两丝调侃之意。

“我有什么办法?”花二娘就半真半假地打了个唉声,“小妹整天在我耳边像只苍蝇似的念叨,搅得我发烦,为了过两天清净日子,索性便应了她罢!她只瞧着人家孙婆婆卖糖水生意好,心中就发馋,却不知这摆摊,可不是一个轻省的火儿!咱不说别的,光是置办一套齐全的家什,就不知得花上多少钱,又要哪年哪月才能赚回本儿来!”

花小麦明白,自家二姐应允此事,是着实狠下了一番决心的,此时由得她唠叨两句也是应分的,于是也不还嘴,只嘻嘻一笑了事。

景泰和低头沉吟了片刻,也不知在思忖些什么,半晌,抬眼冲花小麦笑了笑,宽厚和善地道:“小妹,你预备卖些什么吃食?”

花二娘比他还急,紧跟着也道:“是啊是啊,你打算卖什么?咱总不能也学着那孙婆婆卖糖水吧?她虽然隔三四个月才来一次,但抢了人家的生意总归是不好——还有,你这摊子,打算几时开张?”

花小麦这段时间闲着没事净琢磨这个了,心下早有计较,登时便笑了笑,一丝不乱地开口道:“我想过,摊子刚刚支起来,还是卖些便宜实惠的吃食,更容易招揽食客。眼下正是春忙时节,咱村儿的人在田地里忙碌了一天,肯定特别容易饿,所以这一开始,我打算卖面,间或卖些馄饨、煎饺之类的小吃。”

“面?”花二娘挑了一下眉。

“对啊!”花小麦十分笃定地冲她挤挤眼,“我会做的面条可多了,不管热的凉的,清汤的浓汤的,鲜的辣的还是怪味的……只要你能想得到,我都能立马给你做出来。面条这东西,当正经晚饭使得,当夜宵也使得,既便宜又管饱,最容易被人接受了!等摊子的生意渐渐好起来,我再张罗别的吃食也不迟啊!”

“有理。”景泰和点了一下头。

见自家夫君也赞同,花二娘立时便有些坐不住,一把攫住花小麦的手腕子,一叠声道:“既如此,不如咱明晚就把这摊子支起来吧?对,明天一早,我便和你去多买些菜回来,然后……”

“二姐,你还真是想一出是一出。”花小麦委实忍俊不禁,翘起嘴角道,“这事哪能如此心急?准备工夫最是紧要,若是到时弄得手忙脚乱,那才丢人呢!既然要卖面条,这卤子我总得先熬上,鲜汤也总得炖好吧?而且,眼下咱们既没锅也没炉,连桌凳都还没买回来呢!”

花二娘这才不说话了,只坐在一旁骨朵着嘴。景泰和琢磨了一阵,转身对花小麦道:“小妹,这两日你便只管照应熬卤子炖鲜汤的事,那锅炉桌椅,我去替你打听,好歹我在村里认识的人多些,或许能踅摸到那便宜好用的物件也未可知。”

“好。”花小麦笑眯了眼,忙跟他道谢,只觉得心里压了许久的一件事,终于尘埃落定。

……

接下来几天,花小麦和花二娘两人,便一直忙着做各样准备工作。

每日里,景家小院总有各种各样的香味飘散出来,或浓郁或鲜甜,勾得来往行人忍不住停下脚步,扭着脖子四处寻找香气的来源,片刻之后,方才万般失望地离开。

住在隔壁的潘太公,天天被这股子香气弄得坐立难安,得了空便要攀上墙头张望两眼,扯着潘太婆不住口地嘀咕。

“麦子又在做什么好吃的呐,从早到晚,香得人魂儿都没啦!那泰和,可是个有口福的人呐!”

然而事实上,别说吃了,景泰和压根儿连花小麦在做些什么都不清楚。

这几日,他那铁匠铺的活计仿佛更忙了些,每天上午都要提早一个时辰出门,到得下午,往往天已经黑透了,他才匆匆忙忙地赶回来,吃过饭后立刻便上床歇了,面色瞧着好似非常疲惫。

花二娘疼惜夫君,饭桌上便让花小麦格外添了两样菜,希望景泰和能吃得好些,将力气补回来,夜里躺于榻上,更是一遍遍地唠叨,劝景泰和若是实在太忙,便不必将所有的活儿都接下,好歹顾惜些身子。

景泰和满口答应,第二天却依旧早出晚归。如此过了四五日,这天早晨,花小麦从房后看了番椒回来,正盘算着是不是应当去探望一下关蓉,却被景泰和给叫住了。

“小妹,你今儿若是得空的话,随我去一趟铁匠铺好不好?”他站在院子门口,手里提着装了饭食的篮子,脸上带一点笑容,语气听上去十分平常。

“咦?”花小麦有些意外,抬眼看他,“去铁匠铺?姐夫你有事吗?”

“想让你帮个小忙。”景泰和的笑容一如既往地宽厚,“你若是不得闲的,明儿也使得……”

“不用不用,我有空的。”花小麦连忙点头,“正好我也想顺便去探望一下蓉姐。姐夫你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好。”

景泰和笑着应了,花小麦便立刻跑到房后,从枇杷树上扯了一把老叶子,动作飞快地用冰糖熬了水,盛在碗中用食盒装了,与花二娘打过招呼,随景泰和出了门。

铁匠铺的墙壁在经过孟郁槐和孙大圣帮忙修葺之后,显得牢靠了不少。最近生意不错,屋门口横七竖八堆了好些等待修整的农具,稍稍一个不当心,便要踩上去扭了脚。

花小麦小心翼翼地跟在景泰和身后进了门,将手中的食盒放在桌上,四处转悠了一圈,回身见景泰和正在生炉子,便走过去在他身后道:“姐夫,你想让我帮你干什么?只要我能办到,肯定没二话。”

景泰和回头看她一眼,温和地说了一句“莫急”,稳稳当当地生了火,又将摆在门口的农具抱进来,放在炉子边,这才回头道:“小妹,你跟我去房后一趟。”

花小麦不明就里,伸手挠了挠自己的脑门,楞乎乎地跟了上去。绕到房后,却见屋檐下放着一堆鼓鼓囊囊的物事,用一张油毡盖住了,看不出是什么东西。

景泰和立在她身边两步之遥的地方,并不上前,只用下巴点了点那堆物事:“揭开来瞧瞧?”笑容似乎拉得大了些。

花小麦愈加纳闷,咬咬嘴唇走过去,拽住那油毡往上一掀,登时眼睛里便放了光。

面前,是一整套新崭崭的锅灶用具,炒锅、蒸锅……甚至连锅铲都齐全,每一样不仅用料十足,且打造得边角圆润,看上去非常厚重,只怕足足能用上一二十年。

花小麦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方抬头睁大了眼:“姐夫,这是……这是你专门给我做的吗?”

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