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傍晚,夜色将至而未至,灰蓝的天空冒出三两颗早出的星子。

有不少勤力的农人,直到这时方搁下田里的活计归家,扛着锄头从河畔经过时,就发现那里多了一个小小的摊档。

三四张桌椅,两口敦敦实实的木炭炉,案板旁摆了一盏桐油提灯,角落中整整齐齐码着青菜、小葱和生姜等物,地上有几口汤锅,盖着盖儿,也瞧不出里面装的是何等物事。

小摊儿瞧着齐整而又利落,几个好奇心尤其重的人便停下脚步,伸长了脖子朝这边张望。

花小麦烧了一锅水,从大盆中取出一块发好的面,用擀面杖动作飞快地推成薄薄的圆饼,“哆哆哆”几下切成细面条,丢进滚水里,然后将一口炒锅端到另一眼炉灶上,拨得火旺了些,便从身后一个汤锅中舀了一勺汤水倒进去。

手擀面熟得快,煮开了便立即盛进碗里。火熊汤滚,炒锅中的汤水逐渐咕嘟咕嘟冒起泡来,浓香味迅速往四周弥散开来。

或许是被这股子香气所吸引,摊子旁围的人又多了些。花小麦朝人群瞟了一眼,只管将汤浇到面条上,顺手撒一簇切得细细的葱花,偏过头去唤正忙着擦桌擦凳的花二娘。

“二姐你先把面吃了,咱们出来得早,晚饭也没来得及煮,饿着肚子怎生好做事?”

花二娘站直了身子,把手里的帕子往桌上一扔,慢吞吞走过来,低头朝面碗里看了看,嘀嘀咕咕道:“这辰光我哪有心情吃面?昨晚你都弄给我尝过了,我晓得滋味好得很。还是等你姐夫来了,咱们再同他一起吃。”

说着,又压低声音埋怨:“他们怎地只盯着看?瞅上两眼,肚子就饱了?真是……”

花小麦不答她的话,笑着把面碗又往她面前递了递,同时动作十分隐蔽地朝人群努了努嘴,又冲她挤挤眼。

花二娘似有所悟,乖乖接过碗去,面向围观群众在桌边坐下,三夹两夹西里呼噜把面吃了,转头向花小麦扬声笑道:“也不知是不是我饿得慌了,倒觉这面比昨晚还要好吃。”

这时辰在外走动的人,大抵都是还未来得及回家吃晚饭的,眼见着花二娘吃得这样香甜,那股香味又直往鼻子里钻,喉头便不约而同地都是一滚,舔舔嘴唇,三三两两又走近了两步,虽是仍未打定主意来照顾生意,但那窃窃的议论声,却是已响了起来。

这个说:“那不是景泰和他媳妇,和他那小姨子吗,怎地跑来这河边摆起摊子来?敢是瞧着孙婆婆生意好,也想依葫芦画瓢?”

那个说:“怪道前两日我从他家门前经过,闻到一股好浓的鲜香味,却原来就是在熬汤底哩!”

第三个人恰巧在李三哥家上大梁那日,吃过花小麦做的一品锅,忙用胳膊肘杵杵身畔的人,啧啧道:“景泰和那小姨子做厨的手艺好得很,我尝过的,中午喝的一口汤,到了晚上,那滋味还在嘴里打转呐!”

一从人说得热闹,却始终是不肯上前,花二娘便有些焦躁起来,拿了面碗蹲在地上的水盆边刷洗,嘴里不停地念叨:“早晓得是这样,我就该跟春喜和腊梅言语一声,让她们多引几个人来,哪怕只坐着撑场面也是好的。”

说了两句,又转回头骂花小麦:“我就跟你说这买卖不好做,如今怎样?有两个钱你就手痒,早晚非被你全败光了,你心里就舒坦了!”

越骂越火起,干脆把湿手在衣裳上蹭了蹭,赶过来拧花小麦的耳朵。

花小麦边笑边躲,挡住她的手:“二姐,你若是在这里打我,他们可就真只顾得看戏了!”

花二娘“呀”了一声,忙缩手不迭,气愤愤地又去洗碗,口中免不了地又嘟囔了几句。

天色又暗了两分,村间小路上走过一个人,直直来到摊子前,嘿嘿一笑:“花娘子,小麦妹子,听泰和兄弟说,你们今日是在这里摆摊的,我来看看。”

花小麦一抬头,就见那人原来是孙大圣。

“大圣哥,这摊子才刚摆起来呢。”她忙笑着同他打招呼,拼命才忍住了想要叫他“大圣爷”的冲动,在心里嘀咕这人好端端地干嘛非要姓孙,“听我姐夫说,那炭火炉和桌椅都是你帮着置办的,真是多谢你,不知这会子你吃饭了吗?我煮一碗面给你尝尝可好?”

“你的厨艺我晓得,可不跟你客气的。”孙大圣半开玩笑地道,扭头就去看摊子旁挂的木牌。

花小麦会做的面总有十几二十种之多,但考虑到价钱、口味的因素,今日这牌子上总共只写了五六种面,分成大碗小碗,价格各有不同。

孙大圣见牌子上面的价格比普通食档要稍高一些,但最贵的大碗鱼鲊面也不过十二文一碗,心中便有了数,呵呵笑着道:“眼下我肚子正饿,也不要大碗面了,那清汤面和鱼鲊面,我便各要一个小碗罢!”

“行。”花小麦高高兴兴应了一声,让他在桌边坐了,自己立刻在锅灶边忙碌起来,不消片刻,就将两小碗面端到他面前,又格外摆了一小碟腌好的糖蒜和甘露子。

“哟,还送酱菜呢?”孙大圣抬头笑笑,又垂了眼去看身前的碗。

所谓鱼鲊,是将大鱼切成薄片,用盐抹过之后,加了姜丝、橘皮、莳萝和葱椒丝拌匀,封入瓷罐中倒放储存。等里面的卤汁控尽,鱼鲊也便做成了。

三四片切得半个手掌大小的鱼鲊搁在面条表面,用加了一料酱熬成的汤汁这么一浇,咸鲜的鱼香立刻浮了上来。原本有些干硬的鱼鲊,在经过汤水浸泡之后变得酥软,只是瞧着便觉美味。

他又偏过头去看了看另外一碗清汤面,恍然发现即便是这最常见的面条,花小麦做得也与别家不同。

在芙泽县这地界,多数面馆或摊档卖的清汤面,不过是用白水煮,加些酱料而已,若碗里能堆些青菜蘑菇,就算是很有良心的了。然花小麦这清汤面,不仅放了炒熟的春笋和肉丝,又扎扎实实舀了一勺鸡汤进去,临端上桌前,还撒了一点香蕈粉,光是汤碗里漂的油星儿,。

这也算是贵得有理嘛!孙大圣在心中说了一句,取了筷子就吃,风卷残云一般将那鱼鲊面全数倒进肚子里,又去端清汤面。

春天的晚上因为有风,这河边还着实有些凉,然而,许是因为吃得太急太快的缘故,他那额头上,竟渗出薄薄一层细汗。

少顷,两个面碗都尽皆空荡荡了,孙大圣抹抹嘴,又捏起袖子擦了擦额头,高声对花小麦笑道:“小麦妹子,我活了这么大,还头一次吃到这样好滋味的面哪!汤汁浓郁,面条筋道,春笋肉丝和鱼鲊都好吃。你说你小小年纪,是打哪儿学来这样好的本事?我看比那省城的大厨也丝毫不差。你若是个男儿身,就该去皇城里做御厨啦!”

花小麦摇摇头,笑嘻嘻道:“哪有那样厉害,大圣哥你这是在笑话我呢!”

孙大圣满口直道“我这人从不说假话,真真儿是好吃”,一面就又瞟了那木牌一眼,数了十三个铜子儿,递到花小麦手中。

“不用!”花小麦连忙摆了摆手,朝后倒退一步,“我这摊子能摆起来,多亏了大圣哥你帮忙,哪好收你的钱?这面是我请你……”

“买卖是买卖,情分是情分,可不能混为一谈!这面条好吃,我的钱就花得值,你如何不收?”孙大圣敞着喉咙吼,又冲花小麦使了个眼色,压低嗓门道,“都看着呢,这钱无论如何你得拿着,再说,这头笔生意不收钱也不吉利,快接下!”

花小麦回头去看花二娘,见她冲自己轻轻点了点头,左右无法,只得把钱接了过来,微笑道:“下回大圣哥你再来,我请你吃别种面,咱们先说好,真是我请你的!”

孙大圣使了吃奶的力气大叫一声“这样好吃的面,我当然要常来”,这才哈哈一笑,与花二娘道了别,转身去了。

他这一番折腾,戏做得虽然浮夸了些,却多少也算起了些效用。如今已在河岸上围了两层的人群中,终于走出来三四个人,犹豫着在桌边坐下,转头对花小麦道:“花家小妹,你这面档是如孙婆婆那般只摆一段时间便收了,还是会一直摆下去?”

花小麦立在桌边,笑盈盈道:“只要不是天气坏得出不了门,我每日都在这里摆摊——几位大叔想吃点什么?”

那几人看了看木牌,有要清汤面的,有要臊子杂酱面的,七嘴八舌说了一通。花小麦一一记牢,不过三两下工夫便做好了,仍配了酱菜,端到几人面前。

几人吸吸呼呼把各自碗里的面吃了个干净,连汤都一滴不剩,一面转过头去对围观人群道“真正好吃哩”,一面痛痛快快地掏钱。因为有他们带头,那些个站在旁边观望的人也都骚动起来,纷纷按捺不住,你推我一把,我搡你一下,就又有两个人笑哈哈地跑到了摊子前。

花二娘直到这时,才算是松了一口气,侧身看了看花小麦,翻了个白眼,却又绷不住,脸上露出点笑模样来。

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