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着花小麦新开的摊档,这一晚,火刀村的河岸上委实热闹了一阵,围观群众走了一拨又来一拨,还有不少人领着孩子跑来凑趣。人气的确是旺得很,只是终究看的人多,吃的人少。

景泰和在稍晚些的时候也来了河边,本是想搭把手帮些忙,却被花二娘远远推到一边。三人就在摊子上解决了晚饭,眼见到得亥初时分,村里渐渐没什么人走动,花小麦料想应是不会再有生意了,便招呼了花二娘收摊,将一应家什用板车推了慢慢走回家。

进了院门,景泰和立刻就去给花二娘煎药,花小麦去了厨房里收拾,唯独花二娘,一面不住揉着肩,一面取了那装钱的匣子,立刻走回堂屋里仔仔细细地数。过了不上一会儿,花小麦与景泰和也走了进来。

“姐夫,今日是你让大圣哥到摊子来的吧?”花二娘在那里数钱数得投入,花小麦就坐在桌上,笑嘻嘻地与景泰和闲聊,“他在那里满嘴赞我做的面好吃,声音响得像是要吓死那些在旁边看的人一般。我知道他是一番好意,死死憋住了,差点要笑出来呢!”

景泰和熟知孙大圣那人的性子,当时情景虽未曾亲见,却也能猜到一两分,也笑着道:“我不过跟孙大哥提了一句,他便拍着胸脯说一定会去给你捧场。他那人是个热心肠,只是无论做什么事,都务必要折腾的动静越大越好,自打我幼年与他相识便是这样,眼见着是改不了了。”

“不过,也亏得他这样咋呼了一下子,立马就有人站不住,跟着来摊子上吃面了。”花小麦一想起孙大圣那夸张的模样就笑得打跌,坐在椅子里摇摇摆摆,嘴角都要咧到耳根子后头去。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花二娘听得心烦,将那钱匣子往桌上一顿,没好气地高声道:“笑笑笑,笑屁呀!我数过了,今日卖出去十一碗面,这匣子里总共有七十六文,还有十三文是大圣兄弟的人情,那是要还的!六十几文钱,除开利润,至多还能剩下三十文,你俩还高兴的了不得,我都要愁死了!”

“愁?二姐你愁甚么?”花小麦不解,转过头去看她。

“你还问我?”花二娘更是怒火中烧,“每晚都要在那摊子后守着,一个月下来累得半死,也挣不回一吊钱,倘若累病了,还得花钱买汤药,这买卖做得太不划算!”

“二姐,我看你才是真糊涂。”花小麦闻言便摇了摇头,“咱们头一天摆摊,就能净赚三十文,你该高兴才对。”

“我糊涂?你倒说说,我甚么地方糊涂了?”花二娘伸手一拍桌面,凶巴巴地道。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花小麦抿唇笑了一下,“我且问你,火刀村有多少户人家,一共又有多少人?”

花二娘心内疑惑,却果真掰着手指头算了算:“总有七八十户,三四百人吧。”

“这三四百人里,每日若有十之一二跑来吃面,你算算,咱们又能挣得多少钱?”

“那……自然是一笔大收入,可是,今天实打实的,就是只卖出去十一碗嚜!你用料又丝毫不肯将就,专拣贵价货,不然,利润还能更高些!”

“唉!”花小麦就叹了一口气,“今日咱们才是开张的头一天,大多数人都是觉得新鲜,跑来瞧热闹,能挣得三十文,我觉得已经很不错。你想想,今日虽只卖出去十一碗面,在旁观望的人却多得不计其数,这些人回家之后,肯定会同他们的媳妇老子娘谈论此事,不出一两天,咱们摆摊的消息,立时就传得满村皆知,或许用不了多久,还会传到附近的其他几个村子去,到那时,生意自然慢慢就好起来。”

花二娘张嘴想什么,花小麦忙抬手制止了她,又接着道:“还有哇,生意刚开始,最要紧便是建立口碑。咱们的面原就卖得比别处贵一些,便唯有靠好味道来招揽顾客。你说我用的食材贵,我却说我用的值,倘若我做的面与别处毫无二致,人家又凭什么把钱花在我的摊子上?”

花二娘一时没了话,咬咬嘴唇,又不服气地耷拉着眼皮道:“你用的食材好又如何?今日来吃面的那几人,大都要的是最便宜的清汤面,能见点儿荤腥的臊子炸酱面和肉丝干拌面,也卖出去两三碗。最贵的鱼鲊面,除了大圣兄弟之外,根本就没人肯吃!你的料再好,又有什么用?”

“那价格昂贵的面,别人可以不吃,我却不能没有,这道理,总不要我跟你细说了吧?”花小麦撇撇嘴,斜了花二娘一眼。

花二娘个暴脾气,被她这样一瞪,立时就要揍她,旁边的景泰和连忙拦在头里,慢条斯理道:“一句话不合你意便要上手,何苦来?小妹说得有理,买卖原本就是一点点做起来的,你瞧我那铁匠铺,刚开时也同样无人问津,现下又如何?哪怕是你在房后种的菜,也得浇水施肥等它慢慢长大,何况是摆摊?你急什么?”

花二娘无言以对,又觉得不甘心,孩子气地嘟了嘴不出声。她这神情自是令花小麦哭笑不得,然那景泰和,却偏觉得自家媳妇这模样简直可爱无比,偷偷地在桌子底下拉了拉她的手。

花小麦从睫毛缝里将他的动作看得一清二楚,背过身去偷偷一笑,抱起钱匣子站起来,一本正经道:“钱我先收着,等满了一个月,咱们再来算净利。”话音未落,人便一溜烟地跑回西屋。

……

自这天起,花小麦便晚晚都去河边摆摊,每日出门前,先将晚饭做好,使得景泰和回来便有现成饭吃,不用每日都跑去摊子上吃面,毕竟再好吃的东西,吃多了也会絮烦,以至于闻见味道就觉得恶心。

花二娘大多数时间也会陪着自家妹子一块儿去照顾摊档,只是家中杂事多,总有被绊住脚的时候。花小麦见她忙得团团转,索性让她不必跟来,反正这几日生意也不过就是那样,自己一个人,完全能张罗得妥当。

第二日、第三日,生意渐好了些,但每日卖个十五六碗面,也就算极限了。花小麦对自己的厨艺向来有信心,也并不着急,照旧乐乐呵呵地早出晚归,兴头十足。

到得第四日上,关蓉来了。

其时,花小麦正在忙着做一碗糊涂面,一开始并没有看见她。关蓉站在一棵大树后头朝这边张望了一阵,便脆脆地叫了一声“小麦妹妹”。

花小麦回头一见是她,立刻笑了起来:“蓉姐你来了?站在那边做什么,快过来呀!”说着便冲她招了招手。

“哎!”关蓉笑嘻嘻地应了,果真三步并作两步跑过来,一走到摊子前便满嘴里道歉。

“本来我打算你开张那日就来的,只因病还没好周全,我娘无论如何也不许我出门,我跟她一直磨到今天,她才终于点了头,你可不要挑我的理呀!”

花小麦笑睨她一眼,便将她扯到木牌子跟前,将那五六种面报给她听:“想吃什么,只管同我讲,我请你呀。”

关蓉思忖了片刻,小心翼翼只要了个小碗的清汤面,花小麦就将她让到一张空桌上坐好,三两下煮了面,端到她面前,又将另一张桌子上的面也快手快脚地煮了,然后在关蓉身旁坐下,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摊子刚开张,关蓉看什么也觉得新鲜,东一句西一句地问个不休。她吃东西又极慢,一碗面,吃了足有一炷香的时间,其间,花小麦又招呼了两桌客。直等到眼看亥时将至,人都走空了,她才将最后一口汤喝下,伸手去怀里掏钱。

“干嘛?”花小麦连忙伸手去挡,“我不是说了吗,我请你。一碗面值不了甚么,你今天能来瞧瞧,替我捧个场,我就已经很高兴了,证明你真是拿我当个朋友看待。你若给钱,我可跟你生气呀!”

关蓉咬着嘴唇笑笑,又与她推搡了两下,也便没有坚持,只左右瞧瞧,道:“小麦妹妹,只你一个人在这里摆摊吗,景大哥和景大嫂没来帮你?”

“我二姐原是要来的。”花小麦便眯眼笑道,“不过我想着,姐夫在铁匠铺里忙活一天回了家,屋里连个人也没有,老这样总不是事儿,于是就没让她来。反正这摊子刚开张,生意不过尔尔,只我一人便足够了。”

“唔,也是的。”关蓉跟着点点头,“不过……咱村虽然太平,却也有几个泼皮似的人物,万一他们来捣乱,你一个姑娘家,岂不要吃亏?”

这一点,花小麦倒还真曾想过,觉得这河边整日人来人往,即便有人要寻她的晦气,也不敢做得太出格,因此,并不太过担心。此刻听关蓉这样问,便笑着道:“他们敢来,我就敢揍他们,你们单知道我二姐性子凶悍,我却也不是吃素的……哎,你干嘛?”

她话还没说完,就已经霍然睁大了眼睛,因为关蓉已经快速蹲在了地上的水盆边,仰脸冲她笑道:“我吃了你的面,却又没付钱,心里怪不好意思的。要不……我帮你洗碗吧?”

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