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呀!”

花小麦原本一边说着话,一边正要去端桌上的空碗,冷不丁见关蓉竟真个把手往水盆子里探去,眉头便是稍稍一动,忙扑过去捉住她的手腕子往上一提。

那关蓉看着病病弱弱,动作倒快得很,方才手是已经伸进了水盆里的,这会子悬在半空中,淋淋漓漓往下滴着水。花小麦赶紧又取来帕子给她擦手,抬头瞟她一眼,抿抿嘴角:“你这是做什么?!”情急之下,语气听起来就不那么和善。

见她如此,关蓉就讪笑着把手往后缩了缩,垂下眼皮,无辜地咬住嘴唇,怯怯地道:“我只是想帮帮你的忙……”

“你是我朋友,今儿是来替我捧场的,我怎能让你动手?”花小麦蹙眉道,“况且,这水凉得刺骨头,你的病才刚好,倘或再着了凉,关大伯和关大娘肯定会把我撕来吃了!几个碗而已,我三两下就拾掇干净了,你只管踏踏实实坐着去。”

说罢,就把关蓉往一张空桌子上推,抢过丝瓜瓤子来就去洗碗。

关蓉只得在桌边坐下,神色看上去略有些不自在,闷了片刻,复又笑着道:“我哪里就有那样娇弱了?病好了就是好了,如今身上松快着呢,干点活儿,动动筋骨,反而还能更舒坦些。你一个姑娘家摆摊,事事都要自己张罗,我瞧着……”

“我知道你是好心体恤我,但没有这样的理。”花小麦一手擦着碗,抬起头去看她,“摊儿是我自己要摆的,事情当然也得我自己做,怎能靠他人相帮?”

“你也计较得太多了……”关蓉仿佛觉得她完全没有必要这样认真,掩口笑了两声,眼睛四下乱看,猛地站起身来跑到灶旁捏住一条抹布,柔声道,“不让我洗碗,那我替你把灶台桌子擦了,这总归可以吧?”

说罢也不管她同不同意,登时快手快脚地忙活起来。

花小麦原待再去阻拦,情急之下差点砸了一摞碗,赶忙牢牢抱住了。再站起身时,关蓉已经将锅灶旁和桌子都收拾得干干净净,一脸愉悦地冲她微笑。

手脚用得着利落成这样吗?花小麦暗自在心中嘀咕了一句,不情不愿地也还了她一个笑容,收拾了摊子,与她道别,各回各家不提。

自这日起,关蓉几乎每晚都会跑来河边晃荡一圈,花小麦也就因此,添了一桩心事。

晚上戌时,算是她的小摊儿生意最好的时候,来吃面的人有时能将三张桌子坐得满满当当,光是煮面,她就已经忙得不亦乐乎,根本无暇他顾。

往往正是这个时候,关蓉便来了,站在摊子边上也并不吃面,或是与花小麦闲聊个两句,或是帮忙端面抹桌,笑盈盈地与人寒暄。她长得清秀,声音又好听,来吃面的人,无论是年轻后生,还是大伯大叔,甚至大姑娘小媳妇,都喜欢和她搭上两句,倒显得那摊子更热闹了几分。

她这样热忱相帮,换做任何一个人,都应该觉得很感激才是,但花小麦怎样想都觉得不妥。

一日两日也就罢了,天天都来,这算怎么回事?

这是第三次,她又产生了那种很不好的感觉。明明关蓉做的事让人挑不出一丁点错儿,偏生她就是心里不舒服,而且,随着时间越来越长,这样的不舒服,就在心里越积越深。

再这么下去可不行,得找个时间,跟关蓉把事情给挑明了,也省得大家落下什么误会。

……

又过了几日,傍晚戌时左右,河边三三两两坐了许多人。

这两天,可能是因为逐渐有了些名头的原因,摊子的生意又好了些,来吃面的人明显增多,甚至偶尔,还会有桌子不够坐的情况发生。

在河边摆摊就是有这点好处,因着河岸上便是一片杂草地,村里人也大都不讲究,桌上没了空位,就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端着面碗照样吃得香喷喷。

眼见着买卖有了起色,花小麦自然很高兴,干起活儿来愈加劲头十足,手里煮着面,还不时眼角带笑地朝人群里瞟上一眼。

煮好一碗鸡丝汤面,她正要给端到桌上去,却见关蓉笑嘻嘻地迎了上来,不由分说接过碗。

“我来吧,你只管煮面便是,那边还有两碗鸡蛋捞面,都等了许久了。”说罢,转身就走。

你吩咐谁呢吩咐谁呢?我才是这摊子的正经老板好吧?

花小麦被关蓉一句话噎得胸口里憋闷,狠狠将汤勺丢进锅里,恨不能立刻将她扯过来说清楚。然偏偏就是这时,又有两个大叔凑到了摊子前,她只得暂且将火压下去,强挤出个笑脸出来招呼。

因为这天来的人格外多,摊子便收得晚了些,亥时已过,桌子旁仍有三两个食客。

花小麦忙活了一晚上,多少觉得有些累,正靠在摊子上歇息,不经意间偏过头去,就见关蓉正在桌边同一个中年妇人说笑,立时皱了一下眉头。

那中年妇人显然和关蓉很熟悉,一边不停口地吃面,一边抬起头来与她闲聊。

“……这摊子不过摆了几日,生意是越发好了呢!小麦姑娘瞧着年纪不大,做面的手艺,却当真是一绝。她这小摊刚刚摆出来的时候,我男人瞧见那木牌子上的价格,还回来跟我絮叨,说她做的面卖得太贵,可尝过之后方知,这贵呀,自然有贵的好处!咱都是靠天吃饭的,日日跑出来吃面,肯定花不起这个钱,但偶尔来打打牙祭,也挺不错,是吧?”

关蓉也便笑容满面地眯了眯眼:“可不是,小麦妹妹的厨艺,当真没的说。不仅是做面,其他各样热菜凉菜,即便是再普通的食材,从她那双手里过一遍,立马味道大不同!”

花小麦朝她二人的方向斜睨一眼,很不痛快地将一把筷子丢进水盆里。

接着,那中年妇人又道:“只我瞧着,你这两日,也挺辛苦的。又得端面,又得招呼人,还要收拾桌子……你身子原不大好,日日这样忙碌,你娘一定很心疼吧?”

关蓉嘴角轻轻朝上一扬,柔柔笑道:“我对做面一窍不通,帮不上甚么忙,唯有将这些杂事张罗妥当,让小麦妹妹能省些心,我……”

听不下去了!

花小麦忍了好几天的那股闷气终于在此时升到顶点,也不管手里拿着什么,随便一丢,尽量平心静气地高声道:“蓉姐,你过来一下行吗?”

关蓉应声回头,也便甜甜笑着走过来,眉尾轻轻一挑:“嗯?怎么了?”

“也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你每日这样来摊子上帮忙,我心中委实过意不去。”花小麦长长吐出一口气,望着她道,“在这摊子旁一站就是两三个时辰,连我二姐都有些受不住,更别说你了。我看你这几日,脸色都有点不好看了,瞧着真让人替你担忧。这摊子我自己能应付,你……”

“我挺好的呀!”关蓉欢快地摇了摇头,“你说我脸色难看,我却觉得,这段时间精神都好了许多,果然人还是要多干活儿,多活动,身子才能更健壮。你也瞧见了,最近来这摊子上吃面的人越来越多,你一个人怎生忙得过来?我平日在家闲着也很无聊,过来陪你说话解闷,再帮忙做些简单的小事,反而觉得舒服呢!”

“这不好。”花小麦稍稍加重了些语气,正色道,“咱们俩自个儿知道,你是因为拿我当妹妹,怕我太过操劳,这才特意跑来搭把手,但在外人看来,保不齐还觉得,我是在占你便宜呢!”

她刻意将“占你的便宜”这几个字咬得重了些,关蓉便怔了怔:“怎么会?”

花小麦也不理她,一径接着道:“人家若要这样想,也不是没有道理的罢?摊儿是我要摆的,就算再忙再累,也得自己扛住了,怎能假手他人?譬如说,我摊子上来了食客,我便自当将他们照应好,断断没有让人家吃完面之后,还替我把碗洗了,把桌子擦了的道理,那我这买卖决计做不下去,你说呢?”

关蓉低了低头,将鬓边一缕乱发抹到耳后,垂眼微笑:“这样对待客人,当然不合适,可我和他们怎么一样,我……”

“哪里不一样?”花小麦稍稍抬了抬下巴,直视她的眼睛。

关蓉比花小麦高了半个头,两人站在一起,她原本多少是要占些优势的。然不知何故,花小麦这副模样,令她忽然觉得心内惴惴不安,那翻来覆去说了好几遍的“我们是朋友”之类的话,竟再吐不出来。

沉默了半晌,她才勉强笑了一下:“你平常整天乐颠颠,却不料是个心思重的,想得这样多。我只不过是觉得……唉,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这会子人都走得差不多,天儿也晚了,赶紧把东西收拾了回家歇息好不好?”

花小麦眉头一拧,又看了关蓉一眼,这才慢吞吞走回锅灶边。

她自觉这番话已经说得够明白的了,然而却终究觉得不妥当,认为不能仅凭关蓉的一句“我知道了”,便彻底放下心来,直到走回景家小院,心中还在不停地琢磨。

花二娘还在给她等门,见她回来,忙着将一应家什都归置了一番,又打着哈欠说,灶上有粥,让她自去热来吃一点。

花小麦原待立刻将这几日的事情和自家二姐说一说,见她困成这样,只得让她赶紧回屋,自己也洗漱干净胡乱睡了。

因自家妹子晚上要摆摊,花二娘早晨便不大叫她起床。第二天上午,花小麦甫一睁开眼,听见院子里有动静,便立刻跳下床,趿拉着鞋跑了出去。

“二姐,我有正经事要跟你说——今晚你还是跟我一块儿去摆摊吧!”

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