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太公被花小麦一句话噎了个实打实,险得一个倒仰,幸而是坐在椅子里,忙死死抠住了两边的扶手,呼哧呼哧地喘粗气。

今日之事究竟是何缘故,他自个儿心中有数得很。依着花小麦的意思,他今儿若不随着去河边走一趟,脑袋上便立刻要被盖上一顶徇私偏帮的帽子;但问题在于,即便是他去了,也未必就能得着好名声,保不齐还要落得个被打脸的下场,怎生是好?

花小麦也不着急,只管在一旁笑眯眯地站着,或是抬头看看天,或是瞟瞟脚下的地。反倒是景泰和有些局促不安,不时地拿眼睛去瞟柳太公,目光中的焦灼呼之欲出。

老这么僵持着总不是个事儿,少顷,柳太公终究是抬起头来,狠狠瞪了花小麦一眼,清了清喉咙,气咻咻地对景泰和道:“你们这些孩子,一个个儿都是我眼瞧着长大的,如今我年岁这样大了,怎地一点都不知体恤于我?哼,我也不过是劝你们两句,你们若是不听的,我又能有什么法子?”

景泰和心中一动,只觉眼前都亮堂了几分,忙追着问道:“太公,您的意思是,我们那摊子,能继续摆了?”

“哼,你们执拗到这般境地,连我这张老脸都不顾,我还敢拦着吗?”柳太公横他一眼,仿佛心力交瘁地挥了挥手,“罢罢罢,那摊档你们既执意要摆,我亦不能断了人的财路。但下一回,如果再有人来我这里埋怨你们喧嚣吵闹,到那时,可莫要怪我不给你们情面了!”

这事儿……竟这么容易就解决了?

景泰和喜不自胜,心中一块大石就此方算是搁下了,忙不迭地跟他道了谢,拉着花小麦走了出来。

“我这一颗心悬了一早晨,这会子可算是安定了。”

从柳太公家出来,站在路边,景泰和笑着对花小麦道,又摇摇头:“那柳太公,也算是眼瞧着我长大的,虽我爹娘与他并无特别的交情,但好歹在一个村儿住了这么久,他怎地突然想起这一出来刁难咱们?让他跟咱们一块儿去河边看看情况他也不肯,这岂不是硬把那‘扰民’的名头往咱们头上安?”

花小麦勾了勾嘴角,轻哼一声道:“我让他去河边,他若肯去的,尚能证明他办事公正,或许咱们真是吵到了谁家,令人心生不满也未可知。但他百般推脱,那便是摆明了存心偏帮,故意冤枉咱们!不管跑来跟他告状的那个人是谁吧,多半跟他家关系不错,他身为一村之里正,这样办事,也不嫌寒碜!”

“行了,如今事情既然已经解决了,你也无谓想得太多。”景泰和细想一回,也理不出个头绪,便宽厚劝了两句,“眼下已是迟了,我得快些去铁匠铺才是,便不送你回家,你自个儿回去的时候小心些,过会子让你二姐把饭替我送来,啊?”

花小麦仍在思忖,抬头冲他不走心地笑着答应了,与他就在柳太公家门前告别,快步走回西边的景家小院。

花二娘在家中早已是等得心焦火燎,在院子里腾腾转了无数个来回,好容易盼得花小麦回来了,连忙将她一把扯了去,高声道:“怎样,那柳太公还是咬定不肯松口?”

花小麦抬眼冲她咧嘴一笑:“二姐你放心,咱占着理儿,那柳太公也拿咱没法子。如今他已应承让咱们继续摆摊了。”少不得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花二娘越听越气,恨不能一蹦三张高,咬牙切齿地道:“是哪个臭不要脸的,跑去告咱们的黑状?老娘行得正坐得直,平生就没怕过谁!他有胆子干这种丧良心的事,就该有胆子站出来认,到时候,你看老娘能不能活剥了他的皮!”

顿了顿,她又接着道:“咱都不用猜,这事十有八九就是那关蓉做下的!她见咱们在河边摆了摊,生意一日比一日火,就想跑来分一杯羹,被你给拒绝了,肯定心生不忿,索性跑去告咱们一状,一拍两散谁都别得着好!我跟你说,就那关蓉,跟柳老头他大孙女——好像是叫秋芳——感情好得不是一星半点儿,来往别提多稠密,只需那秋芳在柳老头面前帮她说两句话,这事儿丝毫不难!”

花小麦半晌没有做声。

说实话,刚知道这事的那一刻,她也是立马就想到了关蓉身上,觉得自己那日拒绝她时,态度或许冷硬了些,她心中不满,跑去告上一状,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转念一想,她又觉得这实在不像关蓉的作风。

她并不是觉得关蓉有多么的善良无害,只不过是瞧出,关蓉似乎很想挣钱。

前些日子,关蓉每日按时到河边帮忙照顾摊子上的生意,说白了,不就是盼着花小麦能心软、过意不去,或是拉她一块儿经营买卖,或是分给她些许好处吗?她那样想赚钱,摊子一旦关张大吉,她还能捞着什么?她跑去告那一状,对于花小麦来说固然是个大损失,但对她自己,也未必就是一件好事吧?

以关蓉的心思,应是很容易便能想清楚这其中的利害关系。除非是又出了什么事,彻底将她惹怒了,再也顾不得许多,否则,她应当不至于如此轻举妄动。

低头思索了一番,花小麦看向花二娘:“二姐,除了关蓉之外,那柳太公家平素还和哪几户人家交好?”

“唔?”花二娘疑惑地看她一眼,当真冥思苦想了一番,突然睁圆了眼睛一拍脑门:“呀!”再看向花小麦的时候,表情就有点心虚。

“呀?”花小麦似笑非笑瞟她一眼,“怎么,你想起来什么了?”

花二娘耷拉着脑袋,咬咬嘴唇:“我突然想起,那个耿婶子,跟柳老头他大儿媳妇颇说得着,平日里只要一遇见,就要说上许久的话,连去县城买东西,也要相约一起……”

“所以呢?”花小麦不解其意,“你该不会是想说,耿婶子因为之前那桩亲事没成,就恨上了咱家,卯足了劲儿要跟咱们过不去吧?这至于吗?”

花二娘很罕见地在花小麦面前有点气势不足,拿眼睛偷偷瞄她一下,忙又低了头,小声嘟囔道:“光这一件事,自然是不至于,但是……你不是知道吗?自那件事之后,我和耿婶子之间就生了龃龉,在路上碰见了也非得吵上两句嘴不可……就三四天前,我在村儿里又跟她撞了个正着,吵起来了。”

她说到这里似乎还有些气不过,猛然抬头道:“谁让她骂我是不抱窝的母鸡?骂人不揭短儿,她这话太恶毒,我要不连本带利讨回来,往后在这村里可就没法儿混了!”

“什么?她那张嘴是从茅坑里捡回来的吧?真不要脸!”花小麦也有点怒将起来,但转念一想,又觉花二娘应该不会吃亏,忙追问道,“那你呢?你也说了不好听的话了吧?”

花二娘忸怩了一下:“我也没说什么重话,就是骂她长得丑,还……还往她头发里薅了一把,扇了她两下……”

“你俩还真是……”花小麦简直不知该哭还是该笑,扶额道,“你自己长得漂亮,也不能随便骂人家丑哇,还动了手……得了吧,你俩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

花二娘嘟了嘟嘴,一拍桌子道:“就算她恼了我,有本事跟我当头当面闹腾,谁赢算谁有本事,背后告黑状,这算什么?”

她越想越气,干脆站起身来,拔脚就往外走:“不行,老娘眼睛里可揉不得沙子,我这就去找她讨个公道去!”

“好了!”花小麦赶忙扯住她背心,“若这事儿真是耿婶子所为,自然要去找她算账,到时莫说你,我也要挠她两爪子方算解恨,但咱们现下不是还没个头绪吗?怎么,这会子,你又不怀疑关蓉了?”

“我……”花二娘再度迟疑,跺着脚道,“咱总不能吃这哑巴亏吧?”

花小麦心中同样憋着一口恶气,让她硬吞下去,只怕比杀了她还痛苦。只是,怎样才能搞清楚那在背后捣鬼的家伙究竟是谁?

……

柳太公那边既然松了口,当天晚上,花小麦和花二娘两个便照旧推了板车出去摆摊。说来也巧,刚出家门没走两步,便正正遇上了耿婶子。

那耿婶子迎面走过来,瞧见她们姐俩,立刻从鼻子里喷出一口冷气,将脑袋扭到一边,结结实实翻了个白眼。花二娘当即就要扑过去跟她拼过,被花小麦死死拉住了,硬拽着去到河边。

更妙的是,去到河边,远远地花小麦便看见岸上立了一个人,身段儿高挑,如一棵迎风的弱柳一般,纤瘦柔软。

这可真是有意思,耿婶子和关蓉,两个都有嫌疑,两个却偏生都在同一晚出现,这算是巧合吗?

花二娘对关蓉没个好脸色,看见了她,立即将脑袋别到一边,自去收拾摆摊的家什。关蓉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下,终是快步走过来,弱弱地叫了声:“小麦妹妹……”

花小麦也冲她笑了一下:“蓉姐,你怎么来了?”

“你别误会。”关蓉连忙就摆了摆手,“我知道你不喜欢,往后不会再来摊子上给你瞎帮忙了。我今儿过来,是听说今早上柳太公将景大哥叫去了,话里话外数落你们喧嚣吵闹,使人夜里不得安宁,似还有不让你们继续摆摊的意思……我担心你,特地过来瞧瞧的。”

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