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里毫无例外,一到了五六月份,火刀村就必然要迎来小半个月的雨季。

天就像是漏了一般,整日里淅淅沥沥雨水落个不停,从早到晚,几乎没有一刻是停下来的,好容易瞧着天好像是晴了两分,若有人胆敢出去走上一圈,用不了一盏茶的功夫,保准又要给淋个透心凉。

春忙已经结束,然而现下的火刀村老百姓们,却并不能因此便安定下来。仍要担心雨水太多将地里的粮食给涝坏了,又或是雨下得太大,浇坏了自家的房顶。之前在地里忙活时,虽则累些,却心中踏实,现在闲了下来,一颗心,反而落不到实处。

花小麦也同样因为这场雨而情绪低落。

河边上摆摊的生意不过做了三两个月,正是赚钱的时候,如今,因为这绵绵不绝的雨水,却不得不暂时停下来。院子里的酱缸见不得水,全都挪到了堂屋里,挤得根本下不去脚,家里吃饭时,也只能暂且将桌子摆在稍大一点的东屋里。花二娘有时去堂屋拿个什么东西,不小心磕着碰着膝盖,便会大骂几句,不嚷嚷得自己气顺了,便不算完。

由于田地里没法干活儿,景泰和的铁匠铺也随之生意变得清淡,在家的时间多了不少。他夫妻俩有大把时间凑在一处,便无时无刻不在腻歪,花小麦总不能在旁边看着,又出不得门,只能将自己关在西屋里发呆。

五月里天气已经热起来了,那些做面的卤子、汤汁,用不完很快就要坏,这可都是钱哪!

花二娘有时去西屋瞧瞧自家小妹,见她只管撑着脸坐在桌边,动都不带动一下的,便忍不住要劝上两句。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你发愁有甚么用?莫说咱只有一个摊子,即便是那有店面的杂货铺、干货铺,生意也必然受到影响,你再厉害,能犟得过老天去?等这阵子雨过去了,咱那买卖该怎么做,还怎么做,这段时间,你就只当是在家歇一歇,又能怎地?”

“我是担心我那番椒。”花小麦叹了口气。

按理说,这两天正该是番椒开花的时候,前几日雨季未来之前,她曾去看过,地里每一株都长得很茁壮,叶片嫩绿,茎杆强劲,若是天气好的,等花一开,自会引了蜂蝶前来授粉,那么到得六七月,那果子也就该结出来了。

可现在呢?摊上这么个雨季,也不知会不会影响开花的时间。这番椒对她来说如此重要,倘若当中出个差池,她可真接受不了!

早知这样,当初就该托孟郁槐问问赵老爷家的花匠,看这番椒在雨季时可需要注意些什么,现下,却眼见得是来不及了。

花二娘对那番椒不如她上心,想得也没那么多,顺嘴就道:“你管它呢!你姐夫不是已经给后院那块菜畦搭了棚子了吗?淋不着雨吹不着风,还能有什么问题?”

花小麦只摇头不说话,花二娘劝了一阵见没什么作用,便扔下一句“我看你真是魔怔了”,抽身走了出去。

……

五月初五,端午节,依旧是在大雨中度过。

景家老宅那边唤了景泰和与花二娘回去吃饭,潘太公看不过,早早地便跟花小麦说好了,让她来自己家里一块儿过节。

花小麦因此便也算有了点事情做,提前两天,就在家中包了许多粽子,既有咸香的烧肉、盐蛋味,也有甜丝丝的蜜枣、红豆、鲜果味,每样拣了五个送去拍太公家。

花二娘临出门之前少不得又吩咐了花小麦几句,翻来覆去不过是叮嘱她安心留在潘太公家,莫要随便出门,吃过饭后,回家将那艾草熬煮了,也好睡前洗个澡。花小麦一一应下了,将二人送出门口,也便自去了隔壁院子。

晚饭照旧是花小麦下厨,浓滚鸡汤、香辣鳝筒、活跳鲜鱼和各色菜蔬、粽子,满满铺了一桌,潘太公又特意买了雄黄酒回来,说是今日怎么都该喝上一杯。

每次花小麦来过节,这二老总是很高兴的,一方面自然因她厨艺好,做出来的菜色香味俱全,可大大地一饱口福,另一方面,却是因为他们平日里生活着实冷清,儿女皆不在身边,花小麦过来了,好歹能给屋里添上些许生气,饭也吃得香些。

外头雨下个不住,害得屋中也是又潮又热,花小麦在厨房忙了半日,浑身都是汗,连坐着都觉难受,潘太公和潘太婆两个与她说话,她也有些心不在焉。

“这孩子,怎么这样心神不宁的?”潘太公抬手在她面前晃了两晃,顺便将那盛着鳝筒的盘子往她面前推了推,“赶紧趁热吃啊,你二姐和姐夫每到逢年过节,都不能同你在一处,你心里肯定不好过吧?”

“嗯?”花小麦回过神来,抬头笑了笑,“那倒也不至于的,说是过节,其实,还不就是一个日子吗?二姐和姐夫平日里在自家院子单过,过节时,自然理应回老宅,我总不能跟去。反正平常我们整日都在一起,这一时半刻的,反倒没甚紧要。”

潘太公就点了点头,心有戚戚焉道:“可不是,这也没法子。想我那大小子吧,从前大半年也不曾回家一趟,有时,连过年也不见他人影,我不也丝毫办法没有?他那样搏命挣钱,除了养活他媳妇儿子,对我们两老,也还算是慷慨的,我也就说不出什么。不过如今是好多了,跟你做了这生意,他每个月倒都能回来一次,我们两个老的常常能瞧见他,心里也觉得高兴些——若是他能将我那两个孙孙也时常带回来,就更好喽!”

“您想念大虎二虎,就该照实跟平安叔说啊?”花小麦抿唇道,“您就跟他说,让他每次回来的时候,将您两个孙孙一并也带回来,那不就得了?”

“不好,不好。”潘太公连连摆手,“他回来是办正事的,带着那两个小家伙,太折腾了!他在省城挣钱辛苦,我也帮不上甚么忙,就别给他添乱啦!”

他这语气听上去颇有些心酸,想来两个老人成日相依为命,也的确是孤独了些。花小麦不知说什么才好,只默默夹了一筷子鱼肉送进口中。

吃完桌上的菜,又剥了粽子,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如今也算是入了夏,倘若不是这场没完没了的雨,外面应当很多人出来走动纳凉才是,河边上凉爽空气新鲜,那摊子的生意,肯定会好得没话说……唉!

花小麦想到这里,又是一声叹气,帮潘太婆将碗碟都收进厨房里,洗刷干净了,便告辞要回家。

满身大汗,得将那艾草熬煮了,先洗个澡再说。

外面起了大风,雨也哗啦哗啦,像是有人站在半空中不住往下泼水一样,村间小路上已经积出一个一个很深的水坑,倘若一个不小心踩进去,只怕就要将半截儿裤腿全浸个透湿。

潘太婆和潘太公两个打着伞将花小麦送到门口,还在嘱咐她回家赶紧先把门锁好,有事便高声叫他们,那潘太婆忽然神色一变,冷不丁说了一句:“什么声音?”

她眼睛不好使,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反而听觉十分灵敏。花小麦看她一眼,见她仿佛盯着自家的方向,忙转头望了过去。

雨幕中,什么也看不清楚,但若留心听,却似乎的确能听到一阵微弱的吱吱嘎嘎声,就像是有木头搭建的架子被风吹得摇摇晃晃,随时都要倒下来。

花小麦心中突地一跳,忙又竖起耳朵,这一回,却只听见风声。

“麦子,莫怕啊。”可能是见她神色有些紧张,潘太公便拍了拍她的肩膀,和颜悦色地道,“咱两家的房子,都是年前才修葺过的,那时候你还没来,我这屋顶,还多亏你姐夫帮我补了补哩!风虽是大了些,但咱们的房子都牢靠着哪,用不着太担心,你只管回去……”

他话还没说完,又是一阵“吱嘎”声传来,这一回,却是要剧烈得多了。

花小麦眉头都拧紧了,牙齿死死地扣住下嘴唇,一动都不敢动地朝那边张望。

不……不会吧?为什么有一种特别不祥的感觉?

“快回家去,快回家去。”潘太公心里也有点犯嘀咕了,紧着推了她一把,“进了屋就把门关好,莫要在院子里闲走,仔细什么东西落下来砸到你。”

花小麦答应一声,转头就往自家的方向跑。

然而,还不等她打开院子门,就听得“咣啷”一声巨响,有什么东西,像是塌了似的,从半空中落到地面。

那声音……是从房后传来的!

花小麦只觉天灵盖都要裂了,三两下打开门,立刻冲了过去。

房后那块菜畦之上,前两天景泰和才搭的棚子,也不知是不是没绑得太牢靠,竟拦腰截断了,正正砸在菜地中,落下来的油布将地里种的菜盖了个严严实实,看不出底下是什么情形。

“我的辣椒!”花小麦一下失声叫了起来,什么也顾不得了,冒着雨扑过去撕扯那油布,手忙脚乱地将木架子抬开,蹲下身定睛望去。

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