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赵老爷不是正在待客吗,好端端地怎么又想起她来?

花小麦回头莫名其妙与孟郁槐对视一眼,唯有随着那赵老爷进了前厅,只一抬头,便见厅中坐了个妇人打扮的女子,见三人进来了,方立起身来,目光不疾不徐从花小麦身上掠过,唇边漾起一分笑意。

赵老爷家的所谓“贵客”,原来是个女人吗?花小麦抑制不住自己汹涌澎湃的八卦之心,尽量含蓄地将那女人打量了一遍,在心内猜逢她与赵老爷是何等样关系。

那女人约莫三十来岁年纪,相貌虽不非常美,却生得十分细致白嫩,身上衫子也一望而知非便宜货可比,通身透着一股精明利落的味道,倒让人揣测不出她是甚么来头。花小麦抓了抓头——赵老爷巴巴儿地把自己叫到这女人面前来,究竟是何意?

“宋老板,这位便是我跟你提过的那位花家姑娘。”赵老爷指了指花小麦,对那女人笑呵呵道,不知何故,言语间竟好似有两分恭敬之意,又回身对花小麦道,“这位宋老板,你莫要看她这样年轻,省城那赫赫有名的‘桃源斋’,便是她开的哩!那一手好厨艺,啧啧,只要吃过一回,保管一辈子也难以忘怀!”

花小麦一头雾水:“桃……源斋?”是酒楼吗?可是……关她什么事?

许是见她一脸懵懂,那赵老爷的脸色就有些变了,不可置信道:“你做着饮食生意,该不会连桃源斋的大名都没听过吧?”

废话,本姑娘从前又不是你们这地界儿的,上哪知道去?

花小麦有点尴尬,冲那被赵老爷称作“宋老板”的女子抱歉地笑了一下:“对不住啊,是我孤陋寡闻了……”

“这算得上什么,你年纪尚轻,恐怕也并不经常出门,没听说过有何出奇?”女人笑得和颜悦色,“我叫宋静溪,你若是愿意的,可以叫我一声宋大姐。那桃源斋,也不过是普普通通一间饭馆儿罢了,我开它也只为维持生计,得众位朋友给面子,生意还算过得去,一来二去,也便有了些许名头。”

她这话说得不卑不亢,既不否认自己的饭馆儿名头响亮,却也并不因此就目中无人,花小麦便抿唇笑了一下。

话说,自己不过是经营着一个小摊子,还只是每晚才做买卖,尚且常常觉得手忙脚乱劳累不已,这宋静溪一个女人,却要支撑着一整间饭馆儿,肯定很不容易吧?

“我的确是没有什么机会经常外出走动,所以,还请您不要介意才好。”花小麦冲宋静溪笑了笑,转头又对赵老爷道,“不知您唤我进来是不是有事?”

不等赵老爷作答,宋静溪便抢着开口道:“是老赵偶然跟我提起,你年纪轻轻便练就一手好厨艺,二月里替连顺镖局的春酒宴掌勺,博得人人赞不绝口,我心中便有些好奇。恰巧你又上门来,于是我就想见你一见,你不要怪我唐突才是。”

“哦,不会不会。”花小麦忙摆了摆手,“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厨艺,只是多半恰巧对了众位宾客的口味而已,我……”

“咱们做厨之人虽不可太过骄矜,却也用不着这样自谦,有本事便是有本事,干什么怕人知道?”宋静溪稍稍抬了抬下巴,“老赵也是开酒楼的,吃过的美食更是不计其数,他家现成就有好厨子,却仍旧对你大加赞叹,想来,你也的确是有不小本事才对。”

“咳,宋老板,您就甭提我春风楼里那个姓魏的了,跟这花家姑娘一比,那压根儿就不够看!成天只知道跟我提要求,灶台上的工夫却是越来越敷衍。哼,要不是现下好厨子难找,我早把他轰出去了!”

赵老爷对于魏胖子仿佛十分嫌弃,赶苍蝇似的使劲挥了挥手,又招呼道:“咱也别站着说话了,都坐吧。老马,再打发人送两盏好茶来!”

花小麦回头看了孟郁槐一眼,见他对自己轻轻点了点头,也就规规矩矩在椅子里坐了,抬眼去看那宋静溪。

“花家姑娘,实话说,我今日之所以想见你,是因对你那春酒宴的菜色有些好奇。柯震武那人我虽不熟,却也知道他既开着镖局,结交的多半都是富贵人。那起身家厚重的角色,对于吃也向来挑剔,你究竟是用什么法子,对付了他们那张刁嘴?”许是察觉到花小麦的目光,宋静溪便冲她轻笑一声道。

你自己开着那样有名的饭馆儿,在省城都是叫得上名字的,这种问题,用得着来问我吗?

花小麦心中暗暗纳罕,却仍是笑着答:“其实,真要计较起来,也不过都是些寻常做法。柯叔舍得在食材上下本钱,我也便只管依照现有之物来作安排,煎炒烹炸,左右不过是哪几种做法,并没有什么特别。”

“哦。”宋静溪就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如果食材特别好,为厨之人发挥起来,自然就更有余地。想来,你做的也是那‘十六碟’、‘八簋’、‘四点心’、‘十大菜’之类……”

她话没说完,却见得花小麦已笑着摇了摇头,眉头便是一挑:“怎么,我说得不对?”

花小麦那双亮晶晶圆碌碌的眸子闪了两闪,一字一句,有条有理地道:“宋老板,我说话有些直接,您别介意。那所谓的几碗几大盘,铺铺排排虽然瞧着隆重好看,却终究有些落了俗套,坐在桌上的人吃完一道菜,立刻就能猜到即将端出来的下一道是什么,这样一来,又还有什么趣味?说实话,我连那‘十大菜’中究竟有哪几道菜肴都分不清,我只知道,做厨之人需得精于搭配,若能将各种食材运用得当,不需要满满一大桌,就算只是两三碟,也能吃出好滋味来。”

宋静溪唇边的笑容加深了两分:“哦,那你觉得,一桌宴席,该如何才能做得使人人都满意?”

“投其所好,浓淡相宜,咸甜交错,依时令而为。”花小麦张口就道,心中越发觉得疑惑。

这些事,宋静溪怎么可能真的不明白?

“依时令而为?意思是,照着当季时令来准备菜肴?可是,有些在当季很难吃到的东西,若是能在饭桌上看见,岂不令人更加欣喜?”宋静溪却仍然只是微笑,仿佛真个满腹都是求知欲。

花小麦也就不得不耐着性子作答:“我是觉得吧,万物生长都是有序的,旺盛期一过,就算是还能吃到,也难免失去了精华所在,自身的好味道,也就会随之大打折扣。饭桌或宴席上偶尔有一两道这样的菜,或许能让人觉得新鲜,但若将其看得太过重要,未免就有些本末倒置了。”

“唔,的确有些道理呢。”宋静溪仿佛心有戚戚焉地颔首,“人都说,要成为一个好厨子,刀工、火候、调味、新意,缺一不可,你又认为,这其中哪一样最为重要?”

宋静溪拉拉杂杂问了这么多问题,花小麦就算再驽钝,此时也大概猜到,她十有八九是在考校自己的本事,试探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虽不知她此举的目的究竟为何,但这女人既然对自己的厨艺有兴趣,和她多说两句,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于是,少不得将那“食之本味乃是做厨根本”一类的理论洋洋洒洒讲了一大通。

也幸亏从前读书时,看了不少这方面的书,她方能说得口若悬河头头是道,直弄得自己口干舌燥才停下,忙不迭端起茶杯来喝了两大口。

也也是直到这时,宋静溪仿佛才终于满意了,和颜悦色道:“我难得来芙泽县一趟,今日能遇上你,聊了这许多话,心中欢喜得紧……我耽误你时间了吧?”

花小麦忙摆摆手:“您别这么说,没什么耽误不耽误,只是我二姐和姐夫还在等着我,所以……”

“哎呀,那真是太不好意思了。”宋静溪便懊悔地一拍手,“对不住对不住,这会子天色也不早了,既如此,你便赶紧回去吧,若是改日还能见面,咱们再接着细说。”

花小麦倒是真的有点担心花二娘与景泰和着急,当即便站起身来与二人告了别,随孟郁槐离开了。

待得二人走得远了,那赵老爷方回身道:“宋老板,您今日这究竟是什么意思?那花家姑娘厨艺虽然不错,但跟您比,却还差得远,您……”

“你也别净拣那好听的来对付我,那姑娘究竟如何,我心中比你有数。”宋静溪仍兀自望着花小麦离开的方向,含笑道,“是棵不错的苗子呢,若能稍加锤炼,往后必然声名鹊起。只她到底是个姑娘家,心中作何想法,谁也说不准。”

她顿了顿,侧身道:“你说她在村里摆了一个卖面的小摊子?寻个机会,我还真得去尝尝她的手艺才是。”

……

从赵家大宅出来,花小麦心里依旧有些犯嘀咕,走了三两步,终究忍不住,扬声对快步行在身前的孟郁槐道:“孟家大哥,你说那个宋老板到底要干嘛?我与她素不相识,她却突然翻出这么多问题来问我,我这心里,怎么这样不踏实呐!”

孟郁槐心中的疑虑并不比她少,回过头来朝她脸上张了张,一开口,问的却是全然不相干的问题:“你没来火刀村之前住在盛州,家里就是寻常农户吧?”

花小麦没想到他会提起这个,登时有些张口结舌,好半天,方点了点头:“对,对啊……”

“家里并不富裕,甚至可以称得上捉襟见肘?”

“……没错,怎么了?”

“我有些想不明白。”孟郁槐缓缓道,“你方才与那宋老板的一番对话,引经据典,有理有据,我听了实在觉得讶异。厨艺这种事,或许有天分一说,但要讲出道理来,却不能只靠凭空想象……你家境困顿,又不识字,究竟是从哪儿学来的?”

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