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姑娘就立在景家小院的门口,脚下踩着从院子里流泻出来的一星儿暖光,浑身拢在毛茸茸的光晕之中,将一双亮闪闪的圆眼睛睁得老大,微微张着嘴,正一瞬不瞬地瞅着他,就好像他是个从地底下冒出来的妖怪,万万不该在这里出现似的。

孟郁槐也是这时候才发现,这姑娘好像不似刚来火刀村时那般皮包骨了,脸颊长了点肉,身上仿佛也有了些曲线,瞧着倒没那么硬梆梆,唯独那脊背,仍旧习惯性地挺得笔直。

两人就这么面对面地站了许久,身畔那匹大黑马等得有点不耐烦,拿蹄子刨了刨脚下的土,喉中低低地发出一声嘶鸣。几乎是与此同时,罗月娇从花小麦身后蹦了出来,一手直直地指着孟郁槐,另一手掩了口,活像见鬼一样,一惊一乍嚷起来:“郁……郁槐哥,原来你没死?!”

“啧。”花小麦赶紧回过头去睨她一眼,“说什么呢?哪有咒人死的?”

她心中就像是终于搁下一块大石头,整个人都觉放松起来,语气虽凶巴巴,脸上却带了一丝笑意。

罗月娇很无辜地扭了扭胳膊,低头小声嘀咕:“我不是咒……村里人都说……”

“的确是遇上了些麻烦,好在最终都算有惊无险。”孟郁槐这话仿佛是对罗月娇说的,眼睛却是望着旁边的花小麦,“我亦知这段时间让村里的街坊邻居们担心了。”

担心?怎样担心?真正替他担忧的人倒的确是有的,只不过这村里大多数的百姓,也只是拿这事儿当做是个茶余饭后的消遣罢?

虽说事不关己,人家的确没必要成日跟着发愁,但想到连日来自己在河边摆摊时,所见所闻那些村民们的态度,花小麦还真是有点不痛快——然而这所谓的“不痛快”,实在没必要在孟郁槐跟前表现出来。

她顿了顿,也便顺着他的话道:“是呢,不说别人,就单看我姐夫和大圣哥两个,这段日子就一直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香。说来你或许不信,我姐夫那样慢性子的人,居然着急上火得嘴边起了一层燎泡哪!前两日他俩才去连顺镖局打听过你的消息,若此刻知道你平安归来,肯定高兴的了不得!”

事实上,连顺镖局早几日之前,已经知晓孟郁槐及其他几个镖局伙计的下落,并暗中着人手赶去事发之地相助,因怕人多嘴杂走漏了风声,对外仍一致表示毫无头绪。柯震武眼瞧着景泰和与孙大圣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心中好生不落忍,却又不咬紧了牙,硬是一个字都不曾透露。

“泰和兄弟和大圣兄弟……”孟郁槐微微有些动容,低叹了一声,“实在对不住他们得很,教他们替我担惊受怕,明日我必定上门探望,也好……”

“要不你现在就去吧?”花小麦也顾不得去想,大晚上的,一个姑娘邀请男人去自己家是不是不大合适,指了指近在咫尺的景家小院,“我姐夫瞧见你好好儿地回来了,心中也就放下了,起码今晚能睡个好觉。”

孟郁槐低头暗忖,没有立刻应承下来。

一则这时辰晚了些,大喇喇跑到旁人家里去,委实有点不合适;二则,他心下也忧愁,自己那沉不住气的老娘,这十几日不知会心焦成什么模样,只怕眼泪都哭干好几回。他虽对孟老娘的行事作风颇有微词,但再怎么说,那也是他的亲娘,于情于理,都该尽快让她见着自己的面,使她一颗心落回腔子里。

见他不说话,花小麦便朝前迈了一步,又道:“你去吧,我弄些吃食与你填填肚子,省得回到家,还要将孟大娘折腾起来生火——对了,我那番椒开花了,白白的一小朵一小朵,特别可爱,你去看看?”

……又看?孟郁槐立时有些忍俊不禁,忙生忍住了,点头道:“也好,那我便先去瞧瞧泰和兄弟,也要叫他放心。”

花小麦当即高兴起来,转过身叮嘱了罗月娇两句,让她快些回家,路上小心点,然后便三两步蹦进自家院子,高声道:“姐夫,姐夫你快出来看看,这是谁?”

亮着灯的堂屋里传来几声响动,紧接着,景泰和与花二娘就前后脚走了出来。那花二娘一边走,口中还不住地骂:“我看你这病是越来越严重了,哪个这样了不得,就值得你大晚上鬼吼鬼叫地瞎嚎?看我不……”

她话没说完就停了口,同刚才的花小麦一样,瞬间睁大了眼睛,嘴巴张成个圆形,死死望着含笑从门外走进来的孟郁槐。

景泰和也犯了傻,立在院子当间儿呆呆地盯住孟郁槐的脸,嘴唇动了动,却又出不得声,过了半晌,方不敢相信一般结结巴巴道:“郁槐……郁槐哥?”只这几个字,便能听出他喉咙已是哽住了。

他那模样居然像是要哭,孟郁槐忙快步走了过来,拍拍他得的肩,笑道:“这是作甚,我不是好端端地就站在这里?泰和兄弟,我知这段时间没少让你们替我担惊受怕,实是对不住……”

“既是兄弟,何必说这些,回来便比甚么都强!”景泰和搓了一把眼睛眼睛,扯住他就往堂屋里去,眼见得是欢天喜地,整个人瞬间精神头十足。

唔,景泰和眼下这副样子,还真是……若非与他同住在一个院子里,每日将他与花二娘如胶似漆的情景看了个够本,花小麦简直要按捺不住自己,产生奇怪的联想了!

花二娘站在一边发了一会子呆,好容易算是清醒过来,推了花小麦一把:“你快去弄点……”

“知道了。”花小麦冲她一笑,立刻抬脚进了厨房。

此时已差不多是夜里该歇息的时候,不适宜吃得过饱,花小麦琢磨了一阵,便用那以鳝鱼熬成的卤子做了几小碗面,又切了一块豆腐皮,卷成筒稍稍油炸之后,与切成片的蘑菇搁进鲜汤中煨煮。

房后菜畦里的小葱割一把,切成碎丁炒鸡蛋,明黄碧绿,望一眼便令人食欲大开,旁边再摆上一小碟酱腌的甘露子,利利落落地端进堂屋。明明是最简单的家常菜,从她手底下过一遍,竟也显得比别家精致了几分。

花二娘在堂屋里陪着景泰和与孟郁槐说话,隐约有点犯困,脑袋一栽一栽地打瞌睡,忽见花小麦端了好几碗面进来,立刻跳起身,扯着喉咙道:“你又煮这么多干嘛?最近晚晚临睡前都要吃上一碗面,我腿都粗了一圈,再这么下去,老娘的好身段儿就要被你给毁了!我警告你啊,莫端过来,我是不吃的,打死也不吃!”

这话原不该当着孟郁槐的面嚷嚷出来,然她嘴快过脑子,话都出口了才觉不妥,忙讪讪地冲孟郁槐笑了一下。

花小麦笑嘻嘻瞟她一眼,理直气壮道:“你哪只耳朵听见我请你吃了?我是想着,最近姐夫都不曾好好吃过一顿饭,如今孟家大哥回来,他的心落到实处,想必立刻就有了胃口,因此才多做了些,与你何干?”

花二娘翻了个白眼,再不做声,景泰和被那面条的香味一勾,真个觉得有点口水滴答,也便笑呵呵端了两碗面,摆在孟郁槐和自己面前:“还是小妹想得周到,我是真饿了。”

花小麦愈加得意,冲花二娘一抬下巴,拣了张椅子落了座。景泰和一边搅拌碗里的面,一边就不停口地问那劫镖之事到底是何情形。

“的确是遇上了水贼。”孟郁槐捧着面碗,微微皱眉道,“那起贼人水性极好,三两下将船搅和的翻了,货也让他们尽皆掳掠了去。当时那水面上乱成一团糟,便有一个没经过事儿的伙计心下害怕,不管不顾地往岸边游——不过说起来,也该谢谢他赶回镖局报信,后头的事,才会那样顺利。”

原来,他们那一行人虽遇上了水贼,镖物被夺走,人却并无大碍,只有其中那趟子手受了点皮外伤。那群水贼夺了货物就跑,孟郁槐等人回到岸边,商议过后,当即就决定要去将那镖物抢回来,这边厢,柯震武在得知了他们的消息之后,也打发了人前来帮忙。

一众人在附近村子里打听到那伙水贼栖身的所在,漏夜时分摸将过去,少不得经过一场激烈打斗,终是将东西一件不少地夺了回来,各人虽受了些轻伤,却并不严重,将镖物原封不动地运回芙泽县,择日再另派他人押送。

此刻孟郁槐说得轻描淡写,但花小麦大略也能想到,当时的情形应是十分紧急凶险,不由得蹙了眉道:“既然已经知道了那贼人的下落,你们为何不干脆报与官府知道?让他们去解决,岂不便宜?”

孟郁槐笑了一下,摇头道:“镖局的情况本就比较复杂,虽得倚靠官府来行方便,却不能事事仰仗他们,否则传了出去,会遭人耻笑,让人看不起,于镖局的名声有损,将来这买卖,也就不好做了。”

“那……你们和那伙水贼火并,是不是……是不是杀人了?”花小麦点点头,胆战心惊地又道。

“你还知道这‘火并’二字?”孟郁槐啼笑皆非,“我们外出走镖,最重要的是保护镖物的安全,能不伤人、不杀人是最好的。两方打斗起来,总免不了砍伤手脚,但如非必要,我们也不会取人性命,免得日后想起,心下不安。”

说着,他拈起一块甘露子放进口中,笑赞道:“这酱菜倒滋味很好,比县城里有名的酱园子卖的那起还要强几分。”

花小麦抿唇一笑:“这东西又不值甚么钱,你喜欢吃,明儿我让姐夫去铁匠铺的时候,捎带手给你家送去一些。”

孟郁槐想了想,搁下筷子:“特为跑一趟就不必了,你明晚摆摊带一些,我自个儿去取。”

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