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甚么玩笑!”

黄老板将目光在那南瓜盅上停留许久,听得花小麦这样说,倏然回过神来,一拂袖,抽身便要离开。

“我与他比试,是我两人之间的事,与你一个小丫头何干?我若真应承与你较量,即便赢了,在旁人看来,也只会觉得名不正言不顺!……我不同你比,不是怕了你,是不想以大欺小!你趁早离了这里,休要与我胡闹,”

看吧……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花小麦小幅度地冲文华仁摊了摊手,表示自己已经尽力,再做不了什么。

文秀才好容易折腾到这地步,怎肯轻易放弃,也顾不得自己文雅书生的形象了,跳着脚地扬声道:“哈,你也莫要找什么借口,依我说,你是眼见得我妹子本领了得,便怕了她,想避其锋芒,如此而已!”

说着还转过身,冲围观群众大声喊嚷:“大伙儿说说,我这话可有两份道理?黄老板若无可畏惧,为何不愿与我妹子较量一番?”

花二娘继续在旁扮演应声虫,连连附和道:“是了是了,他分明就是怕了我家小妹,胆子只得芥菜子那么大,让人真真儿瞧不上哩!”

那谭师傅站在小酒馆门前,原本就已如热锅上的蚂蚁,焦灼不安,忽见有人替他打抱不平,又闹腾得不可开交,更是慌得手脚都不知该怎么摆,额头上的汗一层未干,另一层又冒了出来,源源不绝直往下滴。

他跺了跺脚,握了拳头三两下走到花小麦跟前,小声道:“姑娘,我知你是一番好意,心下十分感激,可你万万不必来淌这趟浑水。我这铺面,今儿若当真保不住,也是我自己咎由自取,与人无尤,你……”

“大叔,你莫要误会,我只是见你们斗得热闹,一时手痒罢了。”花小麦仰脸冲他笑了一下,“左右你已连输两局,又早已乱了心绪,这最后一道菜,与其胡乱应付,倒不如让我试试。眼下这事能不能成还未可知,若过会子,那黄老板真个应下,你也不必多想,只需给我一个‘信’字,那就行了。”

也不知是她这番话说得太过笃定,令人心中安宁,又或者是那谭师傅实实没了法子,思忖半晌,他竟点了点头。

“罢了,你说得对,反正我已输了两场,这最后一道菜……小姑娘,那就全托付给你了。”

花小麦笑着点点头,转过身,好整以暇地去看黄老板。

周围一众围观者当中,虽十之八九都是黄老板使钱请来的“托儿”,却到底有那么一两成,是真正来瞧新鲜的寻常路人。并且,在经过文秀才那一番叫嚷之后,往来行人里,又有不少老百姓也拥了上来。

所谓看热闹的不怕事大,抽冷子蹦出来一个花小麦,南瓜盅雕得那样漂亮,将众人的好奇心尽皆勾了出来。有几个好事者,便也随声应和,笑哈哈道:“黄老板,一个小姑娘而已,你怕她作甚?要我说啊,您就该出手给她点颜色瞧瞧,让她知道何为天高地厚!”

也有那起不晓事的,满心里觉得花小麦应当不会是黄老板的对手,明明收了人家的钱,居然也跟着起哄:“是啊是啊黄老板,您那东昌阁在咱芙泽县,也算是一间老店了,积淀沉厚,何必怕她一个小丫头?您就该给她些教训,她才会晓得自己有几斤几两。”

黄老板一时无语,眉头拧得要生花。

他这会子,算是真正体会到了那骑虎难下的滋味。花小麦笑得一脸温和,却暗含挑衅之意;她身边那一男一女,上蹿下跳蹦跶得不亦乐乎,再这么闹下去,只会将更多人引过来。

啊呀,还有那些围观的人,上下嘴皮子轻轻一碰,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如何招架!

他自然可以只当花小麦不存在,与那谭师傅踏踏实实比试完,铺面便立刻到手。可……这样一来,明日这芙泽县城中的人,会如何议论他?倘若因此影响了东昌阁的生意,到头来吃亏的还是他自己!

人丛中的嘈嚷声,就如同成千上万只苍蝇在他耳边飞舞盘旋,搅得他头发晕。他费力地使劲晃了晃脑袋,一咬牙,眯眼盯住花小麦,终究是将那句话说了出来。

“你想怎么比?”

哈,终于入套啦!

花小麦真想仰天大笑三声,面上却仍显得非常平静:“我不知您与谭师傅这场比试的赌注是什么,我也不想管那么多,横竖你们已经比过两场,现在,咱们就一局定胜负,如何?”

“行!”黄老板龇牙咧嘴地点了点头,“我倒不信,还斗不过你一个小丫头!”说罢就要唤学徒来帮他洗锅。

“您先莫急。”花小麦阻了他的动作,兀自微笑着道,“您现下既然是与我比试了,咱们就该把规矩重新定一定。为表公平,咱们去屋里,各人霸住一口灶眼做菜,做好之后,再端出来给大家品尝,可好?”

黄老板心中咯噔一下。

他之所以选择了当街比试,正是因为那些收了钱的“围观群众”,能轻易得知哪道菜是他所做,不会横生枝节。但倘若进了屋,外面的人便看不见他们做菜的情形,万一……

“您不肯?”花小麦诧异地一挑眉,“咱们又没有一个内行人做评判,唯有这样,对你我来说,才真正称得上公平。只要您有真本事,在哪儿做菜,还不都一样吗?您若担心我做手脚,可安排一个您信得过的人,就在我身边看着,这样,我即便是想搞些小动作,也无从施为。”

人群又是一阵哄闹,黄老板左右无法,只得也应承下来,当真打发了一个随从,紧紧跟在花小麦身边。

两人便就近借了谭记小酒馆的厨房,立刻抬脚走了进去。

黄老板不肯与花小麦同屋做菜,便着人将门口的锅灶搬到了后院,预备在那里烹饪。花小麦也懒得理他,自顾自又取了一只现成的整鸡,剁下半边来焯去血水切成粗条,再一点点用手撕成细丝,以蛋清和盐稍加腌渍。

热锅中加姜片爆香,滴少许绍酒,将撕好的鸡丝倒进去翻炒,落酱油和糖,在以豆粉调汁勾薄芡,肉熟之后,盛在碗中待用。

拆下来的鸡骨蘸面粉,用油炸香,垫在盘底,还须加上少许时令素蔬菜,去油腻之余,也可使颜色更加好看。最后,将炒好的鸡丝倒在鸡骨之上,一道色泽红亮,鲜香四溢的酱油手撕鸡,便大功告成。

这道菜,同样是“一鸡三味”的其中一个做法。手撕的鸡肉格外有嚼劲,且特别入味,将酱油的咸鲜、菜蔬的清爽全都吸收了进去,只夹上一筷子送入口中,便是满嘴浓鲜;

用油炸过的鸡骨火候刚刚好,嚼在嘴里咯嘣作响,油爆爆地酥脆,裹上一张菜叶一同塞入口中,味道醇厚而干净,更是丝毫不觉油腻。

后院中的黄老板,则是将鸡腿拆下来做了红焖腿肉,因是与花小麦比试,此番便格外下功夫,端出来时,色泽同样十分漂亮,香味也甚浓,只不过相较之下,那道“酱油手撕鸡”,无疑更适合佐酒送餐,使人食欲大增。

两道菜被摆在桌上,围观群众各人发了一双筷子,纷纷走上前去一个接着一个品尝,觉得自己更喜欢哪道菜,便站在哪边。

花二娘与文华仁两个在尝过之后,毫不犹豫地站到了酱油手撕鸡之后,那些个真正的路人,十个里倒有九个也偏来同他们一边。因不知两道菜各出自于谁人之手,那起收了钱的“围观者”便有些犯难。想去瞧瞧黄老板的脸色吧,众目睽睽之下,黄老板又不好给他们打暗号,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当中的大多数,站到了花小麦的那边。

花小麦虽对自己的厨艺一向自信,但事关那谭师傅的店面,她心中难免仍觉有些紧张。直到这时,悬了许久的心,才终于落到实处,哈哈一笑,去到黄老板面前抬眼看他:“方才咱们说好的,一局定胜负,如今输赢已分,黄老板,您怎么说?”

“啊?那道手撕鸡,居然是那小姑娘做的?”围观者中起了骚动,“我还以为……”

站错了队的,生怕到手的钱再被收回去,心下只顾惴惴不安,那几个侥幸站在黄老板那边的,却是长舒一口气。

只是……事情已然到了这地步,他们站在哪边,又能派的上甚么用场?

黄老板自觉面上无光,愤愤地一拂袖,不搭理花小麦,直直走到谭师傅面前,指着他鼻子道:“我这人说话是算数的,但你也莫要得意。我再给你半年的时间,你若再还不出钱,到时候我就直接来收铺,再无丝毫情面可讲!”

说罢,领着三五随从挤开人群,悻悻而去。

文华仁乐得一张脸笑成了花儿,一溜烟跑到花小麦面前,挤眉弄眼道:“我就说,小麦姑娘你的厨艺,那是所向披靡,绝不可能落了下风,如今怎样?”

花小麦冲他皮笑肉不笑地一龇牙,转而望向一旁呆呆站立的谭师傅,抿唇道:“今日之事虽暂且告一段落,但您却也只得半年时间,该如何保住自己的店铺,您心中可要有把尺。这祖业若是丢了,莫说无法同先人交代,我想您自个儿,恐怕也不会好受,您说是吗?”

语毕,扯了花二娘转身就走。

那谭师傅站在原地呆愣片刻,忽然赶了上来,高声叫道:“姑娘,且请留步!”

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