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地,这在花小麦来到火刀村之前,是从不曾考虑过的一件事,或者应该说,自小到大,她脑子里便没有产生过这样的概念。然而在这小村里过了大半年的日子,她几乎是一点一点地明白了农耕对于村里百姓们的意义,拥有属于自己的田地,许多时候,也就意味着一世的保障。

既然注定要在此生活下去,入乡随俗,又有何不可?

“买地?”花二娘将那秀丽的眉毛一挑,莫名其妙道,“好端端的,你怎又生出这怪念头来?咱房后不是已有了一块菜畦?种的菜够吃不就行了吗?你姐夫开着铁匠铺,是正经手艺人,从早到黑都要在铺子上干活儿,你呢,又得忙活摆摊做厨之事,根本拨不出空来,家里的杂事全落在我头上,每日价忙得脚不沾地,买了地,谁来照应?你当耕种是件容易事?嗐,且得花不少工夫哪!”

她这火爆爆的性子,说不上两句话就开始着急,花小麦忙拍了拍她搁在膝盖上的手,笑嘻嘻道:“不是的二姐,你没明白我的意思。咱们不是刚收下许多番椒吗?哪怕只将其中一半留下做种,来年就咱家那一小块菜畦,也决计种不下,不买地,怎么办?这田我也没打算多买,一亩两亩的就行,咱们又不买水田,虽要花些钱,也还承担得起。”

景泰和在旁静静地听,又细细思忖一回,笑着对花小麦道:“眼下田里刚收了春小麦,离种冬麦还有些时日,这辰光,有些手头紧张的老百姓,便会将家里的田卖掉,若咱们要买,此时最为合适。只是小妹,咱们既不打算种粮食,那番椒又得等到明年二三月方才播种,这买回来的地,少不得就要空置一段时间,岂不浪费?”

花小麦不慌不忙,又拿了个面饼塞好蒸牛肉,递到景泰和手中,笑眯眯地道:“这一层我也是刚刚才想到,说与你们听听,二姐姐夫,你们也好拿个主意,啊,还有郁槐哥,你也帮忙琢磨琢磨,如此是否可行。”

孟郁槐听见她特意提到自己,便略抬了抬眼皮,点了下头。

“买回来的地若是一直空着不用,自然有些可惜,眼下咱们房后菜畦就种着菜,若真买了地,这六七月份,正好能也种上些白菘、豆角和青蒜等各种菜蔬,十月份左右便能收一茬,倘若遇上老天爷开眼,年生好,说不定还能再种一批。等到来年二三月,将地里的菜蔬都收尽了,咱们就把地重新翻一翻,再灌些肥,不就正好可以种番椒了?”

“若能这样,倒真真儿是不错。”景天和闻言,面上便露出一丝笑容来,“小妹整日在河边摆摊,原本要用到的各样菜蔬就特别多,若咱家里有田,便能多种一些,也就不必再使钱去买。咱虽不指望那一两亩地里出产的菜能挣大钱,但自给自足之余,若能换回仨瓜俩枣的,不也挺好?”

“就是这样说!”花小麦一拍巴掌乐了出来,眯眼道,“姐夫,咱俩真是想到一起去了呢!”

孟郁槐低头沉思片刻,也颔首道:“我亦觉得如此使得,你们房后那块地,无论如何种不下那许多番椒,这买地之事,可算作是势在必行。”

花二娘看看这个,又瞧瞧那个,混没在意地撇撇嘴:“这番椒固然是好吃滋味够劲儿,可咱种那许多有什么用?即便是小妹日日摆摊,也用不完呀!人家满地里种的都是粮食,只有咱们,整整一两亩地,全是番椒,若叫人看见了,肯定觉得咱脑子有毛病!”

“哎呀二姐,你真是……”花小麦哭笑不得,因罗月娇尚在一旁,有些话又不好直说,只得跺了跺脚,“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你不说我打哪儿明白去?你既要同我商量,就该将事情痛痛快快一股脑地倒出来,说一句留一句的,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虫,如何能晓得着你想些甚么?”

她不懂自家小妹的意思,孟郁槐与景泰和两个,却是已猜到了大半,当下也不多言,只不约而同地笑着摇了摇头。

花小麦见她又犯懵,索性暂时不与她议论,偏过头去看向罗月娇,岔开话题笑道:“今儿我家收了番椒,你可想要?若也打算自己种种,我倒可以分与你一些。不过先说好,因这番椒是精贵物,我倘使白给了你,怕旁人也来讨,多多少少,你得给我两个铜子儿,这样一来,即便被别人知道了,面儿上也好说。”

她这也不过是觉得自己平日里跟罗月娇好,这姑娘性子又格外憨直,有心让她得个便宜。孰料那罗月娇,却是摇了摇头。

“我就不要了吧……”她有些迟疑地朝花小麦脸上看了一眼,“小麦姐,这番椒是好东西,我自然是晓得的,但你家房后,拢共也不过就收了那么一点,若人人都来讨,你可就剩不下什么了。要不这样吧,等你买了地,明年这番椒再成熟的时候,我再来使钱买,你说好不好?”

她这样替人着想,花小麦心内格外觉得熨帖,当下便挽住她的胳膊,笑着道:“如此也好,那明年那番椒成熟,我一定给你留一份种,就算别人都没有,也决计少不了你的。”

“嗯!”罗月娇很欢喜地点点头,想了想,面上又现出两分赧然之色,“不过小麦姐,我能不能求你件事?今儿你做的牛肉掐饼,若有多出来的,能不能给我几个?我……我想带回去,让我娘也尝尝这好滋味。”

这姑娘的性子,与关蓉相比当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花小麦一时竟不知说什么才好,愣了一下,方笑道:“这算什么,还值得你用个‘求’字?桌上剩下的这些,一会儿凉了味道便要打折扣,你也莫带回去了,等你回家吃晚饭那会儿,我再现做几个,你拿去请大娘和春喜嫂子他们都尝尝,若是喜欢,下回我再做就是。”

罗月娇高兴得差点跳起来,扳住花小麦的胳膊摇了两摇,噗嗤一声,乐了起来。

……

孟郁槐在景家小院吃过午饭,少坐一阵,便同景泰和一块儿离开,回了村子南边,景泰和则照旧去铁匠铺里张罗生意。花小麦下晌果然又做了一盘新鲜的牛肉掐饼,让罗月娇带回家,傍晚时分,便去了河边摆摊。

待得亥时之后收摊回来,景泰和与花二娘两个,还在堂屋里等着她。

眼见得花小麦进了门,花二娘一步便扑了上来,拽着她的胳膊将她扯进屋中,先倒了碗热乎乎的茶水给她,紧接着便迫不及待道:“小妹,你今日说买地种番椒那事儿,到底是甚意思?我过后也明白过来,你大约是觉得,当着那月娇妹子的面儿,有些话不好讲,眼下只得咱一家三人,你倒是赶紧告诉我呀!”

还在琢磨这事儿呐?

花小麦有些好笑,端起茶碗来喝了一口,转头望向景泰和:“姐夫,二姐不明白,你却应当已懂得我的意思了吧?怎地也不告诉她一声?”

景泰和憨厚一笑:“我也不知自己猜得对不对,跟她说了,她也未必当真,倒不如等你回来告诉她,反而省些事。”

“啧,别卖关子!”花二娘一敲桌面,“你俩打甚么暗语,还不老老实实交代?”

她急得那样,花小麦看在眼里更是忍俊不禁,将手中茶碗放下,不疾不徐望着自家二姐的眼睛,抿唇道:“二姐我问你,这番椒,火刀村除了咱家之外,旁人可还有?”

“这不是废话吗?”花二娘白她一眼,摊手道,“就咱家这点种子,还是孟家大哥管春风楼赵老爷讨来的,别人家怎么会有?这样精贵东西,从前咱又不知它能吃,好好儿的,谁会巴巴儿在自家种它?”

“那你说,这番椒用来做菜,可好吃?”

“那还用说?”花二娘猛点头,“我今儿算开了眼了,也饱了口福,那样红红小小的一颗东西,瞧着怪好看,却不成想吃进嘴里,也是那样有滋有味。牛肉和面饼里沾上一点,那叫一个又香又辣啊,过瘾!”

“嗯。”花小麦点了点头,“这番椒这样好吃,咱村里,却又没人种,二姐你说,若我让来我那摊子吃东西的人,都尝到了这等好味道,然后再买一块地,满满地都种上番椒,等明年收获时,大伙儿会不会上门来找咱们买种?”

“嘿呀?!”花二娘一个愣怔,随即双掌便是狠狠一拍,“对呀!别的地方我不知道,这芙泽县之下的十里八乡,吃东西口味却都重得很,这番椒肯定人人都喜欢!只要有人愿意吃,就肯定有人愿意种,整个火刀村,唯独咱们手里有种子,到那时,还怕他们不上门来买?花小三,你挺机灵啊!”

明明是你自己不动脑好吧?

花小麦在心中暗笑,表面上,却仍是一本正经地道:“若咱们种的番椒明年收成好,给自己留下一些,剩下的,都可卖给村里的街坊四邻。之前人人都说这番椒是有钱买不到,咱也不用卖得太贵,价钱合适就行,不愁买主上门,到那时,咱肯定能赚钱。”

“行行行,那就这样说定了!”花二娘性子急,当下就要拍板,“这事儿说来也便宜,咱村里有个郑牙侩,就一直做着替人买地买屋的营生,咱去找他,让他帮着挑两块好地,最好离咱家近一点,只是一两亩而已,就算你姐夫平常不得空帮忙,咱们姐儿俩也能轻松便将它打理得妥妥当当。对,明儿我就去找他去!”

正欢喜间,她忽然想起一事,猛地一抬头:“不过小妹,省城的宋老板不是还让你去给她当大厨吗?这事儿你打算怎么办?”

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