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初七,距眼下的确只剩下八九天的时间,宋静溪似乎将这一年一度的盛事仿佛看得十分紧要,那么事前的各样准备,也就格外马虎不得。

花小麦略作考虑,也便点头应下:“如此,明日我便同您一块儿去府城便是。只不知您今晚住在何处?”

唔,按理来说,好像应该殷勤邀请她在自家歇一晚才对,可他们这小院,没那么多房……

宋静溪喜得一张脸粉如桃花,一双眼弯如新月:“这一层不要你担心,你们这火刀村东边,不是有个脚店来着?我便引着人去那儿将就一晚就行,明日一早来接你。”

想了想,又切切嘱咐道:“府城的天气,比你们这小村似是还要热上两分,厚衣裳不用带了,多拣两件穿着凉快的收在包袱里,方是正理呐!啊对了,咱们坐马车回去,虽走得快些,却也得到明日晚间方才能抵达府城,你莫忘了带些吃食在身上,最好多带些,我也跟着混两口,哈哈。”

花小麦笑着应了,又与她说了两句,宋静溪便起身告辞。花小麦与花二娘一同将她送出门外,眼瞧着她那马车掀起漫天尘土,往村东而去。

花二娘也顾不得再去田间照应她种下的那些菜蔬了,一回到院子里,立刻便忙活起来。跑去西屋将花小麦的夏衫全翻了出来,专挑那簇新、颜色又鲜亮些的,二话不说,叠好了就往包袱里塞。

“听人说,府城里那起大姑娘小媳妇,穿的衣裳可好看了,颜色鲜,样式也时兴,早知道,我该再给你多做两件才好。”她一边收拾着,一边还不停口地嘀嘀咕咕。

花小麦一边听,一边笑个不住,不由得凑上前,在她身旁语带促狭道:“我是为了那八珍会才去省城,是要做正事的,带那么多漂亮衣裳干嘛?”

“你懂什么?”花二娘白她一眼,理直气壮道,“咱在府城那些人眼里虽是乡下人,但既然去了,就得将自己收拾得利利整整体体面面,就算不比那些城里姑娘光鲜亮眼,至少,不能让人看咱们的笑话不是?”

说着,她又叹了口气:“你这一去,至少也得在那儿住上七八天,自打你来了火刀村,还从未离开过我身边,我还真有点不放心。”

话是这样说,只不过嘛……二姐,你可不可以解释一下你眼角眉梢那丝喜色是怎么回事?

哼,虽然嘴上不说,但花小麦成天在家里出入,或多或少,也会让花二娘觉得,她有些碍事吧?如今她要去省城,家中可就只剩下花二娘与景泰和两个了,啧啧啧,想想都觉得……还不知这二人会在家折腾成什么样!

这些想法,花小麦自然只敢在心里琢磨琢磨,若是说出来,保不齐连小命都没了。她忍不住扑哧一笑,立刻换来花二娘的一记白眼。

“笑什么笑,你有病啊?今晚你莫要去河边摆摊了,在家好生歇歇,我看哪,你去省城的这几天,十有八九是不会轻省的,多半要给累得够呛……你这小身板,哪里熬得住?”

她如此心疼自己,花小麦自也不会拂了她的好意,乖顺地应了,见她手上正忙,索性便去厨房,做了两样百果糕之类的点心,预备明天带着路上吃。

当晚景泰和从铁匠铺回来,闻知花小麦隔天便要随着宋静溪去省城,惊讶之余,少不得又叮嘱了她几句。他不大会说话,翻来覆去,也不过是“注意安全”、“莫要到处乱跑”、“早些回来”那几句,花小麦都一一答应了,想到接下来几天,景泰和便不得不靠花二娘做出来那些形状可疑、颜色可怖的食物果腹,心下陡生几分同情,又特意做了几道好菜,算是提前,祭祭他的五脏庙。

一夜无话,翌日清晨,刚刚卯正时刻,宋静溪便上了门,笑嘻嘻牵着花小麦一起上了马车,与花二娘与景泰和告了别,出村沿着官道向省城方向而去。

花二娘在自家院子门外站了许久,直至那马车变成一个小小的黑点,渐渐消失不见,仍直勾勾盯着它离去的方向。

“不过是七八天而已,小妹很快便回来,何至于如此舍不得?你正在调养身子,莫在这里站久了,回屋吧。”景泰和在她身后,碰了碰她的肩膀,软声劝道。

“呸,我有甚么舍不得?我是怕她在外面惹祸!那臭丫头不在家,我正好落得清静!”花二娘鼻子里竟然有些做酸,揉了下眼睛,朝村外再张望一眼,也便跟着景泰和回了屋。

……

花小麦与宋静溪共乘一辆马车,时不时地掀开帘子,朝窗外张望一眼。

车内不知铜香炉里不知熏的是什么香,似是加了薄荷,清凉之余又有点甜甜的,格外好闻。

宋静溪瞧着花小麦那一脸好奇的模样,唇角微勾,轻笑一声:“方才我瞧你二姐仿佛十分不放心似的,我拽了你就走,她嘴上虽没说什么,心里却不知怎样埋怨我。去了府城,我若不把你照顾好,来日去了她面前,倒真没法儿交代了!这几日,你就去我家里住,待得你决定要留在我那桃源斋里做厨,我再想法儿给你另觅个住所,总之不要你吃苦就是,你莫担心。”

住她家?这就不必了吧?

花小麦原本正向外打量得起劲,一听这话,立刻将脑袋从窗外拔了进来,摆手连声道:“我就不去您家叨扰了,不大好,只需随便寻个客栈就行,左右只住几日,算不得什么。”

宋静溪倒也并未坚持,想了想,笑着道:“你不愿去我家里也就罢了,免得你拘谨,只是住客栈,却太不安全。你若不嫌弃,我那桃源斋内堂,倒现成有两个能住人的屋子,平日里我若在店里呆得晚了,懒得回家,也就索性在那里住一晚,常用的物件、被褥虽算不得太精致,却也还齐全,将就个几日,也倒使得的。”

这样安排自然最好,花小麦没什么异议,也便谢过她,点头答应下来。

一路颠簸,马车驶入桐安城时,已过了戌正时刻,城门即将关上,城内却依然是灯火通明。

花小麦只觉得自己两只眼睛都不够使了,盯着街道两旁的各样店铺,和大大小小的摊档看个不住,满心里感叹。

好吧,她从前生活的年代,夜晚当然也十分繁华热闹,但自打穿越之后,她却还是第一回跑到大城市来,简直由不得她不惊讶。

楼虽不高,却清雅俊逸有之,富丽堂皇有之,人虽不多,却谈笑风生热闹非凡。道路两排整齐栽种的树木,在夜色中散发着清淡的香气,暑热散去,凉风习习,说不出地舒服。

她只管盯着外面不停地看,可能是表情有点呆傻,坐在她对面的宋静溪,便有些忍俊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声音虽轻,花小麦却仍是听见了,回身颇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的额头:“宋老板,让你见笑了吧?我没见过世面……”

宋静溪柔柔一笑,翘起嘴角道:“我是觉得你模样可爱,却并不曾认为,你这举动有何不妥。我并不是府城人氏,早年刚来时,我那傻样子,也不比你差呢。你年纪小,又很少外出走动,见得少些,有何出奇?再说,你或许并未见过多少世面,但你那一手好厨艺,却当真十分有风范,要我说,假以时日,你说不定还能成个女大师呢!”

“您别开玩笑了,我怎么……”花小麦话还没说完,却见得那宋静溪忽然掀帘子朝外一望,笑着道:“咱们到了,你瞧,这就是我的桃源斋!”

说罢,拉着花小麦便下了车,直直踏进店中。

花小麦登时忘了自己要说什么,呆呆地跟着她进了桃源斋的大门。

这是一幢二层的小楼,并不太大,装潢十分静雅。眼下时间已晚,店里虽还未曾打烊,却也没甚么客人了,空空荡荡,有两个伙计正在打扫,见宋静溪回来,都忙直起腰来同她问好。

大抵是因为这铺子不过才开了六七年,东家又是女子的缘故,没有一般老店那种沉厚之感,反而显得十分清爽明净。门口的柜台上有一盆墨兰,楼下大堂约莫摆了十几副桌椅,二楼则都是雅间,整体干净亮堂之余,又零星有几丝粉紫鹅黄的颜色点缀其中,添了两份明艳俏皮。

最让花小麦诧异的,便是那横亘在一楼大堂中央,一片小小的假山活泉景。水声不绝于耳,淙淙叮咚,若有人坐在附近的桌上吃饭,几乎随时都会被从假山上倾泻下来的水流溅湿衣衫,倒真有两分世外桃源的感觉。

她愣愣地看着这一切,心中嘈杂过后,只剩下一个念头。

什么时候,她才能也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店铺?用不着这样讲究,也不必这么大,只要是她自己的店面,卖些她喜欢的拿手的吃食,就已经很好了……

宋静溪与店内一个掌柜模样的人说了两句,似是在问这两天生意的情形,回过头,见花小麦傻乎乎地站在原地,便走上前来,笑着将她带进了内堂,指着一间屋道:“这两日,你就安心在这里暂住便罢,过会子我让陶掌柜给你一把钥匙,你出出入入的也方便些。”

“钥匙?你不怕我……”花小麦有点吃惊,话还没说完,就被那宋静溪打断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若不信你,压根儿就不会生出让你来我这里掌勺的念头。今日有些晚了,我先回家去,明天一早,咱们再细细说那八珍会的事,啊?”

她带了花小麦四处转了转,很快便离开,独独跟她一块儿去火刀村的一个名唤作青荷的丫头,却是留了下来。

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