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过得飞快,不过转瞬,便已到了七月初七,八珍会的正日子。

这一天,但凡城中叫得上名儿的酒楼食肆,大抵都是不会正经做生意的,铺子上只留二厨与几个伙计,掌勺大厨一大早便要随东家一块儿去城南的花影池,将准备做得十足十。

至于像桃源斋这般东家亲自掌勺的店铺,索性就关门一日,根本不打算做买卖了,宋静溪从头一晚起便有些坐立难安,梁大叔过来送鱼,才刚刚进门口,她便立刻冲上前去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见那胭脂鱼与鳜鱼皆肥美鲜嫩,心中方觉安定一些,又跑去后厨,将各种生熟肉类及珍贵菜蔬清点了一回,确认毫无纰漏之后,拉着花小麦说了好一会儿的话,这才恋恋不舍地回了家。

当天清晨,不过辰时初,马车便已停在了桃源斋门口等候。花小麦盯着铺子上的伙计将一应食材收拾好,将将踏出门口,就一把被宋静溪扯进了车里。

几日相处下来,她心中也晓得,宋静溪将这八珍会看得极重,虽有些不解,却也不好多问,这会子冷不丁被车进车里,手腕上感受到一阵汗湿,便愈加觉得讶然,抬头朝宋静溪脸上瞟了一眼:“您这是……”

宋静溪哪里有心情去听她在说甚么?只管拉着她的手不放,喋喋不休道:“小麦,你今日一定得打醒十二分精神才好,切莫要去想别的事,将心思都放在做菜上头,可明白?左右不过是一天的时间,累便累些,只要这回能给桃源斋博个好彩头,酬金方面,我一定不会小气吝啬,必要让你满意的!”

……这还是那个平素云淡风轻,连笑容都极有分寸的宋静溪吗?花小麦眉间不自觉地拧了一下,点点头“嗯”了一声,想了想,又道:“不过……”

她原想说,今日归她做的那两道荤食,她自然会尽全力来烹饪,但她不知这府城之中诸位大厨的深浅几何,无法贸贸然保证一定能拔得头筹。然话还没出口,马车壁上忽然传来两下轻轻的剥啄声,宋静溪立刻掀开小窗上的帘子,将脑袋探了出去。

透过帘子和窗户之间的缝隙,花小麦隐约看见窗外站了个人,仿佛就是那替宋静溪打探其他酒楼情形的青桃,正压低了喉咙与宋静溪耳语。两人声音极小,根本听不分明,花小麦竭力竖起耳朵,也只分辨出“碧月轩”、“已办得妥当”等几个零星词句。

这主仆二人,究竟打得是甚么主意?

花小麦不明就里,还想再细听听,那宋静溪却已低语了一句“你去吧”,便飞快地将脑袋缩了回来,冲花小麦一笑,撂下帘子,外面一阵细碎脚步声渐渐远去,马车也即刻开始缓缓行进,穿过几条大街,于花影池外停了下来。

在此之前,花小麦从未曾来过这花影池,甫一落了车,便被眼前景象唬得朝后连退两步。

那情形就如同全城的人都涌了来一般,乌泱泱围得水泄不通,里三层外三层全是人,除了黑压压的脑袋,旁的东西半点也瞧不见,将大门堵得严严实实。

“年年八珍会都是如此,我是见惯的,倒是你,恐怕给唬得不轻吧?”宋静溪也下了车,立在花小麦身旁噗嗤一笑,“只要是人,十之八九都是爱看热闹的,怎会错过这样的好机会?你莫要怕,紧跟着我就行,出不了岔子。”

说来也怪,在与青桃短暂地交谈之后,她好似情绪放松了不少,花小麦愈加摸不着头脑,又来不及说什么,随行的几个伙计已扑上前去,左推右拉,生生在人丛中杀出一条血路,青荷在宋静溪和花小麦身后,使了吃奶的力气拼命将两人朝园子里推,足足花了一盏茶的工夫,才终于全身完好无损地挤进场地中。

眼前是一个巨大的荷塘,正是荷花盛放时,碧青的莲叶将水面铺了个满满当当,粉白的花朵水底窜出,娇嫩又清丽,人往那池边一站,微风拂过,身上的暑热都减轻了几分。

围绕着荷塘边,临时搭建了一圈小棚,粗略数数倒有十来个,以薄毡隔开,人身处其中,绝看不见与自己相邻棚子里的情形,可避免对手们彼此间互相打探,同时,也保持了神秘感。

池中央有一个凉亭,当中摆了一溜长桌,后面是五把椅子,桌上已摆了空碗碟和茶杯,不时有几个人在里面出入走动,却因隔得太远,看不清样貌。

“咱们的菜做好之后,便要送到凉亭中,请那里的老饕品尝评鉴。”宋静溪挽着花小麦的手臂,朝那边虚指了指,不等她有所反应,便扯着她径直来到池边的一个小棚子前,笑呵呵道,“今儿一天,咱们就都得窝在这里了。”

花小麦抬头望棚顶上瞧了瞧,果见上面贴了一张红纸,写着“桃源斋”三个大字。她跟在宋静溪身后进了棚内,里面虽不宽敞,却好在不算憋闷,锅灶更是十分齐全,盛菜的碗碟是最简单的白瓷,明净清爽,能最大程度地突出菜色的美感。

巳时初,年年参与八珍会的五位城中有名老饕纷纷于凉亭中落座,比试正式开始。

说起来,流程也并不复杂,先是两样素菜的较量,各酒楼以先俗后雅的顺序,做好一道菜之后,先送去凉亭中接受品评,待得老饕们皆已品尝完毕,再来做下一道。五位老饕会从每道菜的色、香、味三方面做评判,一一记录在册,直到今日的比试完全结束,才会综合每道菜的情况给出最后的结果。

两道素菜、两道点心及汤品,都是由宋静溪负责,花小麦深知为厨者大抵有些执拗性子,最是不喜做菜时有人在旁边指手画脚,于是也便乐得轻松,坐在椅子上,只静静观察她的动作。

一俗一雅两道素菜,宋静溪分别准备的是“莼菜豆腐小莲蓬”和“煎烧猴菇”,用材不可谓不精贵,切炒焖炸各种环节也无甚可挑剔之处,只不免中规中矩了些。所幸那莼菜与荷塘之景很是相配,和花小麦即将要做的二珍脍也颇有契合之处,十分讨巧,在这一层上,或许能占些便宜。

只不过是两道菜罢了,对于成日在酒楼后厨忙碌的大师傅们来说,实在不是什么难事,即便是今日格外精益求精,也花不了多少时间,反倒是那品评的环节格外漫长,十几道菜一样样地尝过去,方能接着做下一道,一整个上午,几乎都花在了这素菜上头。

宋静溪自打进了这棚子,便再没有心思紧张和惴惴不安,将两道素菜都送出去之后,立刻着手准备汤品要用的食材。青荷往来穿梭不停地跑出去打探,虽带不回半点有用的消息,却照旧忙得不亦乐乎,临近中午时,就听得凉亭中传来一声锣响,素菜的品评结束,接下来,便该是两道重头荤食大菜上场之时。

花小麦知道宋静溪将这八珍会看得紧要,这两日已反反复复操练过好几回,就是为了使自己不出半点差错。此刻听得锣响,立刻便站起身,走到了灶台边。

荤食依旧从“俗”字开始,花小麦要做的第一道菜,也便正是那“捣珍”。

鹿里脊、獐子、麂子、牛羊肉与小乳猪各取半斤,在案板之上反复捶捣,直剁得肉浆四溢,几种肉糜全部混在一处,分不清你我,再将其中的筋膜剔除,置于大砂锅之中,以上等绍酒和一料酱浸泡腌渍。待得肉充分入味,便可分出一半来用清酱红烧,另外一半,却是以炭火炙烤成肉条。

被剔除了筋膜的肉条用小火慢慢烘烤,丝毫不觉坚硬,反而入口十分酥松好嚼,且因是好几种肉捏合而成,每咬一口,都能感受到不同的味道。而那用清酱烧制的肉糜,起锅时又加入了绍酒,滋味十分浓郁却又丝毫不觉油腻,舌尖只余醇厚之感。

烹制好的肉糜和肉条摆在白瓷盘中,表面撒一点莳萝子粉,再将香茅挤出汁子,淋在上面,最后以两片香茅叶做装饰,这道菜便算是完成。按规矩,厨师得将自己做好的菜亲自送去凉亭中,如有必要,还得进行简单的解释,花小麦将盘子边缘溅上的一点汤汁小心抹去,回身冲正眼巴巴望着她的宋静溪点了一下头,抬脚便走出棚子,往凉亭中而去。

此时已有五六间酒楼的大厨做好了第一道“俗荤”,排在花小麦前面,花小麦正要踏入凉亭中时,身畔忽然挤过来一个人,冷不丁撞了她一个趔趄,差点将手中盘子丢在地上。

“你干嘛?!”她这一下给唬得不轻,站稳脚步,低头看看盘子里的菜,见并没有出问题,才转过身去瞪了那人一眼。

那人似是比她还要紧张,同样捧着一个盘子,却依旧腾出一只手来扶了她一把,口中连称“对不住”。

认错态度如此良好,花小麦也便不好再与他计较,撇撇嘴,抬头瞟了他一眼,却见那竟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一身白衫,身姿挺拔如松,一张脸更是顾盼神飞,相当……呃,惹人注目。

做菜居然穿一身白,你是嫌自己回家的时候太干净?

花小麦满心里只是腹诽,那男子却已朝后让了一步,冲她笑笑:“是我走得太快,冲撞了姑娘,你先请吧。”

花小麦也不客气,径直走到第一位老饕评判面前,将手里的盘子,稳稳当当摆在他面前。

那老饕是个六十来岁的老者,须发皆白,朝盘子里只一觑,唇角便微微扬了扬。先捏起一根肉条,送进口中细细咀嚼之后,略点了一下头,接着又用汤匙舀了一勺肉糜,搁进自己面前的小碗中,再夹起一小点来尝了尝,蓦地噗一声笑了出来。

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