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车于日落时分驶进了芙泽县,天还未黑,街上熙熙攘攘全是人。

花小麦这一路也没心思张望欣赏沿途景致,直到入了城门,瞧见周遭那些熟悉的事物,一颗心才算踏实一些。小小的木棚马车吱吱嘎嘎穿过天胜街,在连顺镖局那扇漆黑大门前停了下来,花小麦嘱那车夫在外稍待片刻,从随身的物件中取出几盒糕点,下了车,一脚踏入门槛中。

镖局里像是还没吃晚饭,大伙儿都聚在院子里。柯震武一身短打扮,腰间扎了一条皂布腰带,正捉了一个年轻的趟子手互相拆招喂招,将手中那条盘花棍舞得虎虎生风。

五十来岁的人了,精神头竟还这样好,动作也利落,论起灵巧来,更是半点不输那趟子手,闪转腾挪,棍子在半空中碰撞,发出“咚咚”的脆响,大忠和吕斌等人三五成群地围在旁边,不时拍掌叫一声好,看着热闹得紧。

花小麦悄声无息地走过去,抿唇微微笑了一下。

说来也怪,她在连顺镖局出入的次数也并不多,偏生就对这里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在从省城回来的路上,心中难免有些失落,同时又隐隐夹杂着惴惴不安,然而迈进镖局的一刹那,居然立刻平静下来,就像是回到了家。

柯震武满头大汗,浑身上下蒸腾着热气,如同笼上的馒头一般。双足点地纵身一跃,朝后退了一个大步,冷不丁一偏头,瞥见了站在一旁穿一身葱绿夏衫的花小麦,立刻便干净漂亮地收了势,哈哈大笑走了过来。

“嘿,小麦丫头回来了?”他一径来到花小麦面前,指着她的脸,毫不客气地数落,“你自个儿说说,有多久没来我这镖局里瞧瞧?敢是把你柯叔都给忘到脚后跟了吧?”

说着,又上上下下将她看了一遍:“你这是刚从省城回来,还没回家?春风楼的老赵原约我一块儿去八珍会,因我这一向忙,不得空,他便一个人去了,我还跟他打过招呼,若是方便,让他将你一块儿带回县城,你怎么这样快便一个人跑了回来?”

花小麦摇了摇头没有作答,只将手中抱着的点心盒子送到他面前,笑着道:“柯叔,这是我在省城里买的点心,听人说,蝴蝶卷和小螺丝酥这两样,向来最受欢迎,我多买了些,就带来给你和几位大哥们、左嫂子尝尝。”

“哟,还知道给我们带礼物?你给我就收着,可不跟你客气的!”柯震武大大咧咧将点心盒子接过,顺手递给一旁的大忠,又笑不哧哧地补上一句,“郁槐被我打发出去走镖了,他在家歇了那么长时日,也该做点事才好。这次去的地方近,不过一两天的路程,我估摸着,不是今天就是明天,他也就该回来了。”

他语气中带着明显的调侃之意,花小麦只当是没听见,笑着道:“我今天过来,还有另外一件事。前段时间我不是惹上了一点麻烦吗?多亏大忠哥和吕斌哥几位帮忙,将事儿妥妥当当圆了过去。那时我们便说好是要给酬金的,拖了这么久,您千万别见怪。”

一边说,一边就伸手去腰间解钱袋。

柯震武没做声,只似笑非笑地看了大忠一眼。那大忠便摆出一副懵懂相,挠挠头道:“小麦妹子,你是说上回安泰园那档子事?咳,这么芥菜子大小的一件事,还值得你记挂到今天?当时我和吕斌他们就没打算收钱,后来,孟大哥又专门请我们去春风楼大吃了一顿,这不就完了吗,你怎么还给钱?”

花小麦稍稍一怔,下意识地偏过头去看柯震武,就见那老头捋了捋胡须,颔首笑道:“人情郁槐都替你还过了,我若再收你的钱,多少有点不厚道吧?咱们相识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安泰园那件事,拢共只花了这几个猴崽子大半天的时间,晚上你还亲自下厨给他们做了好菜,这银子,我是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呵呵,你叫我一声柯叔,我总得拿出点‘叔’的样子来,体恤体恤你们这些小辈儿,行啦,一点子小事,别老存在心里,啊?”

花小麦心下感激,又不想万般矫情地再与他推来让去,想了一回,便点点头,笑着道:“既如此,下次柯叔你如果再要办宴席请客,我还来帮你掌勺,也不收钱。那这会子我就先回去了,车夫还在外面等着我呢。”

言毕,转身就要往外走。

“你等会儿你等会儿!”柯震武三两步赶上来,在她肩头一拍,“啧,走什么走?这都甚么时辰了,你现在回到家,也没得现成饭吃!左嫂子眼下正在厨房忙活,我看呀,你索性留在这儿跟我们一块儿吃晚饭,要是愿意呢,就去厨房给左嫂子搭把手,做两样好吃的让我们也解解馋,顺便的,我也想听你好好儿给我讲讲那八珍会上的情形。倘耽搁得晚了,我让大忠送你回去就是。”

他也不管花小麦答不答应,立即就让大忠出去将那车夫给打发了,把一应包袱行李都拿了进来。花小麦左右无法,只得含笑点点头,径直去了后院厨房。

……

这晚连顺镖局照例将晚饭摆在院子里,一大伙人亲亲热热围着圆桌坐下,吹着凉风喝点小酒,倒也惬意。

花小麦被柯震武扯到了他身边坐下,一整晚尽着打听与八珍会有关的事,时不时地还要万分惋惜地咂嘴叹气,满口直说若不是实在脱不开身,他怎么也应该好好去瞧瞧才是。

“……反正,那天花影池边真是人头攒动,光是挤进去,就费了老大的力气。去参加比试的酒楼大厨个顶个儿的有名,我也算是成日在厨房周旋的人了,看见他们做出来的菜,也要流口水的!现在想想,我多半也是运道好,烹制的两道荤食,正巧对了几位评判的胃口,否则,结果是怎样还未可知呢!”

虽并不很想提那八珍会的事,但柯震武既然问起来,花小麦也不得不故作轻松愉快地把过程描述了一遍,只是自然而然地,隐去了宋静溪指使青桃替换碧月轩的响螺这一层。

柯震武听得是满心里向往,连连点头感叹道:“那宋老板,此番算是熬出头,能承办那中秋月宴,往后也便有了官府庇佑,做起事来无疑要方便许多——哎,对呀,她不是一直在说要请你掌管她桃源斋的后厨吗,你回来是打算同你二姐姐夫交代一声?”

花小麦轻轻呼出一口气,低头笑了一下:“我不会再去桃源斋了。”

“哦,这是为何?”柯震武大为讶异,胡子跟着一颤。

这叫她怎么说?花小麦咬了一下嘴唇:“人家没看上我呗。”

“胡扯!”柯震武一拍桌子,仿佛有点生气,“就上回,我们去你那摊子上吃面,她让你做了一桌用花烹制的菜肴,回到县城之后,还满嘴里不停称赞,说是不管怎样,都一定得让你去桃源斋给她掌勺才行,更不用说这一次,你还替她挣了个八珍会的魁首回来,她会看不上你?除非她是疯了,脑袋被门板夹过!”

见花小麦不说话,他便放缓声调,皱着眉道:“小麦丫头,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今儿打从你一进我这镖局的门,我就觉得你仿佛有心事,你若遇上麻烦,只管告诉你柯叔我,就算只看在你做的这些好菜份上,我也不会放任不理。”

花小麦很知道他这番话是出自真心,但收了“封口费”,有些事,还真就只能烂在肚子里。思忖片刻,她便抬头弯了弯嘴角:“好吧,其实是我自己没见识,离不开二姐,也不舍得我那河边的小摊子。能留在省城,我虽然也觉得心动,但想来想去,还是……还是回家的好,只能对不住宋老板了。”

“真就这么简单?”柯震武犹自有些不信,眉头拧成个川字。

“您若不信,只管去打听就是,过两日赵老爷从省城回来,自然也有消息会带回来的呀。”花小麦故作轻松地一摊手。

“罢了,姑娘离不开家也很正常。”柯震武见不肯松口,也只得顺着她的话往下说,“况且,在人家手底下讨生活,总不如经营自己的买卖那样舒心。你这手艺,在省城都能大受好评,若能自己开一间小饭馆儿,生意肯定差不了。”

事情总算是暂时遮掩了过去,明知柯震武未必会信,却也没别的办法。花小麦抬眼冲他笑了一下,三两句,将话题扯到了别处。

饭后在院子里闲聊了一阵,花小麦也便起身告辞准备回火刀村。大忠得了柯震武的吩咐,将她的包袱尽皆背在自己肩上,笑呵呵地领着她就往门外走,将将要踏出大门,却正巧撞上押镖回来的孟郁槐一行人。

”瞧瞧,我说什么来着,就告诉你他这两日肯定回来嘛!”柯震武站在门里,发出一阵爽朗的大笑,老小孩儿似的满脸促狭给花小麦使眼色。

孟郁槐手中捏着马绳,朝花小麦脸上瞟了一眼,又看看跟在她身后的大忠,沉声道:“你这是打算回火刀村?”

花小麦应了一声,他便略有些迟疑地将大忠手里的包袱接了过去:“那走吧,我送你。”

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