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如此顺利,莫说是孟郁槐,就连花小麦也始料未及。

依着花二娘的意思,原本打算让自家夫君拖个三两日,再去给孟郁槐答复不迟,然而景泰和向来视孟郁槐为手足,不愿使他枯等,当日下午便去寻他,笑哈哈地满口称他与花二娘两口子并无半点意见,缓上些时日,待明年开春,再行定亲等一应事体。

孟郁槐得了句准话,将悬吊吊的心揣回腔子里,这才牵马回了芙泽县城。景泰和当晚与花二娘一同进东屋歇下,忍不住便笑着道:“我瞧你整日也不过是在你小妹面前嚷嚷得厉害,这个不许那个不行的,到头来,一桩桩一件件,还不尽皆依了她?”

花二娘快手快脚地取了凉帕子抹竹席,回头睨他一眼:“你几个意思?”

景泰和便掰着手指头道:“喏,初时你不许她去替人做席面挣钱,她扭着你撒个娇,你便允了,这是一件吧?后来她要在河边摆摊做买卖,你跳得三丈高,还正经与她闹了几天别扭,被她软语一哄,登时就改了主意,兴兴头头地张罗,比她还要起劲,这又是一件,可对?今番郁槐哥与她的事就更别提了,早前你是怎样和我说的?满心担忧你妹子将来若是去了他家,只怕要吃他老娘的亏,结果呢?还不照旧痛痛快快应承下来?”

花二娘将桌上油灯拨得亮了些,就手倒了碗汤茶给他,往床边一坐,就打了个唉声:“我同你过了两三年日子,平日里纵是凶悍些,难不成在你眼中,就真成了那起不晓事的混人了?前两件事,说穿了我也不过是怕她辛苦,她忙前忙后没个消停时候,还不就为了给咱家多挣两个铜子儿?”

“是。”景泰和点了一下头。

“至于她和孟家大哥那档子事……我给你句实话吧,如若不是那孟家老娘难缠,他俩能凑到一处,我欢喜满意还来不及!我是想拦,可他二人看对了眼,我有什么法子?我那小妹,之前还百般跟我闹,说不想那么早嫁人,如今又怎么样?我也只盼着孟家大哥待我家小妹,能如你对我这般好,凡事将我妹子护在头里,那我也就不求别的甚么了。”

停了停,她忽然一拍巴掌,直勾勾望向景泰和:“对了,这事孟家大哥光是跟咱们言语了一声,他老娘那边是何情形?”

“咱们这边尚未应下,他如何会与他老娘说?这不是给咱们找麻烦吗?”说起那孟老娘来,景泰和也有点无奈,“郁槐哥这一向忙,刚刚走镖回来,不两日之后又要出一趟远门。左右离定亲还早得很,等他闲下来,再与孟大娘慢慢说不迟。”

“这倒罢了。”花二娘略一点头,很苦恼地啧了一声,“他那老娘,真不是个好对付的主儿,让人瞧着发烦,偏生咱要跟她结亲,真是……”

说着,她又十分困惑似的皱了皱眉:“说起来,我还真有点想不明白。孟家大哥自从之前定亲的那个姑娘死了之后,对亲事就半点不上心,仿佛哪个姑娘也入不得他的眼,怎地就偏生看中我家那瘦得小鸡崽儿似的花小三?”

景泰和禁不住喷了出来:“那可是你亲妹,哪有你这样编排人的?”

“那怎么了?”花二娘理直气壮地一梗脖子,“我俩是亲姐妹不假,可论起相貌来,她比我差得远了,这也是真事儿吧?从前在盛州时,我们村里人人都这么说!”

景泰和哈哈大笑,揽了她腰肢在她耳边道:“是了,谁个也不如你好看,正因如此,咱也更该加把劲,生个一男半女,将你那美貌分一星儿给他们方是正理。”吹灯上床,少不得行一番快活之事不提。

……

与孟郁槐的事有了眉目,花小麦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自这日始,满心里便只想着怎样将那饭馆开起来。

要经营一间小店,可不像在河边摆摊那样简单,铺面应该选在何处,里面的一应设施是否齐全便利,该怎样安排菜色才更吸引人,手头的钱又够不够用……这些都是需要细细考虑的问题,非是一天两天就能理清楚的,更半点急不得。每日里一有了空,她便猫在西屋里握着那支秃笔胡乱写写画画,越是盘算,心中反而越是没底。

租下铺面,意味着每个月必须支付一定的租金,那么也就必然要承担一定的风险。有时候她也会想,万一赔了钱该怎么办,这样到底值不值得,可是……

既然她能助宋静溪在八珍会上赢得魁首之位,一定程度上,也就证明了她的厨艺不容任何人小觑。如果她这一身的本事,在偌大的省城都能占得一席之地,为什么就不能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饭馆儿?

事情一时停滞不前,她也只得强迫自己安心,除了晚间照旧去河边摆摊之外,每日里不是教罗月娇做菜,便是去田间帮花二娘的忙,倒也没有丝毫闲下来的时候。

这日午后,花小麦照旧熬了解暑的老冬瓜荷叶汤,放凉之后,带去地里给花二娘喝,远远地在田埂上,就看见那窈窕有致的身影弯着腰在田里忙碌。

头顶上太阳烤得火热,花二娘再怎么强悍,也不过是个女人,这样的天气,男人尚且受不了,更不要说她,花小麦瞧着便觉有些心疼,快步赶过去将她拉起来,拽到路边一棵树下,立刻舀了一碗汤水给她,力逼她喝下去,忍不住就蹙眉道:“我说来帮你,十次有八次你非得把我推开,整整两亩地,靠你一个人,如何照应得过来?”

花二娘将那老冬瓜荷叶汤喝下去大半碗,揉揉自己的腰,混没在意道:“种子刚撒进地里,天气又热得紧,得勤浇水忙上几日,待苗子栽得稳了,我也不必天天在田里耗着,直到入秋之后,怕闹虫灾,才需再累一段时间。倒是你,那开饭馆儿的事,想得怎样?”

“没甚么头绪。”花小麦撇撇嘴,“我有心去寻那郑牙侩帮我踅摸个靠谱的铺面,但许多事又还没琢磨清楚,不敢贸贸然行事,唯有再等上些时日。”

花二娘挠挠太阳穴,思忖着道:“上回咱们在县城遇见那个小酒馆的谭师傅,话里话外,不是想要将他的铺子盘给你?我看他那里地段不错,铺子大小也合适……”

“这一层我想过的。”花小麦点点头,“只是你也听见了,他那意思,多半是想让我把铺子买下,咱哪有那么多钱?若跟他提个‘租’字,他未必肯呐!况且,即便是租,那县城的铺子和咱火刀村附近的店面也是两个价,天差地别,把饭馆开在那儿,万一生意不好,亏也亏得多些。平安叔月中也该回来了,我打算等着瞧瞧他能给咱们带回来多少钱,也好再做计较。”

“那这事儿你是得好好琢磨琢磨。”花二娘十分赞同地应了一声,又偏头朝她脸上看去,试探着道,“你……莫不是打定了主意,非得等那饭馆开起来,才与孟家大哥商定成亲的事?”

“之前不许我多跟他来往的人是你,这会子心急的也是你,你究竟哪句话做得准啊?”花小麦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笑了笑,半真半假白了她一眼。

“啧,今时不同往日啊!”花二娘在花小麦背上拍了一掌,“你年纪已不算小,他更是比你还大了六七岁,既然两相有意,当然越快将事情办了越好,要不然……”

她轻哼一声,努努嘴道:“你也不是不晓得,在咱们火刀村,孟家大哥可是个香饽饽,别的姑娘也就罢了,最多躲起来讨点嘴上的便宜,我担心的是那关蓉!你和孟家大哥的事,现下虽然还没有传出去,但纸包不住火,倘若哪天被她晓得了,保不齐就要在背后作怪。万一被她搞出什么幺蛾子来搅和了你俩的事,你哭都来不及!”

说着,又伸手去揉自己腰间。

花小麦被她说得也觉有点犯嘀咕,冷不丁一抬眼看见她的动作,心中便是一动,扯住她的手道:“二姐你腰疼?哎呀,旁的事权且放到一边,我跟你说正经的——你可真不能像现在这样每日弯着腰在地里干活儿了,万一你有了身子,伤到肚子里那位怎么办?……哦,我看这凉性大的汤汤水水,也不能轻易熬给你喝了,回头我好生想想,有没有什么旁的吃食可解暑,你……”

“哎呀,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花二娘猛地一拍巴掌,“我那月事……”

“怎么了,怎么了?”花小麦一下子紧张起来。

“我那月事……应该就是这两天,怪道我觉得腰酸!”花二娘偏头想了想,乐呵呵道,“那老神仙给开的药,我吃了这么长的时日,管不管用不敢说,那月事却是准得很,前后错不过三天去!”

“……二姐,你说话别大喘气啊!”花小麦心有余悸,拍拍胸口,“我还以为你有了呢!”

说罢,将她拽了起来,不由分说就往家里拉。

“就算你只是因为月事快来而腰酸,这两日也该歇着才是,不能干重活。田里这点事你就只管交给我,之前照顾房后那块菜畦,我也算有点经验了,用不着你操心,我保准不出纰漏,行不行?”

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