碟子里胡乱扔了几只蟹壳,给掰得七零八落,褐色的汤汁滴滴沥沥在桌上落了几点子,乱糟糟的有点邋遢,混合了浓郁酒香的鲜甜蟹味犹未散去,四下里弥漫飘荡。

花小麦随着那男人的目光朝桌上一望,心下登时大窘,忙招手唤春喜和腊梅两个收拾桌子,罗月娇也跑去帮忙,自己则有点讪讪地笑道:“对不住,午时铺子里也没客人,我们便自个儿吃了起来,让二位见笑了。”

男人显得很是随和,搓搓手笑呵呵道:“无妨,既然开了饭馆,自然应该近水楼台先得月,饱饱口福那还不是理所当然?不过……那生腌醉蟹不会都被你们吃完了吧?”

“还有,还有!”花小麦也跟着笑了,忙点点头,略一思忖,又朝那男人望了一眼,“蟹这东西,得慢慢儿地细品方能尝其好滋味,我瞧您二位好似是从官道上下来的,若急着赶路……”

“没关系的。”不等她说完,立在一旁的妇人也走上前,朝那男人一指,柔声笑道,“我家这人,一看见好吃的便走不动道儿,若不让他一次过吃个够本,他是要坐在地上耍赖的!小姑娘你们这店里有什么拿手菜,只管搬出来,待他吃得痛快了,我们再赶路不迟。”

敢情儿又来了个吃货?

花小麦被那妇人的话逗得忍俊不禁,笑得眼睛也眯了起来:“除了这醉蟹之外,店里现成还有一样坛子肉,是足足煨了十个时辰的,味道还过得去,厨下各种菜蔬肉食也算齐备,不知您二位喜欢甚么口味?”

“坛子肉?”男人闻言,眉梢便是喜滋滋地一挑,“这名儿却新鲜,一听就是个好滋味的,好,就是这个,另外再拣两样新鲜的菜蔬炒了端来——小姑娘,动作可得快点啊,这店内到处都是那蟹香味,勾得我肚子里的馋虫都闹腾起来了!”

花小麦忙笑着应了,拉上腊梅去厨房,先从坛子里拣了四五个生腌醉蟹,搁进盘中之后,又舀了一勺汤汁淋上去,然后快手快脚将坛子肉煨热,就手用小油菜和甜酱炒了个油面筋,最后温了一壶绍酒,一股脑儿地都端了出来。

那夫妻俩早在桌边坐下了,似是已有些迫不及待,伸长了脖子不住地往厨房的方向张望,眼见得腊梅把菜捧了出来,两双眼睛都亮了,不等菜肴在桌上摆稳,便探身取了筷子,满脸跃跃欲试。

花小麦最喜欢的便是这样的食客。两人面上那种对美食发自内心的向往,会让做厨的人心里一瞬间就亮堂起来,同时心中也升起几许期待,盼着他们能对自己做出来的菜肴说出两句肯定与赞赏的话。

说穿了,为厨之人与食客之间,本就是相互离不得的,假使来吃饭的人,都仅为了饱腹,吃完搁下筷子便走人,至多不过丢下个“好”字,那么就算是生意做得再红火,又如何?

男人方才还在同自己媳妇小声说笑,自打菜端上桌之后,他便不言语了,视线从每个盘子一一扫过,微微点了一下头,先搛了一小块面筋送入口中,又尝了坛子肉,接着掰开一只蟹,挑了点腿子肉细嚼慢咽许久,最终,倒了一杯温酒,缓缓送入口中。

花小麦不知何故,心里竟砰砰砰跳得有些快。

这夫妻俩听口音,应就是本地人,穿得普通,身后也没人跟随照应,并不像是什么富贵人家出身,而且,他们只随身带了两个包袱,也不像行商做买卖的,一时让人看不出身份。然而那男人品尝菜肴时,动作优雅淡然,,神情虽稍有变化,却控制得很好,先吃哪一样,后吃哪一样,有条不紊一丝不乱,一望而知,实实是个真正会吃的老饕。

她这小饭馆儿自打开张以来,便始终生意清淡,今日冷不丁就迎来个懂行的,她又怎能不紧张?

男人与旁边的妇人对望一眼,唇边衔着一抹浅笑,抬头对花小麦道:“这位姑娘,不知你们这小饭馆儿的大厨是哪一位?如果方便的话,可否请他出来见上一面?”

春喜和腊梅皆是嘴快的人,不等花小麦答话,便急吼吼地将她朝前一推,抢着道:“不就是她做的?这铺子也是她开的,论起做厨的手艺来,那是咱整个村儿里的人都要竖大拇指的!”

“莫要同我说笑。”男人闻言便蹙了一下眉,似乎有点不高兴,拿筷子点了点碗沿,“旁的不说,单是这坛子肉,可就不是个简单的菜。瞧着仿佛只是将各种食材丢进坛中煨烧而已,并不费事,但事实上,每种食材对火候的需求大相径庭。火腿酥软,鸡鸭肉细嫩,猪腿更是入口即化,火候掌握如此精准,能做到这般地步,没个六七年的灶上打磨,那是万万不可能。我瞧这姑娘现下不过十五六岁……莫非八九岁时,你家大人便放心你成日摆弄锅铲了?”

这话算是点到了关键处,春喜腊梅心中也生出两分疑惑来,碰了碰花小麦的胳膊,压低声音道:“是啊小麦妹子,我听二荞说,你十二岁之前,根本什么不会,连烧一锅热水都能弄得一塌糊涂,怎么……”

花小麦如何能同他们解释?这坛子肉压根儿不是她从厨师学校学来的,而正经是她从前那个家里,每每逢年过节,桌上必然不会少的一道传统大菜呀!

她没法儿寻到一个合适的说辞,索性就彻底忽略这问题,唇角一弯,冲那男人道:“不曾哄骗两位,这几道菜确实是我做的,不知可还合口味?”

“呀!”那妇人一听这话,目光中便露出两丝惊讶来,“我瞧你年纪不大,竟能有这样的本事,真是了不得!”

男人更是诧异,怔了怔,似是还不肯轻易相信,朝花小麦面上张了张:“真是你做的?”

花小麦便笑着,笃定点了点头。

“来来来,你坐下你坐下,这我可得好好跟你聊两句!”男人指了指自己对面的长凳,仿佛十分急迫地道,“你这样的年纪,便能做得一手好菜,总不是你自己琢磨出来的吧?是打哪儿学回来的,师从何人?”

“这个……”花小麦抿了抿嘴角,轻摇了一下头。

“不好说?行,那我不问了就是。”男人倒也不纠缠,拿筷子点了点桌上的盘子碗,“咱就来说说你做的这几道菜。那油面筋,你是在生油里炸过之后,又用香油炸了一遍,可对?咬上一口嘎嘣脆,嚼起来咯吱作响,满嘴油香味,却又半点不使人觉得发腻,单单能做到这一点,便已十分不易。还有这坛子肉,方才我已说过了,更是难得的一道美味,一个坛子里盛装了四五种肉食,滋味各自分明,却又相互融合,真真儿好手艺!”

花小麦自替人做席面那日始,两只耳朵便听惯了各式各样的溢美之词,然同样的话,从一个老饕口中说出来,给做厨之人的感觉,却又大不相同,她当下便笑道:“您二位都是会吃的,能得您赞上两句,我心里格外高兴。您既喜欢,倘若不急着赶路的话,过会子我再去做两道菜请您两位吃。”

春喜和腊梅听到这话,便背过身去,小声嘀嘀咕咕,罗月娇心思简单,想也不想,悻悻地就开口嚷道:“店开了几日,买卖没做成两笔,还要白请人吃好的哩!”

若不是顾忌还有外人在场,花小麦真想立刻过去摁住她暴揍一顿,恶狠狠丢了个眼刀过去,示意她不要再胡乱说话。那男人却是混没在意,摆摆手:“别的菜不急,这会子,我倒想好好儿同你说道说道这生腌醉蟹。”

他似乎话中有话,花小麦便上了心,盯牢他认认真真道:“这生腌醉蟹如何,可是有不妥?”

……不大可能吧?这可正经是她的拿手菜,即便是从前厨师学校的老师们吃了,也要百般赞赏的,她信心足得很,能有甚么问题?

“你莫要紧张。”男人朝她脸上瞟了一眼,含笑道,“若论及腌渍的时间,卤水的熬制,甚至曲酒与绍酒的比例,都可说挑不出半点错儿。但凡手头有两把刷子的厨子,大都心气儿足,容不得旁人指指点点,我这也纯粹是鸡蛋里挑骨头,你也不一定非要听我的不可——借问一句,你这生腌醉蟹,团脐与尖脐的,可是都放在同一个坛子里?”

这……不对吗?花小麦轻轻拧了一下眉,点点头:“自然,毛蟹虽有雌雄之分,滋味亦有细微差别,但向来并不如青蟹那般,被区分得清清楚楚。只不过是搁在同一个坛子里腌渍罢了,难道还会影响味道和口感?”

“那是当然。”男人言之灼灼道,“团脐与尖脐的搁在一处浸泡,用不了三五日,肉质便会返沙,入口虽无大影响,却终究是失了爽嫩之感。但若将两者分别腌渍储存,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就算搁上十来天,也照旧鲜美无匹。这话是一位在饮食业打滚了二十年的老厨子告诉我的,我原也觉不可置信,斥其为无稽之谈,直到自己亲身试过,方真的信了。”

花小麦向来认为在饮食这行当中,自己见得也不算少了,对于这说法却闻所未闻,细想想,却又觉得似乎有那么两分道理。

这男人其貌不扬,对于那个“吃”字,却仿佛颇有研究,她当下便有些按捺不住,脱口道:“您贵姓?”

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