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小麦眉梢不自觉地一挑,下意识转过身去。

前不久,她也不过是顺口跟罗月娇提了一句,说是想要招个学徒,花上些时间悉心教导,如此一来,即便是往后她被家里的事绊住了脚,也有人能暂且应付着饭馆儿的买卖。这才过了多久,那妮子便觅到合适的人选了?

罗月娇十分欢实地从院子外蹦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瘦巴巴的姑娘,比她矮了足有半个头,瞧上去有点怯生生的,低低垂着头,连眼皮也不敢抬。

“是个女孩儿?”花小麦有点诧异地抿了一下嘴角。

她自己就是个姑娘家,自然不会对女人做厨有任何看法,只是……这个年代,大多数姑娘十三四岁上就要张罗定亲的事,之后便是置办嫁妆,出嫁等一应事体,有哪户人家会将自己的闺女送出来做学徒?学了不也白搭吗?

听见她的疑问,那姑娘便稍稍抬了一下头,目光只在她脸上飞快地掠过,便迅速挪开了。

“小麦姐,你别看她是姑娘,其实她和你一样,都特别能干!”罗月娇三两步跑到花小麦身边,挽住她的胳膊,带着点撒娇的意味笑嘻嘻道,“我平日里不过是跟你学做一两个菜,都要叫苦连天,想来在厨房里当学徒,更是得能吃苦才行,光看这一点,她就最合适不过了!我俩同岁,自小我便与她好,她是什么样人我最知道,她肯定能帮上你的忙。”

同……同岁?花小麦惊得睁大了眼,仔细将那姑娘从头到脚看了一回,又将目光挪到罗月娇身上。

一个骨瘦如柴,瞧着瑟瑟缩缩,不敢拿正眼看人,另一个却健康活泼,笑容满面,眼睛晶晶亮。两个同样年纪的姑娘,差别怎么会如此大?

……好吧,她这小身子板儿,好像也没什么资格去挑剔旁人,可这姑娘……

“你叫什么?”想了想,花小麦便走上前去,微微笑了一下。

“周芸儿……”那姑娘不敢抬头,耳朵和脸颊瞬间红了一片,声音细小得如同蚊子哼哼。

不要这样好不好,显得她好像是个会吃人的老妖婆似的——何至于怕到这地步?

花小麦便皱了眉,将罗月娇拉到一旁,压低声音道:“她这性子……”

做厨子,是个与人打交道的行当,不说同食客们寒暄客套,单是想要了解对方在饮食方面的喜好,就不得不多说上两句话。这姑娘如此内向胆怯,只怕不合适。

“小麦姐,你听我跟你说。”罗月娇便扯了扯花小麦的袖子,苦着一张脸道,“芸儿她很可怜的。她爹叫周庆,是咱村儿有名的懒汉,家里穷得叮当响,却成日正事不做,只晓得吃酒耍钱,即便手中只有一个铜子儿,也要想办法花使出去,若是醉了输了,还会打骂她娘和她姐妹出气,浑身都是伤。她家只生了四个闺女,她是最大的那个,如今到了该说亲的年纪,她爹也不给她张罗……我娘说,她生生是在苦水里熬大的。”

花小麦唇角抽了一抽,不由得回头又看了那周芸儿一眼,依旧细声道:“她想来给我当学徒,是她自个儿的主意,还是她爹的意思?”

“哎呀,她哪里有甚么主意?!”罗月娇就跌足道,“她爹指东,她不敢往西,她爹让站着,她绝不敢坐下,若不是前些天我放出风声去,使她爹觉得这是个有利可图的事儿,又怎会打发她来求我?”

“可是……”花小麦眉头紧锁着始终不曾放开,“她爹应该知道,当学徒是没有工钱的……”

罗月娇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冲着她翻了翻眼皮:“我的姐姐,你怎么这样傻?当学徒固然是没有工钱,可包吃包住,家里便能少喂一张嘴呀!待得过个几年她出了师,便能自己凭本事挣钱,到那时,她爹不就能靠她养活了?”

顿了顿,她便叹了口气:“唉,我也知道,这样对她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可我总觉得,可能她也唯有学成一门手艺,才能改善自己现在的处境。小麦姐……”

“花小三,你还考虑什么,就把这姑娘留下啊!”

花二娘不知什么时候从东屋里出来了,双手捧着她那压根儿还没显怀的肚子,靠在门框上对周芸儿道:“你爹不是个东西,你莫要怕他,今后这一世,你也不必再指望他。凭着你自己的本事,你照样可以过上好日子,等你手头有了钱,一个子儿也别给你那作死的爹!”

花小麦转头看她,无奈地摇了摇头。

她心下明白,自家二姐这是在周芸儿身上看见了她们姐妹俩从前的影子,感同身受,那颗心登时就软成了面团儿。她并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也愿意尽力对有需要的人施以援手,可就周芸儿这情况,这性格,帮得了一时,又如何能帮一世?

琢磨了片刻,她便招手对周芸儿唤道:“你过来。”

那瘦弱矮小的姑娘咬着下嘴唇,唯唯否否地走到她面前。

花小麦不由分说,捉过她的手臂,将袖子撸起来一瞧,果不其然,那胳膊上全是青紫深褐的痕迹,旧伤累着新伤,看上一眼,便让人不由自主地倒抽一口凉气。

罗月娇嘴角向下弯了弯,鼻子也有些发红,冲花小麦露出一个“看见了吧”的表情。花小麦没搭理她,径自牵着周芸儿的手,将她领进厨房,从酱缸里舀了几种酱料,摆在她面前。

“你尝尝,然后告诉我,这些酱料都是甚么滋味,大概都是用什么做成的。”

周芸儿可怜兮兮地看她一眼,手在衣襟下摆蹭了半晌,才小心翼翼接过筷子,先在那芥辣酱里沾了一点子,送进口中,立时给辣得眼泪花儿直冒。

“这是……”她偷偷瞟了花小麦一眼,“这酱又辣又呛鼻子,是芥菜子做的罢?”

花小麦微微点了一下头,正要将另一个小碟子推给她,却听得她忽然道:“不……不对,应该是用陈芥菜子做的,起码存了二三年,不然、不然味道不会这么重的……”

唔?花小麦几不可查地挑了一下眉,嘴角朝上弯了弯:“你再尝第二样。”

周芸儿便又将筷子伸到盛梅卤的碟子里,尝过之后皱了眉:“这个好酸,有股子还未熟的青梅味道。”

花小麦干脆毫不掩饰地微笑起来:“继续。”

接下来,那姑娘又尝了一料酱与豆酱油,甚至连那仙酱之中嫩桃叶的滋味也品了出来,最终蘸了一点芝麻酱,抿抿筷子头,腮边显出一星儿笑意:“这个最好猜,是芝麻做的,我家也有,只是香味比这个差得多。”

她终于肯抬头望向花小麦的眼睛了,只是目光仍然闪烁不定:“姐姐,我说得对吗?”

花小麦未置可否,随手又挑了个南瓜递给她:“会用刀吗?先把皮儿削了,然后切成丝。”

周芸儿也大略明白这是在考验她有没有天分,当下便乖乖将南瓜接了过去,一丝不苟地去皮挖瓤,仔仔细细切成丝。速度是慢了点,切出来的南瓜丝也粗细不均,难得的是,动作却很灵巧利落,沉重的菜刀捏在她手里,却是轻轻松松,仿佛不费丝毫力气。

做厨子的人,得有一条敏感的舌头,能轻易品尝出味道相似的食材之中那细微的差别,从这一点上来看,周芸儿无疑是合格的。至于花小麦让她切南瓜,不是为了试探她的刀功,而是想瞧瞧她腕力如何。毕竟,刀功全靠后天苦练,而一个瘦得身上无半两肉的姑娘,若连刀都提不起来,基本就别想在饮食行当讨生活了。

周芸儿能否成为一个好厨子,这一点谁都不得而知,但起码现在看来,要想做学徒,她却是合格的。

花二娘站在厨房外边儿,早就等得不耐烦,使劲儿往墙壁上拍了一掌,恶声恶气道:“花小麦,你脑子给咱家的鸡啄了是不是?这芸儿妹子真正是棵好苗子,你要是错过了,往后包管你肠子都要悔青!”

若不是顾忌肚子里那位,她简直恨不得跳起脚来。

罗月娇也在旁连连点头:“是啊小麦姐,我也觉得芸儿很合适,你……”

花小麦回头看看她们,并不曾答话,自顾自地对周芸儿道:“你想给我当学徒,纯粹是不敢违抗你爹的意思,是不是?”

周芸儿飞快地瞟她一眼,点点头,又摇摇头:“我、我是不敢不听我爹的话,可是我自个儿也是真的想学一门手艺……”

“你爹说,等你学成之后,让你回家养活他?那你有没有想过,你的终身大事怎么办?”花小麦又道。

“我爹说……”周芸儿嗫嚅了一下,似是意识到花小麦对于她爹全无半点好感,忙慌慌地改口道,“我知道姐姐你就快要成亲,你只比我大一岁,不是同样学厨嫁人两不耽误?我爹娘没儿子,我是老大,养活家里是应该的……”

花小麦摇摇头,勾了一下嘴角:“咱俩这情况不大一样,我虽只比你大一岁多,但却已有了这一身厨艺,你呢?要想出师起码得三五年,你自己算算,到那时,你多大了?即便是打算到那时招赘,也好歹得有点家底儿才行,岂不又要再挣上几年?这些事,你可有仔细考虑过?”

周芸儿眼睛里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然后就低下头,不再言语了。

“你回去跟你爹说,我觉得你不合适,不想收你做学徒。”花小麦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便挥了挥手,“假使他心下不满,让他自己来找我。”

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