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芸儿仿佛非常失望,却死死抿唇强忍住了没哭,仍旧细声细气同花小麦道了声谢,转身飞快地跑了出去。

罗月娇原待送她,哪知追出门口之后,才发现她已一溜烟跑得没影,只得悻悻地又返回,走到院子里,撅了嘴去看花小麦。

花二娘居高临下站在堂屋门口的台阶上,抱着胳膊眯起眼,凶神恶煞地盯着花小麦的脸,冷不丁怒喝道:“你有病啊!”

“就是,你有病……”罗月娇也在旁当应声虫,被花小麦一瞪,忙将最后一个字吞落肚,吐了吐舌头。

“我怎么了?”花小麦很是无辜地摊了摊手,嬉皮笑脸仰脖望向花二娘。

“芸儿那么可怜,咱帮帮她又能怎地?”花二娘气得不轻,蹬蹬蹬两三步迈到她近前,单手叉腰,柳眉倒竖,将一双杏眸瞪得铜铃也似,“又不是让你硬往饭馆儿塞个人进去,如今你本身就是想寻个帮手的,芸儿哪里不合适?”

她越说便越觉得愤愤,牙齿也咬紧了:“我晓得做厨需要天分,那芸儿若是同我一般,连碗粥都能熬得一塌糊涂,那也倒罢了,我也不会非逼着你留下她。可方才我瞧得清楚,你明明对她的表现挺满意,却为何偏生要打发她走?”

花小麦不愿与她多说,省得她瞎操心,上前挽了她的胳膊笑着道:“好了,总之我心里有分寸,这事儿你就别管了。早起我给你煮了一锅桂枣山药汤,眼下应是差不多能喝了,你赶紧自个儿盛一碗去,我也马上得到饭馆儿去照应,有话咱们晚上再说,啊?”

语毕,又吩咐罗月娇无事便早些回家去,也不管花二娘答不答应,闪身出了院子,直奔村东而去。

她心中是有数的,周芸儿她爹既然铁了心想要靠闺女养活,就必定不会轻易善罢甘休,迟早还要寻上门。果不其然,翌日早上,花小麦正准备出门,周庆便杀气腾腾地跑来了。

那人应是不过三十三四岁,却不知是不是常年酗酒的缘故,整个人瞧着比实际年龄至少要老了十岁,穿一身灰扑扑脏兮兮的衫子,鼻头通红而头发蓬乱,浑身弥漫着浓重的酒臭气,稍靠近一点,便要熏得人倒退三步。

周芸儿也一起跟了来,身后还领着三个豆芽菜似的小姑娘,年纪最小的那个,应是还未满六岁,拖着鼻涕,小脸和手都脏兮兮的,瞧着有些可怜。

那周庆是火刀村有名的混人,吃了酒之后亲娘都不认的,行至景家小院门口,也不多言语,径自便是一声令下:“给我上!”三个小姑娘先还有些犹豫,却又不敢违抗,只得畏畏缩缩一股脑地涌过来,抱腿的抱腿,搂胳膊的搂胳膊,全数攀在了花小麦身上,扯着喉咙大声嚎哭起来,鼻涕眼泪直往她身上抹。

小孩儿手底下没轻重,花小麦只觉手腕子给捏得一阵发疼,又不敢使劲推搡,怕磕着碰着她们。周芸儿在旁急得跺脚,没胆子与她爹作对,唯有不停伸手去拉自己的几个妹妹,口中嗫嚅道:“别、别这样……”

花小麦心中恼到极点,将死死拽住自己胳膊的那个小丫头给扯下来搁到一旁,对周庆怒目而视:“大清早的你要干什么?我家可有怀着身子的孕妇,若是把她吓出个好歹来,你赔得起吗?”

话音未落,花二娘与景泰和两个也匆匆自东屋里出来了,见此情景,景泰和连忙上来,三两下将剩下的两个小姑娘也拉到一边,抬眼死死皱起眉头对周庆道:“你这是唱哪出,撒酒疯撒到我家来了?恁大的人,领着孩子在村里耍无赖,你不要脸,这几个孩子往后却还得见人呢!”

他一向是个温和的人,今日也实在是心中生气,方不管不顾地大声嚷嚷起来。

花二娘怀着身子受不得惊吓,花小麦又成天起早贪黑,精神头差得很,这姓周的,究竟发的甚么疯!

周庆惯来脸皮厚,景泰和的这几声斥骂,对他来说只能算作是挠痒痒,嘬着牙花儿吊儿郎当道:“你家小姨子不肯收我家大丫头做学徒,是她说的,若我心中不满,只管来找她,我这不就来了?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想问一句,她凭啥不要我家大丫头?”

“我凭什么非要她不可?”花小麦朝前垮了一步,盯紧周庆那张惹人厌憎的脸,不疾不徐道。

“得了吧,我家大丫头回来都跟我说了!”周庆朝地上啐了一口,用鼻孔望天,“昨儿你专门考了考她的本事,让她认了各种酱料,又叫她切了南瓜,她跟我说的真真儿的,你脸上都现出笑模样来了,明显对她很满意,既然这样,你怎地又不要她?我倒想听听,你嫌弃她啥?”

花小麦白他一眼,转身冲周芸儿和那三个丫头招招手,将她们唤到自己跟前,掀起袖子露出青紫色的伤痕,往周庆面前一递:“你问我为什么?就因为这个,我不想要她!”

“……你什么意思?”周庆略略一怔,目光便有点闪躲。

因他这一番闹腾,住在附近的人家都跑出来看热闹,隔壁的潘太公也颤巍巍拄着拐杖走了出来,朝那几个姑娘的胳膊上一瞟,便连呼了三声“造孽”。

“你是她们亲爹啊!”他将那拐杖在地面上敲得砰砰直响,“虎毒尚且不食子,你怎就忍心将孩子打成这模样?你真是,你真是……”气得浑身打哆嗦,竟再说不下去。

“是我自己的闺女,与你们何干?”周庆再混,此刻周围都是人,他也难免心中犯怵,外强中干地扯着脖子吼了一句,又望向花小麦,“你到底几个意思?”

花小麦冲他毫不掩饰地翻了个白眼,勾唇一笑:“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若真要论起来,芸儿的确是个做厨的好苗子,她自个儿若肯学,我也很愿意带着她,只不过她身上这些伤,我实在看不过眼。你想让她来给我做学徒?那也不是不行,只不过……”

周芸儿蓦地听见这句话,眼睛都亮了,立刻转头望向她:“姐姐,你要我了?”

“你别插嘴。”花小麦瞟她一眼,接着对周庆道,“你将她领回去好生养着,几时身上再没半点伤痕了,几时再让她来找我,我便收她做学徒,否则,你想都不要想!”

周庆瞠目结舌,半张着嘴呆了许久,不以为然地挥手道:“不就是养伤吗?我把她当祖宗似的供着,这总行了吧?今日大伙儿可是都听见了的,等到时候,她身上这些伤都消了,你却还不肯要她,我再同你说!”

话毕,也不管他那几个闺女,抽身就想走。

“你站下。”花小麦拧了一下眉头,待得那周庆回过身来,便抬了抬下巴,“你不要以为我不晓得你心里打的什么主意。你拢共有四个闺女呢,芸儿打不得,剩下那几个,却随时随地可供你出气……哦,还有你媳妇,那也是个现成的肉靶子,是不是?你给我听清楚了,这村里的事,我若想打听,自然能轻轻松松知道得一清二楚,从今天起,只要我听说你在家打媳妇,打孩子,我便绝不会收芸儿做学徒。即便是将来她真跟了我,我但凡听到一点风声,也登时就将她赶回家去,没得商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可敢应承我?”

周庆简直目瞪口呆,傻站了好一会儿,方噱笑着道:“嘁,我看你就是晓得我们要求着你,便蹬鼻子上脸!再往后,你是不是还想管着我,不让我吃酒耍钱了?我说,你不是都要嫁给那孟郁槐了吗?怎地,莫非改了主意,想给我当媳妇?哈哈哈!”

他自认为这番话说得巧妙,必将引起共鸣,孰料在旁围观的人却是鸦雀无声,只冷冷瞅着他。好半晌,潘太公别过头去,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恨恨道:“但凡是个人,都说不出这种混账话来!”

花小麦盯牢了周庆的脸,鄙夷道:“你吃酒耍钱,与我可有一文钱关系?你既要作死,我何必拦你?你只说答不答应便罢,旁的就不要同我废话了。”

周庆脸上有点挂不住,耷拉着脑袋,也不知暗地里嘀咕了一句什么,一咬牙,抬起头来:“答应就答应,谁还怕你不成?你可要记得你自个儿说的话,若我依你说的做了,将来你却反悔,我可跟你没完!”

他丢下这句话,转身跑了个没影儿,那三个小姑娘你望望我,我瞧瞧你,咬了咬嘴唇,也慌忙跟了上去。周芸儿眼泪早糊了一脸,走上前来,想拉花小麦的手却又不敢,小心翼翼道:“姐姐,谢……”

“别说那么多了,把脸擦擦回去吧,我也得赶紧去饭馆儿。”花小麦冲她笑了一下,“你莫想着我是在同你开玩笑,你这伤若养不好,我真不要你的,记住了?”

周芸儿忙不迭地答应了,咧嘴怯怯地也跟着笑了一下。

……

周庆将周芸儿领回了家,自这日起,果真不敢打骂分毫,好生在家养了一个多月,方才将她再度送到了花小麦面前。

其时,花小麦正在村东的饭馆儿里收拾一条肥鱼,周芸儿随着春喜去了后厨,一看见她,便立刻跑了过来。

“姐姐,我的伤都好了。”她忙不迭地撸起袖子给花小麦瞧,“我爹现在也不敢打我娘和我妹妹,那你是不是就能……”

花小麦低头朝周芸儿胳膊上瞥了一眼,果见那伤痕已经褪得七七八八,只余淡淡的印记。

“你别叫我姐姐。”她抿了抿嘴角,“往后,你得叫我师傅。”

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