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小麦并不是那种一板一眼的性格,收学徒这回事,说白了是利己利人,令得周芸儿学成一门手艺之余,也替自己将来寻一个靠谱的好帮手,称呼什么的,于她而言其实并不重要。她之所以让周芸儿叫自己“师傅”,一言以蔽之——纯粹是为了嘚瑟,就图个心里舒坦。

周芸儿用那一排细细白白的小门牙叩住下唇,迈着小碎步怯生生地挪到花小麦跟前,面颊和脖子都红成一片,耷拉着脑袋,细声细气叫了一声:“师傅……”

“我给你当师傅,你觉得很丢人?”花小麦斜睨她一眼,暗地里摇摇头,似笑非笑道,“不至于吧?”

“怎么会?”周芸儿给吓了一跳,慌忙抬起头来,“我能来这饭馆儿里当学徒,心中不知多欢喜……”

“你瞧,你不也是会大声说话的吗?”花小麦便笑了,伸手自觉很老成地在那周芸儿肩上拍了两拍,“我不知别处是何情形,反正在我这里,可不作兴扭扭捏捏的。这厨房中一忙起来,各种动静大得很,你若还只在嗓子眼儿里哼哼,我手中忙活着,耳朵里又听不清你说的甚么,岂不瞎耽误工夫吗?”

见周芸儿小心翼翼地点头应了,她便领着这姑娘在厨房里大致转了一圈,将各种锅灶器具的用途细细说与她听,又指着角落中堆得满坑满谷的菜蔬笑道:“那是我家地里刚刚收下来的一茬菜蔬,倒有大半送来了我这里,白菘尤其多。那东西便宜,你每日无事时,便多取几棵来切,不求切得多么漂亮,最重要是让刀肯听你的话,将那刀使得顺了,我再教你各种刀功技法。至于那配菜、调味、火候……皆是后话,你且不要心急,咱们慢慢来。”

“嗯。”周芸儿连忙又是一下点头,想了想,咬唇道,“我不着急,师傅你肯收我,我必是要听你的话的。”

花小麦弯了弯嘴角,又道:“按规矩,你来给我当学徒,我便理应包你吃住。只你家就住在咱火刀村里,若每晚你想回家去歇却也使得,你……”

不等她说完,周芸儿便急急抢过话头:“不……不用了师傅,我就在这铺子上住很好,省得走来走去的麻烦,顺便还可帮着守店……师傅,你就让我住在这里好不好?”

花小麦听得这话,便微微皱了一下眉:“你不想回家?你爹是不是还欺负你们母女来着?”

“他……好多了。”周芸儿神色便有些低落起来,稍稍垂下头,“自打上回与师傅你见过,他便收敛许多。我……只是不想每日里看见他喝得醉醺醺的回来。”

花小麦心下了然,也就不再多问,痛快地应道:“既这样,回头我便让春喜和腊梅两位嫂子给你收拾出一间屋。咱这小饭馆居住条件并不太好,临着官道,也算不得太安全,你每晚住在这里,夜了便不要出门,得把细警醒些才是。”

周芸儿面上显出两丝笑意,忙不迭地应了,花小麦又与她讲了讲厨房里惯常有哪些忌讳,需要注意什么,便打发她洗了手,取白菘来练着切。

正说着,春喜从大堂走了进来。

“来了三位行商的客人,说是吃完之后还要赶路,让咱们手脚快些。听说今日店里有养了一月来大的小鸡,就问了一句,能不能做一道‘油泡仔鸡’。”她利利落落地说了一通,便朝花小麦脸上望了一眼。

“这有何不行?”花小麦简短地应道,“嫂子你拣一只小鸡剥洗干净,我这就动手。”

春喜点点头,正要挽袖子捉鸡,那边厢正在努力切白菘的周芸儿回过头来,抿了一下嘴角,试探着道:“师傅,要不那杀鸡的事,让我来做吧?”

花小麦本想问上一句“你会杀鸡?”,细琢磨一番,又觉自己这问题纯粹是废话。这个年代的农家女儿,尤其是最大的那个,只怕自小便随着母亲将家里家外的活计一把抓,杀只鸡罢了,又有何难?

“也好,那你就试试。”她于是便笑着点了点头,“动作轻巧些,莫要碰坏了鸡皮,那滋味便要打折扣了。”

周芸儿赧然笑了一下,道了句“我理会得”,立时便烧了一大锅热水,绕到后院捉了一只小鸡进来,利利落落地割脖子,将红彤彤的鸡血都倾进一只大碗内,拔毛去内脏,动作极之娴熟。

花小麦满意地盯着她的动作瞧了一会儿,顺手在热锅中倒了生油,不经意间一抬头,却见春喜仍旧站在一旁,便讶异地挑了一下眉:“嫂子你怎地还在这里,有事?”

春喜低头想了想,嘴唇嗫嚅了一下,摆摆手:“你先忙,待晚间打烊了,我再同你说不迟。”语毕,三两步走了出去。

花小麦不明就里,却也没工夫琢磨,见周芸儿已将那小鸡剥洗得干干净净,便接过来冲去血水之后擦净,然后又取来两三片紫苏叶,拧出汁子滴进碗里,再加入盐、花椒面子、香蕈粉和一小勺豆酱油,调和均匀之后,在鸡身上涂抹了两遍,最后拍了一层薄薄的面粉上去。

锅中的油渐渐烧得热了,腾起微黄的烟子。她便把锅从灶火上端开,插一根筷子下去试了试油温,紧接着,将那已经涂好调料的小鸡丢了进去,在油中浸泡片刻,待表面呈金黄色,鸡皮瞧着仿佛已经炸酥了,方用笊篱捞起来搁进盘子里,再揪了一两片香茅做装饰。

周芸儿在一旁看得眼睛也直了,不由自主地吞了一口唾沫:“师……师傅,这鸡在油里泡上一会儿便熟了?”

“若是已经长成的鸡,自是不行的。”见她好奇,花小麦便扭头同她解释,“但这才长了一个多月的小鸡,个头小,肉质又格外细嫩,只要掌握好油的温度,稍稍泡上一会儿,表皮便有微脆的口感,里面的鸡肉却是入口即化,特别好吃,用来下酒最是合适不过。现下你还不到学这个的时候,将来我自会教你。”

“好。”周芸儿仿佛很高兴似的,唇角差点要咧到耳朵根去,捣蒜般使劲点了两下头。

……

这晚,村东的小饭馆照例是亥时之后,方才收拾停当。

十月末的天气,说凉一下子就凉了,尤其是夜里,冷不丁从暖烘烘的室内走出来,迎面便是一阵刀子般的冷风,割得人脸上生疼。

花小麦从厨房里出来,少不得吩咐了周芸儿两句,让她关好门窗,一脚踏出小饭馆儿的大门,立时冷得缩了缩脖子,忙捏紧夹袄的领口。见春喜和腊梅还在门外等着她,便笑嘻嘻走上前,搓搓手:“这天还真够冷的,两位嫂子也早点回家歇着吧,明儿一早咱且还有的忙呢。”

春喜嗔她一眼,似笑非笑道:“小麦妹子,咱这饭馆儿几时关门?”

“说的什么话?!”做买卖的人,最听不得那“关门”二字,花小麦差点跳起脚来,“春喜嫂子,你向来口齿伶俐,就不能拣点好听的说?生意好容易有了些许起色,还没挣几日的钱呢,你就让我关门?”

“这妮子傻了……”春喜仿佛很惋惜地摇摇头,转身对腊梅道。

“可不是吗?傻透了。”腊梅十分心有戚戚焉地应和了一句。

“什么情况?”花小麦将目光在她二人脸上来回扫视了一遍,“你俩打得甚么哑谜?”

春喜按捺不住,凑到她面前使劲戳了一下她的额角:“如今已是十月底,你自个儿算算,离那冬月初六还有几天?嫁人呀,这么大的事,我从未见过有哪个如你这般不上心!纵是有你二姐替你操持一切,你好歹也该腾出几天来做些准备,至于成亲之后,免不了也要耽搁几天的。你心里作何打算,该早点告诉我们才是,我们也好作安排。这饭馆儿离了你,哪里还能做得成生意?”

人生大事,花小麦自然不可能迷糊到将其抛诸脑后,早几日便在心里暗暗思忖过,估摸着前后怎么也得耽误十来天的时间,说起来,还真是有些纠结挣扎。

这小饭馆儿在经历了生意冷清,无人光顾之后,如今终于算是渐渐步上正轨,虽赚得不多,却至少每天都能做成几单买卖,于这个时候歇业,可是半点好处都没有。

说来说去,都怨她自个儿一时冲动,非逼着人家立刻将她娶过门,否则现下也不至于发愁到这般境地!

“非……非得歇业那么久不可吗?”她有点期期艾艾,眼巴巴瞅着春喜和腊梅。

“你说呢?”腊梅瞟她一眼,不假思索道,“我俩都晓得你将这饭馆儿看得紧要,可再怎么,也比不过成亲,一辈子就这一次呐!说起来不过一顶大红轿子,抬进门就完事,事实上,这里头的繁杂事体,多得数也数不清,且得你忙上好一阵!要我说,你也别废话了,咱这店开到初二,然后便将那‘东主有喜’的红纸贴出去,你先一门心思将自己妥妥当当嫁了,待得一切都安顿周全,再来张罗照应这铺子不迟——莫不是你还担心,这饭馆儿几天不开门,便走了生意了?”

“是有点。”花小麦撇撇嘴,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又低头想了想,“不过我也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那……就这样办吧。”

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