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间里此刻非常安静。

所有人的目光,此刻都紧紧锁在吴夫人手中那只小碗上,喉中不时传来一声吞咽的动静——倒不是因为馋,而是这样的一道菜,于他们的眼睛而言,实在是个不小的冲击。

花小麦站得有些累,索性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地在椅子里坐了,垂着头,微微笑了一下。

虽然她一直在做那蜜饯糕点的买卖,但对于甜食,她自认为并不擅长,拢共会的也不过就那几样。这道用腊梅、火棘和糖浆做成的菜,是她在从前那个年代生活时的自创,参考了“糖浸诸果”和董小宛“花汁糖露”的做法,里面又加入了酸酸咸咸的梅卤,中和了甜味之余也更好保存,只需在凉井里悬挂上一晚,便会凝成软滑的糕子,且随着季节变化,还可添加别的花瓣和果子。

因为这菜委实好看得紧,滋味又极酸甜可口,花小麦一直将其视作自己的大杀招,却不成想,到头来却用在了一个患了厌食之症的人身上。

吴夫人保持着一个姿势不动,望着手中那小碗看了许久,终于抬起头来。

“这真是能吃的吗?”她胸口有些起伏,眼里有两丝期盼之意,迟疑道,“我……能不能尝尝?”

“您想吃?”花小麦吓了一大跳。

她知道对于得了厌食之症的人,摆在面前的美馔佳肴,就如同砒霜一般可怖,今日也并不指望着这妇人真能一下子便胃口大开,只盼自己做出来的菜,能刺激她对饮食产生点兴趣,就已经很满足。可她现在……居然主动说要吃?

“嗯……”吴夫人唇畔漾起一抹笑容,“我活了这么多年,从未见过这样的菜,我实在想知道,如此美好的一道菜肴,究竟是怎样的滋味。”

吴文洪激动得都要哭了,手忙脚乱地拣了一个汤匙塞进她手里,又慌慌张张地嘱咐:“夫人,这糕瞧着虽美,却到底是凉物,如今天冷了,你莫要多吃啊!”

“我理会得。”吴夫人点了一下头,小心翼翼地舀起一小勺软糕,在半空中停了半晌,深吸一口气,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迟疑着送进口中。

无论是吴文洪还是花小麦,包括周芸儿、春喜和腊梅,都一瞬不瞬地死死望着她,连眼睛也不敢眨。

吴夫人将那一勺软糕在口中品了许久,慢慢吞了下去,静默片刻,抬起头来,冲花小麦微微地点了一下头,眼中水光微闪。

“夫人,你……不想呕?”吴文洪惊怕得手一个劲儿地哆嗦,鼓足了勇气,才问出这一句。

吴夫人没有说话,只朝他微微笑了笑,摇摇头,重新望向桌面,手指点了点那道剁椒鱼头,试探着道:“这个……我能不能也尝尝?”

花小麦更是惊恐,差点跳起来。

如果她的耳朵没出问题的话……她现在算是成功了对吗?尽管这厌食之症不可能一天两天便完全痊愈,之后还需要漫长的休养,但至少现在,这妇人已对各种吃食生出好奇心了,这就是了不得的进步啊!

她做了个深呼吸,冲吴夫人摆了摆手,认认真真地道:“我说过了,这一桌菜都是做给您看的,现下您还不能吃。这大半年您都不曾好好进食,如此辛辣的东西吃下去,只怕会受不了。日子这样长,等您养好了身子,还怕尝不到美食吗?”

吴夫人倒也不坚持,笑着“嗯”了一声,又温柔地道:“那么这腊梅和火棘做的软糕,我可不可以带回去?”

“这个自然行!”花小麦愈发觉得喜悦,“我多做了几碗,您带回去慢慢吃。不过还是那句话,不可贪多,养好身子要紧。”

吴夫人颔首应承了,那边厢,吴文洪早已按捺不住,扯了她的手一叠声道:“你真觉得想吃了?肠儿肚儿不翻搅,闻见那油气也不难受?”巴拉巴拉,说起来就没个完。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想起花小麦还在一旁,二话不说,从怀中掏出两锭元宝银,咯一声放在桌上。

“妹子……”他欢喜得语无伦次,磕磕巴巴地道,“当初苏老弟让我来寻你,我心中还不懂,今日方明白他为何对你那般赞赏!我晓得你做这一桌菜花了许多心思,也使了不少钱,不说食材,单单那一套白瓷碗碟,就是你为了衬托菜肴之美,特意置办下的罢?咱们……咱们并无半点交情,你却肯如此尽心尽力……你这份情,我必是要报答的,这两锭银只当是饭钱,你务必收下,千万不要推拒才好!”

该得的银子,干嘛要推拒?花小麦与他客套了两句,也便将钱收了,笑着道:“夫人眼下有许多菜不能吃,您却是无碍的,何不尝尝这几样菜味道究竟如何?”

“这个不急!”吴文洪使劲摆手道,“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今后少不得与你多来往,铁定有尝不尽的美味佳肴。我且问你,你厨艺如此了得,却为何只在这小村里开一间小馆子?莫说是县城、府城,就算是京城,也定有你一席之地!”

这问题,花小麦不知听旁人问过多少遍,当下便弯了弯唇角:“京城我是从未肖想过,但不瞒您说,七月里,我曾去过一趟省城参加了那‘八珍会’,见那里遍地名厨,怎可能半点不动心?只是我自个儿明白,有多大头就戴多大顶帽子,我虽会做菜,但在经营方面却是全无经验,理所应当一步步慢慢来,急不得。若有朝一日时机成熟,我必定要去那里试试身手的。”

吴文洪对她的说法十分认同:“你能这样想真是不错,任何事都得循序渐进,哪能指望着一口吃个胖子?不过,省城那地界,若没人从旁协助,实可谓寸步难行,你在那里可有门路,或相熟之人?”

门路?花小麦暗暗撇了撇嘴。原本嘛,那宋静溪可算是她的一个好“门路”,却被她自己给疾言厉色地拒绝了,往后只怕也不会再来往,至于熟人……

“有一个同村在省城做买卖,我与他搭伙做了点小生意。”她便笑着道。

“什么生意?”吴文洪立即追问。

“也算不得甚么,就是我做下各种酱料,由他拿去省城售卖,每月挣个几吊钱,如此而已。”

“啊,那挺好,挺好,总归能给家里添些进项。”吴文洪连连点头,又笑道,“你有这样的好厨艺,做酱料还不是易如反掌?我知道省城有个安泰园,百年老店,生意好得很,如今只怕迟早要被你将买卖尽皆抢了去的!”

……

几人坐在雅间之中说了一回话,天色实在太晚,吴文洪夫妇两个便告辞,预备先去官道附近寻一个住处,明早再回青平县。

花小麦将二人送走,也快手快脚地收拾了打算回家。

今日那几道菜,她确实是花了不少心力的,自己也很满意,在灶上烹饪时,便特意多做了一些,想带回家给孟郁槐尝尝。

可那人今天是怎么了?平日里不到亥时,他必然会来铺子上接她回家,眼下已经这么晚了,他怎地却没出现?

才成亲几天就消极怠工,要不得,实在要不得!

花小麦撇撇嘴,在心中偷偷嘀咕了两句,将那几个菜用食盒装好,照例嘱咐周芸儿把门关好,同春喜和腊梅两个一块儿走了出来。

一路上少不得又将今天之事拿出来议论了几句,春喜和腊梅都非常兴奋,直将花小麦夸得是天上有地下无,又说那用腊梅和火棘做成的软糕,光是看一眼,就让人爱到了骨子里,拖着她不依不饶,百般要求她一定要找时间再做一回,让她们也尝一回新鲜。花小麦笑呵呵地答应了,与她们在岔路口分开,拐进了自家院子所在的小路上。

已快要到子时了,家家户户都已灭了灯上床歇息,冬天里,连一声虫鸣也听不到,四周安静得没有半点声息。

花小麦走到院子门口,见大门是虚掩着的,里面同样一片漆黑,心中真就有些恼了。

不去接她就罢了,她没那么娇贵矫情,同春喜腊梅一块儿回来也是一样,可那姓孟的居然自己睡了,这算什么?哪怕给她留盏灯也好哇!

她站在门口,忽然就有点不想进去,低头看了看手里提的食盒,在心中狠狠咒骂。

臭东西,亏我还巴巴儿地给你带好东西回来,敢情儿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喂狗也不给你吃!

冬夜里外头终究是冷的,她不过骂了两句,身后就正好吹来一阵风,使得她立刻打了个寒噤,再顾不得那么多,赶紧推门进去。

院子里黑魆魆的,摆在角落中的各种物件,在墨色之中显得有点诡谲,像是甚么张牙舞爪的怪物,随时都会扑过来一般。花小麦四处打量了一遍,气鼓鼓地正要将东西送进厨房放好,耳边忽然听见一阵悉悉索索地动静,紧接着,左手边的房门就开了,从里面扑出来一个人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她面前,发出崩天裂地一声怒吼。

“这都什么时辰了,啊?黑灯瞎火才回来,你说,究竟跑去了甚么地方!”

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