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包中的番椒瞧着与花小麦自家所有的那些仿佛不大一样,个头更小,辛辣味似也更加浓,挤挤挨挨堆堆叠叠,艳红眩人眼目。花小麦盯着那一片火红看了半晌,有点回不过神来。

这礼算不得重,却委实是尽足了心意的,将整个青平县的番椒种都搜罗了来,光是力气,就得使上不少。但那东子说,这只是第一份礼,接下来还有第二样,第三样?

她张了张嘴,正待说话,那东子却已从篓子底下又掏出来两三个小纸包,笑着率先开口道:“差点忘了,这儿还有几包菜种子,不过是冬萝卜、白菘之类,不值几个钱。我家老爷说了,您家里既现成有地,如今空着也是空着,倒不如种上一茬,待得明年二三月间便能收,把那地养上一养,正好种番椒。”

他将篓子里的东西都跟花小麦絮叨了一个遍,回身就把篓子递给了腊梅,拍拍手站起身:“得了,老爷交代的事儿我也办成了,这就得回去,那另外两份礼,您且得等上几日,到时候我……”

“你莫忙。”花小麦赶紧也跟着站起身。

“花大厨还有吩咐?”东子连忙站下了,笑嘻嘻地瞅着她道。

“不是吩咐。”花小麦便笑着摇了摇头,“我是想问问你,如今那吴夫人,是不是还吃着药?”

“可不是?”东子双手一摊,显得很无奈,“那药到底管不管用,我家老爷心里也没谱儿,关键是大夫说的话,谁敢不听?嗐,要我说呀,那药汁子苦得了不得,光是煎药那会儿闻见些许味道,都让人浑身不舒服,吃下去岂不更难受?成天往肚子里灌苦药,胃口再好也给败光了!”

“唔。”花小麦应了一声,思忖片刻,便对那东子招招手,“你且随我进铺子上坐一会儿罢,我有点东西,烦你带给吴夫人。况且天气这样冷,你早早地便来了我这小饭馆儿,只怕天还没亮就出了门,好歹吃碗茶。”

说着又要掏几个钱来与他。

那东子机灵,当场便看穿她意图,忙摆了摆手,笑哈哈道:“您要给钱,我可不敢受,出门前我家老爷吩咐过的,若是拿了您给的辛苦钱,回头要收拾我哩!我家老爷待下人宽厚,自会打赏我,您就别操心——若有热茶吃一碗也好,只我晓得你们开饭馆的人铺子上常备的都是清茶,我却是吃惯了杂茶的。”

“杂茶也有。”见他那番“不要钱”的说辞讲得笃定,不似客套或作假,花小麦便也不坚持,含笑将他引进大堂内坐定,立时进了厨房。

这杂茶的做法,还是她来到火刀村之后方才学会的,因景泰和爱吃,家中时不时就要煮上一点。

炒熟的松子和切成细丝的栗子与茶叶掺在一处,都搁进一把烧得漆黑的大壶里上灶熬煮,不消片刻,浓香味便飘散得一厨房都是。将那浓浓的茶汤倾进碗中,再兑一点盐,便是香热滚烫的杂茶,冬日里喝下一盏,浑身都是暖。

花小麦将那茶碗并着两个油纸包一块儿拿了出来,搁在东子面前,又抓一把炒香榧与他,笑道:“那两个纸包里是糖冬瓜条和海棠脯,吴夫人天天都得吃药,拿回去给她过口,兴许能比外头买的强上一些。另请你回去跟吴老爷说一声,替我劝说两句,就告诉他今日送来的礼我收了,多谢他,但今后不必再送旁的物件,他的心意我领了。”

东子端起茶碗来饮了一大口,赞了声“好茶”,又嘿嘿笑道:“您这话说得岔了,老爷有吩咐,我们下人只有照做的份,如何能指手画脚地相劝,告诉他甚么该做,甚么不该做?您的话我一定给带到,但下回我若还来,您可千万别把我赶出去啊!”

花小麦哭笑不得,摇了摇头,到底是抑制不住好奇心,问道:“你家老爷究竟做的是甚么营生?”能将那么多番椒种一气儿弄到手,也不是个容易的事儿啊。

“嘿,您该问我,他甚么营生没做过。”东子极爽利地掰着指头道,“家里水田旱田都有,如今都佃给了农户,自个儿不用操心。早年间么,做过花草的买卖,还开过茶叶铺、染布坊……倘使不是怕危险,十有八九他还要去西边贩马哩!也亏得从前卖过花草,有这么个门路,要不然那么多番椒种子,还真不好弄!”

言罢,他便将手中茶一口喝干,把那两个油纸包往怀中一揣:“谢谢您的茶,果真是大厨,煮的茶也比别家好吃。我可真得回去了,家里还一大摊子事儿等着我呐!”又是一笑,告辞离去。

晚上回到家,花小麦便将今日得了吴文洪送来的礼一事,嘀嘀咕咕地说与孟郁槐听。

“我二姐和姐夫陪嫁给我的那两块地如今空着,我晓得你这一向忙,等你闲下来,咱们还是该将菜种子撒下去是正理,若是耽误了工夫,这地就得一直闲到明年开春儿了。他还送来许多番椒种子,我原担心自家留下的那些不够用,这可真是替我解了一桩心事。”

她倚在那人怀中,将脸贴在他颈窝,垂眼摆弄他生着薄茧的大手掌:“若单单是这份礼吧,平心而论,我觉得我还受得起,可我听今日替他跑腿那小子说,这只是头一份,接下来还有两三样,我估摸着恐怕只会一样比一样更加贵重,哪里敢收?你可真要帮我拿个主意才好。”

孟某人话少,性子又有点一板一眼,成亲之前是几乎不与女子打交道的,除开花小麦之外,与他走得最近的,怕就要属连顺镖局的厨娘左金香。也是将花小麦娶进门之后,他才头一回真切地感受到,怀中有个暖烘烘的姑娘,被她所依赖,实在是一件令他心头无比喜悦的事。

唔,虽然这姑娘一身的骨头架子,的确是硌手了点。

他低下头,目光正对上花小麦那黑漆漆的脑瓜顶,不由得唇角上弯了一下,沉声道:“那吴文洪我未曾见过,但听你之前提起替他夫人缓解厌食之症时,他的种种反应,我觉得,他应该是真心想谢你,并未夹杂着旁的心思。只是,我看他今日的做派,像是故意打发下人来送礼,自己却不肯露面,这样一来,你就不好拒绝了。”

“就是啊!”花小麦十分心有戚戚焉,用力点了点头,“他让下人给送来,我若不收,让他们原封不动地给带回去,不成了为难人家?他们也是替人办事罢了,要是回去受责罚怎么办?可若是收下,我又……”

“你也不必这样劳心。”孟郁槐微微一笑,“这事说来也简单,若下回他送来的礼实在太贵重,大不了我们便亲自给送回去,当面与他说明白。看在咱们这样奔波的份上,他再想送来,大约也要斟酌一下。”

“怕是也只能这样……”花小麦撇了撇嘴,又猛然抬头望向他的眼睛,“可是,这段时间,你不是很忙吗?能抽得出空来陪我去青平县?”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但凡嘴甜一点的,应该都会立刻回答“媳妇的事儿最大”,或是“再忙也不能不管你”之类好听的吧?孰料那孟郁槐,沉吟了片刻便略一颔首,淡然道:“无妨,青平县离咱们村只有半天路程,一来一去,当日便可回来,这一整天的时间,我还耽误得起。”

听听,听听,在你看来,陪你媳妇办事就纯粹是在“耽误时间”是吧?

花小麦半真半假睨他一眼,还想说点什么,忽觉自己腾空而起,下一刻就被那人挪到了床榻间。

“晚了,早点歇着,这事明天再说不迟。”他说罢,噗一声吹熄了灯。

黑暗中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布料摩擦声,很快花小麦便是一声低叫。

“孟郁槐你别乱动,不是说歇着吗——这哪里是歇?!”

……

花小麦估计得不错,约莫三两日之后,吴文洪的第二份礼,又送到了。

来送礼的照旧是那东子,只是除他之外,还有一个高大的汉子,推了一架车,上面满满当当堆着各式各样的野味。

“您瞧,野鸡、野鸭、野兔、黄羊还有鹿子……我们青平县挨着深山,有些东西能从里头打回来,但像黄羊和鹿子,便只能从外地置办,因此多耽搁了几天。”东子将那板车上的东西一样样指给花小麦看,“另外这还有几筐野菌子,甚么黑牛肝菌、羊肚菌、竹荪、鸡枞……煎炒烹炸,怎么做都好吃,您这馆子,又能添上些新菜色了!”

花小麦甚少烹制野味,却也知道,什么黄羊、黑牛肝菌之类,无论在哪个年代,决计都不便宜,数量又这么多,更是得花上一大笔钱。

她是实在不想收,忙就开口道:“不行,我已说过请吴老爷不要再送来,你还是……”

“这话您跟我说可不顶用,我又做不得主,您得跟我们老爷去掰扯。”东子笑嘻嘻地道,似是早就猜到了她心中所想,“不过我估摸着,您且得等上两天。我家老爷去省城办事了,领着夫人一块儿去的,说是预备在那儿多住些时日,踅摸几样美食,兴许能让夫人喜欢,胃口变得更好。那些个野菌子倒还好说,像野兔野鸡啥的,是一早就已剥洗干净的,您要是搁在那儿不管,只怕再过几日肉就吃不得了!”

花小麦简直无话可说。

这吴文洪,真是太狡猾了,这分明是让她没办法拒绝!

见她做不得声,东子便笑得见牙不见眼:“您也别发愁,这些个野味,您现下就可用来做菜,若是吃不完的,剁成块抹上一层盐,就挂在房梁上,包管吃到明年开春儿也不会坏。那您要是没什么吩咐的话,我这就走了?”

话音未落,扯着那推车的汉子就跑,不过转眼间,竟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第二份礼,真真儿是不收也得收,否则就得担上个糟蹋东西的罪名。花小麦左右无法,只得将那些野味分成三份,较大的那一份留在饭馆使用,其余两份,一份带回家,另外一份,送去景家小院。

这晚打烊后,她便跟周芸儿吩咐了,说是明日自己会晚些来,让她预先将所有的菜蔬都摘洗好。翌日一早,她便特意与孟郁槐一块儿出门,从他手中接过包裹得妥妥当当的野味和菌子,立刻去了村西。

花二娘肚子里那小祖宗,如今已五个来月,瞧着挺明显,冷不丁瞟一眼,像是揣了个小簸箕在衣服里。见花小麦来了,花二娘自是欢喜,丢下手里正做着的针线活儿便迎了上来。

姐俩儿凑在一处,少不得要互相问问近况。花二娘满口打听花小麦在孟家过得好不好,孟郁槐待她如何,有没有被孟老娘欺负;花小麦则将注意力全放在了花二娘的肚子上,问些吃不吃得下,睡不睡得香之类的问题。

“旁的都还好。”花二娘便抚着肚子道,“就是你姐夫那人,实在太啰嗦,别说干活儿了,连饭也不让我做,生生将我当成个废人一般。我跟他百般说如今已五个月了,不必再怕,他也听不进去。”

“你也理解理解我姐夫吧。”花小麦笑不哧哧地道,“他不让你做饭,实是为了你好。就你那厨艺,做出来的饭菜若吃下去,往后我那小外甥落了地,保准要埋怨你!今儿我带了这么些东西回来,少不得让你们打打牙祭,一会儿我就把那野鸡汤炖上,晚上姐夫回来,也能吃顿好的。”

花二娘破天荒地没有恼,只瞟了那些野味一眼,不无担忧地道:“你拿这么多东西回来,你婆婆没絮叨你吧?”

“她没瞧见,我让郁槐替我拿出来的。”花小麦满不在乎地一挑眉,“我只不过是为了省点事而已,其实,她看见了又怎样?是别人送我的东西呀,理所应当由我自己做主。”

花二娘便低头一笑:“其实我们现下也不自己开伙了,你姐夫每月给隔壁的潘太婆两个钱,央她帮忙置办吃的,食材也格外买了拿给她。老太太可经心呢,专拣适宜我这大肚婆吃的东西做,我俩如今挺省事的。”

她提起潘太婆,花小麦倒想起一事来,皱了眉道:“说起来,那平安叔不曾回来过?往常他每到月中就要回来与咱们结账,再定下下月的酱料,如今已过了好几天了,怎么连他人影子也瞧不见?”

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