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芸儿这些年被她那不成器的酒鬼爹日日打骂,便很有些胆小怕事,听了那“珍味园”的名儿,也不过随口赞了一句,却不想花小麦竟真个会一本正经地来问她讨意见,整个人都是慌了,当下便绞扭着手指,将声音压得极低:“我……其实我也不懂的,师傅你要是觉得不好……”

“花小麦心中直摇头,暗道这成日瑟瑟缩缩的性子,不知甚么时候才改得了,索性也不为难她,转头笑着对一脸期盼的文华仁道:“我亦觉得很不错,回头再问问郁槐和旁人的意见,若大伙儿都觉得好,便趁早定下来。”

她忙着回小饭馆儿里打理,就站在门外与这酸秀才又说了两句,让他晚间若是得空,可去铺子上吃些酒水,领着周芸儿便又回了村东,令春喜和腊梅放出风去,就说那新开的酱园子要请伙计,若村里人愿意挣这份钱,便自去小饭馆儿寻她。

过了不上一两日,潘平安多半是等得有些不耐烦,再度找上门来。

他也不是个傻的,知道花小麦这酱园子一开,便可算作是今非昔比,他能从中混到一口吃的已是不易,若要得太多,只怕到最后反而竹篮打水一场空。故此,这日一入得大堂的门,他张口便对花小麦道,往后那园子的营生,自己只要两成利。

“那吴家老爷是出钱的,我便帮着跑跑腿,酱料运到省城之后,剩下的事便不要小麦你操心,我自会替你张罗得妥妥当当,包管叫你赚得盆满钵满。”他觑着花小麦的脸色,笑嘻嘻敞着喉咙道,“离了那吴老爷的二百两银,这头营生自然做不起来,但若少了我与你筹谋那售卖的事,只怕这生意也难做。”

见花小麦挑了挑眉梢,唇角似漾起一抹含义不明的微笑,他便停了一停,打着哈哈道:“当然当然,归根结底,还是小麦你那做酱料的手艺好,否则,吴老板再有钱,我再有门路,不也是白搭吗?”

这人固然是有些奸猾,却至少没甚么歹心,而且摸着良心说,当初如果不是他,花小麦这酱料买卖,委实很难做得起来。加之花二娘、景泰和二人又与隔壁的潘太公一家素来亲厚,花小麦便不愿太过为难他,想了一想,也便点头应了那两成利的事,又道:“我琢磨过,这一两个月,咱们就先不往省城送酱料了,平安叔你可先把口风漏出去,就说咱们正在预备开酱园,翻过年后,自有种类丰富的各式酱料送去。”

潘平安大松一口气,喜笑颜开连连点头:“使得,使得!如今你手底下出来的那些酱,在省城市面上那叫一个受欢迎,好几个食肆都明言,若不是你做的酱料,他们还不用哩!这俩月,咱们干脆晾他们一晾,他们手头没了酱料可用,就只能去别家买,有了比较,他们才晓得什么是货真价实的好东西!”

他心中快活,少不得又与花小麦多唠叨了几句,方喜滋滋地去了。接下来的日子,花小麦饭馆与酱园子两头跑,很是忙乱了一通,转眼,便入了腊月。

初三那日,花小麦照旧帮着乔记纸扎铺子做了一桌团年饭。她现在是有铺面的人,自然不必再去别人的店面上操作,只在自己的厨房里将一桌菜置办好,由纸扎铺子的伙计们来搬回去就行,轻轻松松便赚了几吊钱入口袋。

饭馆定在腊月二十二歇业,酱园子又打算年后方才开张,因为即将过年,官道上往来行走的人明显减少,连带着小饭馆的生意,也清淡了许多。

这种情况,每年年底必然出现一回,非是菜色出了问题,因此,花小麦倒也不觉得焦急,闲来无事,便拉着春喜腊梅和周芸儿一起做了许多咸肉腊肠,芥辣腌的白菘萝卜和猪肉自然也不能少,打算一家分她们一些,自己则将余下的带回家充当年货。

过年,饭馆儿歇业,她就必然得在家闲上一段时间,想到这个,她心里就直发愁。倒不是因为她真的是个劳碌命,一日不干活儿就过不得,只是……自那天争吵之后,时至今日,孟老娘便一直拿她当空气,但凡与她在院子里打上照面,就必然摆出一副横眉立目的架势,一张脸黑得如锅底灰——她从早到晚不在家,尚且是这种情形,倘若再朝夕相处,还不得闹得将屋顶都掀翻?

这些糟心事,她不好跟孟郁槐多说,只在心中暗暗感叹,幸而连顺镖局也是要过年也是要歇个十来日的,有他在家,应当还不至于将场面搞得太过难看。

这日亥时初,孟郁槐依旧来村东接花小麦,两人回到孟家院子,草草做了些吃食填肚皮,又各自洗漱干净了回房。孟某人半蹲于地上将火盆拨得旺些,一面就抬头道:“今日大圣兄弟去县城采买,顺路去了镖局一趟,与我商量,开年之后想去你那酱园子谋点事做。”

“唔?”花小麦正在床边将被褥展开,闻言便回过头来,笑道,“大圣哥这是唱的哪一出?他若想去酱园子干活儿,只管直接来同我说就好,何必还山长水远地特特跑去找你?难不成,他还害臊啊?!”

琢磨了一回,因又道:“可是……大圣哥家里不是有许多田地吗?过完了年,很快就要农忙,到时候张罗自家的事还来不及,他怎么……”

“大圣兄弟家人口多,不缺他这一把子力气。”孟郁槐便笑了一笑,“他从潘平安那里晓得你做的酱料在省城还算好卖,就觉有些心动,想给家里添个进项——他媳妇又怀上了,处处都得使钱。”

说着,便有意无意地瞟了花小麦一眼。

他这话令得花小麦心里有点犯嘀咕,与其自个儿琢磨,倒不如摆在明面上说开了的好,于是撇撇嘴道:“怎么,你瞧着眼热,自己也想当爹了?”

孟郁槐正倒了热茶来喝,一听这话,差点一口喷出来,忙深呼吸两下将气息捣顺,啼笑皆非道:“你这张嘴就胡乱嚷嚷的毛病,几时才改得了?我也不过是顺嘴提了一句,你我现下都忙,你年纪也小了点,这事……过二年再说也不迟。”

花小麦嘿嘿一乐小声嘀咕:“说到底,我也不过是在你面前才管不住自个儿的嘴罢了,就连对着我二姐时,我都得掂量掂量,省得她一拳头砸过来,酱料铺就直接开在我脸上了!”

“所以你就是瞧我性子好,才专拣着我欺负?”孟郁槐心里乐呵,嘴上却是半点不曾显出来,正了正脸色,“咱们说正经的罢,这阵子不是有许多村里人去你那铺子上,说是想要到酱园子干活儿?我冷眼瞧着,其中大半都是庄稼把式,十有八九是想赶在农忙之前找个事做,挣两个钱,等真到了播种的时候,恐怕还得回家张罗,到时你那里就很可能不够人手。这事你得好生斟酌才是,莫要觉得拉不下脸皮,便应了他们。”

这话着实提醒了花小麦,她忙就挤到孟郁槐身边坐下,挽了他胳膊道:“正是呢,我来村里不过一年,虽瞧着他们眼熟,却哪里能知道他们心里作何想法?这几日你若得空,不如来铺子上帮我好生把把关,也免得将来麻烦。至于那大圣哥,你与他是兄弟,自然了解他人品,假使你觉得他不错,好歹让他再来小饭馆与我说说,咱也好尽快把这事定下来。”

孟郁槐应了,夫妻俩又坐在屋中说些闲话,商量着这两日得给那两块田铺一层草木灰,保暖之余,也正好使地里添些肥,以便使那些菜苗子能踏踏实实地越过寒冬。主要是花小麦在说,孟郁槐听着,时不时地点一下头,却显得有点心不在焉,也不知在思忖什么。

花小麦也有点觉得了,但他既然还没想好该如何开口,她也不急着问,只悄悄朝他脸上张望了一眼,打个哈欠站起身,满口称自己困得厉害,走到床边除了外衫便往榻上滚。

孟某人有点心焦,在桌边又坐了一会儿,偏过头去看了看榻上安安静静的小媳妇,心中暗想这事情若不趁早说出来,只怕一晚上都别想入眠,于是小声道:“小麦,你睡了?”

花小麦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掀开眼皮:“咦,你怎么还坐在那里?赶紧吹了灯歇下吧,明儿一早还得去镖局,我也要去张罗饭馆的事呢。”

“小麦……”孟郁槐依旧坐着没动,又叫了一声,仿佛下定决心似的,“小麦,我有个事要跟你说。”

终于憋不住了?花小麦心里笑他不爽利,抱着被子坐起来,揉了揉眼:“什么事,明天再说不行吗?……好吧好吧,你说,我听着就是。”

“我……”孟郁槐朝她脸上张了张,仿佛很难以启齿似的,思忖了半晌,将眉头一拧,“镖局接了个活儿,得押镖去西边启州。你也晓得,那附近偏僻得很,时有盗匪出没,又恰逢过年,只怕不甚太平。这趟镖由其他人来走,我有点不放心,思前想后,还是得亲自走一趟,所以……”

花小麦却不曾料想他要说的竟是这个,眼睛登时瞪圆了,一掀被子跳下床,赤脚奔至他跟前,一叠声道:“你要出远门?现在?已经进了腊月了,那启州路途遥远,眼下出门你何时才能回来?能赶得及回家过年吗?”

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