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子里生了火盆,地下就难免有几点细碎的炭星,烧得火烫,倘一脚踩上去,不把皮肉灼烂才怪。

孟郁槐看见花小麦又光脚下床,也不及说话,先就轻轻巧巧将人抱起来搁进椅子里,眉头拧作一团:“我跟你说了多少回,莫要打着光脚在地下走,你怎么就听不进去?”

花小麦没工夫跟他闲扯,胡乱摆摆手:“并不曾烫着我,你不要瞎操心,我问你话呢!”

“启州那地界你是晓得的,走了山路之后又要走水路,哪怕天气好一路顺利,不出任何岔子,也起码要二十来天才能赶到。”孟郁槐低了低头,便见灯光映在她眼睛里,如两团火灼烧,剩下的话,便有点不忍心说出口,“这一来一回,肯定赶不及回家过年……”

“那你几时出发?”花小麦心中有点发沉,咬了一下嘴唇又问。

她自然知道,但凡做了这个行当的人,都少不得在外奔走,若一年到头都留在家中,要么就是不受重用,要么就是镖局没生意可做,开不下去了。从前她也常听说孟郁槐又出门走镖去了,可……那时候两人还没成亲,跟眼下这情况如何比得了?

“……后日便走。”孟某人低声道,见她立刻嘴角落了下去,便伸手碰了碰她的脸,轻轻一笑,“你可是担心我不在家,万一我娘找你麻烦,连个给你撑腰的都没有?我瞧你那日倒将她吃得死死的,半点便宜也没叫她占了去,可见你是有本事的,很不用我替你操心。”

“我哪里是为了那个?”花小麦叹口气,朝前一扑勾住他颈项,把脸埋在他肩头,闷闷地道,“我小心点,尽量不去惹娘生气,大过年的,她大概也不会把我怎么样。我是觉得……咱俩才成亲一个月呢,头一回一块儿过年,你偏偏就要出远门,我不高兴,行不行?上回你去走镖还遇上了水贼,吓得我……”

孟郁槐心下便是一软,偏生他又说不出甚么好听哄人的话,唯有将胳膊绕到她身后,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想了半天,方道:“总归一两个月就回来了,到时候我在家多留两日——倘使家里有什么事,你自个儿处理不了的,便去寻大圣兄弟帮忙,他那人热心,决计不会袖手旁观。”

“知道了。”花小麦应了一句,忽然想起来什么,推开他跳下椅子就往外跑,这一回,却是没忘了穿鞋。

“你又干嘛?”孟郁槐忙也追了出去,就见自家那小媳妇一径跑进厨房里,手脚飞快地点了灯,从阴凉处搬出几个坛子篓子,把里面的东西一样样拣出来,定睛一瞧,却不过是酱菜、鱼鲊和久放不坏的糕点之类。

“这些东西你带着路上吃。”她一边忙,一边不抬头地道,“听人说这叫‘路菜’,出门在外的人,都要带上一点的。”

孟某人站在门边,有点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许久方低低道:“你别忙了,我没那习惯,从前我娘也不给我准备这些。”

“你和娘兴的是一样规矩,和我自然得兴另外一样规矩了。”花小麦理所当然地回头冲他一笑,“我晓得你们走镖的人最是讲究,若是遇不上那靠谱安全的脚店,便干脆露宿,如果觉得吃食不稳当,就宁肯饿肚子,这自家做的东西,用个竹篓子装了,两三个月也不会坏,吃着也放心呀。与你一块儿去走镖的那些大哥,你要是想分给他们一些也行,只别短了你自己的就好。”

“……即便是这样,你也不用急于一时,明天再收拾也来得及。”孟郁槐索性走到她身边蹲下,“这时候太晚了,你不赶快歇下,早晨又起不来。”

“我先趁早拣出来,免得临了慌慌张张地再遗漏什么,再说,明晚不是还得给你收拾行李?”花小麦却是不依,仍旧将一样样菜色都收拾齐全了,方跟着他回了屋。

……

一日之后,孟郁槐果真领着人前往启州,临走之前吩咐镖局暂且不要接买卖,等过了年之后再说。他这一走,孟家院子里,便只剩下了花小麦和孟老娘两个。

前几日倒还好说,饭馆儿尚且有些生意,酱园子那边又还在修整,花小麦成日东跑西颠,甚少能与孟老娘打上照面。然而腊月二十二那日,和春喜腊梅以及周芸儿吃了一顿团年饭之后,小饭馆儿便暂时歇业,要等到正月初五开市那日方才重新打开门做生意,酱园子的匠人们也都回家过年,她闲了下来,就只能天天留在家中,和孟老娘大眼瞪小眼。

所幸那难伺候的婆婆倒也没怎么为难她,充其量只是不搭理她罢了,花小麦暗松一口气,每日将自己的事做周全,满心盼望别给她留下一点把柄,免得一言不合又闹将起来,给隔壁某人家看热闹。

扫尘、洗福禄、贴春联……转眼便是除夕。这日下晌,花小麦早早地就在厨房里忙活开来,做了七大碟八大碗,恭恭敬敬将孟老娘请上桌。

“我晓得娘还在生我的气,那日我嘴快冲撞了您,您要是还恼,我给您赔不是,再要不然,您打我两下?”她仗着自己脸皮厚,笑嘻嘻地道,“只今天是除夕,大过年的,您好歹给我个面子,做了这么多菜,咱俩若还不肯坐在一块儿好好吃一顿,多糟蹋东西呀!”

孟老娘睨她一眼,没有做声,垂着眼皮朝桌上一瞟,脸立刻垮了下来:“做这么多菜干什么?家里拢共就咱们两人,如何吃得完?接下来几日,你都准备让我吃剩菜还是怎地?说你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吧,你又开着一间饭馆儿,还在捣腾酱园子的事,敢情儿连怎么精打细算都不知道?”

她肯开口说话已实属不易,花小麦哪里还会跟她计较这些细枝末节?笑呵呵地道:“您别操心,这顿饭是我孝敬您老的,并不用家里出一文钱,您只管踏踏实实地吃。再说,年夜饭讲究的不就是得剩下才好吗?咱剩得越多,明年日子就越好过,一年也就这么一回,您就别跟我计较了好不好?”

这话果然奏效,孟老娘听说这年夜饭用不着家里出钱,心里舒坦了不少,只是那张脸上,仍然跟挂着寒霜似的阴沉沉,却也不再多说了,搛了一块用干螺肉烧的鸡两三口吞下,又将筷子伸到盛装着糖醋鱼的盘子里,闷着头委实吃了不少。

饭后收拾妥当了便要守岁,两人之间实在没什么话题,只能不尴不尬地围着火盆干坐,好容易熬到过了子时,都不约而同地回了房,各自关门歇下。

这除夕之夜,总算是太太平平地度过了吧?花小麦心里长舒一口气,钻进被窝里,琢磨着不知孟郁槐现下走到了哪里,心中担忧他遇上危险,好容易觉得有了困意,冷不丁又被窗外震天响的炮仗声吓得一个激灵,翻来覆去折腾到四更,才迷迷糊糊地睡过去。

至多不过睡了一个更次,院子外忽然传来砰砰砰一阵剧烈的敲门声,陡然将她惊醒。

不对,那哪里是在“敲门”?分明是捏了拳头狠命往门板上砸!大半夜地听到这种动静,真会使人的心都从腔子里跳出来!

花小麦一阵心惊,也顾不得许多,忙披衣起床,趿拉着鞋拉开门跑了出来,迎面撞上也刚刚出屋的孟老娘。

“敲敲敲,大半夜的,催命啊?!”那孟老娘冲着门口便是一句咆哮,也不理年节里说这种话会不会太不吉利,一边嘟囔着,一边蹬蹬蹬走到门边,却又不急着开门,反而伸手去系衣裳纽子。

花小麦急得不行,干脆抢到她面前,一把拔开门闩,却见外面站着的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

“您是……”

这女人瞧着有些面熟,一时之间,她却又想不起来是在哪儿见过,正要开口发问,孟老娘却早已一掌将她推到一边,骂骂咧咧道:“连你冯大娘也不认识了?你长着一双眼睛,到底是干什么使的?”

说着便朝旁边让了让,脸色和缓地扯出一个笑容来:“他大娘,这么晚了,你怎么想起……”

“怎么这半天才开门!”那冯大娘等不得地用力跺了跺脚,径直看向花小麦,“我说郁槐媳妇,打谷场旁的田地,就是眼下还种着萝卜和白菘的那两块,是你家的吧?”

景泰和委托郑牙侩买来给花小麦陪嫁的那两块地,的确就在打谷场旁边,且这个时节还种着菜蔬的也只有他们家了,花小麦心中犹疑,忙点了点头:“是啊大娘,怎么了?”

“哎呦,这可真是麻烦喽!”那冯大娘当即便打了个唉声,“你们那块地左近不是有好几个草垛子吗?我估摸着,也不知是谁在那里放炮仗,把草垛子给引燃啦,这时候恐怕都烧到你家地里啦!我家两个儿子已扛了水桶去救火,你赶紧去瞧瞧啊!”

地里着了火?!花小麦一颗心狠命往下一坠,也顾不得甚么了,撒腿就往外跑。孟老娘在她身后唤了几声,见喊不应她,也只得锁了门匆匆跟了上来。

两人跟着那冯大娘跑到自家两块田边,果然几个草垛子尽皆燃了起来,火光熊熊,将半边墨漆漆的天空映得火红。

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