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小麦身上没二两肉,来到火刀村之后,虽有花二娘照顾着,好歹不再像从前那般瘦骨嶙峋,却终究是底子薄,冷不丁被人在肩膀上狠狠一推,登时一个趔趄,身子不由自主地就朝旁边倒去,差点跌坐在地上,幸而被左金香扶了一把,还未及站稳,鼻子里就嗅到一股浓浓的脂粉香。

“你这人,怎地这样蛮不讲理,大家都是要进门的,你好好地走入去也就罢了,干什么偏生要推人?”左金香见不得自己人吃亏,一面死死地搀住花小麦的胳膊,一面就冲那横冲直撞的身影一嗓子吼过去。

花小麦不愿生事,轻轻拽了她一把,示意她不要多说,混没在意地往那人面上瞟去,却不由得一愣。

这……不就是昨日在那狭窄巷弄之中买陈米,还与她争吵了两句的妇人吗?……不会错,身段那样高壮,又横眉立目的,让人看上一眼,想忘掉也难!

只不过,她既在芙泽县买米,就多半应是当地人,怎地这样巧,竟也来了谷县,还与她在这问梅轩撞了个正着?

那妇人显然昨日对花小麦并不甚在意,此刻早不记得自己曾见过这么一位,耳中听到左金香的怒斥,便冲着半空中翻了个白眼,冷笑一声道:“我便是推了你又怎地,谁叫你挡害?这门又不是你家的,一个个堵在这里,既要讨嫌,就怪不得我出手!”

左金香眼里揉不得沙子,不是个好欺负的,闻言便笑了,朝那妇人身上打量一遍,一掀嘴皮:“嘁,也不知是谁挡了门,单单你一人,便能将偌大个门口挡得严严实实,倒比那门帘子还遮光,你本领大,我们自愧不如!”

花小麦险些噗一声笑出来,忙用力又扯了她一把,想阻止她生事。然而那妇人的火气已被左金香这番话给招惹了起来,一个眼刀丢将过来,回身便高声嚷嚷道:“你们是死人哪,眼瞧着我被欺负,也干看着不理?这个月的工钱扣光,扣光!”

也是这时,花小麦才发现她原来是另外还带了人来的,照旧推着那架厚重的大车,旁边两个伙计一听又要扣工钱,脸便皱得似核桃,不得不凑上前来,跃跃欲试地要挽袖子。

孙大圣见状,便不慌不忙朝两人面前一拦,笑哈哈地道:“这是要干嘛?女人家说话,不过拌个两句,耍耍嘴皮罢了,当男人的便要亮拳头,这不太合适吧?”

他个头虽不十分高,但家中伙食好,将他养得格外敦实,又手大脚大,往人前一站,还是颇有点震慑力的。那两个伙计原就是看在工钱份上才肯站出来,不情愿得很,此刻被他这么一挡,心中便怵了,朝后退了两步,挤出个笑脸来,趁那妇人不注意,冲孙大圣摆了摆手。

花小麦委实不愿将这芝麻绿豆大小的事闹得不可开交,转头对那女人道:“这问梅轩是打开门做生意的地方,你去得,自然我也去得。既然你心急,我便让你一让又如何?”说罢,真个朝旁边闪了闪,做了个“请”的手势。

她既有了息事宁人的意思,若搁在平常人身上,就该将这丢过来的台阶稳稳当当接住,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然那高壮妇人却偏是不肯,将脑袋摇了两摇,噱笑道:“怎么,你怕了呀?早说你怕了,咱也不至于闹到这地步不是?既如此,你就同我赔个不是,我看在你年纪轻不懂事的份上,就不与你计较。”

这真是……得了便宜卖乖,蹬鼻子就要上脸!左金香如何能忍得,当即便要出言讥讽,花小麦不想再生事,忙拉住了她,刚要开口,却听得身后传来几个男声。

“那妇人,你若要进门就动作快些,莫挡在那里,你一个人便把门堵得一丝缝隙不留,莫不是今日这问梅轩不做生意了?”

几人不约而同回过头,就见三四个食客模样的人正满面不耐地立在一棵老梅树下,一眼接一眼地往那妇人身上打量,口中还发出“啧啧啧”的动静,仿佛很是嫌弃。

那妇人饶是嗓门亮,性子凶,被如此数落了两句,面上也有点挂不住,嘟囔了一句什么,终是朝旁边挪了挪,让那几人先进去,然后紧跟着也扭进院中。

花小麦忙也拉着左金香,同孙大圣一块儿踏入院内。

这问梅轩不仅装潢得清雅,院子里的布局,与普通饭馆儿也是大相径庭。别的酒楼食肆,无论大小,多半都有一间大堂,摆上几套桌椅,容食客舒适坐着就餐。而眼前这院落之中的房屋,却被分隔成了几个小间,门口挂竹帘,隐约可见房内桌边已有客人就坐,各种布置打眼一瞧,也都十分雅致。

她来不及细看,想着要捉个伙计来问问掌柜的在何处,却发现那高壮妇人立在院子当间儿,也同样左右四顾,心下正犹疑间,就见一人自左手边角门里钻出,朝他们身上瞟了瞟,皱眉道:“方才就是你们在门外喧嚣?也不瞧瞧这是甚么地方,岂容你们撒野?我们东家人好,不愿与你们计较,你们竟登门入室了,还不快些出去!”

头先与那妇人一场吵闹,动静的确不小,花小麦今日来是有目的的,若给人留下了不好的印象,那事情就难办。她于是便牵扯出一个抱歉的微笑,张了张嘴道:“实在对不住,非是故意吵闹,只是一点小误会罢了。敢问贵店东家此时可得空?我是从芙泽县来的,自家开着一间珍味园,出产的酱料……”

不等她说完,那高壮妇人便“咦”了一声,转过头来看她,却又不与她说话,只夺过话头,笑嘻嘻冲那人道:“您别搭理她,甚么珍味园,听都没听过!要说酱料,整个芙泽县,唯有我们‘万记’才算是正宗!先生您看……若您东家得空,可否请他出来一见?”

什么什么?这女人就来自于那该死的城西“万记”?!花小麦倏然瞪大了眼,这才将她从头到脚看了一遍。

呀呀,怪不得这女人怎么看怎么讨人嫌,原来不是冤家不聚头!

幸亏她听了孟郁槐的劝,今日来到这谷县筹谋,否则,这地界的生意,只怕又要给那“万记”抢去了!

不过……如果她是万记的人,那么昨日她在那小铺子里买的陈米,该不会是打算拿来做酱料吧?

“人人都想见我们东家,他假使每个人都应付,还做不做正事了?我便是这问梅轩的掌柜,有事和我说!”那人万般不耐地斜了那妇人一眼,捎带脚地又瞅了瞅花小麦,“你们都是来卖酱料的?那我劝你们趁早离了这里,我们问梅轩向来只用自家做的酱料,别处的货色,就算吹得天花乱坠,我们也瞧不上!”

花小麦早料到这事没那么容易,也就并不觉得失望,回身从孙大圣手中接过装了酱料的小瓶子和小酱坛,递到那人面前,微笑道:“我晓得问梅轩向来讲究得紧,只是我做的酱料,也非寻常可比。买不买都好说,这两样,您可留下给东家尝尝,若他喜欢……”

“不要不要!”那掌柜的使劲挥了挥手,凶巴巴道,“每日里想攀着我们问梅轩做买卖的人,多得不计其数,我哪知道这里头装的是什么玩意,吃死人怎么办?赶紧拿走!”

买卖不成仁义在,用不着这么不给情面吧?

花小麦心里带了点火,真赌气将那小酱坛又收了回来。那边厢的高壮妇人眼见得花小麦碰了钉子,笑得面上生花,讨好地对那掌柜的道:“您不要她的东西就对了,那种小作坊,想也知道肯定处处腌臜,吃坏肚子不是闹着玩的!我们万记可就不同,整个芙泽县的饭馆食肆,都与我们……”

“你也走!”那掌柜压根儿不拿正眼瞧她,只从鼻子里哼出一声。

场面有些僵住了,花小麦不想受气,但若转身就走,又觉得有些不甘,尚在犹豫中,角门里又出来了一个打扮伶俐的小伙计,手中捧一个托盘,里头盛一盆热气腾腾的菜肴,快手快脚地往屋里送,行至几人身边时,花小麦便忍不住朝盆里瞄了一眼。

那盆中装的是一道十分精贵的菜色,以海参和虾胶烹制而成,名唤作“乌龙吐珠”,皆因海参乌黑、虾胶雪白而得名。桐安府不靠海,要吃到这样一道菜,且得花上不少钱银和工夫。

花小麦朝那盆中略张了张,眉头便是稍稍一挑,抿了抿嘴角,“呵”地发出一声轻笑。

这笑声正正落入问梅轩掌柜的耳中,他抬头朝花小麦面上只一睃,当即就垮下脸来,冷声道:“你笑什么?”

花小麦不慌不忙地道:“我晓得你们问梅轩规矩大,却不知你们这里连笑也不许?我笑我的,与你何干?”

“少同我打马虎眼!”那掌柜的一把将正要从旁边走过的小伙计拽住,指着托盘道,“这乌龙吐珠,是我们东家的招牌菜,人人吃过都赞不绝口,你算什么东西,敢笑它?”

“哦,原来贵店也是东家亲自落厨,这倒巧了。”花小麦轻轻点了一下头,抿唇道,“也没什么,只是我早就听闻问梅轩的大名,还以为有多了不得,今日一见,却觉得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一个没忍住,就笑出来咯。”

“你说什么?”那掌柜的脸色都变了,“你说我问梅轩盛名……”

“这菜做得蹊跷,岂不可笑?”花小麦压根儿不等他说完,便接着道,“只粗略一看,便至少有三个错处,这……也叫招牌菜?”

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