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辛万苦来到谷县县城,打交道的头一间食肆,便遇上了芙泽县里抢她生意的死对头,紧接着这问梅轩的掌柜又如此出言不逊,花小麦心里早就窝了一包火。原想见识见识所谓的“问梅轩”究竟有何出奇,却不想一观之下不过尔尔,怎能不令她失望?

左金香自打进了这问梅轩的大门,便始终寻不到插嘴的地方,此刻耳中听得花小麦竟不管不顾地将心里话说了出来,不免有些心惊胆战,伸手暗暗扯一把她袖口,小声道:“小麦丫头,你是糊涂了不成?就算他家菜做得有不足之处,你也不该这么胡乱嚷嚷出来,你这买卖,究竟做不做了?”

花小麦回头看了冲她笑笑,摇头道:“左嫂子,方才你也听见的,这位掌柜的说了,他们只用自家的酱料,一概不从外头买,既如此,我还有什么可想?生意,我自然想做,可我珍味园出产的酱料品质如何,我自己心里再清楚不过,很不需要低声下气地求人。”

“就是这样说!”孙大圣也在旁帮腔,对了对拳头道,“恁大个谷县,还怕寻不到好买主不成?走了妹子,与其在这儿瞎耽误工夫,咱还不与早些去别处转转哩!”

言毕,果真率先调头就往外走。

孰料此时,那掌柜的却是不依了,赶上前拦在头里,不悦道:“怎能让你们就这样离开,把话说清楚再走!否则,你们前脚踏出门口,后脚便四处将问梅轩的菜色说得一钱不值,我找谁说理去?”

花小麦微微蹙了一下眉,转回身轻叹一口气:“你方才赶我走,现在又让我留,这问梅轩的规矩,我真有点看不懂了。我觉得,该说的话,我已然说得十分清楚,咱们没必要再费口舌,至于贵店的名声,你也尽可以放心,我头先说过了,我从芙泽县来,并不是谷县人,人生地不熟,又能和谁去嚼舌根?”

“那不行!”那掌柜的仍不答应,一抬下巴道,“空口说白话,我怎知你会不会翻脸不认人?我问梅轩不愿与人争执,却也不能任由你凭空抹黑,若带累着我们生意受损,这账我跟谁算?你今日不给我个说法,就不要想踏出门口!”

“你……”花小麦活活地给气笑了。所以现在是要怎么样?割了舌头,还是将他们拘在此地,免得他们出去乱说?

正僵持不下,左前方传来一把男声:“老田,不要胡来,进门是客,怎能这样不讲礼数?”

花小麦抬眼望去,就见一约莫二十七八的男子自那角门中钻出,目光灼灼,朝这边望了过来。

那掌柜的面色登时一变,转过身去垂手恭敬道:“怎地将您惊动了?您不是在后厨……”

敢情儿这就是问梅轩的东家是吧?年纪不大,就能竖起这么一间雅致的食肆,想来该是很有些本领的才对,啧,只是那一手厨艺虽不算差,却到底不尽如人意,说来说去,还是这问梅轩的规矩唬人,硬生生将格调拉得高了,才会人人趋之若鹜。

那人也不搭理掌柜的,径直走到花小麦面前,眯了眯眼,沉声道:“我就是问梅轩的东家,姓佟,你刚才说,只看了一眼,便发现我那道乌龙吐珠做得有问题,错在何处?你又有什么资格这样说?”

花小麦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大哥,你刚刚才呵斥那掌柜的,满口称他不讲礼数,可现下你这话说的却也不见得客气吧?

她是真的不想在这儿呆下去了,勉强冲那男子一笑:“您不必如此介怀,我知道但凡为厨之人,都有只属于自己的小习惯,对每道菜的理解也不尽相同,方才一席话,也不过是我的一家之言罢了,您大可不必放在心上。我今日的来意,您也应是清楚的,买卖既做不成,我也就不打扰了,告辞。”

话音未落,扯了左金香便往外走。

不想那姓佟的竟再度赶了上来,很有点不情愿地道:“这么说,你也是个厨子?”

“哈,什么叫‘你也是个厨子’?”孙大圣跳出来,得意洋洋地道,“你也别觉得我们夸口,那八珍会你总听说过吧?喏,去年,就是去年,我们东家便曾去参加过一回,仅仅凭着一道菜,便夺了个魁首回来,你若是不信,尽可以出去打听呀!你们谷县是什么情形,我们弄不清,也不好随便乱说,但我们整个芙泽县,论起厨艺来,她认第二,就无人敢认第一!”

“你去过八珍会?”那姓佟的眉尾一挑,似是有些惊讶,“以你这样的年纪,怎会……”

“我自个儿只不过有间小饭馆儿,自然没资格参加,是有位同行忙不过来,便让我搭把手,我就去帮忙做了一道菜,如此而已。”花小麦淡淡地道,仿佛有谦虚之意,却并未否认孙大圣的说法。

废话,下厨这回事,她的自信心从来不输人,有甚么必要遮遮掩掩?

姓佟的男子点了一下头,犹豫片刻,终究按捺不住,将那仍立在一旁的小伙计扯过来,下巴点了点他手中那道乌龙吐珠,闭了闭眼,似乎下了很大决心:“你刚才说,我这道菜至少有三个错处,究竟是什么?”

小伙计瑟瑟缩缩,可怜巴巴地道:“东家,客人还等着上菜呢,再耽搁下去,就凉了……”

“等就让他们等着!”男子没好气地斥道,“既来了我问梅轩,就要守我的规矩,若连这点子工夫都等不得,就趁早离了我这里吧!”

花小麦情知今日不与他说个明白,恐怕真走不出这道门了,只得耐着性子道:“第一,你乌龙吐珠是用瓦器烹饪的,图的就是它离开灶台端上桌之后仍有火气,可将汤汁的鲜美牢牢封存住,使其不至于流失。而你却在烹煮好之后又将它盛出,放置在白瓷盆里,这样固然是更好看些,但菜的滋味却打了折扣,岂不弄巧成拙?”

“这……”那姓佟的张了张嘴,“还有呢?”

“第二,乌龙吐珠需用原汤勾芡,你却用了水,两相比较会有什么差异,不用我来告诉你吧?”花小麦一口气说下去,“第三,虾胶打得不够细,且虾肉与鸡茸的比例失当,表面上看起来似乎不是大事,但实际上会对口感造成怎样的影响,还用我细说吗?”

她笑了一下,朝那男人脸上张望一眼:“乌龙吐珠是个费时费工的菜色,我瞧得出您功底扎实,若能在细节之处多加琢磨,往后您这里的生意,一定会更加红火,客似云来。”

费了整整一中午的口舌,她着实是有些疲乏,回身对左金香点了点头,便要往外头去。

男人站在原地思忖了许久,三两步跑上前来,低声道:“你的酱料……”

花小麦厌烦地从孙大圣手中接过两个酱坛,转身递给他:“您尝尝吧,若觉得有兴趣,可来火刀村珍味园寻我。当然,我已应承下,今日之事不会往外说,倘将来您发现这话传了出去,也可来珍味园与我……或是这位芙泽县城西万记的夫人掰扯。”

她看了看那站在旁边许久,毫无存在感的高壮妇人,抿唇一笑,终于踏出问梅轩的大门。

……

午时已过,三人腹中都有些饿,便在路边随便找了个小茶寮,吃些茶水点心之物,紧接着便去其他酒楼食肆兜售自家的酱料。

这一整日的奔波,总算是没白跑,得以抢在那万记之前,与四五间大酒楼签了订单,说好一两日之后,便将酱料送来。

花小麦直到这时,方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只觉得比在小饭馆忙活一天还要累。左金香要回娘家瞧瞧自己的父母,她便同孙大圣先行回了芙泽县,也没进城,径直沿着官道进了火刀村。

此时天还没有全黑,料想孟郁槐应是不会这么早回来,她便也不着急,先去到珍味园,与雷师傅说了说今日的情况,然后才晃晃悠悠地往村子南边走。拐进通往自家院子的小土路时,遥遥地便见孟老娘站在门口,隔壁的关蓉她娘也立在一旁,正面容焦灼地说着什么。

孟老娘脸色很不好看,却到底是没有扭头就走,只留在原地,满脸不耐烦地听。花小麦心下疑窦顿生,脚下不自觉地快了起来,三两步走到二人面前,并不搭理关蓉她娘,只笑着对孟老娘道:“娘,你这是干什么呐?”

见她突然出现,关蓉她娘似是有点发怯,却没有立即离开,反而拽住孟老娘的袖口,用力扥了扥。

“啧,好了好了,甭跟我废话,不是都告诉你了吗?我也没办法!”孟老娘拂开关蓉她娘的手,横花小麦一眼,道,“干什么,你说我在干什么?你今日好容易回来得早些,还不该做顿新鲜饭给我吃?快点,我都饿得前心贴后背了!”

花小麦脆生生答应了,跟着她快步走进院子里,一面挽袖子,一面笑嘻嘻道:“娘,您想吃什么?房梁上还挂着一只用盐渍过的野兔,要不我给红焖了,您正好吃两杯酒?”

孟老娘嘴里嗡隆一声,也听不清说的是什么,只知道大约是答应了。花小麦便去了厨房,伸手将那野兔取下来,一回身,却见孟老娘站在门口,正拿眼睛没好气地瞅她。

她想了想,便冲孟老娘乖顺地一笑,道:“娘,方才关蓉她娘跟您说什么?”

“她能有什么好话?”孟老娘一掀眼皮,从鼻子里喷出一口冷气,“借钱呗!”

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